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短篇小说年选

出版时间:2012-2   出版时间:江苏文艺   作者:李敬泽   页数:282   字数:250000  
封面图片

中国短篇小说年选
内容概要

  《中国短篇小说年选(2011年选)》可能是2011年最好的文学选本!
  《中国短篇小说年选(2011年选)》选出中国当代短篇小说中最有代表性最经典的作品,包括《轮子是圆的》、《作曲家和他的鹦鹉》、《一九七五年的春节》、《小学生黄博浩文档选》、《你的世界之外》、《写字桌的一九七一年》等。本书由李敬泽主编。
书籍目录

轮子是圆的
作曲家和他的鹦鹉
一九七五年的春节
第三朵浪花
小学生黄博浩文档选
索多玛记
飞行酿酒师
你的世界之外
深圳在北纬22°27'-22°52'
一只叫得顺的狗
回头客
爷爷的“债务”
帅旦
写字桌的一九七一年
四人舞
最后的男人
不可触碰之秘
像奔跑那样美好的事
骤风
章节摘录

  同拍摄组去泰国前,苏普莉娅把从朋友那里继承过来的鹦鹉留给范林照管。
范林从没问过她鸟来自何处,但敢保证这只名叫宝利的鹦鹉曾经属于某个男人。
苏普莉娅在他之前一定交过一些男友。
她是位漂亮的印度演员,总会招来羡慕的眼光。
每当她人不在纽约,范林就担心她会跟别的男人热恋起来。
  好几次他曾暗示可能向她求婚,但她总是避开这个话题,说她的影坛生涯到三十四岁就会结束,今后五年里得抓紧多拍几部片子。
实际上,她从未演过主角,始终演些配角。
如果她什么角色都拿不到就好了,那样她就可能接受妻子和未来妈妈的角色。
  范林不太了解宝利,从没让这只自尾巴的小粉红鹦鹉进入自己的作曲室。
过去苏普莉娅出差时常常把宝利寄托在“动物之家”,不过,如果只离开两三天,她就把它关在笼子里,放上足够的食物和水。
但这回她将在国外待三个月,所以要范林照看这只鸟。
  跟别的鹦鹉不同,宝利不会说话;它不声不响,使范林常常怀疑它是哑巴。
夜里这只鸟栖息在窗边,睡在一个立架上的笼子里,那架子像巨型的落地灯。
白天它蹲在窗台上或在笼子顶上晒太阳,羽毛好像被阳光漂白了。
  范林知道宝利喜欢吃谷子,但不清楚宠物店在哪里,他就去街上的香港超市买回一袋小米。
有时他也把自己吃的东西给鹦鹉:米饭、面包、苹果、西瓜、葡萄。
宝利喜欢这些食物。
每当范林把饭菜放到桌上,它就过来转悠,等着啄上一口。
这些日子范林常常吃中餐,这是苏普莉娅不在家的唯一好处。
  “你也想吃麦片吗?”一天范林吃早餐时间宝利。
  鸟用长着白圈的眼睛盯着他。
范林拿来一只茶碟,放进几颗麦片,摆在宝利面前。
他加上一句,“你妈不要你了,你得跟我过了。
”宝利啄着麦片,眼皮扑闪扑闪。
不知为什么范林今天觉得它怪可怜,就找来一个酒盅,倒了点奶给它。
  早餐后,他第一次让宝利进入作曲室。
范林在电子琴上谱曲,因为房间太小,放不开钢琴。
鸟静静地立在他的写字台的边缘上,注视着他,仿佛认得他写下的音符。
接着,当范林在琴上弹试一个曲调时,宝利开始拍打翅膀,摇头晃脑。
“喜欢听我的作品吗?”范林问它。
  鸟没有反应。
  范林正在改写音符时,宝利落到琴键上,踏出几个微弱的音响,这让它更想玩下去。
“走开!”范林说,“别碍事。
”  鸟飞回到写字台上,又一动不动地观看范林在纸上画着小蝌蚪。
  十一点左右,范林靠着椅背伸了个懒腰,注意到宝利身旁有两个白斑,一个比另一个大。
“该死的,别在我桌上乱拉!”他喊道。
  一听那话,鹦鹉嗖地飞出屋去。
它一逃跑,倒使范林安静了几分,提醒自己要耐心些,宝利可能和小婴儿差不多。
他站起来用纸巾擦去了污迹。
  每周他给只有五个学生的作曲班上三次课。
他们付的学费是他的固定收入。
学生们晚上来到他在三十七大街的公寓,待上两小时。
那位二十二岁名叫沃娜·科南的消瘦女生非常喜欢宝利,经常伸出食指对它说:“过来,过来呀。
”不管她怎么哄逗,鹦鹉总是无动于衷,坐在范林的腿上,仿佛也在听讲。
有一回沃娜抓起鸟来放到自己头上,但宝利立即跑回到范林那边。
她嘟囔说:“马屁精,光会溜须主子。
”  范林跟当地一个剧组合作,创制一出以民间音乐家阿炳为原型的歌剧。
‘阿炳早年与他父亲一样是和尚,后来他失明了,被赶出了寺庙。
他开始作曲,沿街演奏聊以度日。
  范林不喜欢这个剧本,它过于强调艺术创作的偶然性。
歌剧的主人公阿炳宣称:“艺术的伟大只是一个意外。
”对范林来说,这种逻辑无法解释贝多芬或柴可夫斯基,没有艺术理论、眼界、目标,怎么可能有他们伟大的交响乐。
伟大的艺术不应该是偶然的。
  即使这样,范林仍然用心地谱写《盲人音乐家》的乐曲。
根据合同,他将获得整个歌剧收入的百分之十二,他们会预支给他六千美金,分两次付清。
这些日子他忙着作曲,很少做饭。
他从早上七点创作到下午两点,然后出去吃午餐,常常带上宝利。
鸟蹲在他肩上,范林走起路来觉得宝利的爪子在挠他的皮肤。
  一天下午,在罗斯福大街上的泰阪餐厅里,范林吃完饭去柜台那边付了钱,回到座位上继续喝茶。
他把一美元小费放到桌上,宝利却叼起钱来,放回到他手里。
  “哇,它认得钱!”鼓着金鱼眼的女招待喊起来,“别偷我的钱,小三只手!”  那天夜里范林在电话上告诉了苏普莉娅宝利的新花招。
她说:“我从没想到你会喜欢它。
它不会给我叼钱,那是肯定的。
”  “我只是照管它。
它是你的。
”范林以为她会兴致勃勃地谈下去,但她的声音同往常一样,徐缓的女中音略带睡意。
他本来要说多么想她,经常抚摸她在壁橱里的衣服,但忍住了没说。
  一个湿漉漉的早晨,外面蒙蒙细雨在风中摇曳,像绵绵丝线缠在一起,西面街上的车辆隆隆作响。
范林躺在床上,肚子上盖着卷皱的床单,心里想着苏普莉娅。
那女人总梦想着要孩子,她在加尔各答的父母常催她快结婚。
然而范林觉得自己可能只是她的安全网——一旦她找不到更中意的男人,他就成为垫底的。
他尽量不想烦心事,而回忆起那些令两人都销魂、疲竭的激奋之夜。
他想她,非常想,但也明白爱情就像别人的恩赐,随时都会失去。
  突然一个响亮的音符从作曲室传来——宝利在电子琴上玩呢。
“别闹腾了!”范林朝鸟嚷道。
但音响继续丁零零地传来。
他下了床,向作曲室走去。
  不知怎么搞的客厅里窗户开着,地板上散落着纸张,由过堂风吹来吹去。
范林听到动静,看见一个人影溜进厨房。
他快步跟过去,只见一个十几岁的男孩爬出窗外。
范林没追上他,就探出窗户,朝顺着防火梯往下跑的小偷大喊:“你要是再来,我就报警把你逮起来。
找死的!,’  男孩跳落到柏油地上,两腿一软坐了个屁股蹾,但接着就爬起来。
他的牛仔裤后面黑乎乎的湿了一片。
一眨眼他拐上街道,不见了。
  范林回到客厅时,宝利忽的一声飞过来,落到他的胸脯上。
鹦鹉看上去受惊了,翅膀颤抖不停。
范林双手捧起鸟,亲了它一下。
“谢谢你啦,”他悄声说,“你吓坏了吧?”  ……
编辑推荐

  为什么要阅读?因为它帮助你发现孤独——抓住它,你才可能真正理解“这个黄昏,抑或是那个吻”的意义。它们必定不是通常说的那样。这是一个有关于自我认知、觉醒与“溢出”的奇异旅程。为了让它妙趣横生,阅读还将送给你一个特殊的礼物:几个一辈子的,不被距离、时间、生硬的现实所改变的朋友。
评论、阅读与下载

中国短篇小说年选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