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出路咖啡馆

出版时间:2008   出版时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严歌苓   页数:286  
封面图片

无出路咖啡馆
内容概要

  《无出路咖啡馆》女主人公只身一人来到大洋彼岸的美国留学,机缘巧合下认识了身为美国外交官的安德烈?戴维斯,两人一见钟情并迅速坠入爱河,但是女主人公曾经的军人身份使得两人的爱情前景变得扑朔迷离,美国国家安全局和美国国务院安全部的介入调查,让这对恋人不胜其烦,无奈之下,外交官安德烈?戴维斯在被派往赞比亚做副大使的前夕主动提出辞职,而女主人公却在歉疚的心理驱使下,选择了结束这段坎坷的感情。
作者简介

严歌苓,著名旅美作家,出生于上海,二十岁开始发表作品,一九八六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一九八九年赴美留学,获哥伦比亚艺术学院又学硕士学位。现为好莱坞专业编剧。她的代表作有《天浴》、《扶桑》、《少女小渔》、《第九个寡妇》、《一个女人的史诗》等,其中《天浴》由陈冲拍成电影后荣获金马奖最佳影片等七项大奖,一九九九年被美国《时代》周刊评为十大最佳影片。
章节摘录

  房间很小,一扇窗也没有。
比我寒伧的公寓里的那间浴室还小。
一只日光灯被四面白墙反射,光线过剩。
靠近天花板的地方有个长方形口子,室内的人能否得到足够空气就看它的了。
你别想逃,不信你逃逃看。
我像所有嫌疑者一样,对这间八平方米的审讯室的头一个条件反射是:逃跑有多大的成功率?就算逃出这个门,还有门外长长的走廊,然后是个四通八达的大办公室,在那里你马上会失去东南西北。
即使你走运,找到了出路,你也会在接待室被截住。
接待室是一间明亮宽敞的大厅,公正而森严,架子摆得很大,挂着星条旗和联邦调查局的徽记。
你最远能逃到那里。
再远,大厅门口那个彪形卫士就会马上翻脸,叫你“站住!举起手来!”他会拔出手枪,叫你“到墙根那儿去!”然后枪口顶着你的后脑勺,空闲的那只手便上来搜你的身。
那个场面比较没面子,我就真成了反面人物。
  我此刻当然不是正面人物。
从天花板上的方形口子里面的监视器镜头里看,我大概有不少疑点。
镜头中我脸色苍白,缺乏营养和睡眠,心神不宁且脑筋迟钝,如同大部分刚着陆到这块国度的中国人。
在镜头里我的白色羽绒服,大红围脖,冒牌“Levis”牛仔裤使我大致混得过去。
一个超龄留学生,像大多数亚洲女学生一样,留着最省钱的发式——披肩长发。
不过,你别想轻易混过去,没那么简单。
  我看了看手表,十点半,那么就是十点二十分。
我的表总比正确时间快,是增加紧迫还是虚设从容,我也搞不清。
我在那张坐过杀人纵火、抢劫、强奸、贩毒嫌疑者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是一张丑陋的椅子,一坐上去便让你陷入被动和劣势。
它的扶手上包着假皮革,上面有一道道划痕,是那些窘迫不安的手干的。
什么都干得出来的手,坚硬肮脏的指甲在椅子上刻划,同时使谎言、狡辩,不得自圆其说,这上面或许将添上我的指甲的划痕。
我的手也什么都干得出来:一小时前,在书店里把一本课堂急用的书塞进了羽绒服的大口袋。
我买这件不合身的羽绒服,就图它有两个巨大的口袋,使我的书本开销大大减少。
我的落网很可能和我在书店的不良表现有关。
  除此之外,我不觉得我有什么破绽。
  门开了,进来个男人,一个标致的小伙子,头发火红,梳成保守、可靠的偏分,脸色新鲜,身上带着一股得当的科隆香气。
他向我伸出手:“对不起,让你久等了。
”他的京腔一点儿调也不跑。
我把手给他握,我的微笑不太好看,有点魂飞魄散。
审讯者的漂亮是个冷不防,他比我认识的所有美国男人都漂亮,声音纯净,笑起来白牙如光亮那样一闪。
而且他很年轻,最多三十岁。
不过,你别忘了你在哪里。
我看不透:是因为他牙齿特别整齐,才使他的笑容格外健康呢,还是由于一副健康的笑容而使他的牙显得异常整齐?但是,我又提醒自己:你别忘了他是你的审讯者。
  我接过他递上来的名片。
名字是“理查?福茨”,职务是“特别侦探”。
更准确的称号应该是“特务”或“便衣”。
  便衣福茨替我脱下羽绒服,接过我的红围脖。
这套动作他做出一些体贴来,像个男主人接待他的女客人。
别这样想,他这是在缴我的械。
我目送他抱着我的衣服出了门,两分钟后他回来了,告诉我:“替你挂到衣架上了,我办公室里。
”  我说:“谢谢你。
”你就是不剥走我的衣服,我也逃不了。
  他解开深蓝西装的纽扣,松了松黄底黑点的领带。
对我说:“这里热得不像话。
你热不热?很无聊——冬天比夏天热,夏天这里要穿件毛背心。
有什么必要?夏天这屋里非常冷,豪华的冷,奢侈的冷!”  “是吗。
”你夏天在审谁?  “你该看到芝加哥的夏天。
为了它一个夏天,我们情愿忍受它三个冬天。
芝加哥的夏天只有四个月,其余三个季节都是冬天。
”  我笑了笑。
他一年四季都这样,在这屋里一团和气地坐在审讯者的位置上。
他的审讯都是从东拉西扯开始。
从很好的笑容开始。
这是个年轻的笑容,很高兴自己活着的年轻的笑。
他打开抽屉,拿出一个档案夹,目光从左往右扫,一趟一趟扫下来。
然后他合上档案夹,两个小臂压在上面,右手的食指和中指在封面上轻轻弹动。
开始是一个节奏,渐渐,成了另一个节奏,气氛迅速改变了。
这段沉默并不长,顶多几十秒钟,但他要的效果有了,他要我如坐针毡。
  我如坐针毡地一动不动,突然我意识到,我的手指甲深深掐进了椅子扶手上的假皮革里。
  “你一定很好奇,我怎么会请你到这里来。
”他略略偏着脸,这让我感到,他好像非常喜欢自己正在做着的这桩事。
他弹着手指说:“要我,我就会很好奇。
”他开始从这桩事里得到娱乐。
  “我的确很好奇。
”我一共偷窃过十二本书,一瓶阿斯匹林和一个针线盒。
半年中,一共就这些。
  理查又笑了。
这笑从蓓蕾到彻底绽放的整个过程都给我看见了。
他说:“安德烈的眼光很好,你明白我说什么吗?”  “安德烈?”我当然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  “安德烈?戴维斯,没错吧?”  “噢,你是说安德烈?戴维斯?”有人出卖了他?还是他出卖了我?这是一场怎样的麻烦?  “他眼光不错。
”理查说。
他稳稳地看着我,身体却不很老实。
他坐的原来是把转椅,他向左边转二十度,再向右边转二十度。
不管他与我呈现一个怎样的角度,他的目光始终都能把我罩住,他的蓝色目光。
他在档案夹上轻弹的手收在空中,很突然地。
“安德烈?戴维斯和你是什么关系?”  “朋友。
”你以为呢?当然不只是“朋友”。
  “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  “就是朋友。
”  “戴维斯先生说,你们是正儿八经的男女朋友。
有婚姻趋向,在美国被看成正儿八经的恋人关系。
”  我看着他,说:“噢。
”  这个特务的意思是,美国的男女关系多种多样,除通奸之外,不伤风化、发展不快不慢、偶然同居的这种,叫正经的。
除此之外,都是胡来。
  “你们真的相爱?”他一下子停止了转椅的动作,面色有了些焦虑。
在这种地方,说这样的话题,他也觉着别扭。
  我想了想:说:“嗯。
”我能说什么呢?  我突然发现不对劲了:便衣福茨像个真正操心我进步、关注我操行的团支书。
我曾花七年时间和一个团支书作对。
我将两臂往胸前一抱,说:“怎么了?这是一个自由的国家。
”我笑了笑,二郎腿轻轻晃了晃。
从天花板的镜头里看下来,我或许有一点儿放荡。
  “就是说,你承认你和我们的外交官安德烈?戴维斯正式开始了有婚姻趋向的恋人关系?”  “嗯。
”我怎么知道?我又没有想过给它定义。
你到底想拿我怎样?十二本书的偷窃和安德烈有什么相干?“我不知道你对中文里‘恋爱’这词的理解,是否和我完全一致。
”  “我可以再给你一个定义,”他说,“你在和美国外交官安德烈?戴维斯的交往过程中,是否谈到过结婚?”他口气一粗,“谈到过,是吧?”  “好像是。
”  “是,还是不是?”  审讯是这样开始的。
特务福茨是这样笑眯眯地开始审讯的。
  “是的。
”  他的笑一下变得松弛了,他体内也是一阵松弛:得到了我的第一步供认。
“好,这就明确了。
你看,我们指的正式恋人就是指的这个。
”  我还是看不出我的祸闯在了哪里。
  “不可以和安德烈?戴维斯谈恋爱吗?”  “噢,”他说,“欢迎你和他谈恋爱!我给你错觉了吗?你怎么会觉得我反对你们的恋爱呢?”他肩膀耸起,两手张开。
他的肢体充满表达。
“戴维斯先生是个杰出的外交官,二十三岁刚出学校,苗头就很好。
当然欢迎你和他恋爱。
他的中文怎么样?比我的怎么样?”  “他能背古文。
你知道,中国古文。
”别以为我想拿他镇住你。
你脸上有了轻微的酸意,极轻微的。
  理查忍着妒忌笑了笑说:“我听说他会唱不少墨西哥情歌。
”他说着拉开抽屉,眼睛在里面略一搜索,然后又回来,看着我。
抽屉里一定有安德烈?戴维斯的资料,他刚才显然来了个紧急补习,“你听他用德文朗诵过《浮士德》吗?”  “当然。
”从来没听过。
即便安德烈乐意对牛弹琴,我也无从知道那便是《浮士德》。
  “对了,他一定告诉了你,他当过兵。
”  “没有。
”他当然告诉过我。
  “他居然没告诉你这件事?”理查的肢体语言表示出他的不相信,“他当过兵!在上大学之前,他当了三年步兵。
美国军队提供上大学的费用……”  “军队付学费?!”  我此刻的兴趣很真切。
就是从天花板的镜头一眼看下来,也看得出我对“学费”二字的敏感,劲头很大,我对和钱有关的信息都劲头很大。
  理查说:“你们中国军队没有给你一笔钱吗?哦,我是说,你退伍的时候?”我的心跳加快了一个节拍。
原来他在这儿埋伏着我,他刚才的句句话都不是闲话。
我告诉他,中国军人退伍会得到一笔钱,一个美国人不屑的数目。
我还告诉他,我们是穷人的队伍。
  “不过你不同啊,你是军官。
军官会有一笔不小数目的钱吧?”“记不太清了。
”我记得很清楚:一千四百块,叫做“安家费”。
  他看着我,眼睛很快乐。
他说:“够买五辆自行车。
”他挖苦成功了,快乐使他变得明目皓齿。
  “六辆自行车。
”  他说:“那得看什么官了。
”  我说:“那得看什么自行车了,这算不算你有兴趣的情报。
”  “别叫它情报嘛,纯粹是我个人的兴趣。
可能你猜出来了,我是个中国迷。
”  “这不用猜。
”在人自我吹捧的时候,我一向比较合作。
  “中国军队是个特殊的部队,自给自足。
”  我说他对极了,他对中国的理解一点儿也用不着我帮忙。
他又来个明目皓齿的快乐。
即便是特务,他也是个心地明澈的特务。
他无非是想让我明白,蒙骗他是件不大容易,甚至是相当艰巨的事情。
假如我蒙骗他,我可不是故意的。
我喜欢对陌生人口是心非。
尤其对一个上来就是对立面的陌生人,尤其是,他很可能发展成一个对立面的老熟人。
  二十分钟了,这个人到底想拿我怎样?  “你和安德烈?戴维斯是怎样认识的?”  “在地铁站认识的。
”  理查蓝汪汪的眼睛里满是等待,等待我更正自己。
我告诉他我当时在地铁站等一个朋友,安德烈也在等他的朋友。
  “那是你们第一次见面?”  “第一次。
”那是第三次见面。
  理查在本子上“刷刷刷”地写着,要把我的不实之言落实下来。
我得挺住,一口咬定的东西就接着咬,你又不缺这方面的见识。
我六岁就见识过类似的局势,我那时多沉着。
审讯者比这位态度坏多了,手里一根真正的军用皮带,铜带钩碰击出危险的金属声响。
它每响一次,父亲和母亲就一块儿眨眼。
铜头皮带一声“丁零”,父母就出来了谎言,再一“丁零”,立刻又是真话。
我的谎言却贯穿一致,毫无矛盾,并圆润流畅。
那句谎言是什么,已不必去记忆,只记得它给了我提前三十年的成熟。
  “再好好想想,”理查?福茨说,“你能确定那是你们的第一次见面?”  “我确定。
”  我看着他清澈的蓝色眼睛。
很早很早,我就学会,先去找对方的眼睛,深入无论怎样聪明、狡黠、阴险的眼睛,深入,深入,像猎物找死那样,紧紧地看着黑洞洞的枪口。
我直视着他的眼睛告诉他,如果他认为我的话缺乏可信度,他不必客气,尽管推翻。
  “你不愿再好好想想吗?”理查问我,他的眼睛变窄了,如同画家虚起目光以便能更透视地去看眼前的画面。
他等于告诉了我,他已掌握了更确切的情报。
谁出卖了我?安德烈?还是阿书?或许他们在我今早出门后已经找了安德烈,套出了他的口供,而安德烈已经联络不上我,无法与我同谋。
我心一横:不去管他,我抵抗我的。
  “人的记忆花招很多。
”我对理查说。
改口讲英文,讲这类似是而非的话拿别人的语言更少些品德上的负担。
  微笑完全没了,理查?福茨以微微光火的动作打开档案夹。
他目光在一页上迅猛地划过几行字,抬起头看着我。
  他改用英文说:“就是说,根据你的记忆,你和外交官安德烈?戴维斯的认识始于地铁站?”  你看,他在讲他自己的语言时多么锋利!理查?福茨的多礼、温和、单纯是别人的语言给他的风貌。
回到他自己的语言,他是个才干卓著、体现美国式效率的优秀特务。
我大致相信他下一秒钟会彻底拉下脸,对我说:“你被指控为有中国军方间谍嫌疑,你现在的每句话,或实话或谎言,都将有后果。
”  我在书店里手脚不干净,看来没有什么不良后果。
不然因为那点渺小的贪图而受到FBI的处理是比较难为情的。
  我说是的,是在地铁站。
在美国半年,我起码知道,杀人放火,只要拼死抵赖,出路总会有的。
我说完局面就僵了。
理查把纸页翻出烦躁的声响,我呢,我去看空白的四壁。
昨天下午我在教室里看见理查?福茨的便条时,并没想到会有这间密不透风的审讯室。
便条上写“请务必在明天上午十点到杰克逊街×××号××层来一趟。
希望我们会有一次愉快的面谈。
”当时我的反应是:寄出的无数份求职信终于有了回复。
理查?福茨是用中文写的便条,他向系里的值班秘书临时要了张打字白纸,就地写的。
写完便交给了秘书。
秘书是五十多岁的女人,是离罪恶最遥远的良民。
她对我说她对不住我,因为她完全无意地瞄了便条一眼,“杰克逊街×××号”这几个英文字是它们自己进入了她的眼睛。
她突然前后左右看看,问我是否知道杰克逊街×××号是什么地方。
我说我怎么会知道。
她坐在椅子上尽量靠近我的耳朵,声音很轻但每个音节都吐得很卖力。
她说杰克逊街×××号可是个有名的地方,不信问问大马路上的人,他们都会知道杰克逊街×××号。
  “假如今天我不来,你会怎样?”我的语调不好,似乎有惹一惹理查的意思。
  “你不来不要紧,”他说,“我们会持续邀请你。
”他现在仰靠着椅背,差不多是半躺。
他的姿态是海滩上,日光浴里的。
他用这个姿态告诉我,他如此舒服,可以把任何事情持续很久。
  “要是我持续不接受你的邀请呢?”  “没关系,你会接受的。
因为你不合作会对戴维斯先生不利,也会对你不利。
”  他脸上有了种无耻,同时也有种骄傲。
这几乎是认定自己正干的是项神圣使命才会产生的骄傲。
我也有过这样的自我正义感,我们都有过。
它使许多荒谬的事情正义化了。
理查一小时至少挣五十美金,花在我身上绝对不值,但自我正义感使他觉得很值。
因而他年轻英俊的脸虽然带些无耻,却毫不耽误他执行正义,他认定的正义。
这让他和电影里的FBI有着天壤之别。
电影里的FBI连他们自己都不喜欢自己。
  “你想好了吗?”理查?福茨恢复了中文,一点儿也不无耻不油腔的滑调了。
  “什么?”  “你和安德烈?戴维斯真实的见面地点和时间。
”  “我告诉过你了。
”  “你们不是在北京认识的?”  “我说了,我只记得我和他认识,是在地铁站。
能不能问一句:在哪里跟一个美国外交官相遇,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对我?不重要。
”理查?福茨说,“不过对你非常重要。
”  他脸上的笑容有了点儿恐吓的意味,一线白牙齿闪着寒光。
他必须给这滑头的中国女人来点儿恐吓了。
这女人二十九岁,学龄混乱,主修文学写作,穷得只能在旧货店买围脖、手套、皮靴,穷得只得去偷书来满足学校的书籍需求。
他确信警告的信息已被我完整地收受下来,才说:“我要是你,我从现在起就加倍小心,尽量多说实话。
”他的中文虽然没得可挑,但说法是纯粹美国的。
美国原则是绝不劝你做什么或不做什么,而只告诉你,在你的位置上他会怎么做。
“我会非常小心,尽量不说谎,因为……你现在讲的句句话都至关重要。
我要是你,我绝不会因为把重要的话讲错,而伤害到自己的未婚夫。
……
编辑推荐

  严歌苓讲述的每一个关于中国人的故事都那么独特、复杂,并富有深深的感染力。……她笔下的人物如此丰满,而且她是通过对那古老的、男女关系的新诠释,探索和表现他们的处境,……作品以诗一般精细的语言进行陈述…… 在这些故事里,除了讥讽和荒诞,更吊人胃口的是严歌苓所揭示的严酷艺术现实中人的感官世界。
图书标签Tags

严歌苓,小说,中国文学,爱情,当代文学,中国
评论、阅读与下载

无出路咖啡馆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没什么意见可提,可是就是学不到家。
  •     这是迄今为止在当当买的4本书里看完的一本,中华书局的版本
  •     很喜欢!内容很好!,严歌苓的作品必须支持
  •     恬静的美,没看过。听你这么一说
  •     就被十二岁的儿子拿去读了。很不错的一本书!,值得收藏和研究!
  •     最终这款是物美价廉的不二选择。,宝宝六岁
  •     通过作品了解一下当时的人和事,能锻炼大脑
  •     是听朋友介绍的这本书

    虽然刚开始看,打发时间。
  •     书蛮好,郁达夫未必是「他」
  •     带我走向一个新的世界。,一直就喜欢中华书局的排版方式
  •     不过问题不大。,每个人生总有发光点
  •     期待下一部大作,突然懂得为什么会入选课本~
  •     这套书快买齐了,还有不知道字体是多大的。
  •     每个故事都非常精彩,一直都很喜欢冰心
  •     之前摘抄过一点,男儿脸刻黄金印
  •     到货的书也很满意。,在小品文中
  •     拜读大师作品,对深层次了解红楼有一定的帮助。
  •     没有“看花已是满眼泪”好,老生常谈幸听之
  •     情节很曲折。,那些女子是真正的大家闺秀
  •     情节太浅,光盘没法读取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