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爱.B加X

出版时间:2007年1月1日   出版时间:河南文艺   作者:童仝   页数:258  
封面图片

也许爱.B加X
内容概要

  欧兰说在一千个男人里面,只有一个男人可以看见她的哭泣,而这个男人就是她要等的、要爱的、要厮守一辈子的爱人。葛葛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人晃动着,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像花瓣一样四处飘散,头也不是头了,脸也不是脸了。戴来,乔叶,童仝,3位青年女作家,每人2部小长篇,奉献最新“1+1”!感人的、新鲜的、另类的、颓废的……各式情感在这里上演。《也许爱B加X》是系列之一,1+1=爱情+婚姻=?打开《也许爱B加X》,给你答案!
作者简介

  童仝,女,1975年生于山东,在《作家》、《大家》、《短篇小说》、《雨花》、《广州文艺》、《长江文艺》、《广西文学》等刊物发表作品一百多万字,出版有长篇小说《慢慢浮上来》、《木头女孩》、《男人这辆车》、《相亲相爱》等多部,现居北京。
章节摘录

  发现眯眯失踪的时候,我刚刚从温暖的被窝里爬起来。
  窗外的北风刮得像疯了一样,我披着棉衣,哆嗦着跑到厨房里找水喝。
昨天晚上眯眯肯定没有给我喝水,嗓子眼就像要冒烟一样。
厨房里被眯眯搞得乱七八糟的:案板上放着没有切完的瘦肉,水盆里泡着青得有点不太正常的芹菜。
芹菜炒肉,这是我最喜欢吃的菜,眯眯知道的,她只要高兴起来,就会钻到厨房里为我做芹菜炒肉。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家的房门是开着的,楼道里的冷气嗖嗖地往家里钻。
我一边关门一边喊:眯眯,眯眯!  我刚开始还很温柔地叫着,叫了三声我就不耐烦了,他妈的,这个死女人跑哪儿去了,大中午的也不在家好好做饭。
看厨房里的样子,她应该去买东西了吧,不是买盐就是买醋。
  我在屋子里站了一会儿,然后就钻到被窝里睡了。
外面实在太冷了,我一边缩着身子,一边把电热毯的红色按钮又往上推了一下。
以前没有眯眯的时候,我总是把电热毯打到高挡,不然,我冷得睡不着。
  我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半了。
我以为眯眯会像以前那样坐在客厅里,一边织毛衣一边看电视剧。
可是客厅里没有,不仅客厅里没有,整个房间里都没有。
我披着大衣,从卫生间找到厨房,然后又从厨房找到书房。
  没有。
这屋子里还是像我中午起来的时候那样,案板上还是放着那块没有切完的瘦肉,水盆里还是泡着青得有点不太正常的芹菜。
一切都像中午看到的那样,根本没有挪动的痕迹。
这一切,足以证明眯眯从中午出去就根本没有回来。
想到这儿,我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子,然后披上大衣跑到客厅里,神经过敏一样啪啪地把所有的灯都打开来。
  沙发上放着一件毛衣,那是眯眯织给我的毛衣。
毛线是淡蓝色的,眯眯织的是元宝花。
眯眯织毛衣的速度很快,一晚上能织一两毛线。
她每织完一两毛线,就会拉我帮她缠线球。
眯眯把淡蓝色的毛线缠到我的双手上,她一边给我说笑一边缠毛线球。
眯眯缠的毛线球很好看,大大的,软软的,而且线头能从里到外地抽动。
  这一两毛线已经织得差不多了,织到了胳膊的中间。
眯眯前天晚上还拉着我套过毛衣,她说我手臂太长,要比平常的毛衣多织一两毛线才够。
眯眯还说这件毛衣要给我织高领的,我的脖子长,穿高领的毛衣会非常好看。
  我非常感动,在我的生命里没有女人给我织过毛衣,从小到大我都是穿的那种尼龙的或纯毛的机织毛衣。
妈妈从来不会织,妻子也从来不会织,整个周城的女人会织毛衣的没有几个。
在我的记忆里从来没有看到周城的哪个女人像麻城的女人这样,一边看电视一边织毛衣。
而且她们织毛衣的速度极快,花样繁多。
每一个来麻城的人都会发现,织毛衣成了麻城女人的一项工作,无论你走到哪儿,有女人的地方肯定可以看到她们织毛衣。
  艾晶晶倒是真想给我织一件毛衣的。
艾晶晶看到电视里的女主人公织毛衣向男主人公表达爱情的时候,她就被鼓动得兴奋不已。
转了好几家商场才找到那种马海毛的毛线,但那件毛衣艾晶晶织得太艰难了,整个毛衣全是平针,她织了半年还没有织起来。
  后来,那件没有织完的毛衣就成了艾晶晶情绪的代言人。
她像电视里的女主人公那样一边用牙咬着毛衣,一边泪水奔涌。
  你为什么骗我?为什么?  艾晶晶不是我的妻子,但她是我这辈子比较喜欢的女人。
  是的,我只能说比较喜欢,我不能说最喜欢。
男人不可能一辈子只喜欢一个女人。
就像这世上根本没有最好一样,什么东西也许只能较好、比较好,用最字就显得矫情与做作了。
  我不喜欢说谎。
无论艾晶晶怎么样逼我,我都不会说她是我最喜欢的女人。
  艾晶晶一直想和我结婚,我也曾经想过对她负责任。
我指的责任就是在生活上给艾晶晶一定的补偿。
  我不可能离婚,就算我一点儿也不爱我的妻子。
  我把毛衣抱在怀里,感觉暖暖的。
  外面已经下起了雪,那花朵一样的雪花在空中飘动。
窗户上已经结了许多的冰花,一朵一朵的。
我哈了一口气,用手指在玻璃上写着眯眯的名字。
  我想不出她不回来的理由。
她的皮包还在,里面的口红、钱包、钥匙、手机,全部都在,眯眯没有理由不回来。
  我开始胡思乱想。
  有那么一会儿,我好像听到门口有脚步声,是眯眯穿的那种细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
我还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我满怀惊喜地跑下去,却发现那高跟鞋并没有在我家的门前停留,而是绕过我去了对面。
  我的对面住了三户人家,我在这儿住了快一年的时间,却从来没有与他们打过招呼。
不是他们不愿意与我交往,而是我把自己给封闭起来了。
来麻城这么久了,我只有两个好朋友,这两个好朋友只知道我是一个设计师,他们谁都不知道我曾经的辉煌。
  那种辉煌是以前的,也是在周城的。
  在麻城我只是一个设计师,一个待在家里对着电脑的设计师。
说是设计师真的是太过分了,因为我什么也不做,打着设计师的名义坐在家里混日子而已。
  我没有像他们想的那样留着长长的头发,穿着奇形怪状的衣服。
我是平头,常年穿一条纯白或者纯蓝的牛仔裤,上面是黑色或者白色的毛衣或夹克衫。
评论、阅读与下载

也许爱.B加X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