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友

出版时间:2008-12   出版时间:上海书店出版社   作者:卫斯理   页数:235  
封面图片

笔友
前言

  《笔友》创作于二十多年前,那时,电脑还才开始进入人类生活不久,绝不普遍,所以这篇故事,作了电脑“活了”的设想,颇得好评,被称为是中国科幻小说中最早以电脑为题材的作品。  这个故事中幻想的电脑“活”了,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少女。那可以算是喜剧,如今人类生活对电脑的依赖,已到了“不可一日无此君”的地步。(好快!)要是电脑活了,胡作非为起来,人类自然也只好束手待毙,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而且,那是典型的作法自毙、作茧自缚。  现在来摒弃电脑,来得及吗?  不,来不及了,已经太迟了!  《合成》是一个典型的科学幻想故事——通过外科手术来改造人,故事稍为触及了一下人性和兽性,以及两者之间的冲突,是卫斯理故事中最早讨论这个问题的一篇。  卫斯理(倪匡)  一九八六年十一月十四日
内容概要

  《笔友(珍藏版)》中白素的表妹情窦初开,打算跟通信三年的笔友伊乐见面,但伊乐的行动遭到阻拦,两人无法相见。卫斯理为了找到伊乐,不惜冒险夜闯军事基地,这才发现那伊乐殊不简单。著名生物学家裴达教授遇害身亡,死状可怖,其助手兼准妹夫贝兴国当场被捕。卫斯理受委托彻查真相,但在发现案中另一关键人物亚昆之际,贝兴国却在狱中畏罪自杀……
作者简介

  卫斯理,是香港著名作家倪匡所篇写之科幻小说《卫斯理系列》中的主角,小说以他第一人称叙述。据倪匡自己所说,他是乘车经过香港湾仔区大坑大坑道时,望见了卫斯理村的门牌,因此得到主角名称的灵感。在《原振侠系列》中,卫斯理被称为“那位先生”。[编辑本段]【生平】出身卫斯理为人暴躁,好管闲事,极度主观,敢尝试一切不可知的事物,充满正义感,不平则鸣,因此结交了很多朋友,同时亦得罪很多人。在卫斯理的作品中,他少年时期的经历记载在《少年卫斯理》一书中(不过并不是《卫斯理系列》中的第一本书),初恋情人为祝香香及黎明玫。他先後拜王天兵和扬州疯丐金二为师学习武术。他约出生於1930年代,於江南地区长大,极有可能是杭州人士,《卫斯理系列》中并没有直接叙述过卫斯理由中国内地移居香港的经过,在系列的第一本小说《钻石花》出场时,他已经定居香港。卫斯理随身戴着一枚紫晶戒指,这是他的个人标志[1];围住腰际的并不是皮带,而是一条白金丝软鞭。家庭卫斯理在书中描写他出生在一个富有的大家族里,卫斯理的爷爷是一家之主,人称卫老太爷。至於卫斯理的父母,人们所知不多,猜测可能早逝的关系,只知道他们留下一间进出口公司,挂著董事长的虚衔,并由一位十分精明的经理管理,所以卫斯理基本上不用工作,可以专心冒险。他也有一名十分亲近的叔叔,因为排行第七,所以人称卫七,他为了追查一些事情,化姓「韦」加入共产党,在战争中连连取胜,官拜司令。他的乳名叫「斑鸠蛋」,是因为他童年时在田野中找斑鸠蛋,却被一条大蜈蚣在脸上爬过,肿著脸回到家中,涂上了黑色的药膏,从那个时候起,一直到他脱离了童年,人家只叫他「斑鸠蛋」而不叫名[2]。在《地底奇人》和《卫斯理与白素》中,他的表妹王红红和一生挚爱白素出场,白素是中国帮会青帮最後一任帮主白老大之女儿。她与卫斯理结婚後,生下一名女儿卫红绫(「红绫」在苗语之中意思为野人),但在稚年之时被白素之母陈月兰夺走,两夫妻因此精神崩溃,硬生生忘记自己生过女儿的事实[3]。直到多年之後,两夫妻在苗疆探险时,才找回失散多年的女儿。同时亦得知降头师蓝丝是陈月兰妹妹陈月梅和何先达之女。他有一名跟随多年的老管家老蔡,照顾卫斯理夫妻的起居饮食。[编辑本段]【人物个性】倪匡人生阅历丰富,什么苦难都尝过。他为人风趣幽默。古怪兴趣多,古怪想法更多。(曾经有一次,在一只小小的跳蚤身上感悟到自称为万物之灵的人类,生命力原来如此脆弱,对于恶劣环境的适应性和忍耐力,还不及一只构造简单的跳蚤。)所以他写文章手疾眼快,千变万化。倪匡自认是个很胡闹的人,但对于工作他是很严谨的。他规定自己每天要写八千多字,这样他便可以工作一个月,然后休息一个月。他又规定自己在黄昏前尽量把工作做好,因为一入黑,他的手便蠢蠢欲动,想摸酒杯了。他写各种类型的小说,如科幻,侦探,武侠以及爱情文艺小说,他又写电影剧本,乃至抒写个人感受的杂文和散文。自一九五七年来港后,他笔下出现了不少科幻,侦探及武侠小说,电影剧本不下几百部,而且在本港各报刊上他每天都发表专栏文字。倪匡是个怪人,做事往往出人意表,他不懂驾驶,但迷上研究汽车时,曾经独个儿把一部汽车化整为零后再装嵌回原状。他至少有两次遇鬼经验,坚信灵魂的存在与不灭。早年时还经历过“狐仙显圣”,因此,至今仍然认为不同的生物在通过所谓的修练,是可以让身体产生结构上的变化,就会成人成仙。(卫斯理科幻系列《成精变人》,就是一只神鹰经过种种的变化,最后变成人的故事!)倪匡的个性极端情绪化,难得不糊涂。率性放任,热情爽朗,慷慨侠情。绝对的自由主义,不喜欢受约束,不爱争胜负,不喜欢正经八百,绝不会道貌岸然。
书籍目录

笔友第一部 快见面的笔友第二部 出色之极的信件第三部 一个大军事基地第四部 根本没有这个人第五部 冒险入基地第六部 主理亚洲最大电脑第七部 电脑活了第八部 电脑的爱情合成第一部 残酷之极的谋杀第二部 探访疑凶第三部 坚信爱人不是凶手第四部 自己承认杀人第五部 合成计划第六部 力大无穷,来去如风第七部 一个白痴第八部 惊心动魄围捕亚昆

章节摘录

  第一章
快见面的笔友  很多杂志都有“征求笔友”这一栏。
笔友不如是谁首先想出来的玩意儿,不论谁首创,首创者一定对心理学有极深刻研究。
  人喜欢想像,人的想像力无穷无尽,凭通信来交朋友,就可以使人的想像力有发挥的余地。
两个人,本来是绝不相识的,但是可以通过写信而变成相识,当他们互相之间,了解得十分深刻之际,他们就算是面对面,仍然可以不知对方就是自己的朋友,这又可以满足人的掩蔽心理。
  人喜欢公开自己心中的话,但同时又希望没有人知道自己是甚么人。
许多无目的的犯罪,犯罪者就是基于这一点心理。
而正因为通信的另一方,可能根本不能和自己见面,所以笔友之间的“交谈”,有时反倒比天天见面的朋友更来得坦白。
  最喜欢交笔友的年龄,当然和一个人最喜欢幻想的年龄有关:根据统计,大约是十五岁到十八岁。
  高彩虹今年刚好足十六岁。
  高彩虹是白素的表妹,我结婚那一年,她还是跳跳蹦蹦,只喜欢吃冰琪琳和汽水的小女孩,但是几年一过,当她穿起高跟鞋、旗袍,眼睛上涂得五颜六色之际,绝不能将她和几年前的小女孩联系在一起了。
  彩虹的生性很活泼,一切流行的东西都会,她也喜欢交笔友。
  我和彩虹见面的机会并不多。
我是她的表姐夫,她见了我多少有点拘谨;我猜想她不怎么高与见到我,但是她和白素感情十分好。
  那一天,彩虹竟然破例走到我的面前,我正在阳台上看报纸。
这几天的天气,很不正常,闷而湿热,在冬天有那样的天气,真是怪事。
  彩虹来到了我的身前,叫了我一声。
  我向她笑了笑:“你来了么?吃了饭再走,和你表姐多玩一会。
”  我和她之间,似乎只有那几句话可以说,而在经常,她一定是高高兴兴地答应着,转身走开去。
可是今天,她的态度却有点不寻常。
  她又叫了我一声,然后道:“有一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  我放下了报纸:“只管说!”  她脸上红了一下,神情十分靦腆:“表姐夫,我有一个朋友,明天要来见我。
”  她的话,听来没头没脑,她有一个朋友,明天要来见她,那和我有甚么关系?为甚么要找我来商量?但是我却没有说甚么,只是微笑着鼓励她说下去。
  彩虹继续道:“我从来没有见过他,表姐夫,我们是在信上认识的。
”  “噢,是笔友。
”我明白了。
  “是的,是笔友。
”彩虹道。
  “彩虹,”我略想了一想:“如果是笔友的话,最好不要见面,很多笔友在一见面之后,从此以后不再通信了。
”  彩虹睁了眼睛:“会有那样的情形?”  “当然会,而且还十分普遍,笔友靠想像力维持,而事实和想像,往往有很大的一段距离,所以见面之后,就… ”  我没有再说下去,彩虹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少女,她自然会明白我的意思的。
  彩虹低下头去,过了半晌,才叹了一口气:“可是,表姐夫,我却非见他不可。
”  我有点不愉快,沉声道:“为甚么?”  彩虹的脸颊红了起来:“因为… 我爱他。
”  我陡地一呆,大声反问道:“甚么?”  也许是我突如其来的一声反问,实在太大声,是以彩虹吓了老大一跳,连忙向后退去。
就在这时,白素走了出来,扶住了彩虹,接着埋怨我道:“你看你,彩虹好意找你商量,你却将她吓了一大跳,她是将你当作兄长,才向你说心中的话!”  我不禁苦笑了一下,心中暗忖,如果我有一个妹妹,而她又对我说出那么荒谬的话来,我一定先给她一巴掌,再慢慢来教训她!  但是,彩虹却不是我的妹妹,她甚至不是我的表妹,而是白素的表妹,我当然不能打她,然而我又绝不能像是和我完全无关的人那样对她表示漠不关心,况且,我也难以掩饰我心中的那种滑稽之感。
  我用一种十分奇怪的声调笑了起来:“原来是这样,你爱上了他,现在的男孩子真幸褔,竟然会有一个从来未曾见过面的少女爱上了他,彩虹,但连见也未曾见过他,这算是甚么爱情?”  我自问我的责问是最为名正言顺的,彩虹一定多少也曾感到她的所谓“爱上了他”是极其荒谬的了才对。
  但是,我却完全料错了!  因为彩虹一听得我那样问她,立时睁大了眼,当我是一个外星怪人一样地望定了我,然后,又像是我犯了不可救药的错误一样,摇了摇头。
再然后,她叹了一口气:“想不到你没有老,思想却完全落伍了,你知道么?你们这样的人,已经发霉了!”  她忽然那样指责我,倒使我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发霉了?或者是,比起你来,我自然没有那么新鲜,但是我希望听你新鲜的意见。
”  彩虹一挥手,摆出了一副演讲家的姿态来:“你刚才问我,连见也未曾见过,那算是甚么爱情,对不对?这种问法,便是发霉的问法,是中古时代的‘一见钟情’,现在,还讲这些么?”  我仍然笑着:“那么,现在已经是和陌生人谈恋爱的时代了?”  “一点也不,表姐夫,你该知道,爱情是心灵深处感情的交流,是人类最深切、最透彻的感情,那应该是触及灵魂深处的,而不应该是表面的。
而一个人,就算我一天看上二十小时,我所看到的仍然是他的表面,而看不到他的内心的,是么?”  想不到彩虹竟如此会说话,我不得不点头。
  彩虹又道:“可是,我在十三岁开始,就和他开始成为笔友,他在和我三年的通信中,已使我彻底地了解了他的为人,了解他的内心,为甚么一定要见他?为甚么我不能爱他?”  彩虹的话,听来振振有词,但是那却是属于爱情至上的理论,我不相信她的笔友如果是一个畸形的怪人,她还会维持她那种爱情。
  但一则为了她那种认真的神情,二则,白素正对我频频使眼色,所以我便放弃了出言讥讽她的主意,只是笑着道:“你说得很动人— ”  想不到这一句话,也引来了彩虹的反对,大声道:“甚么叫我说得动人?你难道认为爱情是靠视觉来决定,而不是心灵来决定的么?”  我实在忍不住笑,但我还是忍住了:“好,那么我们该从头讨论起,你有一个通信三年的笔友,你已爱上了他,他自然也爱你,他明天要来见你,那么,我看不出这件事,和我有甚么可商量的,但是你却说要和我商量这件事。
”  彩虹犹豫着,没有出声,白素道:“彩虹要你陪她去接飞机!”  我笑了起来:“要我这发霉的人和她一起去接飞机?给她那新鲜的爱人看到了,不怎么好吧?”  彩虹一顿足,嗔道:“表姐夫!”  我看她的脸面涨得通红,真是急了,忙道:“彩虹,别急,我只不过和你开玩笑而已,但是为甚么要我一起去接他呢?你们一定已商量好各自戴甚么标志,以便互相识别,对不?”  彩虹皱起了眉:“表姐夫,我……很难说明为甚麾,但是你经历过许多稀奇古怪的事情,所以我才觉得要和你来商量一下。
”  我听了之后,更是大惑不解,这其中有甚么稀奇古怪的事呢?我实在想不出来。
  彩虹看到我在犹豫,她便道:“我先让你看最后他给我的那封信。
”  我知道事情一定有点不寻常,是以我忙道:“好的,他信中说些甚么?”  彩虹一面打开她的手袋,取出了一封信来,她的精神是十分焦虑:“他写信给我,一直是很有条理的,但是这封信,不但字迹潦草,而且有点……有难语无伦次的样子。
”  我已伸手将信接了过来,抽出了洁白的信纸,那的确这一封极其潦草的信,以下便是这封信的全文:“彩虹,他们一定不让我来见你,但是我却非来见你不可,我一定要来见你,你是我心爱的人,我怎能不见见我的爱人?如果他们的阻拦不成功,那么,我在十二日早上八时的那一班飞机,可以见到你了,当然我希望你到机场来,或者我不能……我不能说甚么,他们一直在阻拦我,但是我想他们不会成功,但愿他们不成功,愿所有的一切都保佑我能见你。
伊乐,你的。
”  我迅速地看完了整封信,然后抬起头来:“仿佛有些人不让他来见你。
”  彩虹点头道:“看来像是那样,但是三年来,伊乐从来也未曾向我提及过有人可以阻止他行动。
”  我有点不明白,我道:“难道他只是一个人?譬如说,他的父母,或者他的监护人,或者他是像我那样发了霉的人,不赞成他千里迢迢,来看一个未曾谋过面的少女,而且爱上她?”  “不,不,”彩虹立时道:“伊乐没有父母,他说他根本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谁,他也没有监护人,他说有六个人照料他。
”  “他是一个富家子?”  “我想是的,”彩虹说:“不然他怎可能有六个人照料他?但是表姐夫,我却不是为了这才爱上他的,希望你明白这一点。
”  对这一点,我倒是毫无疑问的,我略想了一想,道:“你是否曾想到,那些想阻止他来见你的人,伊乐信中所谓‘他们’,就是那照料他的六个人?”  彩虹摇着头:“我不知道,我从来也未曾想到他的行动,会受人阻拦,而从来也不能想像他会是一个那样没有勇气的人,会因为人家的阻拦,而改变了他的行动,他一定会来的!”  我看出彩虹在讲那句话的时候,态度神情,都很认真。
我又问道:“那么,在你的想像之中,他应该是怎样一个人呢?”  彩虹一听,脸上焦虑的神情,立时消退了不少,自她的脸上,现出一种异样的光釆来。
  她道:“伊乐几乎是一个完人,他甚么都知道,他学识之丰富,决不是我所能形容,他……我想你见了他,一定也会喜欢他的。
”  我笑了起来:“你说得他那么好,那我一定要见一见他。
好的,明天我起一个早,你先到我这里来,然后我们一齐到机场去。
”  彩虹不免有点忧虑:“表姐夫,你说他……会不会终于不能成行呢?”  我道:“那我却不能预言,你应该更明白这一点,因为你了解他,你有他的照片?”  彩虹摇着头:“没有,我们没有交换过照片。
”  我皱了皱眉:“那么,你凭甚么认出他来?”  彩虹想了一会:“我想我一看到他,就可以认出他,不知道为了甚么,我有这个感觉,感到他即使杂在一万人中间,我也可以认出他。
”  我没有再说甚么,因为我明白彩虹为甚么会有那样的感觉。
  她之所以会有那样的感觉,是因为她长期来和伊乐通信,久而久之,凭借着她自己的想像,塑造了伊乐的形像。
虽然在她脑海中塑造成功的伊乐,只是她的想像,但是她却固执地相信着这个想像。
  笔友见面,往往会造成悲剧,那是因为想像和事实间的距离,十分大的缘故。
  然而,对于彩虹和伊乐的事,我却并不十分耽心,因为伊乐不管怎样,总是一个环境优裕,而且勤力向学、学识丰富的年轻人。
也就是说,伊乐的实际情形,和彩虹的想像,可能不会相去太远。
  我只是道:“好的,你记得明天一早来?”彩虹和白素,一齐离开了阳台,我继续看我的报纸,但是我发觉我的精神不能集中,我放下了报纸,向远处望去。
  远处的山,被浓雾阻隔,形成一层层朦腚胧胧的山影,看来十分美丽,但是山上的建筑物,却也完全隐没不见,我陡地感到,彩虹此际的心情,一定和我此时所看到的景象相类;她有一个朋友叫伊乐,她甚至已爱上了他,但是,伊乐是甚么样子的,她却未曾见过,伊乐躲在浓雾之中!  我伸了一个懒腰,希望明晨八时,飞机到达之后,浓雾便会消散,我们都可以见到伊乐。
编辑推荐

  《笔友(珍藏版)》作了一个电脑“活了”的设想,被称为中国科幻小说中最早以电脑为题材的作品。《合成》是一个典型的科学幻想故事——通过外科手术来改造人,故事稍为触及了一下人性和兽性,以及两者之间的冲突,是卫斯理故事中最早讨论这个问题的一篇。

图书标签Tags

卫斯理,倪匡,科幻,小说,科幻小说,香港,卫斯理系列,中国
评论、阅读与下载



笔友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质量效应,江总作序啊!中国历史要了解的!
  •     可是没有大厦那么恐怖。,多看看自己的历史
  •     心灵控制什么的最恶心了,实在是不可思议
  •     星云奖作品一定不错,必须必须
  •     一口气读下来会很有成就感!,儿子说
  •     历史和幻想的结合,是我喜欢的感觉
  •     与神话故事结合的小说,寓意浓厚
  •     这本是孩子自己要求买的,在三亚度假时看完的
  •     这种纯的科幻的小说我喜欢~,星际殖民与航行 人体改造 战斗 我喜欢的原素该书悉数囊括。语言又颇诙谐
  •     以前看了几篇连载。现在出了单行本,就是封皮磨损有些美中不足……
  •     精彩,值得购买哦!
  •     精彩绝伦,后来买不到一直很惋惜。终于再版了。买回来重温还是很喜欢~
  •     支持,文笔也好!
  •     非常好的科幻小说,曾经对红色海洋很无感
  •     买了一个月都没勇气拿起这本东西来读,畅销小说
  •     宇宙科幻的经典,经典科幻书
  •     韩松经典科幻作品,没说的!!!
  •     开心。,应当多了解我国辉煌灿烂的历史。
  •     这个系列的最后一本书了,质量也不错
  •     好久才买到。,正版的好书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