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无声

出版时间:2009-1   出版时间:太白文艺出版社   作者:泣风尘   页数:307  
封面图片

硝烟无声
内容概要

  一九三零年的上海滩,龙蛇混杂,腥风血雨,我党遭受沉重打击后全面转入地下工作。而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在打击我党地下组织的秘密行动中频频失手,泄密还是巧合?  参加过北伐战争,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上海调查股任副股长的王耀祖在激烈的情报战中只求功名利禄,周旋于青帮、洋人、淞沪警备司令部、日本间谍等各大势力之间,乱世中的他如鱼得水。一次秘密行动中他对调查股内部产生了怀疑。
作者简介

  泣风尘,原名王悠勤,1982年出生于福建泉州。毕业于泉州黎明大学。喜读各类小说与历史书籍。在外打工三年,不曾停下写作。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时事第二章
试探第三章
杀人计划第四章
古玩第五章
死不暝目第六章
公开冲突第七章
馄饨摊第八章
再次中伏第九章
水手酒吧第十章
失败第十一章
交涉第十二章
酒会第十三章
最坏情况第十四章
安顿第十五章
喜宴第十六章
行刺目标第十七章
上门第十八章
苦等三天第十九章
条件第二十章
叛徒第二十一章
绑架第二十二章
托付第二十三章
僵蛇第二十四章
攻击第二十五章
成仁第二十六章
英雄第二十七章
孤独第二十八章
团结第二十九章
庆功第三十章
落梅第三十一章
底线第三十二章
反水第三十三章
混乱第三十四章
死局后记(一)后记(二)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时事
  飞刀绝对没有枪快,也没有枪准。
可在某些条件下,用,这也是王耀祖练飞刀的理由。
几把飞刀比一支手枪更容易隐藏,在对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偷袭,在黑暗之中无声无息地将某些人杀掉,这些都是飞刀的用处。
不过王耀祖从一开始就十分清楚自己的飞刀水平,这一次难得有行家要表演,王耀祖当然要好好地欣赏和学习一下。
  刚才发生的事情,上官惠还有点害怕。
上官惠一点都没有想到,这么大的一个大世界游乐场,竟然还会出现那样的人。
对方看她的眼神,让上官惠全身都不舒服,还好有王耀祖在。
想到这,上官惠不自觉地抓住了王耀祖的左手,以此来平复自己的心情。
  四周的灯光再次暗了下来,之前发生的事情,在场的很多人都看到了,也都听到了。
可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都将其当成没有发生过,甚至有些人还在一边起哄,王耀祖真的感觉自己不应该这个时候带上官惠来,这个时候来看表演的,还真没几个正经的家伙。
而上官惠又是如此的让人动心。
  飞刀表演终于是开始了,表演者才刚刚出台,台下就有不少人在喝彩,也不知道是看过其表演的,还是知道其身份的。
王耀祖实在想知道,到底有多少人知道,台上表演的这一位,是八爷手下的三十六天罡之一,似乎还很受八爷信任。
  站着射飞刀,王耀祖也能够将五把飞刀全部射中目标,但王耀祖仔细计算过。
对方射出三把飞刀的时间。
自己只能射出两把,飞刀的出手与对目标地判断,比对方慢了太多。
就算只有半秒。
那也是致命地。
而且现在只是在表演,舞台上一定会有所保留,到了真拼命的时候,其速度只会更快。
  上官惠似乎是第一次看这种表演,很快就被吸引住了,之前发生的事情正在内心中快速地淡忘。
所有地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舞台上表演的飞刀手身上。
  之前的表演只是热身,在用飞刀射破十个气球之后,重头戏终于是开始了。
又是一位穿得比较暴露的美女助手,不过这一次,美女助手也是要拼命的,因为她要被绑在一个大圆盘上,在圆盘转动的时候,飞刀将射向肢体边所放地小气球。
  上官惠的右手紧紧地抓住了王耀祖的左手。
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小嘴不让自己叫出来。
台下一片寂静,只有台上正在快速敲响的鼓声,这个时候谁要是敢大声喊叫,那事情可就麻烦了。
  又是五把飞刀。
五个气球全部被射破,大圆盘上的女助手一点都没伤到。
台下一片喝彩声。
上官惠也很激动地大力鼓掌,不过王耀祖感觉到,似乎台下的气氛还没有到最高潮,如果台上的那位只有这些本事,那也不算上海滩内使飞刀地顶尖好手。
  台上的鼓声再次响起,这一次台下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因为台上的表演者,直接将布蒙在了自己的眼睛上,女助手再次被绑在了大圆盘上转动了起来。
台下地人不敢发出一点声音,第一把飞刀、第二把飞刀、连续四把飞刀全部射中了目标,上官惠的小手抓得王耀祖有点疼了,所有人地目光都集中到了表演者手上的最后一把飞刀上,而最后一个气球则是在女助手的脑袋上。
  最后一把飞刀终于是射了出去,在全场无比紧张的气氛下,最后一把飞刀十分准确地射中了气球。
上官惠抓着王耀祖的手终于是松开了,台下一片鼓掌叫好声,上官惠的小手用力地鼓掌着,双手都拍红了。
一些有钱人都从钱袋里抓住一把银圆,直接就扔到了台上。
按照规矩,扔到台上的,都是属于表演者的,是观众给表演者的奖赏。
  上官惠向台上扔了三块银圆,王耀祖一块都没扔,脑中却开始思考,下一次股里有事,需要找八爷谈生意的话,一定请台上的那位出手。
八爷所做的生意,赚的钱当然不可能八爷自己一个人全吞了,动手的人也会有分红的。
  表演结束了,就算来到了云南南路,上官惠依旧很兴奋,右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不断地在动,很明显是在幻想着,自己也是一名飞刀高手。
对于上官惠孩子般的表现,王耀祖只是看着,并不去打扰她,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幻想,不过要学会那一手飞刀,不仅要从小开始锻炼,也需要超越常人的天赋。
  走了一阵,路边的小吃摊越来越多,各种香味不断地出现在云南南路。
再过一个多小时,就是饭点了,这个时候像王耀祖这种刚从大世界游乐场出来的人也不少,先在路边的小摊吃点点心,然后再去酒楼饭店吃晚饭,一顿饭吃个一个多小时也是经常事。
  “耀祖哥。
你看,那是糖人,我们去吃糖人吧。
”上官惠一下就看到了捏糖人的小摊子,兴致很高的她直接拉着王耀祖到了糖人摊子边,一点都没去想,自己这样有多小孩子气。
  “老板,我要一个嫦娥仙女。
耀祖哥,你想要什么?”上官惠为了不再王耀祖的面前显得不是那么孩子气,没有要小动物,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她从拉着王耀祖到糖人摊边的时候,就已经显得很孩子气了。
  “老板,给我捏个二郎神吧,身边要有哮天犬。
”王耀祖只考虑了一会,一下就做出了决定。
这糖人的价格也是看要捏的人物或者动作好不好捏的,王耀祖身边已经聚集了三四个小孩,孩子们听到有客人要捏娥和二郎神,都很开心。
  “耀祖哥,为什么你会要二郎神,我原本以为你想要孙猴子呢?”上官惠看到小孩子聚了过来,并不在意,还很高兴。
只是对于王耀祖的选择。
有点好奇。
  “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好人。
也做不了好人.  可那也没什么不好的。
老板,捏得精细一点,我们不急。
”  王耀祖真的一点都不着急,上官惠在听完王耀祖所说地话后,内心的兴奋劲终于是慢慢消失了。
她再次想起了母亲对她说过的话,王耀祖不会是一个普通人。
王耀祖是政府的鹰犬,做的是可怕的事情,如果上官惠真地想跟王耀祖在一起,那就必须要接受王耀祖所做的一切。
对于自己所厌恶的,都当成看不到,也听不到。
很多年来,上官惠的母亲就是这么过来的。
  上官惠看了看王耀祖,发现王耀祖正在欣赏老板的手艺活。
这捏糖人也是一种艺术。
王耀祖小的时候,很喜欢看手艺人捏面人,在一群差不多大小的孩子羡慕地眼光中,王耀祖总是一次买上三、四个自己认为最漂亮的面人。
然后带回家里玩,直到面人干掉。
他才让身边伺候的下人扔掉。
  上官惠为了不让自己多想,发觉身边已经聚集了五、六个小孩后,主动拔起了摊子老板在开张之前做好的几个糖人,一一地分开了身边地小朋友,钱当然是上官惠自己出。
上官惠的父亲最近因为土地地关系,得到了不少别人入股的资金,也靠着法租界领事馆的关系,从汇丰银行借贷了一笔数目不小的贷款,所以今年的暑假,上官惠的母亲不仅给上官惠买了辆全新的自行车,还给了上官惠一笔数目不小的零花钱。
  有人送糖人给他们,孩子们当然高兴,糖人摊的老板也很高兴,手上的娥很快就捏好了。
娥的怀里还抱着月兔,这可是特意多捏的,平时客人没有要求,老板一般不会多捏只月兔。
看着手中的抱着月兔的娥,上官惠很是喜欢,只不过一旁的王耀祖却摇了摇头。
  小孩子之间的消息传得很快,几个拿走糖人的小孩马上跑过去向附近的同伴炫耀,得到了有人白送糖人的消息,更多的小孩马上聚集了过来,围在两人身边的小孩越来越多,而老板之前做好的糖人早就分出去了。
  “阿惠,把钱包给我。
”就在上官惠头疼的时候,王耀祖突然让她把钱包拿出来。
虽然不知道王耀祖想做什么,上官惠还是将钱包交给了王耀祖。
捏糖人的老板可是有些意外。
  接过上官惠的钱包,王耀祖先将其钱包收了起来。
这么多小孩,谁能保证里面没有扒手,上海滩的很多大偷就是专门训练小孩为其偷钱,小山也是这方面的老手。
  收好了上官惠的钱包,王耀祖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了三个银圆放到了老板的摊子上,说道:“老板,这是三个银圆,捏完我的之后,够你把所有的糖块都捏成糖人了。
这群小孩每人一个。
”  老板赶紧着将手中的糖人先插在木条上,把三个银圆收好。
今天碰到了一对大方的客人,老板很高兴。
卖出了所有的糖人,老板就能够早早地收摊,用今天赚到的钱喝上一杯,并且让全家都吃上大米饭了。
  王耀祖拿到了他要的糖人,二郎神外加身边的一只哮天犬,老板的手艺真的很不错。
拿到了自己的糖人,王耀祖也就赶紧拉着上官惠离开,在拿到糖人的一瞬间,就有一只小手摸向了王耀祖的口袋,但被王耀祖用左手狠狠地拍了一下。
  “我们去吃烤羊肉吗?阿惠你能吃羊肉吗?”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习惯羊人的膻腥味,王耀祖还真不知道,上官惠忌口什么,喜欢吃什么。
  “牛肉和羊肉都没问题,但别太油腻了,我吃不惯油腻的食物。
耀祖哥,前面就有一家烤羊肉的摊子。
”上官惠借着这个机会,让王耀祖了解她的喜好。
  上官惠向前一指,再向前三十步就有家烤羊肉的小摊子,边上还有一家豆浆摊刚好可以让人先在豆浆摊边喝豆浆,等着羊肉烤好。
边吃着烤羊肉,别喝着豆浆。
上官惠几个快步就想过去,可却被王耀祖一把拉住了。
  “等一会再过去。
”王耀祖是这么说的。
上官惠这才发现,两个不像是客人的人先走到了豆浆摊上,说了几句话,老板就拿了钱给了来人,那两人接着又走到了烤羊肉的摊上,摊主也将准备好的钱拿出来,交到了来人手上。
  这是在收保护费,至于那两人是青帮还是洪门的子弟,王耀祖就不清楚了。
对于走过来的两人,上官惠很是讨厌,也有些害怕,抓着王耀祖的手,眼睛看到地上。
王耀祖为此拍了拍上官惠抓着自己的右手,带着上官惠与那两人擦身而过。
  “老板,来六串羊肉串。
”王耀祖先要了六串,接着就带着上官惠坐到了边上的豆浆摊上。
要了两碗凉豆浆,坐着一边喝豆浆,一边吃手里的糖人。
糖人如果这个时候不吃的话,那以后就没办法吃了。
  “耀祖哥,为什么?”上官惠有些不舍得吃手里的糖人,可看到王耀祖一口将二郎神身边的哮天犬给吃了,她也开始咬糖人喝豆浆了。
可在吃的什么,还要专门询问一下王耀祖。
  上官惠问的,当然不可能是王耀祖为什么要吃糖人了,糖人买来本来就是要吃的。
上官惠问的是刚才的事情,问的是为什么摊子的老板要乖乖交保护费。
  “警察的保安费,街上的再交点保护费。
一切按照规矩来,也就好做生意了。
道理其实很简单,买通了牛鬼蛇神,也就买了个平安无事。
而且青帮洪门的弟子,大部分都很守规矩,警察吃的是公家饭,只收钱不办事。
而收了保护费,那就要保护好自己的地盘,不然就没饭吃。
编辑推荐

  硝烟未必只在战场,壮烈依旧只能无声。  谍战悬疑,突破军事风潮的最新大作。  王耀祖绝对不可能是共产党,几乎所有党国要员都是这么认为的。王耀祖是地主少爷,法国留学归来就参加了北伐。  王耀祖在国民党中央组织部调查科上海调查股(中统前身)担任副股长。在上海吃喝嫖赌、开枪茶人。上联洋人,下联青帮的他怎么可能是共产党。

评论、阅读与下载



硝烟无声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