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典藏书系 老残游记·孽海花

出版时间:2010-12   出版时间:吉林出版集团   作者:(清)刘鹗//曾朴   页数:308   字数:330000  
封面图片

国学典藏书系 老残游记·孽海花
前言

“国学”一说,产生于20世纪20年代西学东渐、文化转型的历史时期。此前中国的旧学在现代文明面前一败涂地,曾国藩继承明儒传统,身体力行,通经致用,后来又有张之洞提出“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力图调和传统与现实的阴阳关系。后来学术界兴起“整理国故”的热潮,虽然与当时历史条件看似不协调,实则是有深刻历史理性的。提出学习西方,“师夷长技以制夷”的魏源,当时不但提出学习西方文明,同时又提出要恢复两汉经学,这看似极为矛盾,其实正是魏源的高人之处,此后正是在这样的基础上,才有了中西交流的合理原则。当时国人有一种全盘否定国粹的倾向,认为外国来的就是梅毒也是好的。19世纪末20世纪初,随着中西文化冲突的进一步加剧,中国文化更加弱势,中国面临亡国灭种的危机,为了保国保种,以章太炎为代表的国粹派提出“保存国学”、“振兴国学”的口号。而新文化运动闯将之一胡适,则在介绍杜威的实践主义时同时讲授中国哲学史。在当时的历史氛围下,国学概念产生后其意义内涵自然较复杂,包括传统官方民间各种学问、艺术、技艺等,但在狭义上,国学之范围不脱经、史、子、集四部,同时四部中又以经学为首。国学又可称国故,可译“Guoxue”(音译)、“Sinology”(意译,指中国学,汉学,因无别于汉族学而有争议)。现在一般提到的国学,是指以先秦经典及诸子学为根基,涵盖了两汉经学、魏晋玄学、宋明理学和同时期的汉赋、六朝骈文、唐宋诗词、元曲与明清小说并历代史学等一套特有而完整的文化、学术体系。因此,广义上,中国古代和现代的文化和学术,包括历史、思想、哲学、地理、政治、经济乃至书画、音乐、术数、医学、星相、建筑等都是国学所涉及的范畴。论国学,先明国学之义,所谓必也正名乎,善哉。今天,关于传统文化的书写,好像走向了两个极端:要么过于通俗,要么过于玄虚。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国学的弘扬,需要摆脱掉这两个极端,走一条中间道路,做到深入浅出、微言大义。虽然“文化热”、“儒学热”、“国学热”的浪潮此起彼伏,但真正将自己的文化看做安身立命之本的人却是少之又少。大家对待文化、对待国学,仍然没有走出经世致用、急功近利的目的预设。为什么要学国学?因为国学对我有用;为什么要读国学?因为里面有智慧、有技巧、有升官发财的门路。于是,在今人的眼里,国学已经蜕变成了赤裸裸的经世致用之术,成了彻头彻尾的“用经”!仅求其“用”,不见其“体”,将是最大的无用。仅求其“术”,而对国学的“道统”视而不见,将是中国文化最大的悲哀。为此,国人已做过许多有益的探索。近代以后,随着西学东渐,我们在呼吸外来新鲜空气的同时,也注意到了传统文化的流失。故而对东西方文化进行冷静思考,明确了传统文化不可动摇的根基地位,沿袭先辈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是可以弘扬中国民族特色文化,进而促进当下时代的进步和发展。在此,我们只有安身立命,谋求维新。《尚书》中说:“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但是“周邦”所谓的“新命”不会自己从天上掉下来,而是要靠人不断地去探幽发微、阐发新意。阐发新意,不是凭空想象,不是一味模仿,而要推陈出新。冯友兰先生说,中国的哲学要“接着讲”,不能“照着讲”。而“接着讲”,并不是空发臆想、随意揣摩,而是要以“照着讲”的方式和姿态去“接着讲”,不如此,就无法做到“阐旧邦以辅新命”。国学亦是如此。整理国故,是为了获得长足进步。只有长足进步,才能延续,才能生生不息。当然,任何一种文化都包含着深刻的两面性。所谓的精华和糟粕往往是纠结在一起的。所以,目前最迫切要做的,仍然是平心静气地去了解我们的文化。为了弘扬国学,使更多的人了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粹,我们精心为您编纂了这套“国学典藏”丛书。这套丛书精选了历代文章中的典范之作,于经、史、子、集中选取精华部分,予以汇编。编者力图通过简明的体例、精练的文字、新颖的版式、精美的图片等多种要素的有机结合,全方位立体地解读中国国学的博大精深,为读者打造一条走进国学的画廊,感受国学独到的智慧。学贵力行,圣贤文化的学习,贵在把它落实到自己的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去,才能从中得到真实的利益。愿此套丛书让您领略传统国学风景的同时,与圣人促膝对话,能够聆听到圣贤的教诲;在聆听圣贤教诲的同时,把圣人的教诲贯彻到生活中,落实到一言一行中。“多识前言往行,以自蓄其德”,我们也希望借着伟大文化的指引,提升我们生命的内涵。
内容概要

《老残游记》是刘鹗晚年写的一部清末中篇小说。
《老残游记》以一位走方郎中老残的游历为主线,对社会矛盾挖掘很深,尤其是他在书中敢于直斥清官误国,清官害民,指出有时清官的昏庸并不比贪官好多少。这一点对清廷官场的批判是切中时弊、独具慧眼的。
曾朴的这本《孽海花》通过对上流社会中的达官名仕的活动和言论进行描写,反映?中国自同治初年到甲午战败这三十年间,知识分子从蒙昧闭塞、自我陶醉到睁眼看世界、并进而探索强国富民之路的心路历程。《孽海花》规模宏阔,人物众多,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
作者简介

作者:(清)刘鹗 (清)曾朴
书籍目录

老残游记
 第一回 土不制水历年成患 风能鼓浪到处可危
 第二回 历山山下古帝遗踪 明湖湖边美人绝调
 第三回 金线东来寻黑虎 布帆西去访苍鹰
 第四回 宫保求贤爱才若渴 太尊治盗疾恶如仇
 第五回 烈妇有心殉节 乡人无意逢殃
 第六回 万家?血顶染猩红 一席谈心辩生狐白
 第七回 借箸代筹一县策 纳楹闲访百城书
 第八回 桃花山月下遇虎 柏树峪雪中访贤
 第九回 一客吟诗负手面壁 三人品茗促膝谈心
 第十回 骊龙双珠光照琴瑟 犀牛一角声叶箜篌
 第十一回 疫鼠传殃成害马 痢犬流灾化毒龙
 第十二回 寒风冻塞黄河水 暖气催成白雪辞
 第十三回 娓娓青灯女儿酸语 滔滔黄水观察嘉谟
 第十四回 大县若蛙半浮水面 小船如蚁分送馒头
 第十五回 烈焰有声惊二翠 严刑无度逼孤孀
 第十六回 六千金买得凌迟罪 一封书驱走丧门星
 第十七回 铁炮一声公堂解索 瑶琴三叠旅舍衔环
 第十八回 白太守谈笑释奇冤 铁先生风霜访大案
 第十九回 齐东村重摇铁串铃 济南府巧设金钱套
 第二十回 浪子金银伐性斧 道人冰雪反魂香
孽海花
 第一回 一霎狂潮陆沉奴乐岛 卅年影事托写自由花
 第二回 陆孝廉访艳宴金阊 ?殿撰归装留沪渎
 第三回 领事馆铺张赛花会 半敦生演说西林春
 第四回 光明开夜馆福晋呈身 康了困名场歌郎跪月
 第五回 开樽赖有长生库 插架难遮素女图
 第六回 献绳技唱黑旗战史 听笛声追白傅遗踪
 第七回 宝玉明珠弹章成艳史 红牙檀板画舫识花魁
 第八回 避物议男状元偷娶女状元 借诰封小老母权充大老母
 第九回 遣长途医生试电术 怜香伴爱妾学洋文
 第十回 险语惊人新钦差胆破虚无党 清茶话旧侯夫人名噪赛工场
 第十一回 潘尚书提倡公羊学 黎学士狂胪老鞑文
 第十二回 影并帝天初登布士殿 学通中外重翻交界图
 第十三回 误下 第迁怒座中宾 考中书互争门下士
 第十四回 两首新诗是谪官月老 一声小调显命妇风仪
 第十五回 瓦德西将军私来大好日 斯拉夫民族死争自由天
 第十六回 席上逼婚女豪使酒 镜边语影侠客窥楼
 第十七回 辞鸳侣女杰赴刑台 递鱼书航师尝禁脔
 第十?回 游草地商量请客单 借花园开设谈瀛会
 第十九回 淋漓数行墨五陵未死健儿心 的烁三明珠一笑来觞名士寿
 第二十回 一纸书送却八百里 三寸舌压倒 第一人
 第二十一回 背履历库丁蒙廷辱 通苞苴衣匠弄神通
 第二十二回 隔墙有耳都院会名花 宦海回头小侯惊异梦
 第二十三回 天威不测蜚语中词臣 隐恨难平违心驱俊仆
 第二十四回 愤舆论学士修文 救藩邦名流主战
 第二十五回 疑梦疑真司农访鹤 七擒七纵巡抚吹牛
 第二十六回 主妇索书房中飞赤风 天家脱辐被底卧乌龙
 第二十七回 秋狩记遗闻白妖转劫 春帆开协议黑眚临头
 第二十八回 棣萼双绝武士道舍生 霹雳一声革命团特起
 第二十九回 龙吟虎啸跳出人豪 燕语莺啼惊逢逋客
 第三十回 白水滩名伶掷帽 青阳港好鸟离笼
 第三十一回 抟云搓雨弄神女阴符 瞒风栖鸾惹英雌决斗
 第三十二回 艳帜重张悬牌燕庆里 义旗不振弃甲鸡隆山
 第三十三回 保残疆血战台南府 谋革命举义广东城
 第三十四回 双门底是烈女殉身处 万木堂作素王改制谈
 第三十五回 燕市挥金豪公子无心结死士 辽天跃马老英雄仗义送孤臣
章节摘录

话说山东登州府东门外有一座大山,名叫蓬莱山。
山上有个阁子,名叫蓬莱阁。
西面看,城中人户,烟雨万家;东面看,海上波涛,峥嵘千里。
所以城中人士往往于下午携尊挈酒,在阁中住宿,准备次日天未明时,看海中出日。
习以为常,这且不表。
却说那年有个游客,名叫老残。
此人原姓铁,单名一个英字,号补残。
因慕懒残和尚煨芋的故事,遂取这“残”字做号。
大家因他为人颇不讨厌,契重他的意思,都叫他老残。
不知不觉,这“老残”二字便成了个别号。
他年纪不过三十多岁,原是江南人氏。
当年也曾读过几句诗书,因八股文章做得不通,所以学也未曾进得一个,教书没人要他,学生意又嫌岁数大,不中用了。
其先,他父亲原也是个三四品官,因性情迂拙,不会要钱,所以做了二十年实缺,回家仍是卖了袍褂做盘缠。
你想,可有余资给他儿子应用呢?这老残既无祖业可守,又无行当可做,自然“饥寒”二字渐渐相逼来了。
正在无可奈何之时,可巧天不绝人,来了一个摇串铃道士,说是曾受异人传授,能治百病,街上人找他治病,百治百效。
所以这老残就拜他为师,学了几个口诀。
从此也就摇个串铃,替人治病糊口去了,奔走江湖近二十年。
这年刚刚走到山东古千乘地方,有个大户,姓黄,名叫瑞和,害了一个奇病:浑身溃烂,每年总要溃几个窟窿。
今年治好这个,明年别处又溃几个窟窿。
经历多年,没有人能治得了这病。
每发都在夏天,一过秋分,就不要紧了。
那年春天,刚刚老残走到此地,黄大户家管事,问他可有法子治这个病,他说:“法子尽有,只是你们未必依我去做,今年权且略施小技,试试我的手段。
若要此病永远不发,也没有什么难处,只需依着古人方法,那是百发百中。
别病是神农、黄帝传下来的方法,只有此病是大禹传下来的方法。
后来唐朝有个王景得了这个传授,以后就没有人知道此方法了。
今日奇缘,在下倒也懂得些个。
”于是黄大户家遂留老残住下,让他治病。
说也奇怪,这年虽然小有溃烂,却是一个窟窿也没有出过。
为此,黄大户家甚为喜欢。
看看秋分已过,病势今年是不要紧了。
大家因为黄大户不出窟窿。
是十多年来没有的事,异常快活,就叫了个戏班子,唱了三天谢神的戏;又在西花厅上,搭了一座菊花假山。
今日开筵,明朝设席,闹得十分畅快。
这日,老残吃过午饭,因多喝了两杯酒,觉得身子有些困倦,就跑到自己房里一张睡榻上躺下,才闭了眼睛,就看外边走进两人来:一个叫文章伯,一个叫德慧生。
这两人本是老残的挚友,一齐说道:“这么长天大日的,老残,你蹲家里做甚?”老残连忙起身让座,说:“我因为这两天困于酒食,觉得怪腻的。
”二人道:“我们现在要往登州府去,访蓬菜阁的胜景,因此特来约你。
车子已替你雇了,你赶紧收拾行李,就此动身罢。
”老残行李本不甚多,不过古书数卷,仪器几件,顷刻间便上了车。
无非风餐露宿,不久便到了登州,就在蓬莱阁下觅了两间客房,大家住下,也就玩赏玩赏海市的虚情,蜃楼的幻相。
次日,老残向文、德二公说道:“人人都说日出好看,我们今夜何妨不睡,看一看日出何如?”二人说道:“老兄有此清兴,弟等一定奉陪。
”三人开了两瓶酒,取出携来的肴馔,一面吃酒,一面谈心,不知不觉,那东方已渐渐发大光明了。
其实离日出尚远,这是蒙气传光的道理。
三人又略谈了片刻,德慧生道:“此刻也差不多是时候了,我们何妨先到阁子上头去等呢?”文章伯说:“耳边风声甚急,上头窗子太敞,恐怕寒冷,比不得这屋子里暖和,须多穿两件衣服上去。
”各人照样办了,又都带了千里镜,携了毯子,由后面扶梯曲折上去。
到了阁子中间,靠窗一张桌子旁边坐下,朝东观看,只见海中白浪如山,一望无际。
东北青烟数点,最近的是长山岛,再远是大竹、大黑等岛了。
那阁子旁边,风声“呼呼”作响,仿佛阁子都要摇动似的。
天上云气一片一片地叠起,只见北边有一片大云,飞到中间,将原有的云压将下去。
并将东边一片云挤得越过越紧:越紧越不能相让,情状甚为谲诡。
过了些时,也就变成一片红光了。
慧生道:“残兄,看此光景,今儿日出是看不着了。
”老残道:“天风海水,能移我情,即使看不着日出,此行亦不为辜负。
”章伯正在用远镜凝视。
说道:“你们看!东边有一丝黑影,定是一只轮船由此经过。
”于是大家皆拿出远镜,对着观看。
看了一刻,说道:“是的,是的。
你看,有极细一丝黑线,那不是船身吗?”大家看了一会儿,那轮船也就过去,看不见了。
慧生还拿远镜左右观视。
正在凝神,忽然大叫:“哎呀!你瞧,那边一只帆船在那洪波巨浪之中,好不危险!”两人道:“在什么地方?”慧生道:“你往正东北瞧,在长山岛的这边,渐渐来得近了。
”两人用远镜一看,都道:“幸而是向这边来,不过二三十里就可泊岸了。
”相隔不过一点钟之久,那船来得业已甚近。
三人用远镜凝神细看,原来船身长有二十三四丈,原是只大的船。
船主坐在舵楼之上,楼下四人专管转舵的事。
前后六支桅杆,挂着六扇旧帆,又有两支新桅,挂着一扇簇新的帆,一扇半新不旧的帆,算来这船便有八支桅了。
船身吃载重,想那舱里一定装的各项货物。
船面上坐的人口,男男女女,不计其数,却无篷窗等物件遮盖风日,面上有北风吹着,身上有浪花溅着,又湿又寒,又饥又怕。
看这船上的人都有民不聊生的气象。
那八扇帆下,备有两人专营绳脚的事。
船头及船帮上有许多的人,仿佛水手的打扮。
这船虽有二十三四丈长,却是破坏的地方不少,无一处没有伤痕。
那八个管帆的却是认真地在那里管,只是各人管各人的帆,仿佛在八只船上似的,彼此不相关照。
那水手只管在那坐船的男男女女队里乱窜,不知所做何事。
用远镜仔细看去,方知道他在那里搜他们男男女女所带的干粮,并剥那些人身上穿的衣服。
章伯看得真切,不禁狂叫道:“这些该死的奴才!你看,这船眼睁睁就要沉覆,他们不知想法敷衍着早点泊岸,反在那里蹂躏好人,气死我了!”慧生道:“章哥,不用着急,此船目下相距不过七八里路,等他泊岸的时候,我们上去劝劝他们便是。
”正在说话之间,忽见那船上杀了几人,抛下海去,捩过舵来,又向东边丢了。
章伯气得两脚直跳,骂道:“好好的一船人,无穷性命,无缘无故断送在这几个驾驶的人手里,岂不冤枉?”沉思了一下,又说道:“好在我们山脚下有的是渔船,何不驾一只去,将那几个驾驶的人打死,换上几个?岂不救了一船人的性命?何等功德!何等痛快!”慧生道:“这个办法虽然痛诀,究竟未免鲁莽,恐有未妥。
请教残哥以为何如?”老残笑向章伯道:“章哥此计甚妙!”说着,三人就下了阁子,吩咐从人看守行李物件,那三人却俱是空身,带了一个最准的向盘,一个纪限仪,并几件行船要用的物件,下了山。
山脚下有船坞,都是渔船停泊之处。
选了一只轻快渔船,挂起帆来,一直追向前去。
幸喜本日刮的是北风,所以向东向西都是旁风,使帆便当。
一霎时,离大船已经不远了,三人仍拿远镜不住细看。
及至离大船十余丈时,连船上人说话都听得见了。
谁知道除那管船的人搜括众人外,又有一种人在那里高谈阔论地演说,只听他说道:“你们各人均是出了船钱坐船的,况且这船也是你们祖遗的公司产业,现在已被这几个驾驶人弄得破坏不堪,你们全家老幼性命都在船上,难道都在这里等死不成?就不想个法儿挽回挽回吗?真真该死奴才!”P2-4
编辑推荐

《老残游记》以摇串钤的江湖郎中老残两个月的短暂游历为主线,串联起晚清社会的一幅幅社会众生相。作者刘鹗在书中通过对玉贤、刚弼两个所谓“清官”滥用刑罚、草营人命的罪恶行径的描写,得出“清官比贪官更可恶”的惨痛结论;又通过老残这个精通医术又有强烈政治意识的人物形象,寄寓了自己挽救时弊的愿望。 《孽海花》以苏州状元金沟和名妓傅彩云的经历为线索,展现了同治初年至甲午战争这三十年中国社会政治文化生活的历史变迁。书中笔墨最为集中也最成功的是对封建知识分子与官僚士大夫的刻画,写他们的虚伪造作,写他们面对西方文明冲突时的庸腐无能。
评论、阅读与下载

国学典藏书系 老残游记·孽海花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从这本书中我们可以了解到晚清社会的方方面面,具有很高的文学价值。
  •     国学典藏书系 ,适合了解、也适合收藏
  •     书的内容还没来得急看,因为这次买太多了,来不及细细看。但是书的内容是没问题的,国学经典啊。质量也很好。
  •     书很经典,通过读史和经典能学到很多有易人生价值的思想。
  •     孩子喜欢!!!!!!!!!
  •     清末四大谴责小说其二,很好,大家多看看
  •     价钱可以,质量 也不错
  •     书真滴很一般
  •     内容还行,但所配图画和内容基本没什么联系,在一点上有点欺骗消费者的味道。
  •     本书的编辑先生,谢谢你让我在《老残游记》里看到用《儒林外史》连环画的一部分配的插图,画得真不错,可惜不是全套的。《孽海花》用的是哪本连环画充当的插图,本人才疏学浅,实在猜不出来,盼望告诉我,释我之疑,不胜感激!这本书的纸张还好,字的间距有点小。吉林出版社的老乡,咱们认真点,脸上也有光彩。
  •     这套书总体不太好,主要是编者不够用心,注释太少,图文不符,价格偏贵,封面也不讨我喜欢!反正买了几本后不会再买这个书系的了。
  •     1,扫描制作的,好多错字没有改。2,注释,有的该注的没有注,不该注的在注
  •     是精装书,性价比较高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