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盾

出版时间:2008-10   出版时间:花山文艺出版社   作者:赵国宏   页数:279  
封面图片

人盾
前言

  作家蚊子用的肯定是笔名。蚊子这名字和小说的某种特质联系到了一起,小说是什么?他就是小说,不是大说,要轻轻地说,细细地说,婉转着说。叫了蚊子之后,就非常适合以这样的方式说话了。  蚊子是个年轻人,当过兵,现在从事写作,这一切经历也非常适合写小说。  蚊子又写出了《人盾》这部小说。题材有些含混,应该说是军旅题材,也应该说是反恐题材,两个题材放在一起就非常有意思了。军旅题材是男性的东西,反恐题材也是写男性的,我在这里不是说不能写女性,即便写女性也是和血腥、爆炸、枪击等内容联系在一起,这一切,让男人和女人都坚硬了起来。从骨子里,我喜欢这样坚硬的东西,是男人就要活得轰轰烈烈,不同凡响,这才是男人的境界。军旅题材的作品恰恰就是这样的一种阳刚的大境界,是英雄主义的大成。好的军旅题材作品,读后应该是热血沸腾,让人敬仰,让人欲罢不能,让人想喊想叫,这才是军旅题材的好作品。  蚊子很年轻,也很聪明,军旅加反恐,无疑是热门的,也是市场的。对蚊子创作的《人盾》这部小说,因为我没有生活,不能肯定是真是假,但有一点是明白无误的,那就是这部作品很好看,描写部队官兵之间的状态很像,军人的特质也非常明显。不像有些打着军旅题材的幌子,将人物塑造得军不军、民不民的,细节异常得荒唐可笑。蚊子在《人盾》这部作品中对军人细节的描写都是真实、可信的,只有将细节的真实和情感的真实融合在一起,才是一部感人的作品。  蚊子在这部《人盾》中达到了这一要求。作品讲述了一支特殊的部队,在跨国执行的一次护卫行动中所经历的传奇。故事充满了悬念和张力,同时又没有忽略对人物的刻画,特别是像柳青青等有血有肉的军人形象,饱满而真实。看到这样的文学作品,不禁会让人联想起美国出品的大片。  聪明的蚊子,能够很好地把这一题材和故事整合得很好,不由得不让人相信,将有更多的读者会喜欢上他的作品。
内容概要

  《人盾:双C特卫营》根据一名成都籍退役特卫战士的口述整理,讲述了一群神秘特卫战士的传奇经历。和平年代有这样一群军人——他们不穿军装,不佩带任何军衔,戴深色墨镜,双手总是垂在两边。他们的战场是无形的战线,他们所肩负的使命也区别其他所有士兵。他们是真正的中国特卫,是保护国家要人的最后防御手段和最可靠的安全屏障,他们的武器就是自己的身体和生命。有人这样评价说:特种兵是兵中之精英,那么“特卫”则是特种兵之中的精英。
作者简介

  赵国宏,笔名糖醋蚊子。现代特种军事作家,曾服役于某军区特种大队,荣记两次三等功。其独树一帜的笔触,遵循真实记录的原则加以创作,使得故事鲜活,情节起伏跌宕,扣人心弦,被读者冠以“最真实”的作家。作品:《虎——解密403特种部队》《我的黑道病历》《阎王营》《赤兵骨》等。
章节摘录

  一  1992年8月  “听说都不回原来的地方。
”  “回不回有什么区别,反正我们都被淘汰了。
”  “真他妈的,凭什么淘汰我?真不知道剩下的那些有什么资格当特种兵。
”  “唉,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淘汰……”  “孔子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
这一次我们又要倒流回源头了。
”  “孔子说过这样的话?”  “睡我旁边那小子叫‘孔子儿’。
”  “靠!这名字也敢叫。
水就水,是水,也是洪水!到哪儿淹哪儿,我让你淘汰。
”  “屁洪水,就一口水,咽不下去,就吐到别的地方了。
”  “太阳的,我他妈不服啊。
我钱昆败得起,无所谓,咱就是革命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长城咱不敢想了,厕所应该没问题吧!“  没人笑,也不可笑。
淘汰就是淘汰,任何理由都不值得一笑。
  四辆卡车整齐地停在403基地的营门口,几名司机老兵正忙着检查汽车。
基地的广场上站满了第一批被“淘汰”下来的二百多名士兵。
每一个人都是精神颓废、垂头丧气。
金松山擦了一把眼泪,把背包往地上一扔,双眼盯着那几栋小楼。
118分队长郎小明和一个大校军官向这边走过来,他手里掐着一张纸,边走边和那位军官说着什么。
  郎队走到队伍前,看了一眼这些失去斗志的兵们。
  “怎么?被淘汰了,都不太高兴啊。
”几乎是所有人的鼻子都是一“哼”。
高兴?换谁都会觉得丢人,一种没脸见人的耻辱感在这些士兵们的心里、脸上完全被共享复制。
  “听口令,面向我,分成三路纵队,向右看——齐。
”这些兵不紧不慢地拎起背包,稀里哗啦好一阵子才顺成了排。
郎队微笑地看着这支队伍,在他心里,真正的军人就应该具备这种被淘汰后的耻辱感,但是不应该这么容易被失败歼灭。
  “立正……”郎队故意将口令拖得很长。
兵就是兵,在命令面前,绝对是无条件执行。
所有人都深吸一口气,挺起“屈辱”的脊梁。
那位大校始终站在一边,冷冷地注视着每一个人。
  “同志们,你们的军旅生涯并没有因为离开403特种部队而结束,当不上特种兵,同样也是兵,同样也可以保家卫国嘛,只不过是一个兵种的区别。
”几句话没有起到振奋人心的作用,反而使得很多人低下了头。
  杨成的眼神始终盯着地面,郎队说的什么他根本就没听到。
他心里盘算着回到老连队,如何有一个合理的理由:简编?不是小事儿啊,他们早晚会知道的,再说简的也都是那些不行的。
素质不合格?怎么可能,综合素质,全团里第三,我不合格,说了谁信啊。
那为什么把我淘汰呢?他理由没想好,这个疑团却冲上制高点,怎么也想不通。
  队伍开始有变动,直到那个大校点他名的时候,他还在愣神。
  “杨成!杨成!”后面的人捅了他一下。
  “哦,到!”  “出列!”杨成双手一收,跑出队伍。
那位大校军官正站在他身边,上下打量着他。
来403虽然时间不长,但是基地的几位军官他都见过,而眼前的这位?又是何方神圣呢?403就跟抽风总部一样,总是会出现一些奇怪的现象,一些奇怪的人。
  “李传奇……钱昆……”郎队还在继续点名,被点到的都从队伍中跑出来,站在杨成身边。
很快,在他的身边又出现了一支近百人的队伍。
  “柳青青!”  “到!”  因为这个名字?  有点意思,队列中有人在笑。
  “还青青呢,呵呵。
”  “不知道,还以为是小妞呢。
”  柳青青白净的脸上,瞬间绯红,瞟了一眼那几个挑刺的兵,跑进队伍中站好。
  那位大校军官始终审视着每一名从队伍中跑出来的士兵。
等到郎队点完名,收起名单的时候,那位大校才走到杨成这边的队伍前。
  “你,你,你,还有你,回到原来的队伍去。
”十几名士兵就跟棋子一样,又被挪了回去。
  “这边的队伍跟我走……”大校说完,跟郎队互相握手敬礼后,带着队伍向营门走去。
  基地渐渐远去,几辆卡车瞬间消失被夜色所吞没。
军队的调动外界是无从知晓的,几辆卡车更代表不了什么大的军事行动,而车上的兵们此时都在感受颠簸的同时,再次体会被淘汰的苦闷,那感觉似乎与卡车的颠簸成正比。
  车子开了四个多小时,钱昆注意到:原来的四辆,现在只剩两辆车。
他有那么点预感,但是预感到最后,也就没什么感觉了。
因为坐车是一件苦差事,地球不平和内心不平共同制造一种像妇女妊娠一样的恶心。
车上的人基本上都是歪歪扭扭地跟一群小狗一样,挤在一起,都在那儿迷糊着。
钱昆想睡,却睡不着,瞪着大眼睛想找个人说话。
只有一个人坐在车尾,始终目不转睛地看着外面,一只手始终在嘴唇上游弋——撕嘴皮,他就是柳青青:新兵素质全能比赛全团第一,射击和其他素质都是优秀,这一次他怎么也被“淘汰”了呢?他一边撕,一边琢磨着。
由于入神,一用力,嘴唇一阵刺痛,他舔了一下,出血了。
一双手紧紧地抱着他的胳膊,睡得分外香甜。
  “有没有撒尿的?”车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下了,大校抓着车厢护栏大声喊道。
  “啊,有!”四渡松开柳青青的胳膊,第一个跳了下去,钻到旁边的树林里……柳青青愣愣地看着四渡嗖的一声翻下车去,便活动了一下被四渡搂着的胳膊,男人搂男人感觉挺奇怪的。
  车上的“小狗”们稀里哗啦地纷纷跳下车,一个个闭着眼睛站在路边大肆灌溉土地。
钱昆站在车边“呸呸”地吐了几口:“太阳的,我最讨厌坐车。
”  “都回来了吗?“大校问了一声。
  ……  “都回来了吗?“  ……  “都哑巴了,居然不回答,是不是都睡蒙了,都给我下车……”  敢问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猪八戒扯着嗓子号叫着。
靠,这也是歌儿?  寂静的公路上,一辆卡车以三十公里的速度“狂”奔,后面拖着一条“尾巴”,大校站在车厢里看着这些精神委靡的兵们。
  “快点……跟上……被淘汰得很不服气吗?在这儿跟我玩颓废,啊?!”他说了几句,眼睛却落在了远方……  那是一个点儿,没错。
一个移动很快的点儿。
  错,那是一个人,移动很快的一个人。
  对,那是一个兵,跑得飞快的一个兵。
  那个兵很快追上队伍,悄无声息地混进队伍。
  大校转身敲了一下驾驶室。
  跑了近半个小时,同志们的确清醒了。
  大校军官看着队伍中的一个人:“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报告,拉屎。
”  “拉屎为什么不请假……”他真想说,如果不是让这些家伙跑一会儿,他就把这个兵给丢了,就是这小王八蛋跑得再快,也不可能追上汽车。
  “你叫什么?“  “报告,刘四渡。
”  “四渡?你别告诉我你是四渡赤水的。
”  “不是赤水的,我家是土城的,我在赤水河边长大……”  “行了行了。
”大校觉得这个兵的嘴碎话多,厌恶地瞪了一眼。
  “从现在开始,车上的人员由你负责,丢一个,我拿你是问。
”大校居然指着杨成说。
  “为什么是我——”没等杨成的话出口,大校已经钻进了驾驶室里,车门“砰”的一声,接着卡车开始启动。
  杨成站在车上,一手扶着车厢板,一手开始清点人数:“1、2、3……”  “35个。
”杨成的身下发出一个不大不小的声音。
  “哦,谢谢。
”昏暗中,一双明亮的眼睛注视着他。
杨成还是站在那里,用眼睛数了一下人头,加上自己果然是三十五个。
他没有向前蹿,而是就在车尾处找了个地方坐下了。
  “刚才谢谢啊。
”  “不客气。
”  “我杨成。
”  “柳青青。
”  杨成记起来了,刚才点名的时候就对这个名字有印象。
  车一直没动,听见启动机响了几声就彻底没声了。
几个兵好奇地扒开苫布。
  “完了,车坏了。
”其他人听见都纷纷站起来,挤着向前方看去。
金松山闭着眼睛胸有成竹地说:“淹缸子啦。
”  “真的假的,你一听就知道。
”  “肯定是,没听见发动机发闷吗?”  四渡将信将疑地看看金师傅,准备坐下。
  “你怎么坐我的地方了?”  “哪写着你的地方了?你画圈了。
”  钱昆坐在那里仰着脖子看要座的刘四渡。
  “刚才明明是我坐这儿的。
”  “你让大家听听,怎么就成你的座了,臭毛病。
”  “我告诉你,我……”  钱昆眼珠子一瞪,四渡话就咽回去了,在钱昆的旁边挤挤坐下了。
钱昆坐在车厢尾,向外靠了靠。
  卡车一停就是一个多小时,寂静的夜里,听见司机老兵一会儿掀机盖子,一会儿关车门,上上下下好一通折腾,当司机再一次狠命地踩启动机的时候,金松山猛地站起来,大喊一声:“别踩了,车快没电了。
”大家整齐地被吓了一跳。
  这一嗓子站在驾驶室踏板的大校听得真真切切。
  “谁喊的?”  “报告,是我!”  “你懂车?”  “一般懂。
”  “一般懂是什么意思,下来帮着看看。
”  老金翻下厢板,跑到前面。
  “装老师傅呢,看你修不了怎么上这个车。
”钱昆随嘴说了这么一句。
  金松山先是用手捋着电路摸了一圈,又把小手指伸进化油器里……那老兵满手油污拿着手电照着这个新兵  “照照这边。
”老兵无奈地把身体移到这边。
  “再照照这边。
”老兵又把身体移到另一边。
  “关掉大灯。
”  大校急忙跳上车,关闭了大灯。
  “怠速调怎么高,不淹死才怪呢。
”金师傅用嘴拼命地吹油壶里的汽油。
  “发动一下试试。
”老兵钻进驾驶室。
  启动机意思了几下,彻底歇菜了。
  车厢里的钱昆哼了一声:“演砸了吧。
”杨成实在是看不过去了,质问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儿,你要是会你就下去修。
”  “本少爷不会,咱也不装这个蛋。
”  “不会你就少说点风凉话,同志们都知道你不是哑巴。
”杨成愤愤地说。
  “对,你不是哑巴。
”四渡接了一句。
  钱昆脑袋一歪不说话了。
  “都下来推车!“大校站在车下喊道。
  这些兵们再次下车,在车的后面准备好。
  “用力推吧。
”  车子一点一点向前滚动,老兵几次试图憋着,结果均不奏效。
眼看着推出快一公里了。
钱昆直起腰板:“修不好就是修不好,这样推到天亮也没戏。
”  兵们还再继续向前推着,眼看不远处就是一个高起的斜坡了。
  “大家加把劲!“大校开始动员。
  “开玩笑,那坡能推上去?“  也许大家觉得是最后一次机会了,所以沉重的车身很快就冲了起来。
老兵急忙一挂挡,猛地一松离合,车子颤抖了几下,终于发动起来。
老兵猛踩了几下油门。
金松山急忙大喊:“别踩了,要不又淹死了。
”话音未落,车子果然又熄火了,大家同时“切”!  金松山换下司机,坐上了驾驶的位子,探出脑袋喊:“推吧!“  钱昆苦笑了一下,猫下腰,终于用了三分劲。
  老金挂好挡,等到速度差不多了,猛地松开离合器,车子轰的一声着起来。
  “噢!噢!“兵们欢欣鼓舞。
  “咳,咳……太阳的!“钱昆一边咳嗽一边擦脸上的黑灰。
众人哈哈大笑。
  老金没敢停车,加大油门冲上了斜坡。
最后将车停在了坡顶。
他在考虑,如果车再灭,可以顺坡冲下去。
  兵们经过一番折腾,已经累得筋疲力尽。
也许是大校担心车子还会出毛病,开起来以后就没有再停过一次,而老金却没上来,留守在了驾驶室里。
  钱昆大模大样地坐在了车尾边,也许是大家都讨厌他,钱昆的身边空出一小块空间。
四渡摆动了几下屁股,坐在了钱昆身边。
  不到一小时,四渡的毛病又来了,迷蒙中一把抱起钱昆的胳膊。
  “你……”钱昆对男人与男人之间的这个亲密举动非常反感。
  “你别动他,他可能晕车,睡了就没事儿了。
”柳青青慢慢地说。
  “他晕车关我什么事,还非得抱着我啊。
”钱昆说完,猛地挣开四渡的怀抱。
刘四渡醒了,就再也没睡。
钱昆也不看他。
  “咱俩能不能换个地方?”四渡说。
  “凭什么?你别说又是你的座,赶紧闭了。
”钱昆不买账,他不知道哪来的气。
  四渡不说话了,渐渐地,兵们都睡着了,偶尔剧烈地颠簸一下,能使某个人睁一下眼睛,之后又跟寻梦一样,马上闭上。
可四渡却无论如何也睡不着了,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向上涌。
  卡车转过一个弯道,四渡的肚子里的东西瞬间向一边倾斜。
不好!四渡刚想站起来,车子又颠了一下,四渡一下摔回原位,火山爆发了!  岩浆的颜色看不清楚,但是喷溅得很有水平。
  钱昆迷迷糊糊感觉像下了一场雨一样,伴随着腥臭味道的蔓延,凭他聪明的脑瓜,他不用睁眼已经明白了一切。
  “太阳的……”钱昆骂着,一手抓住四渡的前襟。
  杨成急忙冲过来:“放开!”  “王八蛋吐我一身。
”  “如果他坐在你的位置上呢?”  钱昆终于明白了,四渡没说完的那句话:我告诉你,我……晕车!  刘四渡在农村长大,身上携带着农民那种善良。
他愧疚地看了看钱昆说:“咱们还是换个座吧!“钱昆用毛巾擦着污痕:“滚!远点滚着。
”  都知道吐完了,能稍微缓解一下,四渡缓解得更好,以后没再吐过,甚至连恶心的感觉都没了。
钱昆一路上提防着他再次喷发,结果发现,那小子跟没事人一样。
他甚至觉得刘四渡刚才这一喷绝对属于预谋的。
  141卡车一直向东,足足跑了一整夜,当曙光像小妞害羞的腮帮子一样绯红的时候,两辆卡车才在一扇大铁门前停下,车身上,人身上,都是一层厚厚的黄土。
算不出这些土究竟有多少分量,但是这也算是水土流失的一种吧。
  “都下车!”  落地的人马上就开始敲打身上的灰,后面的也跟着敲。
一个人拍灰,没什么奇怪的。
但是七八十个人同时拍,场面还是很壮观的。
夏日的清晨,一群人仿佛站在刚爆炸的烟幕弹里一样。
  “太阳的,都他妈别拍了。
”  谁喊的?  钱昆。
  大家愣了一下,以为是那位首长下的命令。
一看也是一个跟他们一样的新兵蛋子,又重新“噼里啪啦”地把自己身上的灰撒给别人。
  “别拍啦,没听见啊。
”钱昆猛地推了一下身边的人。
  “你再碰我一下试试?“雾蒙蒙的灰尘中传来一个声音。
  “碰你怎么啦?“钱昆果然又推搡了一下那个人。
可是手还没挨到对方的身体,就被对方用胳膊挡了出去,接着灰尘中伸出一只脚正踹在他的胸口上。
钱昆的身体随即向后倒去,他踉跄了几步撞在一个人的身上。
  “你妈的,敢踹我!“钱昆急了,企图冲过去还一脚,可脚还没飞起来,身后一只大手却牢牢地钳住了他的肩膀。
  “嘴巴干净点。
”  “少管闲事,放开我。
”  那人没回答,但是手也没撒开,钱昆心想:摆明了拉偏架的。
也不看,回手就是一拳。
  那人身子一矮,躲过去了。
  “你俩干什么呢?“一声断喝。
钱昆急忙住手,此时尘埃落定。
他也看清楚了踹他的是谁,拽他的是谁。
钱昆分别地还以颜色,目光犀利,狠狠地瞪了两眼,心里狂骂几百遍。
  “你俩过来,”大校冲他俩招手,“把门打开!”  杨成抬头仰望了一眼这扇厚重的黑色铁门,又看了看周围,高高的围墙,铁丝网缠绕在上面,铁门已经锈痕斑斑,还有一位铁将军把门。
  “首长,钥匙?“杨成说。
  “废话,有钥匙还找你们干什么。
”  钱昆站在一旁打量了一下那把大黑锁。
  杨成从车上拿来一根撬棍,又是别,又是撬,那位铁将军纹丝不动。
结果弄得满头大汗,他恨恨地想:如果有一块C4,“嘣”什么都解决了。
编辑推荐

  中国首部“皇家护卫队”传奇经历小说,我们不是一支进攻的部队——因为我们没有矛,只有盾。  “漂儿怎么样?”  “诱饵很新鲜。”  “注意水面。”  “水草太多了。”  “保持鱼线清洁。”  林肯车前面的机盖和风挡玻璃被炸上天空,浓烟夹杂着汽车那些残破的碎片,像雨点一样,噼里啪啦落了一地。  “蝎子……”  “兄弟们,我肯定折了,按规矩来吧……”  我们的生命是天赋的,我们唯有献出生命,才能得到生命。  《士兵宣言》中有这样一句话:任何时候都不要丢下你的战友……但在特卫营里,将给大家一个截然相反的答案。  我不是一名合格的军人,因为——我还活着。
图书标签Tags

小说
评论、阅读与下载

人盾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剧本小说,可以直接拍成电视剧了。写的很有画面感,人物的塑造也很立体生动,情节比较紧凑,不断的制造冲突,时不时来个小高潮。
      
      一口气看完它。这个题材的书看的比较少。感觉写的还比较真实。
  •     古代文学的经典之作,后面是我睡觉前必读的好书!
  •     我们没有漫画里父与子那样的默契,比较罕见的一本书了
  •     价格却便宜了不少!收藏了很多渡边淳一的书,只是装帧不怎么精致
  •     买过小鬼鲁智胜,忠实书迷
  •     别样的感觉。,愿有岁月可回首
  •     快递很快~~~,休闲时看。
  •     一定是你没脑子。批评一下。,这本书对小学生可能难以理解一点
  •     不喜欢主人公感情生活部分。,送给老婆大人的。她刚考了会计证
  •     翻译就是需要步步留神的工作……,花开魔幻地。。。只是一直没有引进罢了。。。哎。。。
  •     有木有,不过还是看看吧
  •     王安忆的作品,比看电视有感觉多了
  •     就是独缺这一本!好开心!!!!,书封面的感觉很不错
  •     给孩子寒假看的,故事断续没有承前启后感。
  •     三言二拍中的一本,内容比较丰富
  •     东东还不错,内容当然是好。插图让人汗颜...
  •     十分诙谐有趣,韩少笑点最多的一本书
  •     还没有读书呢。,小短篇
  •     刚看的时候还没有觉得有多吸引人,解释了一些真相
  •     一套收齐了,(疗爱作家柏颜首部残酷青春长篇——纪念我们凋零的成长
  •     貌似家里有原版书,是每个女人的梦想吧。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