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躁

出版时间:1970-1   出版时间:安徽文艺   作者:贾平凹   页数:392  
封面图片

浮躁
前言

  这仍然是一本关于商州的书,但是我要特别声明:在这里所写到的商州,它已经不是地图上所标志的那一块行政区域划分的商州了,它是我虚构的商州,是我作为一个载体的商州,是我心中的商州。而我之所以还要沿用这两个字,那是我太爱我的故乡的缘故罢了。  我是太不愿意再听到有关对号入座的闲话。  在这本书里,我仅写了一条河上的故事,这条河我叫它州河。于我的设计中,商州是应该有这么一条河的,且这河又是商州唯一的大河。商州人称什么大的东西,总是喜欢以州来概括的,他们说“走州过县”,那就指闯荡了许多大的世界,大凡能直接通往州里的公路,还一律称之为“官道”,一座州城简直是满天下的最辉煌的中心圣地。  现在已经有许多人到商州去旅行考察,他们所带的指南是我以往的一些小说,却往往乘兴而去败兴而归,责骂我的欺骗。这全是心之不同而目之色异的原因,怨我是没有道理的。就说现在的州河虽然也是不真实的,但商州的河流多却是任何来人皆可体验的。这些河流几乎都发源于秦岭,后来都归于长江,但它们明显地不类同北方的河,亦不是所谓南方的河。古怪得不可捉摸,清明而又性情暴戾,四月五月冬月腊月枯时几乎断流,春秋二季了,却满河满沿不可一世,流速极紧,非一般人之见识和想象。若不枯不发之期,粗看似乎并无奇处,但主流道从不蹈一,走十里滚靠北岸,走十里倒贴南岸,故商州的河滩皆宽,“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成语在这里已经简化为一个符号“S”代替,阴阳师这么用,村里野叟妇孺没齿小儿也这么用。  因此,我的这条州河便是一条我认为全中国的最浮躁不安的河。  浮躁当然不是州河的美德,但它是州河不同于别河的特点,这如同它翻洞过峡吼声价天喜欢悲壮声势一样,只说明它还太年轻,事实也正如此,州河毕竟是这条河流经商州地面的一段上游,它还要流过几个省,走上千里上万里的路往长江去,往大海去。它的前途是越走越深沉,越走越有力量的。  对于州河,我们不需要作过分的赞美,同时亦不需要作刻薄的指责,它经过了商州地面,是必由之路,更看好的是它现在流得无拘无束,流得随心所欲,以自己的存在流,以自己的经验流。  ××年前,孔子说:逝者如斯夫。我总疑心,这先生是在作州河考。  1986年6月平凹识于五味什字巷
内容概要

  《浮躁》以农村青年金锁与小水之间的感情经历为主线,描写了改革开放初始阶段暴露出来的问题以及整个社会的浮躁状态和浮躁表面之下的空虚。《浮躁》是作者“商周系列”的第一部,奠定了贾平凹在文坛的实力派地位。正如后来的《废都》及《秦腔》一样,该书已经出版即引起轰动,并获美国文学大奖。
章节摘录

  金狗歪着头,虎虎地望着爹说:“毛主席说:‘没有正确的政治观点,就等于没有灵魂。
’我听谁的?”  爹说:“听我的,我是你爹!”  金狗说:“那不听毛主席的?”  爹吓得脸色煞白,开门在外望了一回,反身将金狗压在炕沿上一顿饱打。
这一顿打得厉害,金狗再不敢多言多语。
夏季遭了大旱,坡地没收,河畔的水稻又逢了虫害,秋后父子就日日上山,挑野菜,挖老鸦蒜水拔了毒吃。
人活得万般凄惶。
  一日,久旱落雨,州河发了黄汤洪水,沿岸的人都去河里捞浮柴,捞上游山里冲下来的南瓜、萝卜,金狗怂恿着爹也去捞。
父子俩到了河边,人都占了有利地势,金狗说:“爹,咱到锥子岩下去!”锥子岩在  仙游川下三里地,岩头突出,下临回水潭,不涨水时也深到两丈,幽幽漆黑。
此时吃水线上升了六尺,白沫堆起一尺余厚,果然好多柴草、树枝浮在那里。
矮子画匠连连摆手不让下水,金狗已剥了衣服,一丝不挂,抓污泥涂了下身,冲一泡热尿,接住喝了一口,掬两把搓揉在肚皮上,爹一把没拉住,早溜下水去。
将一堆枯柴拉到岩下,又去拖一根栲木树桩,恰当时岩上正过一支队伍。
队伍是武斗的,从两岔镇来,皆拿有铁棍榔头,凶神恶煞得吓人。
画匠在岩下远远瞄见,浑身打抖,急呼金狗过来,两人匿身岩下石缝,不敢弄出响动。
队伍站至岩头,影子落在水面,恍惚如鬼,议论起回水潭的深浅。
一个说:“这狗日的拉到白石寨也不会老实交代,就让他带花岗岩脑袋见上帝去吧!”一个就说:“别浪费了一颗子弹!”接着就骂起来,似乎又动了手脚,乱七八糟里,有一种凄惨的呻吟。
后来有人呼叫队长,说:“昨日夜里在西线打了一夜,咱那边死了三个战友。
他们能杀咱一个,咱就敢杀他两个,把这狗日的处治了吧!”被问的人说:“你们看着办吧。
拉远一些,别让仙游川田家的人看见了。
”几个声音回应:“看不见的,咱给他下饺子。
”水面上的人影就一阵乱动,一件东西抛下来。
金狗看时,那东西在水面砸起很高的水柱,似乎还停了一下,是一个鼓鼓的扎了口的麻袋,一时沉不下去,即刻一个打旋,悠悠坠没。
岩上的人全站在岩头,看水面泛泡沫,说:“朝河里唾几口吧,别让他阴魂再追上咱!”呸,呸,呸,一阵唾声,就嘻嘻哈哈走了。
水面上的人影一消失,金狗就跳起来,看爹时,爹大睁着眼,无知无觉。
说道:“爹,我去看看,那麻袋里装的什么?”一个猫子没下水去。
水底里摸到那个麻袋,踹踹,肉肉的,软,不知装的是人是兽,拎起来特别轻。
金狗往上浮,先暗得什么也看不见,后来朦朦胧胧有些微光亮,却怎么也浮不出水面。
心想一定是遇上鬼了,暗中骂道:“死鬼,我捞你尸首上去,你倒要找替身托生?”头就碰在硬硬的东西上,胳膊像是挨牙咬一般疼。
金狗才蓦地明白浮柴积在水面,厚得冲不开,就将麻袋口的绳子缚在脚上,身子平行,双手奋力向一边划动,终从岩脚的清水里浮出来。
麻袋拉出水来,沉重了十多倍,才到岩石下,金狗爹失声叫道:“你怎么把麻袋捞上来?”  金狗说:“我看里边装的啥?”  爹说:“还能有啥?七星峡打仗,一次下六个饺子,身上都背个磨扇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既然死了,掀下水咱们快走吧。
”  金狗却将麻袋打开,提角儿一倒,骨碌碌滚出一个人来,是田中正!田中正是田老六的外甥,任两岔镇公社副社长。
矮子画匠先前与田姓一家人为自留地畔争吵,田中正偏向过本族人,硬判他不是,惹得他一身是口,冤不能诉,背地里只是咒骂:呸,身为副社长,明镜不能高悬,枉做政府官员!矮子的好恶当然不能左右田中正的官运,但从此是大大地敬而远之了。
现在田中正被人下了饺子,惨是够惨的,但人已死,奈何不得,就要逃离是非之地。
一边掉头走,一边说:“冤有头,债有主,谁害死你你找谁去!我们捞你一个尸首,也是尽了乡邻情分,怪不得我们没送你回家了!”  金狗却在后边喊:“爹,他还活着!”矮子一时骇绝,趔趄返来,手在田中正的鼻下试了,果然有一丝热气。
父子俩解了绳索,掐了人中,活动手臂,揉搓胸口,田中正阴里回阳,气息渐盛,哇哇向外吐水。
金狗就抓了双腿,倒提着抖动,泥水又吐得一地,田中正的一双小眼睛睁开了。
编辑推荐

  《浮躁》在一定程度上写出了改革开放之初中国农村发生的潜移默化的变化:体制的松动,旧秩序的动摇,人心点燃的希望,不屈的挣扎与奋斗……身陷于贫困中的人们,是如何渴望脱贫致富。  对现实的表现实际只是一个构架,小说在“改革”的现实表象下,隐藏着贾平凹过去一直苦心经营的“性情”。因为这些“性情”弥漫于其中,使得小说的韵味依然十足。这些“性情”总是有正反双重含义,它混合着圣洁/欲望、隐忍/放荡、合理/非法等奇怪的对立面,贾平凹的小说也因此能写出人性的丰富性和复杂性。
图书标签Tags

贾平凹,小说
评论、阅读与下载

浮躁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与二月河一样,老师让看的
  •     太精辟了,谁能告诉我欧阳自己都离了婚了
  •     得细细地读,性价比高。故事也耐看
  •     天马行空的想象,但是内容一般呢
  •     一个背叛了日本的日本人,她的书很有哲理
  •     传奇是传奇,但不实用
  •     功力还不够,还有灰尘。。貌似比原著少了点内容
  •     还不错啊,推荐给同学,朋友,同事家人都行。虽谈不上老少皆宜,Kindle版有错别字
  •     对未知世界进行了大胆的猜想。,一直喜欢沧月的小说
  •     王灿也算是一个很宽容的女孩了,这回都如常所愿了
  •     和新华书店里的一模一样,书里无论是权谋相争还是情意缠绵都写得大气、细腻
  •     北京的故事,和电视不一样
  •     生者情何以堪?,我抵达不了的对岸。
  •     一切OK,看了推介
  •     很不错的书籍啊,以前就看过电子书了
  •     最喜欢的韩国小说是《刺鱼》,还是一贯地喜欢
  •     很贴合生活,书的印刷质量不错
  •     不过喜欢这个作者的书,觉得特别吸引我!
  •     硬书皮。像字典一样~,在公交车上听很有感觉
  •     莫言的书值得一看!,群众版的翻译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