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史演义-中国历代通俗演义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时间: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作者:蔡东藩   页数:502  
封面图片

元史演义-中国历代通俗演义
前言

  古史之美且备者多矣,而元史独多缺撼,非史官之失职也,文献不足征耳。元起朔漠,本乏纪录,开国以后,即略有载籍,而语不雅驯,专属蒙文土语,搢绅先生难言之。逮世祖朝,始有实录,相沿至于宁宗,共十有三朝。然在世祖以前,仍多阙略,世祖以后,则往往详于记善,略于惩恶。史为国讳,无足怪也。元亡明兴,洪武二年,得元十三朝《实录》,命修《元史》,以李善长为监修,宋濂、王祎为总裁,二月开局,八月书成。惟顺帝一朝,史犹未备。又命儒士欧阳佑等,往北平采遗事。明年二月,重开史局,阅六月书成,颁行后,已有窃窃然滋议者。盖其时距元之亡,第阅二、三年,私家著述,鲜有所闻,无由衷合众说,核定异同。观徐一夔与王祎书,谓:“考史莫备于日历及起居注,元不置日历,不设起居注,惟中书时政科,遣一文学掾掌之,以事付史馆,即据以修《实录》,其于史事已多疏略。至顺帝一朝,且无实录可据,惟凭采访以足成之,恐事未必核,言未必驯,首尾未必贯穿”云云。然则《元史》之仓卒告成,不克完善,在徐氏已豫知之矣。厥后商辂等续撰《纲目》,薛应旗复作《通鉴》,陈邦瞻又著《纪事本末》,体制不同,而所采事实,不出正史之外,其阙漏固犹昔也。他若《皇元圣武亲征录》,记太祖、太宗事,元秘史亦如之,语仍鄙俚,脱略亦多。《丙子平宋录》,记世祖事,《庚申外史》,记顺帝事,一斑之窥,无补全史。而《元朝名臣事略》,暨《元儒考略》等书,更无论已。自明迄今,又阅两朝,后人所作,可为《元史》之考证者,惟《蒙鞑备录》、《蒙古源流》及《元史译文证补》等书。《元史译文证补》,出自近年,系清侍郎洪钧所辑,谓从西书辗转译成,其足正《元史》之阙误者颇多,顾仅至定、宪二宗而止。《蒙鞑备录》及《蒙古源流》亦一秘史类耳。明清二代多宿儒,容有钩隐索沈,独成善本,惜鄙人见闻局隘,未能一一尽窥也。本年春,以橐笔之暇,偶阅东西洋史籍译本,于蒙古西征时,较中史为详,且于四汗分封,及其存亡始末,亦足补中史之阙,倘所谓礼失求野者非耶?不揣谫陋,窃欲融合中西史籍,编成元代野乘以资参考。寻以材力未逮,戏成演义,都六十回。事皆有本,不敢臆造,语则从俗,不欲求深。而于元代先世及深宫轶事,外域异闻,凡正史之所已载者,酌量援引,或详或略,正史之所未载者,则旁征博采,多半演人,茶余酒后,取而阅之,非特足供消遣,抑亦籍广见闻,海内大雅,其毋笑我芜杂乎?是为序。
内容概要

  由华历代都是汉族相传,其间或有少数民族入寇中原,然亦忽盛忽衰自来自去,五胡契丹,女真铁骑虽威焰熏天,但终不能统一中国。  蒙古源流原本为唐朝时候的室韦分部,向居中国北方,打猎为生,自成部落。初服金邦统领,至铁木真出世遂统蒙古各部,养成势力。蒙古铁骑遂西征欧罗巴未几南下灭金侵宋。南宋覆灭,荡荡中原竞被那蒙古大汗囊括以去,一朝天子一朝臣,居然作了八十九年的中国皇帝这真是有史以来的创局!  却不知,蒙人性情暴虐,待民苛刻,天下疲惫;竟激起无数民变,就中出了一位朱元璋硬是把元朝天下生生夺去。有的说是天命有的说是人为小子也莫名其妙,只好就史论史把蒙古兴亡的事实,演出一部《元史演义》来。
作者简介

  蔡东藩,(1877-1945),名郕,字椿寿,号东藩,清山阴县临浦(今属萧山)人。14岁中秀才,后又进京朝考,名列优贡,分发福建候补知县,因不满官场恶习,数月即称病回乡,辛亥革命之后,曾先后在杭州及绍兴等地教书。自1916年蔡东藩用10年的心血和惊人的毅力,先后完成了前汉(含秦)、后汉、两晋、南北朝、唐、五代、宋、元、明、清、民国共11部历史通俗演义,合称《中国历代通俗演义》,时间跨度自秦始皇到民国九年,凡二千一百六十六年。其内容跨越时间之长、人物之众、篇制之巨,堪称历史演义之最。被人誉为“一代史家,千秋神笔”。
书籍目录

第一回 感白光孀姝成孕 劫红颜异儿得妻第二回 拥众称尊创始立国 班师奏凯复庆生男第三回 女丈夫执旗招叛众 小英雄逃难遇救星第四回 追失马幸遇良朋 喜乘龙送归佳偶第五回 合浦还珠三军奏凯 穹庐返幕各族投诚第六回 帖木真独胜诸部 札木合复兴联军第七回 报旧恨重遇丽姝 复前仇叠逢美妇第八回 四杰赴援以德报怨 一夫拼命用少胜多第九回 责汪罕潜师劫寨 杀脱里恃力兴兵第十回 纳忽山孱主亡身 斡难河雄酋称帝第十一回 西夏主献女乞和 蒙古军人关耀武第十二回 拔中都分兵南略 立继嗣定议西征第十三回 回酋投荒窜死孤岛 雄师追寇穷极遐方第十四回 见角端西域班师 破钦察归途丧将第十五回 灭西夏庸主覆宗 遭大丧新君嗣统第十六回 将帅迭亡乞盟城下 后妃被劫失守都中第十七回 南北夹攻完颜赤族 东西遣将蒙古张威第十八回 阿鲁思全境被兵 欧罗巴东方受敌第十九回 姑妇临朝生暗衅 弟兄佐命立奇功第二十回 勤南略赍志告终 据大位改元颁敕第二十一回 守襄阳力屈五年 覆厓山功成一统第二十二回 渔色徇财计臣致乱 表忠流血信国成仁第二十三回 征日本全军尽没 讨安南两次无功第二十四回 海都汗连兵构衅 乃颜王败走遭擒第二十五回 明黜陟权奸伏法 慎战守老将骄兵第二十六回 皇孙北返灵玺呈祥 母后西巡台臣匿奏第二十七回 得良将北方靖寇 信贪臣南服丧师第二十八回 蛮酋成擒妖妇骈戮 藩王人觐牝后通谋第二十九回 诛奸慝怀宁嗣位 耽酒色嬖幸盈朝第三十回 承兄位诛逐奸邪 重儒臣规行科举第三十一回 上弹章劾佞无功 信俭言立储背约第三十二回 争位弄兵藩王两败 挟私报怨善类一空第三十三回 隆孝养迭呈册宝 泄逆谋立正典刑第三十四回 满恶贯奸相伏冥诛 进良言直臣邀主眷第三十五回 集党羽显行弑逆 扈銮跸横肆奸淫第三十六回 正刑戮众恶骈诛 纵奸盗百官抗议第三十七回 众大臣联衔入奏 老平章嫉俗辞官第三十八回 信佛法反促寿征 迎藩王人承大统第三十九回 大明殿称尊颁敕 太平王杀敌建功第四十回 人长城北军败溃 援大都爵帅驰归第四十一回 倒刺沙奉宝出降 泰定后别州安置第四十二回 四女酬庸同时厘降 二使劝进克日登基第四十三回 中逆谋途次暴崩 得御宝驰回御极第四十四回 怀妒谋毒死故后 立储君惊遇冤魂第四十五回 平全滇诸将班师 避大内皇儿寄养第四十六回 得新怀旧人面重逢 纳后为妃天伦志异第四十七回 正官方廷臣会议 遵顾命皇侄承宗第四十八回 迎嗣皇权相怀疑 遭冥谴太师病逝第四十九回 履尊择配后族蒙恩 犯阙称兵豪宗覆祀第五十回 辱谏官特权停科举 尊太后变例晋徽称第五十一回 妨功害能淫威震主 竭忠报国大义灭亲第五十二回 逐太后兼及孤儿 用贤相并征名士第五十三回 宠女侍僭加后服 闻母教才罢弹章第五十四回 治黄河石人开眼 聚红巾群盗扬镳第五十五回 失军心河上弃师 逐盗魁徐州告捷第五十六回 番僧授术天子宣淫 嬖侍擅权丞相受祸第五十七回 朱元璋濠南起义 董搏霄河北捐躯第五十八回 扫强虏志决身歼 弑故主行凶逞暴第五十九回 阻内禅左相得罪 人大都逆臣伏诛第六十回 群寇荡平明祖即位 顺帝出走元史告终

章节摘录

  一日在殿上筵宴。
哈不勒汗连飞数十觞,遂有醉意,不觉酒兴大发,手舞足蹈起来。
舞蹈才罢,复大着步直至帝座,捋金主须。
不脱野蛮旧习。
那时廷臣都欲来杀哈不勒汗的呼叱声、剑佩声,杂沓一堂。
亏得金主度量过人,和颜悦色道:“你且去入席,不要上来!”哈不勒汗方才知过,惶恐谢罪。
金主复谕道:“这是小小失仪,不足为罪。
”当下赐他帛数端,马数匹,令即返辔。
哈不勒汗称谢而出,便扬鞭就道,直回故寨。
无如金邦的大臣,统说哈不勒汗怀有歹意,此时不除,必为后患。
金主初欲怀柔远人,厚赠遣归,嗣被廷臣怂恿,众口一词,也未免有些怀疑,遂遣将士兼程前进,追还哈不勒汗。
哪知哈不勒汗已有戒心,早风驰电掣地回到寨中。
待至金使到来,他却抗颜对使道:“你国是堂堂的大国,你主是堂堂的君长,昨日遣我归,今又令我去,出尔返尔,是何道理!这等叫做乱命,我不便依从!”这言颇有至理。
金将见他辞意强横,只好怏怏而归。
  不数日,金使又到,适值哈不勒汗出猎未返,他妇翁吉拉特氏,率众欢迎,把自居的新帐,让金使暂住。
至哈不勒汗归来,闻着这事,便语他妻室及部众道:“金使到此,定是又来召我,欲除我以绝后患,我与他不能两立,有他无我,有我无他;为今日计,不如将他杀却,先泄我忿!”部众不答,哈不勒汗道:“你等莫非怀有异心么?你等若不助我杀金使,我当先杀你等!”言毕,怒发直竖,须眉戟张,部众忙称遵命。
哈不勒汗遂一马当先,驰入帐中,手起刀落,把金使砍为两段。
金使的侍从,出来抗拒,被部众一同赶上,杀得一个不留。
先下手为强。
  这消息传达金廷,金主大怒,遣万户胡沙虎率兵往讨。
胡沙虎本是个没用的家伙,一入蒙古境内,不谙道里,不知兵法,只是一味地乱撞。
那哈不勒汗很是能耐,率部众避伏山中,坚壁不出。
胡沙虎往来蒙地,不见一人,日久粮尽,只好勒兵回国。
不意出了蒙境,那蒙兵却漫山遍野地追来。
看官,你想这时的胡沙虎还有心恋战么?当时你逃我窜,被蒙古兵大杀一阵。
可怜血流山谷,尸积道涂,胡沙虎勒马先逃,还算保全首领。
金人出手就是献丑,已为金亡元兴张本。
哈不勒汗得此大胜,遂仇视金邦,益发秣马厉兵,专待金兵再到,与他厮杀。
会金主晟谢世,从孙直嗣位,因从叔挞懒专权,与叔父兀术密谋,诱杀挞懒。
挞懒遗族逃往漠北,至哈不勒汗处乞师复仇。
哈不勒汗有隙可乘,自然应允。
嗣是连寇金边,把西平、河北二十七团寨,陆续攻取。
金主直闻边疆被侵,遂与南宋议和,催归将士,专顾北防。
螳螂捕蝉,不知黄雀已在其后。
其时金邦的百战能臣,要算皇叔兀术。
自南归国,奉了主命,出征蒙古,满望马到成功,谁知大小数十战,迁移一二年,犹是胜负未分,相持莫决。
语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者,兀术是已。
兀术恐师老财匮,致蹈胡沙虎覆辙,遂决计议和;把西平、河北二十七团寨,尽行割与,又每岁给他牛羊若干头,米豆若干斛,并册哈不勒为蒙兀国王,方得罢兵修好。
这是宋高宗绍兴十七年间的事情。
有史可考,乃编年以清眉目。
  哈不勒汗生有七子,到年老病危时,偏叫他从弟俺巴该进来,奉承国统,又嘱诸子敬奉从叔,不得违命。
诸子一律遵嘱,哈不勒汗才瞑目去世了。
  俺巴该嗣立后,国势如旧。
会哈不勒汗的妻弟,名叫赛因特斤,偶罹疾病,往邻近塔塔儿部,聘一巫者疗治,日久无效,竟至殁世。
家众因巫者无灵,将他斩首。
塔塔儿人不肯干休,遂兴兵复仇。
哈不勒汗七子,闻母族被兵,立率部众往援。
两下酣斗起来,哈不勒汗第六子合丹,《秘史》作合答安。
骁健善战,手持长枪一杆,所向无前。
塔塔儿酋木秃儿不及防备,竞被合丹刺于马下,幸部众奋力抢救,方得暂保性命。
医治一载,才得痊愈,再发兵进攻,鏖战两次,丝毫不能取胜。
到着末的一战,塔塔儿部大败,木秃儿仍死于合丹手下。
  塔塔儿人阴图雪愤,阳为乞和,一味甘言重币,来哄这俺巴该。
俺巴该信以为真,竟与塔塔儿结亲,愿将爱女嫁与该部嗣酋,仇人之子,招为女夫,俺巴该也太不小心。
自己送女成礼,到了塔塔儿部,不防伏兵四起,将父女一概掳去。
哈不勒汗长子斡勤巴儿哈合,闻俺巴该被抢,忙至塔塔儿部索还,并责他无礼。
塔塔儿部不由分说,复将斡勤巴儿哈合拘住,一并送与金邦。
  金人正怀宿忿,将俺巴该钉住木驴背上,令他辗转惨毙。
俺巴该令从人布勒格赤,告金主道:“你不能以武力获我,徒借他人手下置我死地;又用这般惨刑,我死,我的子侄很多,必来复仇。
”金主大怒,把斡勤巴儿哈合亦加死刑。
并纵布勒格赤使还,令他归告族众,速即倾国前来,决一雌雄。
  布勒格赤归国,会议复仇,立哈不勒第四子忽都刺哈为汗,合寨齐起,攻入金界。
金人杀他不过,高垒固守。
忽都剌哈汗屡攻不克,方大掠而归。
蒙俗以尚武为本旨,忽都剌哈汗勇武绝伦,力能折人为两截,每食能尽一羊,声大如洪钟,每唱蒙兀歌,隔七岭犹闻彼声,因此嗣位数年,威名益振。
他于子侄辈中,独爱也速该,《元史》作伊苏克依。
尝谓此儿英武,不亚自己,遂有传统的意思。
  也速该父名把儿坛把阿秃儿,系哈不勒汗次子,忽都刺哈汗仲兄。
把儿坛生四男,长名蒙格秃乞颜,次名捏坤太石,三子即也速该,最幼的名答里台斡勒赤斤。
也速该少有膂力,善骑射,能弯七石弓,也是个杀人不翻眼的魔星。
他平时尝在斡滩河畔游猎,所得禽兽,比他人为多。
到年将弱冠时,想得个美貌妇女作为配偶,无如部落中少有丽妹,所以因循迁延。

评论、阅读与下载



元史演义-中国历代通俗演义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