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中年

出版时间:2009-8   出版时间:百花洲文艺出版社   作者:老象   页数:330  
封面图片

离婚中年
内容概要

  一段貌似传奇的婚姻,却绵延二十年战火,内里缘由何在?  一个精明强干的商人,却总是背字不断,其中有无必然?  本书以一对夫妻的离婚大战、两个男人的莫逆之交为线索,展开了长达三十年的都市小人物的生活史。让人瞠目的婚姻生活、难以想象的家庭关系、艰辛莫名的打拼经历、纠缠错综的官场游戏,展示出改革开放以来都市生活方式的深刻变迁、社会伦理关系的全新内涵,以及在新的生活方式和伦理关系下,普通人的挣扎和幻灭感。通篇充满令人击节叹赏的奇趣小品与睿智火花。
作者简介

老象,跟你差不多的一个中年人,潜伏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城市里。履历单调,一直没离开学校,故格外向往外面世界的丰富神奇。平日活得很乏味,朋友们却很复杂精彩。出版过一些财经类书籍,不过都是用来教训人的,只有小说才是为自己而写。诗人说,过去的一切都会成为甜蜜的怀恋。但老象的看法有点不同。在老象的感觉中,过去的事情无论当时如何死去活来,日后再看,便都是一个个认真做下来的游戏。
书籍目录

引子第一章 少年心事自难忘第二章 成正果第三章 却思量第四章 声色犬马第五章 拐点话凄惶第六章 俗世风情浑如梦第七章 千机变第八章 官亦商第九章 十年轮回又还乡第十章 红尘笑第十一章 任癫狂第十二章 遥顾无语第十三章 心底遍风霜第十四章 清茶浊酒归何处第十五章 不眠夜第十六章 江湖殇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少年心事自难忘3“其实从根上说吧,这中学时候的男女同学关系就很无聊,没必要做什么进一步的发展!”伟东首先断言,“你说世界那么大,各具特色的女孩那么多,还非要从老同学里找,不是有病吗?”“别一概而论,就人家那些青梅竹马的,好多不也都一直挺幸福?”我表示异议。
“那不一样。
”他摇头道,“青梅竹马是一点邪念没有,根就扎得正;而中学同学之间,那可是阶级斗争啊。
”我便看着他笑,明白他的历史性郁闷所在。
上世纪七十年代,伟东读中学,跟许菲同班。
西山这地方有矿,属南方比较多见的资源丰富地区。
伟东家住郊区,父亲是矿工,孩子们却随母亲是农村户口。
许菲家则住矿业局机关大院,老爸是科长。
若单从这方面看,伟东实在寒碜的厉害,完全不值得让许菲放到眼里。
但伟东另有实力,否则也不会令他敢对许菲产生想法。
他会游泳,全市少年冠军;他还有点“姿色”,这倒不是他情愿的,而是别人都看他像影星于洋。
那年头尚未恢复高考,能占这两样,已足够使他成为许多女孩的偶像。
当时的伟东,常骑辆自行车,穿身运动服,背后印着大大的号码,跟一群体育棒子们一起,呼啸着掠过西山街头。
那种时刻,路边便会有女孩抬头目送着他,满眼若有所思。
在那些若有所思的眼睛里,或许就包括许菲,只是伟东从没听她承认过。
所以,伟东还是宁可认为,是自己先注意上的许菲。
许菲是班里的文艺委员,每天飘逸来去,举止言谈中带点异域风情,有种俯瞰一切的气质。
在伟东眼里,完全就是一只白天鹅。
像许菲这种机关里长出来的女孩,大致有这样的特点:天生漂亮的固然少(跟别处一样),但很干瘪或营养不良的也基本不会有(这就跟百姓家庭出来的拉开了距离),毕竟伙食标准在那摆着呢,又不会像现在的孩子营养不均衡,长成胖子或豆芽菜。
所以随便拉出来一个,最起码都水灵茁壮,见多识广,外带随父母走南闯北,张嘴都一口普通话,轻易便可在气质上压倒本地孩子。
而许菲身上,似乎还更多着一种飒劲。
当她看你的时候,一双杏核眼亮若水晶,显得整个人都那么洒脱利落。
由此所导致的结果,别人怎样不知道,反正伟东是常常辗转难眠。
难眠的结果,是心里开始闹鬼,见了许菲便手脚不自在。
有一次,伟东正在游泳池里训练,远远发现许菲和大院的几个孩子也在看热闹。
当时的女孩流行一种短发白衣黑裙的打扮,有点五四风范。
如此单纯的黑白颜色就在伟东眼前摇来晃去,竟像是把他给罩住了一样,令他魂不守舍,将一个入水动作跳走了形,啪一声打出一声巨响。
岸上顿时一片哗然,这哪是冠军风范。
伟东肚皮上自是一片火烧火燎,但更让他感觉烧得厉害的还是脸蛋。
于是他只管拼命划水,游完单程后,就低头钻进了更衣室。
等再出来时,发现另外几个大院的孩子还在,但许菲却不见了。
若干年后,他曾问过许菲这事,当时看自己出丑是什么想法?许菲却只是含笑不语。
出丑后的伟东越发难眠,觉得自己无非就是个玩杂耍的,唉,会两下狗刨算什么?又进不了专业队,毕了业还不一样得下地干活?撑死也就混个矿上的临时工转正。
更别提那什么长相,嗨哟,大男人家的,丢死人了。
尽管村里的其他女孩每见到自己,都往往会羞红着脸,低头悄悄乱瞄,但这更让伟东受不了。
他是既有点不敢高攀许菲这样的仙女儿,又颇怀有些隐隐约约的鸿鹄之志,耻于跟这些邻家女孩为伍。
只是这鸿鹄究竟打算往哪飞,还一点谱都没有。
于是,他再看到许菲时,就开始心事重重。
其实两人间平日的交往,比一般同学还是多一些,都是班干部嘛,但也就仅此而已。
甚至再多琢磨几步,即便在双方神色里,再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成分,那也只是以他的单相思为主,而她的不讨厌为辅罢了。
总之他实在无法形成对许菲的平视姿态,这一切都源于,他每天是睡在郊区的一处民房,而她则是睡在机关家属院。
他家门前小巷的石板路,打扫再干净也显得土气。
而管理局大院的青色瓦房,在当时的小城却很能体现级别,包括那里的陈旧砖墙,被雨水冲刷得很粗糙的水泥路,粗矮歪斜的梧桐树,也都显得整洁、素雅和高贵,足以挑动孩子心中某些敏感的东西。
心事重重之余,总要找点平衡,以证明许菲并没啥了不起,不值得自己太上心。
结果还真就找到了一些。
譬如,这些大院里的男女孩之间,据说都挺开放的,另个班的一个叫宁宁的女生,跟许菲家住一排房子的,据说就怀过孕,到外地做的流产。
由此推断,跟这种女生成天混在一起的人,还能好得了吗?又据说,许菲也有过男朋友,有一次一个男孩甚至从她家跳窗户走的呢,干了些什么虽不清楚,但起码给人留下的想象空间无限。
这些无法证实的消息,乍听之下,似乎确使伟东心里好受了点,让他有资格轻蔑的想道,原来如此,那好,不管她了。
但伟东很快发现,没用,还是难眠依旧。
这哪算什么平衡,干脆还是折磨。
而且心情更复杂了许多,复杂之处在于,一是怀疑那些不靠谱的消息有多少真实性,拼命要在想象中把许菲纠正回完美的形象;二是即便那都属实,也至少不可能让他心里能放得下她。
有过男朋友怎么了?你喜欢一个影星的时候,会在意她结过婚吗?折磨的深重之处更在于,他没有勇气去改变眼前的一切,只能远远观望着她,干脆对自己的人生都感到无能为力。
好在,恢复了高考。
4“这些年想起来呀,要说让我最恨的事,就得算是高考。
”伟东又做出这样的结论。
“你这纯粹就是拉不出屎怨茅房。
”我这回知道他想说什么。
“你看啊,要是没有高考,我跟许菲基本就不会有可能。
那么这前半生无论怎么过,恐怕都不会坏到哪去。
”他自顾说个痛快,“再者,要是没有高考,我也不会去学那些没用的东西,什么公式原理,哲学政经,这些跟做生意有什么关系!你看咱西山那一个个的土财主,我比他们谁差吗?不管论关系、头脑,还是人缘,谁能超过我?但现实结果却是,人家一个个全暴富起来了。
而我呢?就因为顶个大学生的招牌,当然比你是坏得多,但比那些土匪强盗可就差远了。
凡事狠不下心来,坑蒙拐骗全都不到家,结果就得成天跟些鸡毛蒜皮的怄气,来个他妈的台湾流氓,我还得给他解决打炮问题。
所以你评评这理儿,就我这种人来说,上大学到底有什么好处!”看他神神叨叨,总绕在这里面出不来,我只好说:“人都说命苦不能怨政府,到你这儿没别的好怨,倒怨上高考了。
其实平心而论,现在的大学生是多了点,连工作都很难称心如意了,但你当年有什么好挑剔的?摸着良心仔细想想,大学哪点对不起你?”他倒也懒懒一笑:“唉,咱不是倒霉嘛,总得找个替罪羊啊。
”在常人看来,体育成绩较好的学生,学习便很难同样好,这才符合上帝的公平法则。
但这一法则却没应验在当年的伟东身上,或者也可以说,早期的那点游泳成绩,根本还不是他实力的真实体现。
在高中后期,他很快就完成了战略转向,如同在泳池中做出一个漂亮转身,居然在学习上也开始领先。
这让许多人意外之余,甚至部分改变了对体育生的看法。
估计也就是从这时候起,伟东才正式让许菲眼前一亮。
像一次瞬间的重新洗牌,这时的一个在班里学习成绩拔尖的学生,已绝对非同小可。
事态进程如同命运的安排。
一天傍晚,伟东骑车去学校上晚自习,途中看到许菲正推着车子等在路边。
当时伟东倒没多想,随意打个招呼,许菲却也就像是放弃了等谁,立即骗腿上车,随他向前骑去。
这样子看上去,竟像早就约好了似的,让伟东不免有点紧张,怕让同学看见。
于是一路都不知该说什么,连斜眼偷看一下都不敢。
这一看似浪漫的场景,很值得事后反思。
若干年后,伟东曾一再心痒难耐,多次问过许菲:“哎,那回,你到底是在等谁呀?”对此,若赶上许菲心情好的时候,便不予回答,让伟东继续保持对往事的神秘感。
而多数时候则是报以呵斥:“当然不是等你,我等谁你管着了吗?你以为你是谁!”总之无论起因如何,此后这种共同往返的时刻便开始增多。
尤其冬天,早早的天就黑了,伟东草草吃过饭,便骑上自行车,离开家,抄小路,很快来到机关大院的一个小门旁,开始静静等待。
片刻后,一个短发女孩会从里面准时出来,两人随后推着车子,并肩往学校走去。
此时的自行车倒并不累赘,而更像一种道具,显得手里有事干。
两小时后下了晚自习,同样情景还会重复一次。
明明有光亮的大马路不走,偏要走黑灯瞎火的胡同,然后仍在那一小门处分手。
轻声道别之后,伟东再飞身上车,哗啦啦蹬着回家。
清凉的夜色中,璀璨的星光下,满心温情荡漾,整个人简直都想飞起来。
保密工作始终做得不错,一年下来,班里真就没人发现。
甚至在伟东上大学后,一个中学同学还曾在酒后向他倾诉说:“伟东不瞒你说啊,当年在班里吧,我就喜欢过许菲。
这事也就告诉你一个人啊。
”几年后再见面时,伟东说那天自己喝醉了,完全失去了记忆。
同学说我也是。
拿今天的眼光看,当年的高考录取率实在很低,对大多数竞争者堪称残忍。
而以许菲在班里的水平,加上她良好的自知之明,当然清楚自己上大学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但每次购买各种复习资料时,她却几乎样样不拉。
然后在当晚回家的路上,那些未经翻阅的宝贝便会落到伟东手里。
这时她总会说:“你先看吧,挑出重点来告诉我。
”等伟东过几天要还她时,她又会说:“你等全看完了再说呗,我有不会的问你不完了吗?”这种对他自尊的刻意呵护,让伟东在此后的好些年里再三回味。
两人很纯洁,虽然来回上学也算是压过多少次马路了,但干脆连手都没碰过。
那年头的单纯说来吓人。
不过,毕业前许菲搬家了。
老爸工作调动,带全家回了西北的另一个县城,那里是他老家,但没有矿藏。
临行前,许菲送了伟东一支钢笔。
伟东想来想去,实在没什么创新,只好也送了她一支笔,真是笨死了。
“这就算完了吗?”此后的无数个时刻,伟东只能转着手里的笔,神色若痴若傻。
5我与伟东相识于一次集训。
当时,我和他都在西山的物理竞赛中获了奖。
说来害臊,我还得了第一,这种当年勇不提也罢。
市教育局好面儿,希望考好后面的全省竞赛,便在寒假里把一帮优胜者组织到一起,来了把强化训练。
大概由于名次的原因,伟东一直都比较注意我,我从此也就在他的引导下,开始了认识社会的漫漫里程。
很快便能看出来,他在集训队里明显与众不同,特色如下:首先他见多识广,以往的游泳集训经验,使他对什么事都很明白,有资格对吃住条件说三道四,并随意招呼或挑剔服务人员,令我等毛孩子不免肃然起敬。
实话说,此前我连饭馆都没进过,那年头不兴这个,而且母亲还总评价说,外面做出的饭菜都跟罐头差不多,无非大油大肉,还不卫生——也许当时的国营饭店差不多真那样。
当然,我就更没敢想过让别人来为自己服务。
但在伟东的示范下,很快便对这套剥削阶级的东西心领神会,招手也会喊声“服务员”了,这显然比学物理容易得多。
而到最后一次会餐时,由于是不定量随便吃,便有些农村孩子偷偷将馒头往书包里塞,让我看的傻眼,伟东却很司空见惯地说:“最后一顿饭都这样。
”其次,他胆大妄为。
作为社会大学的教官,他一步步引导我体验各式的坏人坏事。
小小不言的如在内部摸底考试时,他会让我给他传纸条。
甚至有一次晚上正答着卷,突然停电了,他立即溜到我身边问起答案,但马上灯却又亮了,他随即便做出一种不慌不忙来回踱步的姿态,神色从容老练,慢慢回到自己座位。
这在今天的学生身上,可能已不算什么,但当时的作弊文化远不如今天发达,因为没有高考时,考试还不需要作弊,所以在刚有高考的年代,这方面技能也没被摸索提炼出来。
比较惊人的一次作案经过是这样:晚饭后,他带我来到门外马路上,面带隐秘笑意,在我不解的注视下,他打腰里摸出一只“钻天猴”。
点着之后,却是将那东西沿马路横着放了出去,顿时一条火舌呼啸飞出,冲向远处黑暗中驶来的许多自行车。
这瞬间爆发的现场行为,让我几乎来不及想象其严重性质,随即便听到一片自行车接连摔倒的声音,以及女人的尖叫及叫骂声。
“快跑啊”,他拉我一把,两人转眼已远离了肇事现场。
再有,他江湖气浓重,一望便知从小就做惯了孩子王。
面对那些来自各校的老师,他几句话就能跟对方套得很近乎,令我望尘莫及。
今天看来,我当时根本还没意识到,这种能力的缺失会导致多么严重的后果。
在课间,他的鬼点子更多,想挤对谁,大家便会共同冲着某个人乐,而那个可怜的家伙还只能莫名其妙。
不过,尽管我在队里的年龄最小,但他却从没作弄过我,而是始终将我当作拉拢腐蚀的对象,大概冠军给人的第一印象还是挺重要。
此后我的许多雕虫小技,也让他一直很当回事,这构成了我俩多年来始终狼狈为奸的心理基础。
直到今天,尽管我对做生意仍是白痴一个,而他的人文知识也很匮乏,但俩人一见面,还是有无穷的作案故事亟待倾诉。
集训的地方离他家比较近,有次晚饭后,他带我回了趟家。
走过一条条曲折巷道后,我看到了一个半城半乡风格的院落。
墙角摆满一盆盆繁茂花草,院内走动着鸡羊等家畜,他父亲冲我笑呵呵的,像个朴实的园丁。
这让我有点不好想象,伟东身上那些机巧灵活的东西从何而来。
在他房间里,四处扔满了无线电焊接工具、锛刨斧锯、哑铃拉力器等乱糟糟的玩艺儿,床上的被子当然不叠。
一张书桌的上方,有一盏从屋顶长长吊下的白炽灯,又在灯泡上罩了一大圈报纸,尽管简陋却很实用。
然后他讲了自己的许多童年往事,既有河边挑水、田间送粪,也有体校训练、四处比赛,给我印象好像是将若干个孩子的故事集中到了一起。
忽然他话头一转,我还没怎么意识到,他的情绪如何发生的变化,其讲述却已走上了温情路线。
开头的一些铺垫我没记住,只记得他拿出一只钢笔,爱惜的在手指间转动着,万般深情地说:“这是一个女同学不久前送给我的。
”我张嘴看着他,无限讶异。
他的世界跟我是多么不同。
但他没再继续往下说,我暂时也没有更多的好奇。
就这些已经够我消化一阵子了。
从他家出来,再次穿行在那些横七竖八的胡同里,我依旧分不清方向。
忽然走过一个女孩冲他一笑,伟东马上叫住她,指着我说:“认识吧,全市物理竞赛冠军罗山,刚十五岁,还没你大呢。
”那女孩完全笑出了声,然后一扭身消失了。
我当时的脸肯定成了猴屁股,哪见过这个。
他却在大笑,进而又凑近了低声道:“这女孩怎么样?要不给你介绍介绍?”我哭丧着脸说:“你杀了我吧。
”他开心得要命。
我没有想到的是,此后他的这种恶毒吹捧将伴随我一生。
后来,我在全省物理竞赛中又得了个奖,并就此得以免试进入北山大学,理论物理专业。
伟东虽未得奖,但回头参加高考后,也进了北山地质学院,勘探专业。
编辑推荐

《离婚中年》:谁能真正做到不惑?情感悲喜剧正在一幕幕上演!在微笑中抚摸伤口。中国式男人三十年的情欲史,夫妻十几年的荒唐离婚大战实录——用“下半身”寻找欢乐,用“上半身”寻找痛苦。这是继《中国式离婚》、《马文的战争》后,又一部描写普通中年人离异纠缠的优秀小说。你在一个巴掌大的地方,犯了一个天大的过错。很多人,因为寂寞而错爱了一人:更多的人,因为错爱一人而寂寞一生。爱从来都不是潇洒的事情,深情从来都难以启齿。为自己留了后路的,也就不是爱。夫妻之间谁说的话越多,谁的话就越没分量。人生就像一场没有结果的实验,因为无结果,所以怎么实验都无妨,也正因无结果,所以怎样实验都不踏实。你占有一个女人的肉体乃是一种无礼,以后你不再去占有却是一种更可怕的无礼。前者也许只是侵犯了她的羞耻心,后者则无疑侵犯了她的自尊心。这岁数要找个合适的,难啊!形象要过得去,岁数不能太大或太小,历史要清白,感情要合得来,工作最好是正经单位,还要擅长居家过日子,不能带小孩。世上有这样的人吗?
名人推荐

同类作品中,这样娴熟的文笔,深刻的洞见,鲜活的人物刻画,都是非常罕见的。我所看重的,是它的代表性意义。那种夫妻之间,由生死之恋的感情,如果发展到平淡平庸,最后形同仇敌,非离婚不足以解恨的关系,是在一点一滴的细节中慢慢铺陈开来,像一块最甘美的点心,眼看着它细微地腐败,爬满绿色的霉菌,发出四溢的臭气,让人不忍逼视。这种故事比之罗密欧和朱丽叶之间的惊心动魄,更难以构建,也更难以描写,它需要一颗残忍和细腻的心。 ——网友皮铁明

图书标签Tags

婚姻,离婚
评论、阅读与下载



离婚中年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没看过类似的书可以看看.情节一般,结尾稍显仓促
  •     专想打离婚官司,正在找类似的书
  •     而且内容非常实用 是本不错的书,希望这本书能够给予我一些帮助
  •     只是结局有点失望,专业人士的好帮手
  •     本书讲了很多给孩子的启迪的东西,不好
  •     感觉不错,还行。评价是虐心
  •     你需要告诉孩子这些……),不好。
  •     让我怎么面对自己的女儿和生活。,可以读
  •     很喜欢乔叶。以前从网上读过一部分,对于平时与孩子的沟通和交流有一定借鉴作用
  •     不适合中国国情,介绍得很详细
  •     自己看了,可以进化心灵
  •     很浅显,听过其中一个作者的课
  •     有些内容还可以,这套书都很不错
  •     看完了,给朋友买的书
  •     虽然伤感,很少见这方面的书籍
  •     给当代婚姻发生一夜情的警告。很多事情是不可以去偿试,朋友介绍买的
  •     结婚证有法律保护呗,书写的太好了。赞一个。
  •     人时刻要理智、克制,这种事情给孩子看我认为是不错的
  •     提前保护自己,下次一定再来买
  •     大家就是大家,实用。
  •     希望自己勇敢面对&;hellip;,应该还不错吧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