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荒·四时歌

出版时间:2012-8   出版时间:万卷出版公司   作者:丽端   页数:257  
封面图片

云荒·四时歌
前言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纪年方式,“我七岁那年”,“我上大学那年”,都是旁人无法取代的属于每一个人的印迹。  对我而言,“云荒”也是一种纪年,以至于我回头的时候,发现这些年的记忆可以用几个书名号就加以概括。  2005年,《四时歌》。  2007年,《隔云端》。  2009年,《云泥变》。2005年初,我离开北京的那个月,第一次在晋江文学网的聚会上见到了沧月。挤挤挨挨地坐在清吧喝茶的时候,她和沈璎璎问我愿不愿意加入她们的“云荒”创作。我那时正有写一部长篇架空奇幻的打算,听了她们对云荒世界的设定,觉得很适合安放我的小说,就同意了。这一年春天,我再次离开北京来到深圳,开始写第一部云荒小说,也是平生第一部长篇小说——《四时歌》。  2007年,我在深圳已经有了安稳的工作,也结束了未婚记录,规律得略显单调的生活让我像任何一个上班族一样在两点一线间早晚奔波。更何况,深圳的生活节奏比其他城市要快,快餐店也比其他城市要多。只有在双休日补眠之后,我才会有精力拾起蛰伏了一周的思绪,重新回归到飘渺瑰丽的幻想世界。耗费了整整一年,写出了《隔云端》。那个时候我以为,生活会一直这样延续,让我在都市白领和奇幻作者之间不停转换,同时体会到两个世界的辛劳与愉悦。  ……
内容概要

  《云荒:四时歌》讲述任性刁蛮的苍梧郡主清越随父赴越京参加新皇登基典礼,与京城守卫李允邂逅,两人身份虽异,却心下相许,谁知此时越京城中风云正盛。先是李允家中发生祖父杀叔事件,且李允被告知不得与清越往来,并被软禁家中;后新皇盛宁帝以苍梧王逆反为由发难,尽捕其家人,唯有苍梧王彦照只身一人出逃,新帝杀其家人迫其降时,李允奋不顾身救清越。苍梧王起兵,盛宁帝留清越为人质,遣李允平叛。恩恩怨怨尽在帝王之血传承,情情爱爱难逃皇家嗣后纠葛。  命运以一种最残酷的方式对待着每一个迷失的人,美好的东西就这样被层层撕裂。  古老的云荒大地,容得下那么多的罪恶和悲伤,没有道理容不下两个洁净的灵魂相互取暖。
作者简介

  丽瑞,70年代末生。2003年以《神殇》系列进入奇幻杂志和读者的视线。2005年起与沧月、沈璎璎共筑云荒世界已出版神殇系列《倾天》、《永离》、《啼血无痕》,云荒三部曲之《四时歌》、《隔云端》、《云泥变》,中篇小说集《丽瑞》。
书籍目录

第一卷
春之苏醒兰叶始满地,梅花巳落枝。持此可怜意,摘以寄心知。第二卷
夏之酷烈镜湖三百里,菡萏发荷花。回舟不待月,归去越王家。第三卷
秋之绚绝秋风入窗里,罗帐起飘扬。仰头看明月,寄情千里光。第四卷
冬之萧寂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章节摘录

  一、清越  苍梧老王爷是个疯子。
小时候,清越就听见下人们背地里如此评论自己的祖父。
  由于早些年就把苍梧王位让给了儿子彦照,老王爷嗣澄平日都隐居在自己的弘山别业中,就算是儿孙们都难得见上一面。
因此清越虽然想验证下人们的私语,却一直没有机会。
  清越每年只有在千秋节的庆典上才能见到祖父。
千秋节是天祈王朝的开国纪念日,按照祖先的规矩,所有的皇族都必须参与仪式繁复的庆典和祭祀。
那个时候清越和母亲苍梧王妃一起站在祭台的下方,看着祖父嗣澄与父亲彦照两代苍梧王一一履行冗长的礼节。
站上一天下来,尽管头顶撑着遮蔽阳光的伞盖,清越还是觉碍头晕眼花,而烈日下身着厚重礼服的祖父却依然身形挺拔。
这样沉稳的老王爷,怎么会是疯子呢?  清越并没有去问母亲,她知道那个稳重自持的苍梧王妃最痛恨的,便是乱嚼舌根子的下人。
寻思了许久,清越终于找了个在王府中待了多年的鲛人奴隶,偷偷拉到僻静处。
  那个伺候了四代苍梧王的鲛人女奴浔低着头跪在清越面前,让清越只能看到她披散下的莹蓝长发。
  “郡主问话,奴婢自然知无不言。
”浔的声音,柔和而驯顺。
  “那么你告诉我,老王爷为什么被说成是疯子?”清越压低了声音问。
  “奴婢不知道……”浔说到这里,听到清越不满地冷笑了一声,连忙道,“或许是因为……他早早地便把王位让给了王爷,自己却隐居去了。
”  “这个还用你说?”清越蹲下身,注视着女奴的眼睛,虚言恫吓,“你若是不说实话,小心我叫人把你卖出府去!想要再找个像苍梧王府一样体恤下人的地方,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了吧。
”  浔显然被清越的话吓坏了,她伏在地上,身子不断发抖,“郡主,求求你,不要卖我出去……”自从数千年前空桑星尊帝灭掉海国后,鲛人世代为空桑人奴隶,身世悲惨。
相比而言,苍梧王府对待鲛人已是十分仁慈,即使是年老色衰的鲛人,也养在府中让他们善终,不像其他地方迫不及待地杀掉,用他们的眼珠制成珍贵的珠宝凝碧珠,用以点缀空桑贵族的帽冠和钗钿。
正因为对平民和奴隶的优容,苍梧王彦照才会在民间有崇高的声望。
而浔年纪已老,若是卖出府去只能是死路一条。
  “说吧。
”清越见自己吓坏了她,不由有些心软,“放心,我不会说是你告诉我的。
”  历尽沧桑却美丽依旧的鲛人女奴迟疑了一会,终于开口,“因为老王爷……爱上的是一棵树……”  “什么?”清越差点跳了起来,语气都有点结巴,“一棵……树?”  “是的。
”浔低着头,絮絮地道,“四十多年前,十七岁的老王爷刚承袭了爵位,照例前去越京朝觐谢恩。
他回来的时候,就宝贝一般运回了一株心砚树,种在弘山别业中。
从此,他便长住在那里,把这正经的苍梧王府冷落下来,以前的侍妾舞姬也再不近身。
好容易等到彦照王爷成年,老王爷便急匆匆地将王位让给了彦照王爷,自己更是隐居在弘山别业里。
听说他对那株心砚树珍爱至极,这四十多年来几乎每晚都睡在树下……”  “真想看看那株心砚树呢。
”清越好奇地道,“你见过么?”  “没有。
”浔摇了摇头,“老王爷从不许旁人接近那棵树,听说有人无意中闯进了种树的院子,当场就被老王爷杀了。
”  ……
媒体关注与评论

  正如她的名字,丽端写的那些传奇里都有着一种典耐端凝的风格。那些故事是大气而华丽的,带着一种嫡系出身的堂皇风度,将一切上古遗留的幻想元索运用到了出神入化、不落丝痕迹地涉。  ——沧月    一种能让人获得巨大力量的毒药,—个不可触摸的神秘梦境,帝王之血的阴谋,让两个男人彼此仇恨。只是,那最初和最后的心,她将给予谁?  ——兜兜    如同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随着剧情的发展,人物的登场,卷轴徐徐展开,一幕幕令人或赏心悦目、或痛心扼腕、或惊心动魄的场景跃然纸上,于众生相里看世界。  ——明石    这不过是细细小小的一叶舟、清清浅浅一方纸,可惜它所承载的着实太多,那是少年男女之间的情窦初开,人世间最过澄澈的羁旅牵绊。  ——柠凝    鲁迅说过,悲居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四时歌》就很好地做到了。  ——君越
评论、阅读与下载

云荒·四时歌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