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时间:2012-6   出版时间:天地出版社   作者:王子群   页数:272   字数:247000  
封面图片

门
内容概要

  《门》讲述了一对跳出农门的青梅竹马的恋人在七年恋爱之旅中,两人真挚的恋情是怎样受到残酷现实的冲击以至于濒临破碎的。女主人公石玉萍在物欲中彷徨、迷茫,用青春赌明天,几乎走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是家乡的巨大转变和生机让她看到了希望,找到自身定位,毅然回归家乡和恋人怀抱,完成了精神的自我救赎。
  “门”既喻人生坡坎,又暗指心障。“农门”易跳,“心门”难越。小说通过解剖一对典型人物不同的人生追求,形象地展示了当今走出了家门、校门、“农门”的新生代草根大学生内心的困惑与挣扎。读后使人警醒:过度的物欲将腐蚀乃至摧毁人的精神世界。人,只有投身于时代发展的大潮中,生命才会有尊严、有价值。
  作者出自农民工,与贫民草根同呼吸共命运,有很深的生活积累。文字表述细腻、准确,语言鲜活,使人读来欲罢不能。
作者简介

  王子群,1968年10月生于河南项城。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河南省曲艺家协会会员。多次荣获河南省文艺大赛金奖、一等奖、群星奖、牡丹奖等。出版有长篇小说《临时夫妻》。

章节摘录

  星期天的下午,什集汽车站忽然间热闹起来。
  什集汽车站像这样热热闹闹的景象早就有过了,而且在一年里总会有那么几次的,春运啦,夏收啦,秋播啦……那时候挤在车站里的大都是手提肩扛着大包小裹的行李,外出打工的乡里乡亲,不像现在这样挤挤挨挨的都是清一色的学生。
说起来,什集汽车站像现在这样挤满清一色学生的日子也颇有些年头了,自打县城里新开了几所中学就开始了。
初时,学校里还没有多少学生,可随着拔尖的老师陆陆续续地来到,家长就坐不住了。
要说也是啊,教育孩子可不是种庄稼,不管种得早晚管理得好坏只要季节一到该熟就熟了,老师不好,能教出好学生吗?那不把孩子耽误了嘛?打听实确了就跟着一窝蜂地把孩子送到县城的学校去了。
在县城不像在乡下,来来回回的那么方便,不用说也是得住校的,逢星期回来看看,星期日再赶回去。
于是,星期天下午什集车站热闹非凡就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
  高二的学生杨书生也跟别人一样挤在人堆里,不过,他不像别的学生那样——没坐车的眼巴巴地盼着往县城去的班车,坐在车上的要么看车载的电视,要么看书,要么和相识的人说笑打闹——而是东张西望地在人群里搜寻着,显然在找什么人。
  杨书生的确是在找人,他要找的是一个清秀的女孩子,叫什么名字他还不知道,但他知道她一定会来的,就像所有在县城上学的学生在今天下午一定会返校一样。
从学校回来的时候,杨书生坐在车上就看到了她,知道她回来了,自然也是会回去的,因而他的身边就为她准备出一个空位来。
这样,她来了就可以坐在他身边了,他就可以和她说话了,自然也就可以打听一下她的情况了。
  这会儿,杨书生一边搜寻着她的身影,一边回想着回来时的情景。
那天,他正坐在车里东看看西望望的,忽然一个好看的身影闯了进来,定睛一看,她!顿时来了精神,不由地多看了她两眼。
她也看到了他,轻轻地朝他笑了笑就扭过头去找了座位坐下了。
杨书生很想跟她说说话,可思忖了半天还是找不出什么理由,只好老老实实地坐在跟她隔了两排的座位上,偷偷地打量着她的背影。
她穿着白底红点的衬衫,黑黑的头发梳成一条马尾巴,在发根上扎着一只蓝色的蝴蝶结,看起来又活泼又漂亮。
  都是同一个乡镇的,有的原来是同班同学,有的现在是同班同学,又都是从呆闷了的学校往家赶,每个人都很开心,说说笑笑打打闹闹嘻嘻哈哈地就没消停过。
不过,杨书生发现一路上只有那个女孩子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
这没什么,能看见她,还是叫他心里熨帖得不行。
  杨书生是在有一次回家的时候在车上偶然看到她的,当时也没觉得什么,后来又见过几次,不知道怎么地突然就喜欢上了她,只可惜不知道她的名字,也不知道她在哪个学校,甚至连跟她说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让他不免有些失望,又有些不甘。
他今天下了决心,一定要打听清楚。
生怕错过了,因而一吃完午饭,他把碗一推就急急匆匆地去车站了。
  要知道,毕竟是在县城上学,跟在乡里上学比起来是花了大价钱的。
学校当然也知道,平常就不怎么放星期,最多到了星期日,星期一下午而已,像现在这样一下子星期两天只有到了月底才能有一次。
因为难得,同学们就把这样的星期叫做大星期。
初中如此,高中也如此。
这个大星期他要是错过了就得等下一个大星期,而下一个大星期能不能再遇到她那就不好说了。
一般来说,大星期同学们都会回家的,但也有个别同学是不回家的,他们要么是学习特别认真,一分钟也不想浪费;要么就是想乘着空闲,好好在县城玩玩。
  ……
媒体关注与评论

  人生的道路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常常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  ——柳青    “门”,既喻人生坡坎,又暗指心障。人生之“门”,你不得不跨;《门》,你不可不读。  ——本书编辑    有批评家想为“王子群的创作现象”召开一个研讨会,因为这是当代文学发展的一个新现象。说明中国文学植根大地乡土的传统生生不息。  ——《传记文学》副主编郝庆军
编辑推荐

  文学不能改变我们的生活,却能改变我们的心灵。

评论、阅读与下载



门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