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大战

出版时间:2008-11   出版时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兰茨   页数:185   字数:100000  
封面图片

离婚大战
内容概要

  这是一部反映男人和女人之间复杂的婚姻关系的小说,也是作者为现代男女所设置的情感走廊,书中充满了夫妻之间的对抗战争,也充满了男女之间的纠缠和困扰——他们是情感战场上的俘虏,他们因陷入无法抵御的诱惑而挣扎,也因遭遇无情的背叛而自焚。 因经商失败而破产的张木,由于事业陷入低谷而给家庭带来无休止的纷争,对于唯一相伴的人,张木已无法进入对方的身体和思想,但他渴望找到出口,一次不经意的发现,让他理想中的家庭生活全面崩溃,面对自己最信任的女人的背叛,深陷绝望的他再也无力维护那镜花水月般的虚幻姻缘。 麻木的婚姻就是这个世界的麻木所致,张木发现到处都是苟且活着的人,他觉得自己也在苟且的活着。为了尽快摆脱困境,他开始寻找出路……
作者简介

  兰茨,作家,出生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九十年代初期开始小说写作,主要作品有《异域》、《时间线》、《白书》等,作品曾多次在国内外获奖。现居上海。
书籍目录


福州路二
叶格的秘密三
诱惑者四
绿影茶社五
塔罗牌六
栖木餐厅七
欲望陷阱八
中间地带九
境遇十
选择十一
奉贤海滩十二
驿站十三
过渡期十四
婚姻问题十五
命数十六
记忆

章节摘录

一福州路傍晚时,张木在马路上看一个模样清纯的女孩。
一辆出租车从马路中间斜穿过来,在人行道边陡然停下,车门哗地打开,走出那个女孩子。
她穿一条绿色的裙子,足蹬一双黑色高跟鞋,披肩的黑色直发,手里提着个银灰色的挎包。
仅仅是视线扫过的一瞬间,他似乎发现了她身上某种让他回忆的东西,他想起了他的前妻叶格。
张木的家最早住在福州路上一条弄堂里,在无数摩天大厦的背景下,由一片老旧屋顶涂染出来的老式公房显得色泽深沉。
红砖的墙面,高高的台阶,石砌的拱门,宽大的楼梯,窗是双层的,有一层是木百叶窗。
张木住在二层朝南的一套。
去商业街购物或者乱逛的朋友们则经常去敲他家的门。
遇到有人敲门,叶格会风风火火地跑来开门。
叶格的长发胡乱地用一条皮筋扎住。
她的神情有时候慵倦,有时候欣喜,有时带着怨气,别人是无法事先预料的。
不过,这些现在都已成为张木的回忆了。
张木有半年多来一直待在家里,那时正是二00五年,世界发生了一些质的变化,更趋向于喧哗与噪动,而张木却变得愈加疲惫并且瘦弱不堪。
张木觉得他不该变得这样消瘦,一个人徒劳地与生活搏斗过后只剩下自毁愿望与绝望,昔日的无忧无虑早已随时间推移一去不复返。
时间的流逝让张木对四周的环境产生了一层深深的隔阂——一切时事犹如天空极速翻卷的浮云,倏然掠过。
张木的公司在半年前已经不复存在了,他经常走过九江路上公司的旧址,那是在一楼的一问门面房,现在改成了一家房地产中介。
一切就这么结束了,失落感使他的伤感得以无限扩张。
张木站在街对面看了一会儿,突然发现他的办公室窗台上的那盆文竹。
那是他遗忘了的唯一的一件私物,印证着他对那所办公室的记忆。
很长一段时间,张木蜷缩在自己的房间里,除非去市场购买一些生活用品需要出门。
爱情就是两个人的结盟,最初只不过是站到一个人的身边。
可是有一天,不知不觉,你发现她已经成了你背上的责任,又该怎么办?这句话出自张木所认识的为数不多的一位朋友之口。
你往后看得越远,事后也就越证明你是正确的。
之后你就越来越疏离于情感,除非一些突如其来的变故震撼你,使你改变。
张木的朋友陈进碰巧目睹了张木家出事的一幕,陈进是为了女孩的事去向张木寻找帮助的。
陈进上张木家楼梯时,听见上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下来一群人,他们正从张木的房间里出来。
陈进跟着张木走到了街上,在深冬的日子里,阳光是这样的珍贵只要有阳光,这个季节户外比室内要温暖许多。
在这人潮涌动的大街上,阳光里的尘埃和纤维,阳光下人的表情和物体的形状,总让人感到恍惚。
大街上的车辆像流动的水流一般在密匝的楼群问穿行,形形色色的俊男靓女在路边穿梭,一切流行的东西都与世界同步。
张木走上一家饭馆的楼梯,张木走在前面,突然转过身说,陈进,我们只有在小饭馆里将就了,我的房子已经卖了还债了,陈进说,怎么回事?他们是什么人?张木说,我做生意借了他们的钱,没法还清,他们来取走房子,正常交易。
张木转过脸来,他的表情很平静,拍了拍陈进说,以后还会有机会,我们好好地喝几杯。
陈进说,这帮混蛋趁火打劫。
张木说,这有什么关系?陈进又说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张木说,我已经租个房子,把这个时期挺过去就好了。
不要把自己变得太孤独了,这是个坏习惯。
人是群居的高级动物,一个人孤军奋战很辛苦,时间久了就会有疲惫劳累的感觉。
陈进说。
我多少有些仇恨这座城市。
我来到这里仅仅是为了索取一些自己能够快乐的生活下去的东西,可到目前为止,它什么都没有给我,它充分地蔑视着我这个一文不名的人。
张木要了一瓶啤酒,斟了一杯,递到陈进跟前,我们有很久没在一起聚了,最近过得怎样。
还好,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见一个人,和她谈谈。
她叫伊华,陈进说。
伊华是谁?张木说,是你的女朋友?曾经是女朋友,但现在有些隔阂,我打算和她结婚,可她不同意。
我怎么也说服不了她。
这种事情我怎么谈,应该你自己说服她。
你的话她会听的。
你在夸奖我,我还没有见过她,另外我也不能证明,婚姻对一个人真的有益。
张木笑着说。
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对陈进说,好了,我知道了,不管怎样都有解救朋友的义务。
反正我最近闲着没事,有的是时间,我可以尽我所能把情况讲给伊华听,只是她能不能听进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这天下午张木跟着陈进去找伊华。
伊华是一个二十三岁的艺校舞蹈教练,特别爱笑,一头长发充满青春气息,还有白净的皮肤。
她的样子让张木想起一部时尚爱情小说中的女主人公,温和秀气,笑容可掬。
在张木后来的回忆中,这景象终生也无法磨灭。
伊华热衷于读浪漫小说,无意中,聊起了法国作家普鲁斯特的小说,张木通过谈话发现伊华崇拜和迷恋的并不是陈进,她崇拜的是一个名叫乔德的小说中的男人,一个家境富裕而又体弱多病的青年,在小说中,结婚是一件现实生活中可怕的事。
告诉一些我关于你的事。
她说。
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事,用无聊这个词也不为过。
张木说。
看来是挺相似的。
伊华说。
你好像一直都不快乐,因为女朋友吗?是女人没错,但不是女朋友。
张木说,我结过婚了。
结婚意味着这个人身上贴了个“生人勿近”的标签。
这结婚为什么等于贴了个标签。
陈进故意有些茫然地问道。
结婚,就等于对命运付出了抵押品。
婚姻也需要足够的运气,要不就是自我苦吃。
顾此失彼,疲于奔命式的婚姻,还不如一个人轻松自在的好。
张木说。
张木根据陈进的要求,讲了许多关于结婚的现实情景,并极力地推崇陈进。
他听见伊华咯咯的笑声,伊华说,你这人很幽默,我喜欢你的幽默感。
张木不想回家,在福州路上走了很久,解放前这条马路是有名的烟花柳巷,现在则改头换面,路两边遍布着大大小小的文化用品商店和书店,回到家已经是深夜了,他一进门就觉得问题严重了,屋子空荡荡的,寂静得可怕。
叶格离家了,他估计她是回了娘家。
水池边放着几只洗好的碗和盘子,这使张木感到清醒,张木想着叶格的离家,女人就是这样脆弱,她们不能经受任何变故和打击,屋子里的氛围使他感到孤单。
他无奈地看看陈旧昏黄的墙壁,想到他自己的模模糊糊的童年生活。
在这堵空空的墙边,就算他立刻像影子一样消失了,也没有人会变得失望。
外面下起了雨,张木跑去关好了窗,在阳台上站了一会儿,张木看见路灯下有一对情侣,他们站在雨中,男孩撑起伞,罩住那个女孩。
张木感到有些伤感,忽然想起几年前他与叶格的恋爱。
也是在这样的天气,这样的街道,他和叶格走了很远的路,张木说,秋天到了,我很想和你有个家。
后来叶格告诉他,就是这句话使她下决心嫁给了他。
叶格离家的这段时间里,日子变得漫长了。
张木一天只胡乱吃两顿饭,埋头于重新寻找新的机会,屋子现在真的空寂了,也许这是张木潜意识中所希望的局面,一旦来临却又带来了某种复杂奇怪的感觉。
张木感到既轻松又很沉重。
他回顾这几年的婚姻家庭生活,现在这种状况,对自己来说也许是一种解脱。
张木扳指一算,叶格离家已经五天了,他必须去把她从娘家接回来。
不知是哪本家庭生活书里讲了,五天是一个界线和极限,夫妻吵架在五天后应该由一方主动缓解,否则超过五天,容易导致矛盾的激化和发展。
张木对这种理论从来是置之一笑,他去接叶格回家,只是因为她需要回家了。
叶格父母的家位于广东路,面积并不宽裕,四十多平方的面积,叶格和她的母亲住在靠里的一间大房里,另一间房是父亲和她弟弟住。
张木认识叶格是在十年前,叶格和他上的是同一所高中,叶格在弄堂里和学校里,都一直是最出挑的那个。
最出挑的那个,或者是指特立独行,或者是众星捧月地身边聚一大帮人,叶格属于前者。
居住在这样深的弄堂里,狭小的空间,本来就少见太阳,出于生怕晒黑的偏见,又格外不愿见太阳,叶格脸色有些苍白,这种白是单薄的,过度的白,就好像缺少某一种什么色素,叶格留着长发,从中间分开,额前留几络不规整的散发。
脸是一种略长的瓜子脸,显得比较俏丽活泼。
眼睛不大但显得很有神气,使面相变得开朗。
叶格的父亲两年前退休后就去世了,原籍常州,一九七。
年代到这座城市做印刷厂工人,最后从车间主任的职位上退休,妻子是同乡人介绍的,原籍是苏州,在市里的一所棉纺厂做工,后来身体不好病退了,在家做家庭妇女。
性格直率,再加一点过日子的精明。
叶格的妈妈个子不高,善于保养皮肤,显得比实际岁数年轻一些。
张木匆匆地下了楼。
张木骑着自行车往他岳母家去,这段路程很短,但张木却一向惧怕这段路,他不知怎么有些惧怕看见叶格的母亲,虽然她很喜欢他。
张木解释不清其中的原因,也许是她说话语气特别不留情面,叶格对此有她独特的见解,她说,因为你有负罪感,你没有使她的女儿得到幸福。
叶格穿着她母亲的羊毛外套来开门,她始终没有朝张木看一眼,后来她一直坐在桌前,用一把小剪刀修剪指甲。
张木松了一口气,他发现岳母不在家,叶格侧过身看了一下他。
你来干什么?叶格突然问。
把你接回家。
你应该回家了。
回家?叶格的眼神黯淡无光,她说,房子没有了,那间租的房子这么破,怎么住?那不算问题,以后再粉刷一下,以后家里的事都交给我来办。
后来张木带着叶格跟回了家,在一家新开张的鲜花店门前,叶格拉住张木,从他衣兜里掏了三十块钱,买了一束鲜红的玫瑰花。
夏天到了,张木的这栋房子简直变成了蒸笼,中午过后太阳就一股劲儿地往窗子里灌,把屋里的空气都点着了似的。
这是一间三十五平方米朝西的房子,东西还没有收拾好,堆得乱七八糟。
休息的日子张木和叶格尽量躲出去,因为他们的家太热了。
一天又一天过去,叶格却经常无缘无故地对张木发脾气。
有一次,当他冲她背过身去的时候,她发现他头上多了许多白头发,从前她不是没有注意过他的头发的,也许张木也感到了她带给他的压力。
叶格开始幻想房子了,还幻想着大片的绿地,漂亮的喷水池,闪亮的汽车,穿着鲜艳衣服的孩子在草地上嬉戏打闹。
那是谁的孩子呢?会是她的吗?想到这儿她的心里感到一阵困顿:难道她就要生孩子当妈妈了吗?她的美丽青春就这么过去了,是什么原因妨碍了她,使她心里再不能开出灿烂的花朵?楼房那么多那么高,一座座从地底下不停地生长,看也看不完,却和自己毫无关系。
张木的朋友们后来很少去找他,他们对张木依然很敬重。
节假日的时候他的手机会如期收到一些问候短信。
张木不喜欢发短信,他觉得这种问候毫无意义。
有一天他听到手机短信铃声连响了两次,发现那是伊华发来的,落款是用符号打出的一个人的笑脸,张木有点好笑,他觉得在别人名字上打叉同样也是毫无意义的。
张木每天早晨骑着那辆凤凰牌自行车去菜场买菜,现在骑自行车的人愈来愈少,马路上充斥着大大小小的车辆。
买菜对于张木来说,已经变成生活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菜场去多了,张木渐渐地对蔬菜肉鱼禽蛋的市场行情了如指掌,有时候他不无遗憾地想到,这两年物价涨得惊人,尤其是油价和肉价,如果他那家文化公司搞成功的话,这些自由市场的信息,也可以作为一门业务来经营。
在一大群鲜鱼摊子边上,夹杂着一个测字占卜人的摊子。
那是一个拄着拐杖的瘸子,穿着一身对襟的麻布短衫,张木经常在市场上看见他,看上去有些神秘。
张木有一次朝他多看了几眼,就被他拉住了。
你脸上有异常。
瘸子说。
在哪儿?眉宇之间,看不见的地方。
命运必有变数。
什么时候?你面带喜孜之相,命宫光明如镜,一生便多顺遂。
眉尾两旁的额头宽广,机智过人,眼尾深陷纹多,婚姻恐有波折。
具体情况现在还不知道,算一卦就知道了。
因为过去所造不同的业因,所以感受到今生不同的环境。
张木对他笑了笑,他说,不用算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了,我身上有晦气。
不是晦气,是运气,财运。
所谓“神机兆于动”,只要能掌握神机之灵动,那就能够知道以后发生的情况。
面相中的主要“位”一共有十三个,这十三个“位”是沿着一个人的面部中而下的,将一个人的面部分为两个部分,如果遵循这些位所连接成的线,能与面部其他的部位相称的话,这一个人的一生就有可能遭遇到比较好的运程。
如果这些“位”的节点是紊乱的,他与面部的其他的部位不能相称的话,他的一生就可能会遭受到厄运。
张木摆了摆手说,罢了,张木想这才是个名副其实的骗子,他想他大概也是个为生活疲于奔命的人。
张木为他递过去了一根烟,他问,累不累?那人看了一眼张木,慢慢地说,我们大家都挺累。
张木父母的家住在云南,母亲不久前去世,在家中他是独子,父母都是农民,平时忙忙碌碌,从来也没怎么管过他。
他觉得自己这一生是在孤独中长大的,是跟着自家屋里的门槛一起长大的。
后来他读了大学,因为穷,加上自卑,从来也不敢跟女孩子交往。
日子过得粗粗糙糙。
结婚前,张木跟叶格的恋爱是一场真正的恋爱,至少张木这样认为。
张木在这座城市大学毕业后,在一家贸易公司当职员,上班第一天,他到公司的餐厅吃饭,恰巧就看到了毕业于同一所大学的同学叶格,当然也可能是叶格漂亮的缘故,在餐厅里格外引人注目。
同学相聚,总有许多话要说,结果总是按理想的方向发展,张木就跟叶格谈上了。
叶格相信一见钟情的奇遇。
尤其是张木说话低沉悦耳的声调让她怦然心动,她不知道张木好在哪里,但她能肯定自己可以立即完全托付给他,或者毋宁说她从此难以离开他了。
张木的出现,突然就让叶格的心里生出另一种渴望,她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渴望,她只知道每当张木专注地看着她时,她就会产生一种渴望,渴望和他过平静安定的生活。
像张木这样从来没有爱过的人,一爱起来就不可收拾。
直恨不得叶格一直就守在她身边。
张木并不强壮,个儿也不算高,但看上去很飘逸。
的确,叶格找不出张木还有什么优点,或者作为未来丈夫和家庭幸福的依据。
她常常问张木,真不知道你身上还有什么优点,缺点倒不少。
张木说,有爱,这还不够吗?优点总是隐藏起来的。
一般有明显缺点的人,就有明显的优点。
比如瞎子的听力比一般人敏感,聋子的眼睛也比正常的人敏锐。
他们每天都约会,傍晚牵着手去江边闲逛,一直逛到夜深才回家。
他还记得有一天傍晚他们去了一家叫“露水”的酒吧,他们坐在吧台前喝叶格最喜欢喝的白兰地酒。
他看着叶格捏着酒杯纤细的手指,她微扬着头时白皙的脖子,在那时她好像对他充满了诱惑……他们离开酒吧时已经快十点了,叶格提议到江边上去散步,那天夜里江边有明亮的月光,张木也觉得自己在这个月光如水的夜里心中充满了勇气和渴望。
江风很大,张木看她穿着一件白色带有蕾丝边的薄裙,显得很单薄。
张木说,你怎么穿得这么单薄?这件裙子是昨天刚刚买的。
江边上风大,不要受凉。
只是想穿来给你看看。
张木看到她睫毛上有细小的水珠,眼里有一层淡淡的雾气,口红在月光下有几分妖娆气息。
过了一会儿江对岸的灯都亮了起来,一些连缀起来璀璨的夜灯勾勒出高楼大厦的形状,仿佛是一片虚浮的城市幻境。
叶格问,美不美?美,的确很美。
叶格又说,无聊的时候我会一个人来这里看看。
张木想象着她独自一人来到这滚滚的江水边,突然他觉得叶格也有孤独的一面。
叶格面对着月光,张木怔怔地看着她姣好的脸。
月光在她眼窝旁涂下阴影,目光中充满了期待,张木开始吻她。
她的舌仿佛是充满了雨水的云朵,把张木的心悬吊到高处,让他一生中第一次有了深深悸动的感觉。
他忘了自己忘了周围,他好像变成了这个吻本身,他觉得自己在这个吻中缩成了一个圆点儿。
编辑推荐

《离婚大战》是一部会让读者感到惊奇、挫败和混淆了期望值的不同寻常的小说,书中充满了夫妻之间的对抗战争,也充满了男女之间的纠缠和诱惑,书中的男男女女因陷入深渊似的情爱而奔逃,也因遭遇疯狂的背叛而痛苦。在这个爱恨交缠的困局里,最终没有胜利。

评论、阅读与下载



离婚大战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书名叫离婚大战,可是全部看完,不知道哪有“大战”?张木这个主角写得面目模糊,他从失意到得意的过程也太简单及太偶然,不可信。
  •     非常枯燥乏味,看得非常辛苦,并且已经放弃看这本书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