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黔西北革命历史题材文学作品选辑(小说卷)

出版时间:2012-4   出版时间:西南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汤宇华   页数:196   字数:169000  
封面图片

大学生黔西北革命历史题材文学作品选辑(小说卷)
内容概要

《远方(大学生黔西北革命历史题材文学作品选辑小说卷)》收录了《半床棉被》、《不眠的记忆》、《月夜》、《杜鹃花》、《索玛花魂》、《心的抉择》、《黄家龙门》、《门板风波》、《红军来了》、《那一年,红军在八堡》、《伤疤》、《俘虏》、《红军经过我们的村庄》、《爷爷的斗笠》、《扫墓那天》、《干粮》、《七斤》、《那个年代》、《鲜血染红的枫树林》、《守候》等文章。
《远方(大学生黔西北革命历史题材文学作品选辑小说卷)》的作者是汤宇华。
书籍目录

小号手
半床棉被
不眠的记忆
月夜
杜鹃花
索玛花魂
心的抉择
黄家龙门
门板风波
红军来了
那一年,红军在八堡
伤疤
俘虏
红军经过我们的村庄
爷爷的斗笠
扫墓那天
干粮
七斤
那个年代
鲜血染红的枫树林
守候
江山代有才人出——《远方》跋
章节摘录

  父亲一巴掌拍在阿布后脑:“狗日的,懒牛懒马屎尿多,出洞去,眼睛放亮点。
”阿布看看洞口,只容得二人并肩的洞口,分外光明。
他向着光明,朝着洞口走去。
母亲依旧叮嘱屙屎也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依旧唠叨年岁的灾难。
阿布突然悲哀起来,自生而来,便无时无刻不在害怕生命被人剥夺,像过街老鼠,他想,这也许是干人、穷苦人的命运。
阿布觉得眼角十分酸,竞也无泪。
他蹲在一棵松树下拉屎,山下的声音不绝于耳:“红军是干人的队伍”、“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红军是干人的队伍?是干人的队伍?问题盘旋在心,屎也因此拉得不够顺畅。
如果干人真能有队伍,不会的,干人怎能有队伍,怎有得起队伍?干人有了队伍,那安老爷家怎能容忍?安老爷跟“共匪”怎么打起来了?狗咬狗吗?想不明白,于是他决定了,得下山瞧瞧去……  一九三六年,兵多匪更多。
母亲说过,这是兵、是匪、是贼、是官的年月,叫他事事都别跟带枪的人争,但他不明白,始终不明白,这“共匪”来小小的麻乍作甚?打劫?抢姑娘?烧房子?……阿布从一棵树后躲到另一棵树后,勇敢且小心。
他曾见到独眼大叔的眼球被土匪用筷子串起来玩耍;也曾见到哥哥的胳膊被马帮利索的马刀解决了;也曾见到杨大锤家的三个闺女被拴在马尾上,双眼哭干,衣衫褴褛,白净净的胸暴露无遗……  在树林前边的小河上,他看见一队穿破衣破草鞋的军队走过,都背着枪,他们手举着木牌,木牌上写着“打倒国民党反动派”、“红军是干人的队伍”等字样。
今天天气晴朗,春风和煦,不像开过枪动过刀的日子。
他们沿着小河走,刘二家的水鸭子还在河里悠闲游荡。
他想,这群“共匪”比杨疯子还憨吗?居然没有发现这群鸭子。
小河岸边是一排刺梨蓬,还没开花。
阿布躲在刺梨蓬后面潜行,约走了百来步,便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共匪”枕着枪躺在河岸上,灰色军服褴褛不堪,脚上的草鞋破旧,八角帽绣有鲜亮的红星,腰间挂了一把小喇叭。
哼,这小“共匪”,草鞋也没我新,居然还当土匪。
此时,小“共匪”发觉异样,从地上弹起来,熟练地端起枪指着刺梨蓬:“谁?”  阿布习惯性地举起双手:“长官,别开枪”,缓缓站起来。
小“共匪”见到他,放下枪,笑起来,露出一大排白牙:“是老乡呀!没事没事。
”  阿布虚惊一场,试探性地放下手,眼睛死盯着小“共匪”的枪。
  “没事的,老乡,咱不是坏人,是红军。
”小“共匪”将枪挂在肩上。
  “红军?小长官不抓我吗?”  “红军是干人的队伍,不抓自己人。
”  “自己人?”  “红军是打国民党反动派的,保护老百姓。
我不是匪,我是红军的小号手。
”  阿布似懂非懂,但直觉告诉他,眼前的小“共匪”已经不是匪。
二人并排坐在河岸上,看河里那群鸭子嬉戏,听高原的风呼啦啦地吹。
  小号手说,他家在湖南,家里穷,十三岁和哥哥一起跟红军离开湖南,就长征了,哥哥在路上给蒋匪军打死了。
  “长征?啥是长征?”  “首长说了,是战略转移。
其实我知道的,我们是在逃命,被蒋介石追着打。
哥哥和老师傅都说,反动派见不得穷人有枪,所以要将红军往死里赶,红军暂时打不过蒋匪军,只有逃。
但是哥哥和老师傅都相信有一天会打败蒋介石,我也相信。
”小号手看着那片蔚蓝的天空,它如此高远和晴朗。
他嘴里低吟着什么——  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
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旧世界打个落花流水,奴隶们起来,起来!  不要说我们一无所有,我们要做天下的主人!  他声音低沉,阿布能看见他眼角的泪花。
十四岁的小号手安静地哭泣了,也许他想起死去的哥哥了。
歌声让阿布震撼,心里十分酸楚,他不明白,太不明白了。
有股莫名冲动让他想恨起谁来,可是那个人是谁?是谁呀?阿布想着想着,竞哭了……他猛然从地上弹起来,指着远方,大叫起来:“狗日的蒋介石。
”其实他并不知道谁是蒋介石,但他相信那家伙一定不是好东西。
  杨老汉带着十几个红军朝马摆营去了,看见阿布和小号手,他便朝阿布笑着说:“阿布啊,你老爹老妈都去哪儿了?红军来了,咋都像躲土匪似的朝深山老林去了?”阿布没有回话。
杨老汉说:“红军要去收拾安文华那个老家伙,我受够老家伙的气了,有红军撑腰,以后种地不交租子。
”  “啥?去马摆营收拾安老爷?”阿布惊讶了。
哼,安老爷是何等人物,谁敢动他?岂不是太岁头上动土吗?上个月,一个十来人的匪帮抢了安家的一匹马,结果安家上上下下百来条枪将其中一个大个子匪徒打死在安家大院里,其他匪徒见状,知是不小心撞了神仙,都跪下来求安老爷开恩,结果每人交了十个大洋,剁了个手指才保下小命。
这些年来,哪个与安老爷作对有个好下场?这杨老汉许是脑壳闪了,居然带红军去收拾安家?更何况安家是杨老汉的东家。
不过看架势应该是真的。
  杨老汉看阿布的惊恐状,朝石头上磕了磕旱烟斗,大笑起来,说:“咋了?不像吗?”他指指身后红军的枪,“安文华老贼早被红军赶了钻进马摆大山了,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安家大院的人早跑个精光了。
小阿布,你见过这景象吗?安文华夹着尾巴逃跑的景象。
哪伙带枪的来了,不给他安老爷面子,就红军偏不信邪,替咱穷人出口恶气。
”说着,他昂首挺胸地带着一队红军去了,他的兴奋劲,阿布此生只见过这么一次。
  后来阿布听说,那天在安老爷家搜出了很多金银财宝,还有几大仓的包谷、荞麦和洋芋,大部分都分给马摆营的村民,人们那天特别神气。
杨老汉弄得了安老爷经常穿的那件大丝绸长衫披在身上,带着红军到处打土豪。
后来他竟然哭了起来,人们问:“咋哭了呢,这大喜的日子?”他就用肩膀的汗巾抹了泪,笑着说:“高兴,今儿高兴。
”然后带着红军翻山过河继续打土豪去了。
不过,红军走后,杨老汉就惨了,他被吊在安家大院老槐树上,吊了三天三夜,听说他始终没有向安家求饶,结果给安家人用刺条活活抽死了,扔在马摆大山里……安家派人在杨老汉的土墙房里寻找安老爷的大丝绸长衫,上上下下无踪影,结果在火塘里发现了长衫的灰烬,跑腿的就将灰烬呈给安老爷,被安老爷一脚踢了滚下四层台阶。
后来人们都说,那天是杨老汉最英雄的一天。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阿布觉得,红军是干人的队伍,那坝海营的村民们就不必东躲西藏了,他准备叫老爹老妈和断臂的哥哥回家,并告诉他们安老爷家翘脚了……此时,老爹老妈和哥哥出现在他眼帘,村民们都下山了,沿小河走来。
他朝老爹老妈奔去:“老爹,红军不是土匪,红军不是土匪……”  断臂的哥哥说:“红军不烧房子?不砍手?不挖眼珠?……”  小号手说:“都不。
”  阿布父亲问:“真不烧房子?”  阿布说:“不烧,不烧。
”  ……
编辑推荐

  当兵就要当红军,处处工农来相迎,打倒士豪分田地,要耕田来有田耕,当兵就要当红军,处处工农来相迎,指挥战士都一样,没有人来压迫人。
评论、阅读与下载

大学生黔西北革命历史题材文学作品选辑(小说卷)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