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外传

出版时间:2009-3   出版时间:万卷   作者:宁财神   页数:294  
封面图片

武林外传
内容概要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江湖是什么?江湖在哪儿?江湖离我们有多远?江湖上有大侠吗?江湖真的存在吗?   人们常说,武侠是成年人的童话。在许多武侠作品里,人们练习武功,只为了出人头地,而当他最终发现江湖的本质,并萌生退意时,那身武功,又变成了全身而退的工具。   我们一直想知道:江湖真有那么好玩吗?   腥风血雨、打打杀杀,真的那么荡气回肠、令人神往吗?被过度美化和神化的血腥暴力、快意恩仇,除了给与人宣泄的快感和简单粗暴的道德观之外,它还能剩下什么呢?所谓的行侠仗义,在剥离了非常手段的外壳之后,还有没有现实意义?   许多疑问,许多反思,让我们不得不重新审视武侠——这个从未随着时代变化过的亚文化概念。在这部同样是武侠体裁的戏中,我们试图作一些观念性的改变:远离暴力,摈弃血腥,塑造一个真实可信,却又生机勃勃的江湖。   在我们的江湖中,没有真正的大侠。真正的侠义,存乎内心,与武功高低没有关系。暴力与蛮横,无法解决世间的根本问题。面对困难与挫折,真正的解决之道是勤劳、勇气、诚实、自强这些美德,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关爱与谅解、温暖与宽容。   这是一部笑看武侠、“光说不练”的古装喜剧,我们审视武侠、反对暴力,而非炫耀武侠、展现暴力。我们讴歌真善美,但不流于说教,对我们来说,潜移默化的感染和以身作则的启迪,才是更好的方式。   话说从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谁说江湖险恶?   当人心不再叵测,江湖也会变得清澈。   《武林外传》,就是想还原一个我们心目中的江湖。我们做到了吗?!
作者简介

  【全剧第一场】   夜色寂静,旋即被梆子声打破,狗吠声大起。   “防贼防盗,小心火烛!”吆喝声以清脆的锣响收场。   门“嗵”一声开了,邢捕头提刀冲出来,佟追了出来。   佟湘玉:老邢,你先别走,听我给你说呀……   邢捕头:啥都别说了,事已至此,各安天命吧。   佟湘玉: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邢捕头:你这又是何苦呢?   佟湘玉:不苦,留不住你的心,也要留住你的人。   邢捕头:那要留不住人呢?   佟湘玉:那就麻烦你把上个月的酒钱结了吧,我算算啊,汾酒七两,七八五十六……   邢捕头:佟掌柜,咱总得讲点儿道理吧?   佟湘玉:我咋不讲理了嘛?   邢捕头:雌雄双煞闹得这么凶,我堂堂一个缁衣捕头,总不能光护着你一家吧?   佟湘玉:那倒也是喔!汾酒七两,七八五十六……   邢捕头:差不多得了啊,没完了还?   佟湘玉:不好意思,我错啦!   邢捕头:错在哪儿啦?   佟湘玉:七两是女儿红,汾酒是八两,八八六十四,七九六十三,再加五钱……   邢捕头:(拔刀)有杀气!   佟湘玉:你说啥?   邢捕头:雌!雄!双!煞!   佟湘玉:(惊)哪儿呢?   邢捕头:房檐上,朝那边去了!   佟湘玉:哪边?(邢乱指)到底是哪边?   邢捕头:甭看了,他们穿的是夜行衣!   佟湘玉:那你是咋看见的?   邢捕头:我凭的是感觉……小贼,哪里逃?   邢飞奔而去。佟战战兢兢回屋,关门。   佟湘玉:开会了,开会了……   街头,两个黑影一前一后蹿上房梁。  【雌雄双煞初次登场】   郭芙蓉:左家庄那个新娘子,不是咱俩救的?   小青:人家又没求你救。   郭芙蓉:这还用求吗?你没见她哭得多伤心?没嫁就已经这样了,要真嫁过去,这辈子不就毁了?   佟湘玉:左家庄的赵家姑娘,多好的人呐?虽说丑了点……好不容易出嫁,激动得热泪盈眶。   白展堂:正哭着,雌雄双煞从天而降,对着新郎就是一顿暴捶,边捶还边说,我们这是替天行道!   佟湘玉:打那之后,新郎再也没露面儿,赵家姑娘天天哭,眼睛都快哭瞎了。   郭芙蓉:还有十八里铺那个小乞丐,咱俩要是不出手,他不就让那老恶棍给活活烧死啦?   白展堂:十八里铺的薛神医,多好的人呐?那天正给乞丐治病,拔火罐。   佟湘玉:刚点上火,雌雄双煞从天而降,对他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说,我们这是替天行道!   白展堂:等他们行完道,薛神医大病一场,从此闭馆,再也不给人看病了。  郭芙蓉:还有西凉河那回,咱俩要晚到一步,那一船人就得让河盗给宰了。   小青:对了小姐,你怎么知道那是河盗啊?   郭芙蓉:废话,你见过谁摆渡不要钱的?   佟湘玉:西凉河上的葛三叔,多好的人呐,只要不打渔,就去摆渡,还不收钱,那天刚把一船人接上,雌雄双煞从天而降,对他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说……   李大嘴:替天行道?   佟湘玉:行完道,就把船给凿沉了。   白展堂:打那之后,再想过河,就得多走五十里路。   佟湘玉:这还不算完,八里庄的货郎,黑风岭的猎户。   白展堂:白石桥的锁匠,翠微山的樵夫。   佟湘玉:只要是善人,让他俩碰上,就难逃一劫。  【小郭行凶】   众人:雌雄双煞!   郭芙蓉:是双侠……你们怎么知道的?   莫小贝:地球人都知道!   小郭进一步,众人退一步。   佟湘玉:别过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白展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该你了!   李大嘴:佛……佛法无边,普度众生。   吕秀才:生……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莫小贝:惧……据说明天有雨。(W)先生又没教过连句,你杀了我吧!  佟湘玉:嗯,把侠字拆开来,是一个人,一个夹,这说明什么?   郭芙蓉:夹着尾巴做人?   佟湘玉:我觉得,这个夹,是指夹道欢迎。   郭芙蓉:什么意思啊?   佟湘玉:一个人只要心存善念,多为别人着想,自然会受到夹道欢迎,这时候,不管他有没有武功,都能担得起这个侠字。   郭芙蓉:照你这么说,只要心肠好,谁都能成大侠?   佟湘玉:这还不够,你还得注意方式方法,要都像你这样,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江湖还不成了血湖了?   郭芙蓉:没有打打杀杀,还能叫江湖吗?   佟湘玉:这个问题,留到以后再说。   郭芙蓉:你也答不上来吗?   佟湘玉:不,我希望,你自己能找到答案。  吕秀才:整整三天了,每次一到清账的时候,她就忽然出现,不是玩算盘,就是翻账本,前几天的账,到现在还没清呢。   李大嘴:大晚上不睡觉,非逼着我起来给她弄宵夜,顿顿不带重样的!   佟湘玉:那你不会不弄啊!   李大嘴:惊涛掌,你挨一下试试?   佟湘玉:她还敢动手?不怕展堂点了她?   白展堂:可不敢,头天点了她,第二天就敢到衙门口喊冤去。   佟湘玉:喊就喊呗,谁信呐?   李大嘴:掌柜的,你是不知道啊,她那副嘴脸,变化之快,演技之高,在我生平所见的人之中,只有青霞和曼玉能与之抗衡。   白展堂:还得是她发挥失常,加上青霞曼玉超水平发挥。  【小郭的客栈改造方案】   郭芙蓉:第一,为了避免人浮于事、滥竽充数,咱必须得加强管理,最好的办法,就是引进竞争机制。就拿厨子来说,咱们店,只有一个厨子,至于手艺嘛……也还凑合!   李大嘴:就光是凑合?回头宵夜你自己弄吧!   郭芙蓉:瞧,如果再招一个厨子,我看他还敢说这种话?逼急了我招四个你信不信?   佟湘玉:四个厨子?   郭芙蓉:对呀,川鲁粤淮,每样一个,必要的话,专门的点心师也可以考虑。   佟湘玉:还有点心师?  郭芙蓉:一个就行,另外还得招三个账房,五个跑堂,七个杂役,回头等生意做大了,再招二十个,怎么着都够了。   吕秀才:招那么多杂役,那你干什么呀?   郭芙蓉:我当领班啊,没问题吧……掌柜的?   佟湘玉:呃……这个问题回头再说,你接着说第二点吧。   郭芙蓉:第二,为了塑造形象,推广品牌,咱们必须得扩大规模!   佟湘玉:咋扩啊?   郭芙蓉:把对面的店盘下来,如果条件允许,最好能把整条街都盘下来,如果再允许,那就把整个镇子都盘下来,改成同福娱乐镇,餐饮洗浴一条龙,娱乐休闲一体化,还可以再开几间赌场,一定要有轮盘喔……  【小郭装病】   白展堂:你别害怕,待会儿我会使出毕生的功力,一般人挨上,最多也就是疼和痒,下半身像被几百根针同时扎着,但你肯定是感觉不到。   郭芙蓉:别呀,白大侠您听我说……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一指下去,小郭的表情僵住了。   白展堂:怎么样?   郭芙蓉:(咬牙)没感觉……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郭芙蓉:啊……(尖叫)还是没感觉!   莫小贝:那你嚎什么呀?  郭芙蓉:我……我那是以歌言志,借此歌颂他的崇高医德!   白展堂:你太客气了,葵花点穴手!   静场,小郭紧咬住下嘴唇,屏住呼吸,半晌,擦泪。   郭芙蓉:(气若游丝)就是没感觉!   白展堂:葵花……   郭芙蓉:(慌)有感觉,有感觉!   白展堂:嗯?我这还没点呐!   郭芙蓉:那就是刚才那几下产生作用了,真的,不信你瞧……   小郭挣扎着站起来,作惊讶状。   郭芙蓉:啊,我终于能站起来啦,这真是人类医学史上的奇迹啊!  【秀才的武侠小说】   白展堂:什么体裁?(吕咬耳朵)什么侠?大点声儿……   吕秀才:武侠!   众人:说什么的?   吕秀才:江湖儿女恩怨情仇啊……   众人:你知道江湖是怎么回事吗?   吕秀才:不知道不会问你们啊?   白展堂:有题目了吗?(吕咬耳朵)不成,你这题目不够刺激。   吕秀才:怎么才算刺激啊?   白展堂:我给你想一个……白发魔头传!   吕秀才:我写的是武侠,不是神怪!  李大嘴:那就……四大神捕!   吕秀才:国家干部哪敢瞎写?不想活了你?!   郭芙蓉:我有一个……射鸟英雄传!   吕秀才:有点儿意思,讲什么的?   郭芙蓉:一个资质平平的傻小子,历经磨难,终于成为一代大侠!   吕秀才:俗!而且小气,我要写的是整个武林。   佟湘玉:那就……滥情剑客无情剑!讲一个摧毁武林的大阴谋……   吕秀才:滥!而且虚假,我要写的是真正的江湖,那些乱七八糟的,留给后人写吧,我的江湖,我做主!   吕秀才提笔写下四个大字:武林外传!  老太太:儿啊,你啥时候去兵部报道啊?   李大嘴:下午吧,咋的啦?   老太太:我随你去看看,顺便帮你打点一下各路关节。   李大嘴:不用了吧?   老太太:信不过为娘?别忘了,娘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   李大嘴:那是您口儿重!   老太太:娘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   李大嘴:那是我不爱动弹!   老太太:好啊,刚考上状元,就敢不听为娘的话啦?   李大嘴:没有啊……   老太太:老头子哎,你千万别着急,我这就下来看你喽……   李大嘴:好好好,兵部么不是?包我身上了!  白展堂:好好……好一个威风凛凛的状元郎,只见他,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   老太太:我儿还学会打扮啦?   白展堂:手持方天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   老太太:我儿还学会骑马啦?   白展堂:探花郎迎面赶来,一个回合,返身便走,李状元策马追上,伸手照背心那么一提……   老太太:一提……  白展堂:将探花郎提过马来,往空中一抛,又接住脚,双手一撕,咵啦嚓……分为两半。   老太太:啊……我儿还学会撕人啦?   白展堂:比撕鸡腿难不到哪儿去。(W)跟榜眼那一场,打得才叫精彩,状元郎手持两把宣化斧……   老太太:不是方天画戟吗?   白展堂:呃……那是马战,现在是陆战,只见状元郎手持两把宣化板斧,冲进人群左砍右杀,劈、剁、搂、抹。胳膊来挡,砍胳膊;腿儿来绊,剁大腿。杀得那真叫昏天黑地,血流成河,不到半个时辰,满地都是冒着热乎气儿的新鲜零件。那声音,哀嚎遍野;那颜色,红里透白!   众人:哪儿来的白?   白展堂:这都不知道……脑浆子呀!   老太太转身,跌跌撞撞跑开:儿啊,快送为娘回家!
章节摘录

  【全剧第一场】
  夜色寂静,旋即被梆子声打破,狗吠声大起。
  “防贼防盗,小心火烛!”吆喝声以清脆的锣响收场。
  门“嗵”一声开了,邢捕头提刀冲出来,佟追了出来。
  佟湘玉:老邢,你先别走,听我给你说呀……
  邢捕头:啥都别说了,事已至此,各安天命吧。
  佟湘玉:再走一步,我就死给你看!
  邢捕头:你这又是何苦呢?
  佟湘玉:不苦,留不住你的心,也要留住你的人。
  邢捕头:那要留不住人呢?
  佟湘玉:那就麻烦你把上个月的酒钱结了吧,我算算啊,汾酒七两,七八五十六……
  邢捕头:佟掌柜,咱总得讲点儿道理吧?
  佟湘玉:我咋不讲理了嘛?
  邢捕头:雌雄双煞闹得这么凶,我堂堂一个缁衣捕头,总不能光护着你一家吧?
  佟湘玉:那倒也是喔!汾酒七两,七八五十六……
  邢捕头:差不多得了啊,没完了还?
  佟湘玉:不好意思,我错啦!
  邢捕头:错在哪儿啦?
  佟湘玉:七两是女儿红,汾酒是八两,八八六十四,七九六十三,再加五钱……
  邢捕头:(拔刀)有杀气!
  佟湘玉:你说啥?
  邢捕头:雌!雄!双!煞!
  佟湘玉:(惊)哪儿呢?
  邢捕头:房檐上,朝那边去了!
  佟湘玉:哪边?(邢乱指)到底是哪边?
  邢捕头:甭看了,他们穿的是夜行衣!
  佟湘玉:那你是咋看见的?
  邢捕头:我凭的是感觉……小贼,哪里逃?
  邢飞奔而去。
佟战战兢兢回屋,关门。
  佟湘玉:开会了,开会了……
  街头,两个黑影一前一后蹿上房梁。
  【雌雄双煞初次登场】
  郭芙蓉:左家庄那个新娘子,不是咱俩救的?
  小青:人家又没求你救。
  郭芙蓉:这还用求吗?你没见她哭得多伤心?没嫁就已经这样了,要真嫁过去,这辈子不就毁了?
  佟湘玉:左家庄的赵家姑娘,多好的人呐?虽说丑了点……好不容易出嫁,激动得热泪盈眶。
  白展堂:正哭着,雌雄双煞从天而降,对着新郎就是一顿暴捶,边捶还边说,我们这是替天行道!
  佟湘玉:打那之后,新郎再也没露面儿,赵家姑娘天天哭,眼睛都快哭瞎了。
  郭芙蓉:还有十八里铺那个小乞丐,咱俩要是不出手,他不就让那老恶棍给活活烧死啦?
  白展堂:十八里铺的薛神医,多好的人呐?那天正给乞丐治病,拔火罐。
  佟湘玉:刚点上火,雌雄双煞从天而降,对他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说,我们这是替天行道!
  白展堂:等他们行完道,薛神医大病一场,从此闭馆,再也不给人看病了。
  郭芙蓉:还有西凉河那回,咱俩要晚到一步,那一船人就得让河盗给宰了。
  小青:对了小姐,你怎么知道那是河盗啊?
  郭芙蓉:废话,你见过谁摆渡不要钱的?
  佟湘玉:西凉河上的葛三叔,多好的人呐,只要不打渔,就去摆渡,还不收钱,那天刚把一船人接上,雌雄双煞从天而降,对他一阵拳打脚踢,边打边说……
  李大嘴:替天行道?
  佟湘玉:行完道,就把船给凿沉了。
  白展堂:打那之后,再想过河,就得多走五十里路。
  佟湘玉:这还不算完,八里庄的货郎,黑风岭的猎户。
  白展堂:白石桥的锁匠,翠微山的樵夫。
  佟湘玉:只要是善人,让他俩碰上,就难逃一劫。
  【小郭行凶】
  众人:雌雄双煞!
  郭芙蓉:是双侠……你们怎么知道的?
  莫小贝:地球人都知道!
  小郭进一步,众人退一步。
  佟湘玉:别过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白展堂: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该你了!
  李大嘴:佛……佛法无边,普度众生。
  吕秀才:生……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莫小贝:惧……据说明天有雨。
(W)先生又没教过连句,你杀了我吧!  佟湘玉:嗯,把侠字拆开来,是一个人,一个夹,这说明什么?
  郭芙蓉:夹着尾巴做人?
  佟湘玉:我觉得,这个夹,是指夹道欢迎。
  郭芙蓉:什么意思啊?
  佟湘玉:一个人只要心存善念,多为别人着想,自然会受到夹道欢迎,这时候,不管他有没有武功,都能担得起这个侠字。
  郭芙蓉:照你这么说,只要心肠好,谁都能成大侠?
  佟湘玉:这还不够,你还得注意方式方法,要都像你这样,动不动就打打杀杀,江湖还不成了血湖了?
  郭芙蓉:没有打打杀杀,还能叫江湖吗?
  佟湘玉:这个问题,留到以后再说。
  郭芙蓉:你也答不上来吗?
  佟湘玉:不,我希望,你自己能找到答案。
  吕秀才:整整三天了,每次一到清账的时候,她就忽然出现,不是玩算盘,就是翻账本,前几天的账,到现在还没清呢。
  李大嘴:大晚上不睡觉,非逼着我起来给她弄宵夜,顿顿不带重样的!
  佟湘玉:那你不会不弄啊!
  李大嘴:惊涛掌,你挨一下试试?
  佟湘玉:她还敢动手?不怕展堂点了她?
  白展堂:可不敢,头天点了她,第二天就敢到衙门口喊冤去。
  佟湘玉:喊就喊呗,谁信呐?
  李大嘴:掌柜的,你是不知道啊,她那副嘴脸,变化之快,演技之高,在我生平所见的人之中,只有青霞和曼玉能与之抗衡。
  白展堂:还得是她发挥失常,加上青霞曼玉超水平发挥。
  【小郭的客栈改造方案】
  郭芙蓉:第一,为了避免人浮于事、滥竽充数,咱必须得加强管理,最好的办法,就是引进竞争机制。
就拿厨子来说,咱们店,只有一个厨子,至于手艺嘛……也还凑合!
  李大嘴:就光是凑合?回头宵夜你自己弄吧!
  郭芙蓉:瞧,如果再招一个厨子,我看他还敢说这种话?逼急了我招四个你信不信?
  佟湘玉:四个厨子?
  郭芙蓉:对呀,川鲁粤淮,每样一个,必要的话,专门的点心师也可以考虑。
  佟湘玉:还有点心师?  郭芙蓉:一个就行,另外还得招三个账房,五个跑堂,七个杂役,回头等生意做大了,再招二十个,怎么着都够了。
  吕秀才:招那么多杂役,那你干什么呀?
  郭芙蓉:我当领班啊,没问题吧……掌柜的?
  佟湘玉:呃……这个问题回头再说,你接着说第二点吧。
  郭芙蓉:第二,为了塑造形象,推广品牌,咱们必须得扩大规模!
  佟湘玉:咋扩啊?
  郭芙蓉:把对面的店盘下来,如果条件允许,最好能把整条街都盘下来,如果再允许,那就把整个镇子都盘下来,改成同福娱乐镇,餐饮洗浴一条龙,娱乐休闲一体化,还可以再开几间赌场,一定要有轮盘喔……  【小郭装病】
  白展堂:你别害怕,待会儿我会使出毕生的功力,一般人挨上,最多也就是疼和痒,下半身像被几百根针同时扎着,但你肯定是感觉不到。
  郭芙蓉:别呀,白大侠您听我说……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一指下去,小郭的表情僵住了。
  白展堂:怎么样?
  郭芙蓉:(咬牙)没感觉……
  白展堂:葵花点穴手!
  郭芙蓉:啊……(尖叫)还是没感觉!
  莫小贝:那你嚎什么呀?  郭芙蓉:我……我那是以歌言志,借此歌颂他的崇高医德!
  白展堂:你太客气了,葵花点穴手!
  静场,小郭紧咬住下嘴唇,屏住呼吸,半晌,擦泪。
  郭芙蓉:(气若游丝)就是没感觉!
  白展堂:葵花……
  郭芙蓉:(慌)有感觉,有感觉!
  白展堂:嗯?我这还没点呐!
  郭芙蓉:那就是刚才那几下产生作用了,真的,不信你瞧……
  小郭挣扎着站起来,作惊讶状。
  郭芙蓉:啊,我终于能站起来啦,这真是人类医学史上的奇迹啊!  【秀才的武侠小说】
  白展堂:什么体裁?(吕咬耳朵)什么侠?大点声儿……
  吕秀才:武侠!
  众人:说什么的?
  吕秀才:江湖儿女恩怨情仇啊……
  众人:你知道江湖是怎么回事吗?
  吕秀才:不知道不会问你们啊?
  白展堂:有题目了吗?(吕咬耳朵)不成,你这题目不够刺激。
  吕秀才:怎么才算刺激啊?
  白展堂:我给你想一个……白发魔头传!
  吕秀才:我写的是武侠,不是神怪!  李大嘴:那就……四大神捕!
  吕秀才:国家干部哪敢瞎写?不想活了你?!
  郭芙蓉:我有一个……射鸟英雄传!
  吕秀才:有点儿意思,讲什么的?
  郭芙蓉:一个资质平平的傻小子,历经磨难,终于成为一代大侠!
  吕秀才:俗!而且小气,我要写的是整个武林。
  佟湘玉:那就……滥情剑客无情剑!讲一个摧毁武林的大阴谋……
  吕秀才:滥!而且虚假,我要写的是真正的江湖,那些乱七八糟的,留给后人写吧,我的江湖,我做主!
  吕秀才提笔写下四个大字:武林外传!  老太太:儿啊,你啥时候去兵部报道啊?
  李大嘴:下午吧,咋的啦?
  老太太:我随你去看看,顺便帮你打点一下各路关节。
  李大嘴:不用了吧?
  老太太:信不过为娘?别忘了,娘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多!
  李大嘴:那是您口儿重!
  老太太:娘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
  李大嘴:那是我不爱动弹!
  老太太:好啊,刚考上状元,就敢不听为娘的话啦?
  李大嘴:没有啊……
  老太太:老头子哎,你千万别着急,我这就下来看你喽……
  李大嘴:好好好,兵部么不是?包我身上了!  白展堂:好好……好一个威风凛凛的状元郎,只见他,头戴三叉束发紫金冠,体挂西川红锦百花袍……
  老太太:我儿还学会打扮啦?
  白展堂:手持方天画戟,坐下嘶风赤兔马……
  老太太:我儿还学会骑马啦?
  白展堂:探花郎迎面赶来,一个回合,返身便走,李状元策马追上,伸手照背心那么一提……
  老太太:一提……  白展堂:将探花郎提过马来,往空中一抛,又接住脚,双手一撕,咵啦嚓……分为两半。
  老太太:啊……我儿还学会撕人啦?
  白展堂:比撕鸡腿难不到哪儿去。
(W)跟榜眼那一场,打得才叫精彩,状元郎手持两把宣化斧……
  老太太:不是方天画戟吗?
  白展堂:呃……那是马战,现在是陆战,只见状元郎手持两把宣化板斧,冲进人群左砍右杀,劈、剁、搂、抹。
胳膊来挡,砍胳膊;腿儿来绊,剁大腿。
杀得那真叫昏天黑地,血流成河,不到半个时辰,满地都是冒着热乎气儿的新鲜零件。
那声音,哀嚎遍野;那颜色,红里透白!
  众人:哪儿来的白?
  白展堂:这都不知道……脑浆子呀!
  老太太转身,跌跌撞撞跑开:儿啊,快送为娘回家!
编辑推荐

  当人心不再叵测,江湖也会变得清澈。  好久不见,你去啊儿啦。江湖。江湖在什么地方?我指给你看……  该故事发生在明代一个叫七侠镇不起眼的小地方。一个叫郭芙蓉的黄毛丫头初入江湖,欠下钱财,被困在“能人辈出”的同福客栈。以掌柜的佟湘玉为首的一个客栈班底,这其中有跑堂的白展堂,有厨子李大嘴,会算账的吕秀才,有寄宿客栈的祝无双,有顽皮少女莫小贝,还有两位捕快,一个老邢,一个小六,每天吵吵着破大案子,其实是俩混日子的糊涂蛋。这样一群性情各异、即可怜又可爱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在同福客栈里经历了江湖上的各种风险和传奇,遍尝人间冷暖,体会亲情爱情,见证成长过程中的酸甜苦辣……  《武林外传(温故·典藏版)》另含未公开的八集剧本和所有被删除场景。
图书标签Tags

剧本,宁财神,影视,小说,戏剧
评论、阅读与下载

武林外传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喜欢王安忆文字的繁复而又能击到内心的深处,书的质量和内容都很不错
  •     是不是全本不知道,终于在一起了
  •     看不出来东野涉猎范围如此广,封皮是软的。有三个小说集:《红色骑兵军》《敖德萨的故事》《故事集》
  •     这本书正中我胃口!!,这本神作
  •     亦舒的书有她独特的个性,感觉不错.
  •     经典小册子了,在拥挤的人群中。
      
  •     有时一些细微之处总能戳中内心最柔软的地方,奋斗的年代。
  •     很喜欢迟子建!正版很赞,有最强的作者阵容。
  •     看了有点难过。,很快就看完了。有点小资情调。
  •     其他都挺好,私认为丁丁虫大叔可担此任
  •     狭路相逢。,很好看的爱情故事
  •     写得真的不错,山海经三部书都不错
  •     书好厚哦 内容也比较充实,温情的小说
  •     未再的作品都很喜欢,值得看一下~~呵呵
  •     期待着典当5,帮家人买的
  •     很有感觉!非常非常好!,正是目前浮躁的社会所需要添加的~
  •     终于圆梦了。。包装什么的都很好~赞,相信这本也会不错~
  •     魔幻现实主义大师,实在!!!
  •     看得出,科幻的感觉很独特
  •     觉得川端康成的作品写得都很不错,收到后发现印刷装订都非常好~!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