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流皇后

出版时间:2007-1   出版时间:陕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作者:于意云   页数:311  
封面图片

洛.流皇后
内容概要

  美丽不可方物的鲛人遭遇凌迟之苦,只因食其肉者能扭转乾坤。宫怨、情惑、权诈、花巫蛊……大洛帝国陷入前所未有的动荡之中。美丽、神秘的侠义少女流羽的冒险之旅由此展开……  一对踏夜而行的青年男女,两个躁动不安的诡谲魂灵,他们要编织一个天大的阴谋,在这平静的大洛帝国掀起惊涛骇浪……  当大洛帝国在黑暗巫术的威胁下风雨飘摇,保护帝国的重任却落在了一个稚弱而美丽的少女肩上。一个阴谋,一场叛乱,一次朦胧而曲折的爱情,人、神、鬼、巫,恩怨纠结,正义与邪恶,天界与凡俗,共同演绎成这部史诗,这场梦幻!……
作者简介

  作者于意云,出身榕树下网站,擅长鬼魅玲珑的写作手法,作品描写细腻、华丽,又兼具大气磅礴之势,是新一代奇幻武侠代言人。
书籍目录


夜叉二
皇储三
行刺四
谋反五
怨愤六
尤怜七
谣言八
流皇后九
暗域十
死咒流皇后外传
章节摘录

  夜叉  大洛帝国皇都元明城,威光皇帝二十二年,早春。
  倒春寒的天气,夜空里布满乌云,看不见半点星光,也没有风。
仿佛还沉浸在未清醒的冬梦里,纵然有莺歌燕舞笑语喧哗的彻夜不眠,壮丽的皇都还是透露出一种近乎慵懒和散漫的气氛。
皇帝在去年第一场雪后移驾至南边的一座行宫避寒,这是过去十几年间没有过的事,对其缘由人们揣测纷纷。
然而皇帝的离开似乎也带走了皇都里的一部分光和热,人们都觉得这年的冬天比以往更冷,太阳在半空中徘徊也是懒懒的,有气无力。
它大概也想在西方蒙头大睡,或者后悔没和皇帝一起南下吧?总之过去了一个没精打采的冬季,人们盼望着温暖东风的吹拂,也议论着皇帝的行程。
驿马递回的诏书里宣布,皇帝已回銮,将在二月一日抵达皇都。
现在已经是一月三十日的深夜,车驾将经过的大道已泼净水、撤黄土,官员们鲜有入睡的,各自在府邸里剔亮了灯火,等待朝阳的威光。
  此刻相国府里却是一片黑暗,豪奢的楼阁和阔大的庭院都淹没在一种令人窒息的静谧中。
忽然间,微红的灯光闪烁起来。
两盏灯笼前导,一个消瘦高挑的老者捋着花白的胡须,快步行走在曲折的小径上,他正是当朝的相国夏曲和。
在他的身后跟着两个黑衣的彪形大汉,一个拿着鱼网和快刀,另一个拿着内造的细瓷花碗。
相国府的庭院素以优雅精致著称,皇帝也曾驾临观赏,如今树木和假山的影子在闪烁的灯光里跳跃,如被惊醒的鬼魅,使庭院里凭添了几分诡异和不祥。
  潺潺的流水声响着,从假山上跌落的汩汩细流注入潭中,一根粗大的铁链钉在假山上,另一端没入水里。
随着水面涟漪的荡漾,灯笼的光芒散成了摇曳的斑块,明灭吞吐。
潭水突然动荡,水底似乎有很巨大的鱼被灯光惊扰,游动起来,带着那粗粗的铁链在水面搅动,水声越发急切了。
  夏曲和点了点头,身后的一个大汉走上前,熟练地撒下鱼网,然后拖上岸来。
水花飞溅,那被鱼网缠住的东西在拼命挣扎,铁链哗啷啷地响,光斑倏忽闪耀,瞬间破碎湮灭,又瞬间汇聚成形。
那水下的挣扎充满了惶恐和不安,夏曲和只缓缓地捋着胡须,站在岸边漠然地看着,任由水花溅湿了衣襟。
  大汉把网拖上来了,果然是个很巨大的动物,却不是鱼。
灯光下,濡湿的长发像海草一样在地面拖曳,一双深蓝色的眼睛环顾四周,目光里满是痛苦和哀怜——那居然是一个人!一个身姿纤柔的妙龄少女!金环穿透了她颈下的琵琶骨,连着铁链,将她锁在了假山上。
  那大汉非但没有解开鱼网,反而把网缠得更紧,被勒得青紫的肌肤从网眼里鼓出。
少女瑟瑟发抖,大汉快刀一挥,网眼里鼓起的血肉被削了下来。
少女哀号般地张开了嘴,却只发出低微的嘤嘤声。
那大汉挥刀不停,另一个则小心地把那些削下的血肉拾起,放入碗内。
创口里鲜血横流,灯下瞧来却是黑色。
夏曲和仍是漠然地看着,最后点头示意“可以了”的时候,那少女已是半身血肉模糊,气息微弱。
  解开鱼网,咕咚一声,不能动弹的躯体被抛入水中,立刻沉没。
灯笼渐行渐远,最终隐没在黑暗里。
沉寂的水面又悄悄起了变化,铁链微微地抖动着,少女缓缓探出头来,苍白的脸在黑暗里只是淡灰色的一点。
她似乎在张嘴呼喊,但在这沉痛寒冷的深夜里,谁也没听见她的声音。
距天亮还有多久呢?高空中忽然有疾风吹拂,想必拯救或慰藉也如那夜风般,是遥远而无奈的吧?  与此同时,元明城西侧的白虎门,依皇都规矩,城门在亥时三刻关闭,负责护卫京畿安全的锐健营士兵正在城墙上警戒巡逻。
女墙上每隔五步就站着一名持戈的武士,腰间配刀,背后还挂着弓箭,一动不动如铁铸的雕像;静夜里响起橐橐的脚步声,松明的火光闪耀,是巡查的队伍行来了。
在温暖火光的照耀下,铠甲却显得越发寒冷和坚硬。
带队的头领呼出一口白气,觉得有凉冰冰的水滴落在脸上。
下雨了。
妈的,他想,正幻想着巡夜结束后美美地喝上一口,身后的小兵低声道:“大人,您看。
”  黑沉沉的道路上,一个模糊的白点正向城门移来,像是一个人随意地迈步行走,但那速度快得如同骏马奔腾。
即刻,那个白点靠近了城门,是一个穿白衣服的人,但是黑暗里看不清老少。
他抬头高喊:“开门。
”声音尖锐,也分不出男女。
  头领拿着松明,弯腰喝问:“什么人?”  那人还是喊着:“我要进城,快开门。
”  “亥时三刻城门关闭,寻常人等,不得进出。
”头领喊道,“等天亮了再来吧。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和雨水一起落下,忽然觉得非常晦气,那个人还可以在城门下避雨,而自己在城上来回巡逻是不能打伞的。
  “我来找人!现在就要进城——你快开门呐!”那个人还不依不饶地喊着。
  “你听不懂话么?寅时二刻才开门!”头领不耐烦了。
明天皇帝回銮入京,今天晚上千万不要出什么事。
    “你不开门,我自己开!”那个人的声音里带了恼怒,然后笔直地走上前来。
  “哼!说什么疯话!”头领自语道。
  轰隆一声,城墙也震动起来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头领嘎声高喊。
  “城门破了!城门破了!”城墙下传来士兵们乱纷纷的惊惶叫嚷。
  头领带着人,一阵风似的赶下城去。
只见原本紧闭的白虎门现在只剩下一个高高拱起的洞口,城门不见了,满地是碎裂的木块和铁皮。
站在洞口外的那个人左手松松地垂在身侧,右手立掌,还保持着向前推出的姿势。
  城门高四丈,厚两尺有余,外包生铁,钉黄铜钉。
他只推了一掌……  “何方妖孽!”头领拔出配刀怒喝着,“给我拿下!”  士兵们发着喊围攻上去,刀光剑影在夜雨里闪闪发亮。
  皇宫以西一里地外,有条不起眼的小巷,叫雨花巷。
巷口和里面的道路都窄窄的,马车进不来;一个人伸开双臂,差不多就能摸到两边的墙。
铺路的石板裂开,青青的小草钻出来,在风里招摇;还有的石板被行人的脚底磨得凹陷下去,下雨时便积起一分半分深的水,仿佛一大方砚台。
巷中的住户都辟开门面来做点小买卖,卖胭脂水粉的,卖布料兼做裁缝的,还有一位姑娘倚门卖笑。
清晨,也有独轮车推进来卖水,挑子走进来卖豆浆豆花,或高喊着“杏花……一文钱一枝……”惟独小巷尽头那一家不做生意。
  那是一处小小的院落,朱漆木门,黄铜门环,平时大门总是关着。
巷中人家猜测纷纷,若说是读书人,不见有仕子来往;若说是官场中人,门口又没有上马石、石狮子或匾额之类;若说是大老爷包了外室在此,又从不闻里面传出女子的声音……只有在天没亮,或者天已黑尽时,间或看见一两个穿白衣配长剑的年轻人出入……哎哟!该不会是贼人的窝点吧?  春天,墙内的李花桃花盛开,白的红的,如一团团锦绣的云朵从天降下,向外送出甜甜的香气。
风吹着花瓣,飘飘洒洒地落在龟背似的石板路上和行人的头发上,仿佛是从另一个世界里泄露出来的神奇的光芒。
如果对巷子里的人说,那院子里住的是“三御前”,他们一定瞪大眼睛莫名其妙:“榆钱?没见里面种榆树啊!”但是大洛帝国任何一个官员都会吃惊地屏住呼吸:“当真?当真是‘三御前’?”  被称为“三御前”的是三个没有官衔没有品级的年轻人,却是当朝威光皇帝的心腹和左右手。
皇帝允他们见驾不跪的殊遇和先斩后奏的特权。
云使宝瓶和风使孔雀常随侍皇帝左右,行疆使柏龄则云游四海,访查民情,作为皇帝的眼睛和耳朵,巡查富饶广阔的大洛帝国。
  二月初一,春雨缠缠绵绵,仿佛少妇丝般慵懒的媚眼。
行疆使柏龄撑着一把油纸伞走进巷口,屈指算来,离开这里已半年多了。
算是一个巧合吧,他和威光皇帝同一天回到皇都,只不过皇帝全副銮驾从朱雀门进来,由百官迎入皇宫,他却是一个人撑着伞,从玄武门散步回家。
若不是腰间悬了一把长剑,大名鼎鼎的行疆使怎么看都像是一个俊逸爽朗的书生。
一踏进巷口就发现情形有点异样——左右两边的门都关着——他们不做生意了吗?柏龄放慢了脚步。
石板路面泛着水光,仿佛抹了一层亮闪闪的油。
忽听一家门后传出动静,有人正从门缝里窥视,他扭头看去,里面的人又慌忙躲开了。
他一步步地走到巷子尽头,来到自家门口,却发现门是虚掩的。
拴门用的铁链断在地上,朱漆木面破烂,无疑是被人用强力打开。
潮湿的春风夹着雨丝扑面而来,吹在脸上有一点点刺痛。
那刺痛不为雨水的缘故,而是不安。
  ……
图书标签Tags

奇幻,小说,玄幻,中国
评论、阅读与下载

洛.流皇后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在榕树上追于意云的文很久了,不过遗憾的是洛还没出齐,看了流皇后不得不关心流羽的将来,阿修罗公主的人间生活。封面很瑰丽,里面的插图稍微欠缺了点神韵。开本很舒服。
  •     我看于意云的博客上说总是谈不妥出版商,所以后续的故事总也出不来 好可惜啊 我非常非常想看孔雀与流羽的故事啊
  •     这家伙一直痴迷这部小说,可惜网上都没有完整版。果断买了,回头我也要看看
  •     是正版的,打开后看着很舒服,我喜欢,,
  •     很好。就是怎么 没有赠送的那4本书啊?
  •     还没看呢,期待是一本我爱看的书
  •     没事看看,消遣吧。
  •     写得很精彩,,,适合饭后阅读。。。
  •     真的写的很好,就为什么当当网上没有这本书全部的书籍呢?
  •     很好。我很喜欢的一本书。
  •     文笔纤侬流丽明媚从容,故事有强烈的中国神话色彩
  •     主要是回味以前看的时候的感觉
  •     这故事,最早是在榕树下看到的。当时觉得很吸引,一路追文,却只追到半途便没了下文,所以只好乖乖买书。不得不承认,作者的文笔功力和想象力都是一流的,故事开阖传承都处理得很老到。但我最佩服的还是她“幻世”的功力——笔下所描摹那个流羽来处的世界,虽然有佛经里的背景做底,却难为她能用想象力编织得如此具象。与这些相比,人物和情节反而显得稍弱了些。初看不觉得,但是手里有书的时候一再推敲,便会产生这样的遗憾。
  •     最早在清韵看到的,被诡谲秀丽的文字和意境所吸引。可惜,这本貌似是一个故事的中段,没看到前头也没看到结尾,不明白
  •     很有看头的一本魔幻(这样定义有点奇怪,但一时找不出合适的词)。
    唯一的遗憾就是作者写了一本大坑书。
    认真看完此书的人,肯定会有同感,这故事一定还有下文,可是作者好像迟迟不愿意把它写完了。
  •     原来这部小说这本其实是没完全结束的……
  •     闲暇看看
  •     因为是一系列的书,我只看过这一本,所以觉得一般般啦~~~
  •     可惜没写完,一大坑
  •     还好吧&;hellip;帮妹妹买的&;hellip;&;hellip;她讲不是特别好看
  •     这本书以前看过一直没看到结尾,不太好,我不喜欢结局不好的书。
  •     收到书大致翻看了下,感觉不错,等认真阅读后期待会有好感受
  •     一点都不精彩,特别是接近结局的地方,全部都是打斗的场景,故事既不悬疑也不精彩,满失望的
  •     不知道别人看过之后什么感觉,对于我来说,我还是不适合看此种风格的啊!!完全没看进去
  •     觉得还可以。。马马虎虎读了米有什么感想。挺郁闷的~
  •     这刚第一部啊,貌似不错~
  •     种田文的修真?!,可以学到很多知识
  •     送给小盆友的,很奇幻的书
  •     总算放心了。,和《英雄志》并列的爱文
  •     包装好,魔幻是他最好的标签
  •     下次还合作。,仿佛看到了楚留香加寒羽良
  •     那个战场的故事还在继续,一口气全买了
  •     所以想读这本书,对于西游记
  •     翻译的很好,冰与火之歌
  •     买了那么多小书,硬皮的建议好多卷一起收藏~~
  •     不看会后悔,没话说了~~~买吧!!
  •     不错的一本,这期的几位作者都是我超级喜欢的。支持九幻娘!
  •     上小班的女儿很喜欢这本书。她感受到列那的狡猾,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撒
  •     拿起来看就舍不得放下了,其实我有点恨乌及屋了。。。
  •     终于到了。,很喜欢司徒剑桥的漫画
  •     其耀其煌……,快递很给力。
  •     她女儿是宝莲灯迷,出到第四部我也同样要支持
  •     由幻城到临界爵迹,狠狠很好
  •     给小朋友代买的书,魔戒最早的故事
  •     这次是来买3和4的!,看纸质不错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