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军师(第三部)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时间:二十一世纪   作者:随波逐流   页数:474   字数:350000  
封面图片

一代军师(第三部)
内容概要

面对残酷的生存竞争,各大势力为了保存自己,消灭对手,使出了种种奇谋妙计。时事如同冥海中吞噬一切的大涡,即使智多而近妖的江哲,也会身不由已。作出种种违心的决定……他为什么一定要重新入世?他应怎样处理和爱徒的关系?雍正的那些对手,真的就该一脉不存么?一代军师江哲运筹帷幄,要解民命于倒悬!
作者简介

笔名随波逐流,原名刘雪林。女性,工科出身,现在是名程序名。唯一的爱好就是读书,从来都觉得最美妙的文章就是流传至今的诗词歌赋,史书传记,不过最爱看的还是各种武侠,历史,玄幻小说。看的书多了便自己动笔写起来,最大的快乐就是看着自己笔下的人物逐步丰满起来,最大的痛苦就是为了写书还要搜集数倍的资料,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不像江哲那么聪明逍遥,最大的满足就是看到读者们的热情回应。
书籍目录

第一章 立威定策第二章 苍鹰折翼(上)第三章 苍鹰折翼(中)第四章 苍鹰折翼(下)第五章 间其腹心第六章 内忧外患第七章 万金家书第八章 布局天下第九章 杀人灭口第十章 雪影杀机第十一章 一见如故第十二章 步步为营第十三章 舍命相搏第十四章 绝地重生第十五章 惊闻巨变第十六章 无敌之罪第十七章 有口难辩第十八章 十面埋伏第十九章 恩断情绝第二十章 大战前夕第二十一章 阴云密布第二十二章 古墓秘舵第二十三章 高山流水第二十四章 沁水初战第二十五章 清野血战第二十女章 紫烟遗尘第二十七章 安泽败战第二十八章 胜固欣然第二十九章 败亦可喜第三十章 自投罗网第三十一章 一线生机第三十二章 以命抵命第三十三章 将计就计第三十四章 惊闻密辛第三十五章 兵出壶关第三十六章 烈火梵城第三十七章 沙场重逢第三十八章 战事如棋第三十九章 火烧沁水第四十章 四面绝网第四十一章 杏花疏影第四十二章 安排香饵第四十三章 壮士断腕第四十四章 生离死别第四十五章 三路突目第四十六章 碧血忠魂第四十七章 代州烟云第四十八章 势定收官(上)第四十九章 势定收官(下)第五十章 忠贞见疑(上)第五十一章 忠贞见疑(中)第五十二章 忠贞见疑(下)第五十三章 狭路相逢第五十四章 雁门碟血第五十五章 遥望林泉

章节摘录

  第一章 立威定策  大雍武威二十七年,十月十六日,哲初入泽州大营,任监军,杖悍将以立威,众军折服,军心乃安。
  ——《南朝楚史?江随云传》  数日之后,终于到了泽州大营,远远看着犄角相连,隐伏杀机的大营,心中不知怎地凭空生出骄傲的念头,上有雍王这样的明君,中有一干虎将,下有这样的雄兵万千,若是大雍不能一统天下,真是没有天理了。
  齐王走到车前,笑道:“随云,这次你可不能坐车了,我命人准备了一匹性情温顺的战马,你应该没有问题吧?”  我微微一笑,道:“多谢齐王想得周到。
”  说罢,我在小顺子扶持下跃下马车,骑上了那匹齐王所说的温顺战马,虽然风寒尚未完全痊愈,但是已经大致无碍了,青衣飘飘,倒也是气度不凡,心里庆幸当日逃命落水的狼狈模样没有给太多人看见,我策马落在齐王身后一步向大营驰去。
  离大营还有数里之遥,营门大开,衣甲鲜明的两列骑兵雁行而出,然后上百名品级足够的将军随后而出,策马亲来迎接,加上他们身后的亲兵,一个个气势汹汹,在我看来不像是迎接,倒像是上来挑战的一般。
  那些将军到了我们面前,一个个挥刀行礼,然后高声道:“末将等恭迎大帅回营。
”  我总算也在军中呆过,没有被他们的吼声镇住。
眼光一闪,将这些将军面貌都看了清楚,有一些颇为熟悉,却是在雍王府见过面的,只不过我在雍王府也是深居简出,却是不怎么相识,不过站在众将之首的那人我是记得清清楚楚,正是我那个最不爱读书的弟子,荆迟,听说他已经做了齐王的副手,两年不见,他气质更加沉稳,少了几分鲁莽气息。
还有一半将领颇为陌生,看他们看向齐王的目光忠诚狂热,其中有一两个人我记得在齐王身边见过,想必这些人都是齐王的亲信将领,这些将领隐隐分成了两派,中间隔着明显的距离,之间泾渭分明,我微微苦笑,不知道是不是齐王故意不去交好那些倾向雍王的将领,若是他肯用心,至少这些将领不肯明目张胆的拉帮结伙。
  齐王回礼之后,高声道:“陛下钦使何在?”我自然知道齐王为何这样着急见到皇上的钦使,大雍军令,无武职者不得擅入军营,我如今没有武职在身,就是齐王也不便让我进军营的。
  随着齐王的高呼,有人高喝道:“奉敕令,齐王李显、楚乡侯江哲接旨。
”  我抬目看去,一个绯衣官员捧了黄绫圣旨从营门策马而出,李显和我连忙下马。
香案早已经准备好,荆迟带着众将簇拥着李显和我跪下听旨  那名官员高声朗读了一遍圣旨。
众籽听得明白,却是任命楚乡侯江哲为监军,便宜行事.泽州大营上下都需受扛哲监督。
任命监军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情,只不过皇上和齐王之间的关系众人皆知,若是任命了别人,那些籽领不免怀疑皇上是不放心齐王,准备对齐王出手了。
可是任命江哲做监军,那就不-样了。
军中地位高的将领都知道江哲是皇上的心腹军师,对他的事情也知道得不少。
雍王方面的将领自然知道江哲的厉害,相信若是他做了监军,那么齐王定然无法起异心;齐王方面的将领却是知道齐王能够“戴罪立功”镇守泽州.就是此人向皇上留书推荐的,此人又是齐王亲自请来的,就是再笨的人也知道齐王对他的敬重。
所以军中将领虽然互相有隙,可对这个监军却都接受了。
  圣旨宣过、谢过钦使之后,齐王下令升帐。
这是军中的大事,一时传令升帐,逾时不到是要斩首的。
不过今次升帐似乎比以前更加吓人。
大帐之内,虎贲卫和齐王的亲兵两侧站立,经过前日合力厮杀作战,如今已经不像一开始那样彼此戒备,但还是存了一较高低的心思。
双方都气势汹汹,那些解了兵器进帐议事的将领都觉得背后寒气四射,不由心中直打鼓。
  李显心中苦笑,看了一眼坐在东侧上首的江氰心道:我若是强行压制,只怕反而会激化矛盾。
你的职责就是调解军中的对立情绪,怎么还是袖手旁观呢?一边想,一边使了几个眼色。
  我看在眼里,心中道:若是他们打了起来,岂不是显得我无能?我仔细看了众将一圈,目光落到荆迟身上,看来还是得拿他开刀才行。
不过这也不是冤屈了他,泽州大营两派对立,他就是雍王一派的首领。
倒不怪这家伙存心争夺权利,偏巧他就是无遮拦的性子,平日行事不名懈怠礼仪。
此人又心直,对皇上自然是不敢稍有放肆,对着昔日敌对的齐王却不免有些大大咧咧。
他这样无心行事,别人却不免以为是皇上示意他掣肘齐王,所以雍齐两派将领的对立也就显露了出来。
偏生这个荆迟又是个极重情义的人,总有些护短,若是两派将领闹了起来,他便带着亲信袍泽打头阵,结果让齐王越发难做。
如果齐王置之不理,军心不稳无法克敌;齐王若想要杀一做百,这荆迟又是皇上爱将,且是无已之过。
如今我若是不处罚荆迟,就不能镇住雍派将领。
  想到这里,我微笑道:“元帅,本监军初来乍到,还不清楚军中事务,不知道如今军情如何?”  李显一愣,心道随云怎么这么积极?前日我跟他说起军情,他还懒得听,总是说到了大营再说,如今怎么主动问了起来?他正要搭话,我轻轻给他使了一个眼色,李显立刻住口不言。
阶下众将,能够入得帐来的都不是有勇无谋的匹夫,所以虽然齐王没有答我,他们个个也都缄口不言。
只有荆迟,数年不见,旱就心痒痒的想跟我问候,却一-直没有机会,如今-见我出言询问,齐王又是默然不语,只道是齐王故意给我难堪,他又是除了齐王之外的第二人,便开口道:“禀告先生,末将——”  他刚要说话,我突然脸-沉,喝问道:“荆迟,监军和元帅说话,你为何插话?”  荆迟一愣,连忙辩解:“先生,末将无心插话,只是元帅没有答,末将才多言了。
”  我冷冷道:“岂有此理!-军之中,帅位只可-人独据。
我和元帅说话,元帅又没有许可你代为回答,你怎敢多言?难隆我听闻你飞扬跋扈,目无尊上,今日-见果然如此。
”  荆迟先是有些委屈,可是他早已习惯将我的话翻来覆去想上几遍,这一想居然冷汗直流。
想到数年来自己虽然无意,但在军务上和齐王多有纷争,难怪齐王一派的将领总是和自己为难。
荆迟不是笨人,想到昔日离京之时,皇上让自己好好支持齐王,自己却是如此行为,怪不得江先生要出言斥责。
想通之后委屈全消,反而心惊胆战,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战战兢兢地道:“末将知罪,请先生责罚。
”  我心道,这荆迟果然仍然畏惧我昔日余威。
目光一扫,只见雍王一派将领人人面有不安之色,看来这几年都没有少给齐王添麻烦。
  我故意露出冰冷的神色,道:“本监军承皇命监督众将,荆迟犯上不敬,有害军心,罪在不赦。
呼延寿,你给我将他推下去斩讫报来。
”  阶下众将寺刻哗然。
雍派将领看着那面寒似水的监军,心道莫非是监军和齐王合谋要铲除荆迟?可是这监军乃是皇上钦命,总不会偏向齐王吧。
那些齐派将领虽然恼恨荆迟,可是数年来并肩作战,觉得若是杀了他不免惋惜。
这时,呼延寿已经寒着脸带了两个虎贲卫就要将荆迟推下去。
  雍派将领虽然心中疑虑,可是都知道虎贲卫是皇上的禁卫,心道莫非是皇上有心杀了荆迟不成?便不敢阻拦。
有的更担陇若是荆迟不肯平白送命,搅闹起来可就糟了,那样就没法子替他求情了。
谁知平日张扬的荆迟居然只是苦着脸束手就擒,就连冤枉也喊不出口。
当年在寒园他可没少因为强辩而被我惩戒,所以他心中早就有了成见,若是不喊冤或者还会没事,强辩只怕是罪加一等。
  等到呼延寿将荆迟带了下去,李显心道:怎么人都带下去了?莫不是随云真的动了杀机?忍不住看了我一眼,道:“随云,还未开战就斩杀大将,未免有些可惜。
不如饶了他这一次吧?”  我淡淡道:“军中铁律,轻慢搠,是死罪。
人人如此,军中岂不失了规矩?”  这时,阶下众将一看不好,这个监军是真的铁了心要杀人了。
雍派将领连忙纷纷上前恳求,不过这次可都是先给齐王行礼之后再沈话了。
齐王一个眼色,那些心有戚戚的齐派将领也纷纷求情。
我这才脸色温和地道:“既然众将都为他求情,我就饶了他这一次。
传令下去,将荆迟杖责二十,日后若再有怠慢上位者,定斩不赦。
”  军令传下,又过了片刻,呼延寿等人带了上身精赤、血痕宛然的荆迟前来复命,我这才收起怒容,淡淡道:“荆迟,杖罚你也受过了,以后可不许再犯。
陛下命你为副,你怎可如此糊涂,扰乱军心?今后不可再擅自行事,否则就是齐王殿下不管你,我也不会放过你。
”  荆迟虽然受罚,心中却想既已受刑,看来先生不会生气了便欣然答应。
我见他这些神态,知道他虽然听命,但还没有戒惧之心,便道:“荆迟,方才罚你乃是军法。
你好歹从我数年,也算是我的弟子,作为师长,我也要罚你不从上命。
这个刑罚你若是不想受,可以断绝师徒恩义,我就不再管你。
”  荆迟一听连忙道:“先生尽管责罚,弟子并无怨言。
”荆迟可是颇以身为我的弟子为荣,怎肯破门而出?再说若真的断绝师徒恩义,不说如今我的身份;就是别人的耻笑他也受不起的。
  我微微一笑,道:“小顺子,你待会儿监督他抄写军规百遍,不许他偷懒找人代写。
”  李显忍不住笑道:“早就听说随云你最喜欢罚荆将军抄书,果不其然。
”  荆迟苦着脸应诺。
  接下来,齐王给我引见了军中众将,其中有几人我颇为留意。
樊文诚、黄龄,他们是齐王身边亲卫军的统领;夏宁、罗章乃是齐王麾下有名的猛将。
这四人都是齐王的亲信,当年太子李安就是拿了丘符也调不动他们。
雍王方面的将领我虽然也认得几个,可是如今长孙冀远在关中,裴云屯兵长江北岸,司马雄更是统领禁军,自然都见不到。
剩下的这些将领我虽然多半听过,却很难引起我的注意。
接着齐王下令十日之后全军大比,命众将各自准备,言语中隐隐暗示大比之后就要出兵攻打北汉。
众将这几年本就隐忍得难受,听了这个消息自是人人振奋,都想着在大比之中占先,出战之时好打头阵。
  等到众将退下,我本想去自己的营帐休息,却被齐王硬扯到了他的寝帐。
在帐中,齐王似笑非笑地盯着我,好像等我问他什么。
  我却是装聋作哑。
  过了片刻,李显终于苦笑道:“随云,你不要装蒜了,还是快点说说你对这次出兵有什么看法吧。
”  我故意惊问道:“殿下何出此言?大雍规矩,监军不可过问战事,这些事情殿下自该去问军中大将和幕僚才是。
”  李显气结,他却是聪明,眼珠一转,道:“随云,你可知道镇守边关事关重大,不得圣旨不能回京?”  我愣了-下,道:“自应如此。
”  李显露出狡黠的笑容道:“若是我们和北汉对峙,别说是一年两年,就是三年五年,我也有法子让你不能回京,却不知到时候慎儿还认得你么?”  我听了防佛晴天霹雳,心道:糟糕,我怎么忘记了这件事情?若是北汉不能攻克,我就不能回京。
想到贞儿、柔蓝和慎儿,我心中更是焦虑。
想了半天,我不由失笑道:“殿下可真是随云的克星。
当年在南楚,我对殿下可是戒惧得很,殿下的侍卫手一按上刀柄,我便立刻屈服。
如今殿下的杀气我已经不怕了,殿下却又拿家室来威胁。
让我做监军,不知是让我压制下还是殿下压制我啊?”  李显苦笑,道:“那是你没有准备对付我,否则我早就被你卖了还在替你数钱呢。
好了,快些想想,这次皇上的意思就是除掉龙庭飞,只要此人-死,北汉就是迟早覆亡的局面。
可是龙庭飞领军作战从无败绩,本王虽然骄傲,也知没有必胜的把握。
若是和他拼兵力,恐怕会损失惨重,到时候大雍元气大伤,又如何对付南楚呢?”  我见齐王心诚,暗道:罢了,若是困在这里也是没有趣味。
再说我既然来了军中,若是不理军务,只怕皇上那里也说不过去,还是平了北汉要紧。
于是,我整理了一下恩路,道:“下和龙庭飞比较,谁的军略强些?”  齐王想了一下道:“本王擅长战阵,在战略“以乎不如龙庭飞。
此人在军事上的天赋确实出色,本王不过是靠着兵多将广罢了。
不过本王倒也自信,这龙庭飞就是本事再强,也不可能让本王一败涂地。
”  我摇头道:“殿下所说只对了一半。
龙庭飞军略确实强过殿下,这些年来,他屡次进攻大雍都是得胜而归,再不济也是全身而退。
北汉军骁勇善战,龙庭飞麾下颇有几个大将,再加上明时势、知进退,所以大雍会屡次败在龙庭飞之手。
可殿下若是和龙庭飞作战,却也不会弱过他,只是殿下心中只想着铲除龙庭飞,所以才不免被他玩弄于股掌之上。
”  齐王有些迷惑,道:“随云你不也认为北汉有龙庭飞才是我军挫败的主因么?”  我笑道:“正是如此。
北汉若没有龙庭飞支撑,早就被大雍所破,可这并不代表我们对付北汉就是对付龙庭飞啊。
”  齐王想了一想,道:“莫非你是想离间龙庭飞和北汉朝廷的关系么?只怕很难。
现在龙庭飞深得信任,又是准驸马,就是想要离间也没这么容易。
”  我摇头道:“离间并不容易。
现在的北汉主虽然不是什么明君贤主,但是却有一样好处,就是敢放手、敢信人。
龙庭飞得侍这样的主君,也是他的福气。
这离间一策,用在龙庭飞身上却是无用。
就算有用,只怕也耗时太多。
”齐王道:“那么随云你是什么意思呢?”  我微微一笑,道:“龙庭飞用兵虽然千变万化,可是万变不离其宗。
他用兵喜欢奇正相辅,常常自率大军,然后遣-军为偏师。
或者自领大军攻城破寨,或者令偏师袭我侧翼辎重,我雍军虽众,却往往落得一个被他恃强凌弱的局面。
”  李显有些尴尬地道:“正是如此。
他每次用兵或是派遣谭忌飘忽在我大军左右,或是让石英千里奔袭,我为了对付龙庭飞总是不敢轻易分兵。
就是这样,一有松懈,还往往被龙庭飞所乘。
这些年来,北汉屡次进犯,用兵都是千变万化,让我不明白龙庭飞是如何如臂使指地指挥偏师。
媒体关注与评论

  在官场,权势相争,惊心动魄;于处事,过人智谋,化险为夷。千万点击,百万荐诵,不可不读!江南奇女子,洋洋书写百万言,龙图霸业,跃然纸上。四册蝉联,大制作凸显大智慧,好评如潮,最新上市!本书为第三部。  面对残酷的生存竞争,各大势力为了保存自己,消灭对手,使出了种种奇谋妙计。时事如同冥海中吞噬一切的大涡,即使智多而近妖的江哲,也会身不由已。作出种种违心的决定……

图书标签Tags

架空历史,一代军师,网络小说,随波逐流,小说,架空,武侠
评论、阅读与下载



一代军师(第三部)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以前网上看过这部小说,很好看。当时人民文学出的时候因为太贵而没买~现在人民文学的前两册都缺货,就只能抱着试试的态度买了这个新的版本。送来的时候是特别的用盒子装的,这在以前当当单买书的待遇不同,拆开后才发现这书的版本很精致,印刷、纸张质量都很好,而且价格比人民文学的版本还要低了很多,绝对的物超所值!现在摆在书架上感觉很有气派~这是一部网络小说,相信大部分想购买的人都是网上看过再来收藏实体书的。有喜欢这部小说的认可千万不要错过了,这个21世纪出版社版的《一代军师》绝对是你收藏的最佳选择~
  •     作者是为女性,所以这部书权势斗争的情节与男性作者写出的风格迥异。
    个人认为作者计谋交代得很清楚,读起来很轻松,不费脑力。
    装帧精致。
    强烈推荐!
  •     这本书的内容我就不说了,非常好,所以我买了收藏。当当速度也非常快。我买了第2,3,4部,第四部最好,封装的很好没有人看过,而且非常干净。第3册拿到后书角有点折。有点小遗憾。不过总体不错了。
  •     文章在网上我一直就很喜欢,语言很沉稳,描写很大气,人物很深刻,好文章!因为毕竟是网络小说,书的质量我本没抱大希望,收到时实在太惊喜了!
  •     非常喜欢这样的主角,强大,聪明,多情,专情,故事情节引人入胜,人物个性鲜明,值得收藏的好书!
  •     奇思妙计,沙场征战,张面壮观
  •     喜欢的朋友会觉得好看,我没说错,挺了!!!
  •     不错,书的质量很好,页面设计的也不错
  •     出奇制胜,值得一读。
  •     忘了买一 二部,等买齐了再看!
  •     我喜欢,属于无历史阶段的题材,但情节层出不穷而且非常大气。
  •     第一遍略读,第二遍细品
  •     让人有一口气看完的冲动……喜欢>O<
  •     装帧精良,值得收藏。
  •     文中关于朝廷阴谋写的丝丝入扣,跌宕起伏,十分精彩.但是我觉得人物刻画有些潦草,主角太万能了
  •     大气磅礴的小说,很少看见
  •     可惜尚未买到第一部。不过好像与网上的原文有差异。
  •     帮朋友买来收藏的.
  •     内容很赞,有时很让人意外.很不错哈
  •     决定把莫言殇写的所有的书都买来看一遍,同学反映不错啊
  •     这本书还不错。男主有超能力,最爱瑟瑟啊。
  •     《盗妃天下》是一本很感人的小说,现在流行穿越
  •     喜欢书的内容和设计,有看头
  •     但是看内容简介还挺搞笑的,大爱令狐团圆
  •     感觉没写完,收藏噻~~
  •     而且封面很喜欢,人物刻画苍白
  •     不能算是宝典。一般搞笑。,书里无论是权谋相争还是情意缠绵都写得大气、细腻
  •     快递速度很快,真真是感动啊。更爱西陵夙。
  •     个人不是太喜欢。,喜欢小银!更爱弑天!霸气啊!
  •     太搞笑了,而笔力不足——中人之姿。
  •     非常好的一本书。,很少看见
  •     很早以前在手机上看过,终于买到了
  •     看得轻松过瘾,书挺不错的!
  •     很喜欢作者的文字感觉!云荒系列坚决收藏!!!,不知道内容怎么样啊
  •     读起来心情舒畅,非常值得看的作品
  •     比男主号要牛叉的女主,月出云的作品《盗妃天下》和《凤隐天下》都很好。代表作呀!
  •     使读者的心情跟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一起紧张。,这类书看的多了
  •     可以看看!,一直追到现在。真的很好看的说。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