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猫

出版时间:2012-8   出版时间:四川文艺出版社   作者:邓一光   页数:300   字数:270000  
封面图片

蓝猫
内容概要

《邓一光文集》收录了湖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武汉市文学院院长、著名作家邓一光的13部作品,是迄今为止硬汉作家邓一光收录经典作品最多、最完善的作品集。
《蓝猫》为《邓一光文集》中的一部中篇小说选集,精选了邓一光八篇具有代表性的优秀中篇小说。
《蓝猫》中的这些小说立意新颖,不落俗套,不刻意宣扬或批判,并多以人物白描为主,生动地讲述了一个个集众多矛盾为一身的个性人物,给读者留下甚有趣味的思考。
作者简介

邓一光,1956年生于重庆,当过知青、工人、新闻记者、自由写作者、合同制作者、文学刊物编辑。现为武汉市文联作家、文学院院长。著有长篇小说《家在三峡》、《走出西草地》、《我是太阳》、《江山》,以及文学作品集《孽犬阿格龙》、《红色贝雷帽》、《命运风》等。曾获鲁迅文学奖、冯牧文学奖、郭沫若文学奖、人民文学奖等奖项。
书籍目录

蓝猫
消失在路上
独自上路
院子
大路朝天
休息
我是一个兵
西沙

章节摘录

  二
冷子其实看见了那只猫从门口一步一瘸地走过去。
冷子没有理会。
冷子
没有欺侮那只猫。
她一直是不欺侮小动物的。
大动物她也不欺侮,她怕它们

几天前李药和五孩在楼梯口追打那只猫时,她还责备过她们。
她说猫又没
惹着你们。
李药说让猫跟着犯忌,五孩说对,让猫跟着犯忌,冷子才没说什
么。
现在冷子当然也不会去欺侮那只猫。
她现在要哄五孩。
五孩别哭了五孩别哭了。
冷子劝道。
五孩立在屋子中央天昏地暗地嚎哭。
五孩别哭了五孩别哭了。
李药也劝。
五孩还哭。
张着大嘴哭。
五孩那张大嘴好像是人给画上去的。
五孩像男
孩,个儿又瘦又小。
五孩不该长那么大的嘴。
冷子不知道该怎么劝五孩,她已经劝了半个多钟头了。
这其问爱俏的李
药已经洗完澡又洗完换下的衬衣裤衩,在镜子前涂了好半天爱丽丝面膜。

药涂面膜就像糊墙一样。
冷子说,李药,这样涂怎么行,你有多少钱往脸上
涂呀。
李药拧过背去,哼了一声,没有答理冷子。
冷子俊俊俏俏,天生的美
人胚,当然可以不用爱丽丝。
你不用也别干涉人家呀。
李药皱着眉头想一句
老话。
李药只读完初一,记不住很多词。
后来李药想起那句老话来了。
饱汉不知饿汉饥。
五孩还在哭。
冷子累了。
冷子每天在油锅前要站十二个小时。
十八岁的冷子身子不弱
依然感到累。
冷子想那两个城市人太缺德,什么财不好发,偏偏来骗五孩一
家人的血汗钱。
五孩是来城市卖花生的。
五孩家是花生专业户,承包了二十
五亩河套沙地。
五孩每天扛一百斤花生上街卖。
不是去集贸市场,那里税收
得太狠。
五孩知道一些小街小巷,那地方僻静但是有一些想省脚力的买客,
五孩很聪明。
一百斤花生,每斤一块五。
有一个城市人,问有没有花生仁,
炸了下酒的那种。
五孩说没有,只有落花生。
又来了一个城市人,问有没有
花生壳,用来熏腊肉的那种。
五孩说没有。
只有落花生。
第一个城市人对第
二个城市人说,正好,咱俩把这些花生买下,拿回去剥了,你要壳我要仁,
岂不皆大欢喜?于是城市人给五孩算账:就算五十斤仁五十斤壳好了,我们
每人五十斤。
我只要仁,他只要壳。
我们都只要花生的一半,所以应该只付
一半的钱,对吧?一半是每斤七毛五分。
我五十斤该付你三十七块五毛,他
五十斤也该付你这么多,对不对?五孩想,对。
他们每人都只买了我一半,
当然该付一半的钱,生意就得公平合理。
五孩高高兴兴卖了花生,还慷慨地
把麻袋送给了那两个城市人,免得他们到处找东西装。
但是走在回家的路上
五孩越想越不对。
五孩只读完初小。
五孩不会算术。
但有一个事是明白的:
她卖一百斤花生应该收回一百五十元钱,可她现在手里只捏着七十五块钱哪

于是五孩就哭。
冷子很累,她已经劝了半个多钟头了。
冷子打一回来就劝起,没顾得上
洗澡洗衣服。
身子汗黏黏的。
天黑了。
五孩仍然在哭。
五孩嘴很大,哭起来
后劲十足,无遮无拦。
五孩很有把握打破一个钟头的纪录。
冷子不再劝了,
只在一边默默地陪着。
心里想,就是五孩今晚哭到后半夜,明早五点也要准
时爬起来。
冷子在一家私营餐馆干活。
冷子不愿丢掉那份工作。
李药已经缩进她的帐子里去了。
那里面立刻就有浓烈的化妆品香味飘出
来。
冷子看见李药在帐子里解开小衣,拿什么东西往胸脯上涂,一边涂一边
哼歌。
“会有那么一天,会有那么一天……”李药嗓子不好,七歪八错的。
黄冈人,总是把“会”说成“费”。
费有那么一天,费有那么一天……李药
一边涂一边唱,有时候太专注胸上而忘了歌词,就嘴里嚼糖似的糊弄过去,
但绝不停下来。
李药的兴致很高。
冷子不清楚李药怎么舍得花那么多钱去买
那些大瓶小盒的化妆品。
李药在城建学院当清洁工,每月工资八十元,伙食
再怎么也得花去三分之一。
房租三十元,四个人平摊每人七元五毛。
李药每
个月往家寄二十元。
余下的李药就买花布头买化妆品横竖折腾。
现在那余下
的一部分就在李药“费”呀“费”的哼哼中涂在她的胸脯上了。
李药的胸平
扁扁的,一般十七岁的女孩子都不这样。
冬天还能拿假的来打马虎眼,夏天
就困难了,李药有时候悲哀地这么说。
冷子不相信涂点什么就能让那里发起
来。
再说,一个清洁工要那么老高一对胸干什么,冷子这么想。
冷子想是这
么想,却不好说,因为冷子自己的胸老高,这么说话不硬。
李药就没有干扰地在帐子里涂她的胸。
五孩中气十足地立在屋子中央大声嚎。
这时候门砰的一声被撞开了,屋里的人吓了一跳。
她们最主要的不是给
吓住了,而是被进来的人身上那股冲人的酒气给熏住了。
但那只有一会儿。
因为是每天熟悉的。
李药又继续“费”呀“费”地往胸上涂东西。
五孩又继
续昏天黑地地哭。
冷子说:“橘红姐,今天又喝了?”
橘红说:“唔。

橘红就去暖瓶里倒水。
暖瓶是空的,李药洗了澡。
橘红跌跌撞撞去晒t
台拧水龙头。
冷子在背后喊:“没水呀,下面把闸关了。
”橘红就骂:“背
时的!房租月月按时交,凭什么不给水?”冷子说:“你等一下,我去楼下
提点水来。

水提来了,橘红等不及烧,一气灌了两大杯,气这才出均匀,酒味儿也
散了些。
橘红把裙子蜕蝉壳似的自头上扒下,丢在脚盆里,露出一身莲米般
的白肉来。
帐子里的李药呼地躺下去,脸朝里,拉起被单蒙住头。
橘红吼道
:“五孩你烦人不,嚎死呀你嚎!”
五孩不理会,依然哭,嚎声更加壮烈。
橘红一跺脚,说:“你再嚎,老鼠拖花生啦!”
五孩戛然止声。
侧耳细听,脸色顿时变了,扑到屋角去看囤积在那里的
花生。
李药在被单下说:“哼!”
冷子说:“橘红姐,穿上衣服吧。

橘红说:“烧。

五孩惊慌地说:“老鼠呢?老鼠在哪儿?”
冷子说:“橘红姐,今天又陪酒了?”
橘红不答,舀了水,稀里哗啦地洗身子,莲米般雪白的身子在八支光灯
下滚来滚去。
李药的被单扯得更紧。
冷子不知道还该说什么。
橘红已经洗完
,说:“睡,困了。
”就摇摇晃晃走到自己的床前倒下去。
冷子又站了一会
儿,见橘红不动,已发出轻微的鼾声。
自己先去床上坐了一会儿,想了想,
又起来,把橘红刚换下来的脏衣服端到楼下去洗了。
五孩还在花生囤积处惊慌地找老鼠。
  ……
编辑推荐

  作为著名的军旅作家,邓一光熟悉军旅生活,他对部队及军人的了解和理解超过了很多同类作家,所以他的笔触能深人心,开掘深意,且生动脱俗,独具特色。这部中篇小说集多为军旅题材,很具代表性,行文流畅又气韵连贯,具有很强的可读性。 《蓝猫》是邓一光的中篇小说集。

评论、阅读与下载



蓝猫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