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路巷

出版时间:2007-3   出版时间:济南出版社   作者:范广君   页数:186  
封面图片

五路巷
前言

  《五路巷》以济南老天桥下的五路巷为描写背景与主体,以市井人物的生活演变为叙述线索,以地域特色鲜明的朴实语言,描述了普通百姓冉本忠、柳叶、二少爷、刘大车、冯小君、赵和财、刘小车、冉柳、沙大春等几代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大起大落坎坷的命运,展示了他们的心灵磨难和人格自我完善的历程。  《五路巷》讲述了自解放初期、三年自然灾害、“文革”、改革开放几个不同的年代,直到2000年拆迁,居住在小巷里的人们的一些生活琐事。再现了芙蓉街、天桥、南岗子、大观园、人民商场当年红火的情景。  冉本忠年轻时在国民党军队中混饭吃,一次偶然的机会,一步登天成了团长身边的人,后又与团长的夫人柳叶有了瓜葛,他的人生悲剧也就由此而开始了。  出身于乡下的柳叶,被人拐骗到济南,卖到妓院“八卦楼”,就注定了不幸与灾难落在了她的身上。  才子二少爷,祸从口中出,被无端打成了“右派”,而备受社会歧视。当他心爱的女人在“文革”中死于非命,他自暴自弃,养鱼玩乌,酗酒,无所事事,眼瞅着时光在身边悄悄溜走。许多年之后,二少爷重新站了起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生活。  原本是善良之人的刘大车,对秦老师倾心痴迷,却不能如愿。当得知她正与二少爷相好时,他醋意大发,前去“捉奸”,却惹来街坊邻居严厉训斥,从此在五路巷无法抬头见人。在“文革”期间,刘大车因出身贫苦成为治保会主任,他所怨恨的人成了他专政的对象。刘大车连升三级之后,一下变成了五路巷的大人物。秦老师的跳河自尽,使刘大车如梦方醒,他深感自己的丑陋与罪孽,只有在沉重的心理阴影下,在悔恨中聊度残生。  建国前出生的赵和财,吃糠咽菜长大,受尽磨难,凭借自己的精明和拼打,成为五路巷的暴发户。可他却不得不为惹事生非的儿子而烦恼、而担忧。他发自内心地呐喊,乞求老天让现在的孩子,去体验一下生活的艰难,珍惜眼下幸福的生活。后来,赵和财为一次无意间的出轨,付出了倾家荡产、精神分裂的沉重代价。  《五路巷》揭示了居住在小巷里的人们淳朴善良、宽容大度、热情豪爽的性格,以及对人间真情和美好生活的向往与追求。他们邻里之间也会为琐碎的小事耿耿于怀。但是当五路巷要拆迁时,他们的心情变得格外复杂,以往的不快统统化为乌有。  如今的济南已是越来越现代化的大都市了,流光溢彩的繁华大街,高楼大厦、立体交叉桥比比皆是;车流如狂潮般来往穿梭,大街上行走的人摩肩接踵。那些纵横交错、宽宽窄窄、青石板路的老街老巷,大都在历史的进程中訇然倒塌,连断墙残垣也在尘埃落定之后销声匿迹了。当“楼上楼下电灯电话”以及不敢奢望的追求,摆在眼前成为现实时,人们反倒觉得恍然若失,似乎生活中缺少了点什么。  过去的往事不会重现,人们曾经历过的那些酸甜苦辣成的生活,只能在回忆中慢慢咀嚼,细细品味个中的滋味儿。
内容概要

  《五路巷》以济南老天桥下的五路巷为描写背景与主体,以市井人物的生活演变为叙述线索,以地域特色鲜明的朴实语言,描述了普通百姓冉本忠、柳叶、二少爷、刘大车、冯小君、赵和财、刘小车、冉柳、沙大春等几代人的悲欢离合,喜怒哀乐,大起大落坎坷的命运,展示了他们的心灵磨难和人格自我完善的历程。
作者简介

  范广君,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文学创作二级。上世纪80年代开始从事文学创作,1988年考入济南大学中文系作家班。已在国内报刊发表各类文学作品近百万字。2000年由中国文联出版社出版中短篇小说集《白鸟》,现供职于《当代小说》杂志社。
书籍目录

第一章
逃兵第二章
毛林子第三章
半拉猪头第四章
二少爷第五章
捉奸第六章
南岗子第七章
空坟第八章
支边第九章
大人物第十章
狗不理第十一章
震天桥第十二章
秋阳第十三章
大雨第十四章
丑星第十五章
风景第十六章
绝唱

章节摘录

  1948年9月14日,住在五路巷里的人,都听到了打城东传来的一阵阵时急时缓的炮击声,那是解放军正在攻打济南城。
  就在这一天,冉本忠悄悄地溜回了官扎营前街五路巷。
  北起天成路成丰街街口,南到天茂路路口,状如“人”字形的天桥,“人”字一捺的收笔处,连着一条旧时的官道——官扎营前街。
官扎营前街的北边是官扎营中街、官扎营后街;向西是毛林子,再往西是官扎营西街,出了官扎营西街就是堤口路了。
  解放后,山东一位有资历有声望的学者,在考证济南街巷的地名时,曾说官扎营的“官”,有可能是“关”或“管”的同音字。
但依据三条街并行,贯穿前、中两条街的五路巷的格局来推论,叫“官扎营”似乎更为准确些。
想必是在某个朝代,有一支西行的官兵,曾在此分前后中军安营扎寨,“官扎营”由此而得名。
可以断定的是,早些年,这里原本是荒凉的地界,只有零星的窝棚和几户菜农。
大概在20世纪初,自有了胶济、津浦铁路之后,那些逃难的、拾荒的、靠铁路吃饭的人,还有那些无家可归的人,在这儿落了户,天长日久,慢慢形成了现有的大片的居民区。
  后来,老街上原本车辙深深的青石板的路面,已被沥青所覆盖。
然而,大街两边,依旧是一条条窄窄的小巷和小胡同。
济南历来就有“九街十八巷七十二胡同”之说,但实际上,济南的大街小巷小胡同多了去了。
五路巷仅是其中的一个普通的小巷,有所不同的是,五路巷不像其他大街小巷和小胡同那样,一眼就可望到底。
它有五个巷口,官扎营前街三个巷口,官扎营中街两个巷口。
  许多年以前,五路巷还有东西五路巷之分,后来就统称五路巷了。
  年轻那会儿,冉本忠经不住同巷子里既是同学、又是儿时伙伴儿的王大兴的撺掇,投奔到国民党王耀武的军队里当兵吃粮。
开始他并没有什么过多的想法,就想几年后能混个一官半职,让穷得叮当响的家有个起色,再不济也能白米洋面地填饱自己的肚子。
一年半后,冉本忠和一个叫柳叶的女人有了瓜葛,彻底打破了他最初的愿望,还差点把小命儿搭上。
  那天天擦黑时,冉本忠穿着一身破破烂烂的土黄色旧军衣,脚穿一双露着脚趾头、看不出颜色的布鞋,青魃魃的脸上胡子拉碴的,头发上沾着草屑,像个叫花子似的,在前街上遛过来遛过去的有很长时间了。
他等五路巷家家都在忙着吃晚饭,小巷里没人走动的时候,这才一只手捂着半拉脸儿,勾着头,溜着墙根儿走进五路巷20号。
这副灰溜溜的熊样儿,让冉本忠想起前不久,他为柳叶去宏济堂抓药时,曾偷着跑回五路巷看他爹妈的情形。
爹妈看他搁在小破柜子上的那半袋小米儿,喜得合不拢嘴,直夸他有孝心,日后准有出息。
他听了心里很恣儿。
  冉本忠进了门后,冲着瘫在床上的爹“扑通”一声跪了下来,小孩子似的咧开大嘴,“呜呜”地哭起来,他边哭边说:“爹,我好悔呀……”  他爹欠了欠身子,看着跪在地上的冉本忠,想说什么,可不等开口就不住地咳嗽起来,待一阵咳嗽过后,他爹说:“人活一辈子,谁还不打个黑碗,跌几个跟头?嘁,那有什么了不起的!”  冉本忠说:“爹,若不是我心气儿高,哪能有今儿这个下场啊。
”  他爹说:“别低头耷拉角儿的,自己糟践自己。
你小子没横尸街头,能活着回来就不错了。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呀,只要你人还在,日后就有奔头。
”  ……

评论、阅读与下载



五路巷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