前程

出版时间:2009年04月   出版时间:河南文艺出版社   作者:黄旭东   页数:282  
封面图片

前程
前言

  三年前,我到南阳调研工作时,黄旭东送我一本利用业余时间写的长篇小说。当时我想,他作为单位的业务骨干,怎么会有时间写书?怎么会有这么大的毅力?在基层干部队伍中,能耐得住寂寞写点东西的人不算很多。三年后,黄旭东公选到开封市任文联副主席,来看我时,又拿出一部厚厚的书稿,说这是他专门写回族乡村新农村建设和基层民族部门工作的长篇小说,请我作序。  我为他把民族题材和民族部门作为文学创作的内容而高兴。据我所知,这部叫做《前程》的长篇小说是第一部描绘中原散杂居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的小说,是第一部涉及中原地区回、蒙古、满等少数民族民风民俗的小说,也是第一部以基层民族部门和回族乡村为主要描写对象的小说。  回族在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形成了强大的凝聚力,这和她独特的历史文化是分不开的。作为中华大家庭中较为年轻的一员,她汲取外部文化的能力极强,逐渐形成了以伊斯兰为精髓的回族文化,并形成了勤劳勇敢、百折不屈、重商尚武、与时俱进的民族精神。回族在文化艺术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就,名家辈出,灿若星辰,彪炳史册。在中原地区,元代有“中原硕儒”马祖常、“南阳诗人”纳新和“散曲大家”马九皋;明代有祖籍固始县的文学评论家李贽、文武兼备屡建奇功的马文生;清代有大学者蒋湘南;当代白寿彝、穆青的成就和影响更不必多言。  现阶段,在中原散杂居民族地区,回族文化一直在顽强的坚守中保持和发展着。但是,令人担忧的是,面对波涛汹涌的经济大潮,由于受轻学轻文、急功近利等思想的影响,许多优秀的民族文化因得不到很好的传承面临被弱化、异化甚至被吞噬的危险。  先进的文化就是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文化,而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庆幸的是,当前,社会各界在重视文化、发掘文化和传承文化等方面已经形成共识,发掘优秀民族文化的工作被摆上了重要议事日程。许多像黄旭东这样的民族干部和有识之士都在为宣传本民族的文化而不遗余力地工作着。长期以来,黄旭东坚持“回族作家写回族”的创作理念,无论是《玄驹》中以回族大学生为主人公,还是《前程》中以回族乡村干部和县民宗局长为主人公,都反映出这位回族青年作家热爱民族、热爱生活和乐观向上的创作激情。他的作品表现出中原地区少数民族坚守的优秀传统文化和处世精神,表现出作家对本民族出路的沉重思索和美好愿望,表现出一个作家的良知、良心和使命感,也表现出他对农村热土和父老乡亲的深厚感情,这是难能可贵的。他作品中塑造的人物形象,被认为“完全可以进入当代文学人物典型形象的画廊,具备了一定的历史认识价值和审美价值”。  在《前程》这部长篇小说里,作者以他对民族工作和农村工作的熟知,紧扣时代脉搏,关注民族乡村和“三农”问题,把自己对民族、对农村深深的情愫浓缩在字里行间,较为全面地展示了新世纪、新政策、新农村的大背景下,少数民族群众思想观念的新变化,民族传统文化受到的新冲击以及新形势下民族工作遇到的新问题。小说生动地塑造了回族村老支书老辛、新支书海成、县民宗局长第五福及村里的蒙古族经济能人王照华、满族农民企业家哈满贵等一批鲜活的基层人物形象。小说中还有大量的少数民族婚丧习俗和生活习惯的精彩描写,同时把玉雕、烙画等民族传统工艺,武术、曲艺等民间传统艺术和辛夷、柞蚕等民间传统产业巧妙地融入其中,真实有趣,贴近生活。  黄旭东是一位勤奋的作家,他不仅在民族文学的园地里辛勤耕耘,还在回族历史文化研究上倾注了很多精力。曾因发表《中原回族》社科论文引起广泛关注,参加了全国第六居回族作家学者笔会。现在他作为河南大学客座教授,在河南大学民族问题研究所承担了重要的科研课题。祝愿他在民族文学和民族史学领域取得更大成绩。  中国是世界的缩影,河南是中国的缩影。河南是农业大省、文化大省,回族人口总数在全国省份中排第三位,“三农”问题和民族问题一直在“中原崛起”的进程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现实需要一大批像黄旭东这样的时代记录者,扑下身子去关注、去挖掘、去发现、去创作,为实现中原乃至全国的民族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作出贡献。  是为序。  李勇杰  2008年10月24日  (作者系河南省民委副主任、河南大学硕士生导师)
内容概要

  《前程》是作者“青春励志三部曲”创作计划中的第二部长篇小说。《前程》较为全面地展示了新世纪、新政策、新农村的大背景下,少数民族群众思想观念的新变化,民族传统文化受到新冲击以及新形势下民族工作遇到的新问题。  《前程》是第一部描绘中原散杂居民族地区新农村建设的小说,是第一部涉及中原地区回、蒙古、满等少数民族民风民俗的小说,也是第一部以基层民族部门和回族乡村为主要描写对象的小说。在这部长篇小说里,作者以他对民族工作和农村工作的熟知,紧扣时代脉搏,关注民族乡村和“三农”问题,把自己对民族、对农村深深的情愫浓缩在字里行间,较为全面地展示了新世纪、新政策、新农村的大背景下,少数民族群众思想观念的新变化,民族传统文化受到的新冲击以及新形势下民族工作遇到的新问题。小说生动地塑造了回族村老支书老辛、新支书海成、县民宗局长第五福及村里的蒙古族经济能人王照华、满族农民企业家哈满贵等一批鲜活的基层人物形象。小说中还有大量的少数民族婚丧习俗和生活习惯的精彩描写,同时把玉雕、烙画等民族传统工艺,武术、曲艺等民间传统艺术和辛夷、柞蚕等民间传统产业巧妙地融入其中,真实有趣,贴近生活。
作者简介

  黄旭东,河南省新野县人,回族。曾长期供职工南阳市三级政府部门,现为开封市文联副主席、河南大学客座教授。系中国都市人类学会会员、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河南省青联委员。撰写过不同体裁的文学作品两百多万字。2001年开始创作“青春励志三部曲”系列长篇小说《玄驹》、《前程》、《公选》。2005年《玄驹》出版发行,被新浪网、天涯书库、小说阅读网、顶顶书库、百合、豆瓣、日语港等多家网站转载,被多所大学收入文学研究数据库。2007年应参加全国第六届回族作家学者笔会。该系列第三部《公选》即将出版发行。
书籍目录


“云往南、雨满潭……”二
老辛是棵老辛夷三
初恋就像葛巴草四
治玉的回族人五
一半是光明,一半是黑暗六
三把火该咋烧七
老古董眼里的玉文化八
酒迷瞪九
哈大少十
带刀侍卫的后人十一
乡政府的窝心事十二
安色俩目尔来昆十三
穷得只剩裤头十四
别高兴,我可是个爷们十五
乡里的光棍,城里的蔫子十六
“干、真干、会干、干成”十七
珠江不是我的故乡十八
十五以里都是年十九
谁叫李心意二十
农家乐二十一
民宗局是干啥的二十二
不经历风雨,哪得见彩虹二十三
我们的祖先二十四
好马也吃回头草二十五
五牛干部二十六
书记的亲戚真牛二十七
麦加之行二十八
穆斯林的葬礼二十九
水阿訇的伊扎布三十
永远的辛夷海后记

章节摘录

  一
“云往南、雨满潭……”  20世纪最后一夏的那场泥石流,差点让辛夷王村上辛组的几户人家遭受灭顶之灾,劫后余生的村民们,至今还一直感念着老辛和海成这两个人的功德。
  之前,没有丁点的征兆。
白天,人们看着经年未有的湛蓝天空,不禁产生出要羽化飞升的幻觉。
那晚的月亮竟似磨盘样大,亘古不变的桂花树仿佛在无风摇曳。
金星好像也比往日耀眼夺目,不自量力地要与月亮争光辉。
  这美景不由使村支书老辛想起儿时遇见的那只UFO。
记得有一段时间,只要孩子们疯狂地打起坷垃仗,它就如期幽浮过来,明晃晃地挂在晒场上空,比马戏团的汽灯亮过百倍,时而还会晃动一下身子,像被欢快的欢笑击中似的。
刚开始,人们无比惊诧是不消说的,但很快就相安无事各忙各的了,用现在流行的话说,那时的场景是相当的和谐。
纯朴得几近愚钝的村民面对疑似的天外文明竟是不怕,真正应了“无知者无畏”的话。
  老辛还记得,也是小时候,白河发了场大水,好端端一个百年古镇被夷为平地。
那场洪灾来临之前,上天是给过启示的:先是各种蛇类倾巢出洞,爬满了床铺面缸,缠绕在梁头树上,密集得让人无处下脚!这些有毒的无毒的蛇,被惊恐万状的人们用木棍挑、簸箕撮、笤帚扫,却是逆来顺受,温顺异常,只管逃命,绝不咬人;第二天,成千上万条鱼竟从天而降。
鱼在旱地上发出“啪啪”翻江的巨响,声闻数里。
这些千奇百怪的鱼,被欣喜若狂的人们用脸盆盛、瓦缸装、铁锅煮,虽是作张作势,奋力反抗,终究还是成为人们的腹中之物。
当人们为眼前的蝇头小利冲昏了头,打着饱嗝回味着久违了的腥荤时,覆盆之灾突如其来!直到幸存者坐在屋脊上,绝望地面对一片汪洋时,这才痛定思痛,追悔莫及。
  现在,积淀了丰富生活辩证法的老辛面对此等胜景,想到的是物极必反的道理。
“凡到极致的东西绝对不是好东西!天也美得太邪乎喽!”他暗忖道。
  果然,天还没亮,一声炸雷摧毁了依帝山的静谧,铜钱大的雨点砸醒了屋外酣睡的村民。
梦中,老辛的儿子李玉堂正在传销窝点绞尽脑汁地盘算拉谁做下线,不料大盖帽们破门而入。
“快跑!”他赤条条腾身而起,慌不择路,竞从平房顶一脚踏空,好在被那棵和父亲同岁的辛夷树枝挂住。
李玉堂大喊救命时才醒悟过来:敢情落到脸上的不是高压水龙柱,而是瓢泼倾盆雨。
  夏季的山里人都有晚上在外纳凉的习惯,老辛一家也不例外。
他和老伴姜朴花带着孙女望春睡在院子里的辛夷树下,李玉堂和媳妇则睡在平房上。
月圆之夜,精力充沛的小两口在房顶一时来了性致,折腾了大半夜。
老辛因为心里有不祥预感睡不着,也就听到了屋顶的动静。
“弄吧弄吧,给我生个孙儿才好哩!”想到这,老辛顿时很愉悦,带着希冀迷迷糊糊进入梦乡,直到被儿子碰折的残枝碎叶砸醒。
老辛几个人手忙脚乱把李玉堂救下,一齐往屋里转移。
  暴风骤雨没黑没明地肆虐了整整两天,那阵势好像是共工又一次触倒了不周山,天倾地斜,满目洪荒。
被困在依帝山中的村民们个个束手无策,像一群可怜的刺猬缩在到处是水的窝里,祈求好生的上苍给予怜悯。
  老辛无助地仰望着锅底似的皇天,又忐忑不安地对着那条咆哮的白河愣神,耳边响起姜朴花不厌其烦的嘟囔声:“爷太,天要塌了呀!”他对老伴不下百次的啰嗦充耳不闻。
多年的夫妻经验告诉他,面对话多嘴碎的老婆,最好的办法就是装聋卖傻。
没办法,姜朴花好讲老规矩!比如,每年春节过油时,全家人说话都要慎之又慎,哪句话说得不对,就会遭到她的责怪;还比如,抱小孩时不能在门槛上方传递,也不能把熟睡的小孩脚对门放在屋里;若小孩子打了喷嚏,大人是一定要说“狗娃百岁”的,诸如此类,等等。
  眼前的山溪是白河的上游,乡亲们叫它“碧溪”。
往日清澈的溪水已经变得混浊不堪,夹杂着泥沙、石头不停地翻滚着。
老辛抬头看着天上成团的乌云向南急窜,万马奔腾似的,担忧地说:“云往南,雨满潭;云往北,干研墨。
这雨只怕不住歇哩!”碧溪边的电话杆早让溪水冲倒了,他不知道上辛、中辛两个村民小组现在是什么情况。
他的脑海里叠现出条条水流顺着山顶的溪槽猛滚而下,汇成山瀑、形成山洪,向着村庄肆意奔腾的可怕场景……  一声霹雳划过低垂的天空,树权形闪电张狂着刺向依帝山。
老辛猛地弹跳起来,把正在屋檐下挂“扫天婆”的姜朴花吓一哆嗦:“老东西!你诈尸呀!”老辛烦躁地来回踱步:“要是发生泥石流,那可不得了!”他想立刻通知上辛、中辛的群众提高警惕,做好安全防范,尤其是上辛组住在山根的那几户人家,必须赶快转移!姜朴花感觉老辛是危言耸听,撇嘴的同时将一把冷森森的菜刀扔到院子里:“看你还不住雨?!”  老辛对姜朴花这种恐吓上天的愚蠢瞎折腾嗤之以鼻,他家住在下辛组,离上辛组还有扯肠拉肚十几里的山路。
“这个口信由谁去传呢?”老辛在村“两委”班子中掂来挑去,竟找不出合适人选,支委中除文书李文生外都已年过半百,李文生又住在中辛村,在通信中断情况下,也是难以指望啊!十万火急却无兵可派,是对一个队伍的战斗力和他的指挥才能的真实考验哪!他决意亲自上山!  姜朴花一看他拿雨衣,立刻明白了他的意图,连忙去抢夺雨衣,嚷道:“老东西,你不要命啦!”两人正撕扯间,就听到门外“嘟嘟嘟”一阵摩托响,一个人挟着风雨闯了进来。
那人一米八几的个头,留着精神的板寸头发,高耸的鼻子,深深的眼窝,紧抿的嘴唇,身上虽然罩着绿色塑料雨衣,但仍是湿透了。
他抹一把脸上的雨水,急切地说:“支书,我刚才发现山坡有些地儿的泥土松动了,很可能要滑坡!下辛是这个样子,那上辛的情况一定更糟糕,我担心……”  “你的担心不多余呀,海成!”老辛看到海成,好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他忽地冒出个想法,并在刹那间坚定起来:“海成,我给你个任务,你能不能完成?!”见海成直盯着他的眼睛,老辛安排道,“我想让你到上辛和中辛,告诉那里的村组干部,山脚的人家一定要尽快撤到安全地带!万一发生泥石流,或是山体滑坡,要死人的!”  “中,我马上去!”海成像得了金牌令箭,身子一挺正转身要走,被老辛止住。
他把老伴抱在怀里的军用雨衣披在海成身上:“这雨衣厚实,能遮雨挡寒,你路上小心!”  海成顺着羊肠山路向中辛攀登时,发现已经出现了多处滑坡,路上到处是滚落的泥块碎石,在低洼地方,溪水已漫上山路。
他刚要加足马力冲上高坡,摩托却突然熄火了。
抹着满脸的雨水汗流,他费劲地推着已成累赘的摩托上到坡顶,顺着山路滑行打火,仍是无法启动。
慌乱中摩托又撞上石头,连人带车重重地摔倒在地!他只好把摩托锁在一棵大辛夷树上,踉踉跄跄向前奔去。
  好容易趟水到了中辛村,摸到李文生的家,却看见他正摇头蹙眉地吃饺子。
海成忍不住埋怨道:“天都塌了,你还有心去吃!”李文生连忙站起,不好意思地说:“海成,今年为啥恁多事?”  “你也信呀!支书担心会发生泥石流,让乡亲们提高警惕,中辛就交给你了!我走了。
”海成急急往外走,忽然膝盖疼得钻心,撩开裤腿一看,原来刚才那一跤擦破了皮,血已经和裤子粘连上了。
  李文生见状慌着找来毛拉儿,海成捺毛拉儿的工夫,见李文生的娘正用剪子铰酒盒,就问这是做啥。
她神秘地说:“南边的娃娃山倒了!小孩子要倒霉,大仙说用红色酒盒糊成灯笼让小孩子打着,就能免灾!这不,我正给大孙子做呢!”  海成哭笑不得。
他半真半假地对李文生说:“你是文书,村委的三大主干,这通知上辛村的事该由你去办吧?”李文生看外边是急风骤雨,夹着电闪雷鸣,胆怯地说:“支书派的是你,你就辛苦一趟吧!”海成感觉再说下去也没意思,只好强调道:“那行,中辛的安全就交给你了!”  风剑雨鞭中,海成艰难前行。
混沌的天地间,茂密的辛夷林里,只有他孤独的身影。
水已没到踝部,早就成了泥人,血液却在沸腾,胶鞋里钻进了泥沙碎石,也感觉不到疼了。
双手要掌握身体平衡,还不时起着汽车雨刮的作用,抹到嘴里的竟是咸水。
刺眼的锯形闪电,像狂舞的金蛇摄人魂魄。
汉城县是多雷区,辛夷王这一带年平均雷震天气还在二十五天靠上,鉴于不少血的教训,老辛曾专门请县防雷办的专家讲过课,因此村民们多少具备些防雷知识。
海成知道,就他目前所处的环境,水、树、高地、他本人都是良好的导体,他真害怕一个闪电下来,电流欢畅地穿过他这个优良导体钻入地下,就果断地交购粮本,奉命归真了。
  雷电逐渐偏向南移,似乎不在头顶了。
海成紧张的神经松懈下来,想起他同学开的“归真影楼”。
海成明白招牌是返璞归真的意思,但他还是劝同学改名字,否则做不成回族人生意。
他说“归真”在老表的词汇里指“无常”,也就是死亡,谁愿意到你这里照个归真标准像呢?想到这里,他抿嘴一笑,从恐惧中摆脱出来,咬紧牙关奋力向前,前边的村庄乌蒙蒙地进入了模糊的眼帘。
  ……

评论、阅读与下载



前程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