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军师(第一部)

出版时间:2008-01   出版时间:二十一世纪   作者:随波逐流   页数:474  
封面图片

一代军师(第一部)
前言

  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出书的一天。  有读者曾经问我是否是中文系毕业,可惜恰恰相反。我是工科学生,现在从事的也是和文学毫无关系的程序员工作。不过说起来我会写书倒也不是没有一点征兆,从小到大,我最喜欢的就是看小说,上学前看小人书,从小学二年级就开始看大部头的中文小说,那时候父亲经常买一些书籍,但是种类有限。偏偏我一日无书不欢,看了很多的杂七杂八的小说,四大名著,三言二拍,评书《说岳全传》《薛刚反唐》,还有原版的《聊斋志异》等等,那本三言二拍还是繁体竖排的呢,看了这么多书,除了给我打了一些古文功底之外,大概就是培养出了我这个一目十行的书迷吧。  还记得我在高中的时候,开始瞒着家人租书,那时候是看武侠小说,从前通过借阅的方式也看了许多,可是看得很零散,租书就比较容易了,当然为了省钱,我只挑最喜欢看的武侠小说,虽然我是女孩子,但对于言情小说还真是不大感兴趣。大学的时候,有钱有闲的我将学校附近的租书店走卜个遍,或许是我看书大快了,当我看完了市面上几乎所有的武侠、言情、侦探小说之后,我就没有书看了。那时候我就开始有了自己写书的想法,还曾经写了许多提纲,现在看来那些提纲当然很可笑、很平常,而且我还没有电脑,也没有时间和精力在稿纸上写一些注定不会发表的小说,没有钱没有关系,可是若是没有人看,那可就真的鼓不起勇气,所以写作的欲望-直深藏心底。  在那之后,网络小说开始流行了我从最开始的《风姿物语》看起,几乎所有的小说网站我都目睹了他们的兴起和衰落,而起点的出现让我找到了看书的最好途径,基本上我-上网就是挂在起点上面的。只是我看书的速度也太快了,当几乎所有的好书都不能满足我的欲望之后,我终于开始动笔了。  《一代军师》就是在这个情况下出台的,而且在读者的支持下占据推荐榜首席多日,当我翻阅读者热情洋溢的书评时,唯一的想法就是写好这本书,如果没有读者的支持,我恐怕早就辍笔了,可以说是读者的热情成就了这本书,让我的三分钟热度持续了一年,而且眼看还要燃烧下去。  在对网络上充斥的各种所谓的英雄小说看到倒胃口时,我决定了写一个这样胸无大志、随波逐流的军师形象,当然我是不能接受这个角色的一无是处,所以我又赋予了他难以自弃的天纵之才和外柔内刚的个性,他可以忍受不公的待遇、可以漠视城头变换大王旗、可以平静地看待强权和暴力,可有些原则却是绝对不能违背的:触犯他的逆鳞之人就要有面对军师怒火的准备。因此,江哲为了报仇深深地陷入了天下的乱局当中,从此不能自拔。  凤仪门的出现并不出奇,自从黄易创造了慈航静斋之后,我和普通读者一样,从充满崇敬到切齿痛恨。彻底让我反感那个以大义蛊惑人心的组织,静斋的可恨在于她们用大义掩饰自己,强迫别人改变自己的想法,凭什么她们可以决定谁当皇帝对老百姓最好,我想她们自幼在仙山佛境中长大,都没有经历过人间疾苦,她们代表的并不是老百姓的利益。她们若是明目张胆地说明自己是为豪强张目,那也无可厚非,可是她们却以大义名份压迫反对势力,这才是令我绝对不能容忍的。在那之后,网络上有很多人在小说里面树立类似于静斋的反面形象,但都采用了比较直接的报复手法,这对我来说实在不能接受,所以我写了凤仪门,让军师将凤仪门彻底击败,让凤仪门成为他人眼中的小丑。  最后的最后,我还要说明-下,由于这本小说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粹是巧合。而且我使用了很多历朝历代的诗词,以及一些现代人和当代人创作的诗词,用来烘托气氛,表现人物的才华和当时的心境,很多读者也颇为诟病,可是考虑如果抽去诗词,会影响情节的连续性,也只好保留部分了,还请读者见谅。
内容概要

  江哲有着天纵奇才和外柔内刚的个性,但他只想做一个胸无大志、随波逐流的平民。为生计参加科考,却一举夺魁,入朝南楚;为国家谏言亲王,却卷入纷争,成为军师;为报仇归顺大雍,却陷入乱局,不可自拨。他可以忍受不公的待遇可以平静地看待强权和暴力,可以与人无争,恪守本份,可是有人却偏偏敢冲撞他的底线……
作者简介

  笔名随波逐流,原名刘雪林。女性,工科出身,现在是名程序名。唯一的爱好就是读书,从来都觉得最美妙的文章就是流传至今的诗词歌赋,史书传记,不过最爱看的还是各种武侠,历史,玄幻小说。看的书多了便自己动笔写起来,最大的快乐就是看着自己笔下的人物逐步丰满起来,最大的痛苦就是为了写书还要搜集数倍的资料,最大的遗憾就是自己不像江哲那么聪明逍遥,最大的满足就是看到读者们的热情回应。
书籍目录

自序序章第一章
长江夜谈第二章
落魄书生第三章
深宫旧友第四章
储君之争第五章
觐见公主第六章
雍使齐王第七章
飘香之舞第八章
明月舌战第九章
血战巴郡(上)第十章
血战巴郡(下)第十一章
风云突变第十二章
毒计连环第十三章
一曲催行第十四章
月夜良宵第十五章
玉碎珠沉第十六章
君子报仇第十七章
大乱将起第十八章
忠魂渺渺第十九章
南楚称帝第二十章
伐楚之策第二十一章
趁火打劫第二十二章
得知真相第二十三章
建业沦陷第二十四章
归为臣虏第二十五章
千里路遥第二十六章
初至雍都第二十七章
余波未歇第二十八章
赏雪吟诗第二十九章
失望至极第三十章
千钧一发第三十一章
风虎云龙第三十二章
凤仪传奇第三十三章
献君三策第三十四章
风雨前奏第三十五章
故人重逢第三十六章
玲珑棋子第三十七章
金牌间谍第三十八章
锦绣前程第三十九章
新春华宴第四十章
演武较技第四十一章
心有所属第四十二章
动之以利第四十三章
阴谋陷害第四十四章
寒园来客第四十五章
坏人姻缘第四十六章
黄雀在后第四十七章
生死关头第四十八章
幕后风波第四十九章
死里逃生第五十章
亭中秘议第五十一章
千里追杀第五十二章
江边血战第五十三章
魂归故里第五十四章
布局猎杀第五十五章
进退两难第五十六章
靖江郡主第五十七章
指点江山第五十八章
姻缘成双第五十九章
残月暗影
章节摘录

  第一章 长江夜谈  我欲哭无泪地看着滔滔东流的江水,眼看着天色就要黑了,在这荒郊野外,我可没有勇气待上一夜啊,我怎么会落入这种困境,都是陆灿那小子不好。
我恶狠狠地想道。
  说起来,我在陆家的五年过得很是惬意。
  如今天下四分,除了北方的蛮族之外,大雍从关中起兵,夺得中原之地;南楚偏安江南;北汉割据太原;天蜀立国两川。
这四国的君主大都是出身根基深厚的世家,也难怪最终能够称孤道寡,悠悠千年,有几个平民出身的草莽英雄可以夺取天下呢?虽然这些年来动乱不断,天下户口大减,如今只有一亿三千万,可是我倒没有受过太多苦难,自从南楚立国之后,江南就颇为平静,虽然时常和大雍、天蜀发生争战,可是倒没有波及到我的故乡嘉兴。
父亲死后,我为了埋葬父亲,进了镇远侯府做西席,这可是难得的美差。
镇远侯陆信乃是江夏大都督,掌握着南楚大半水军,是重臣中的重臣,作为陆家的西席,我自然是过得安宁惬意。
  我的学生,世子陆灿虽然顽皮捣蛋,到陆府不到一个月,我就被他骗去了烟月楼,面对着满楼胭脂红粉,吓得我落荒而逃。
不过在我重整旗鼓对他进行教训之后,他终于开始听话,虽然经常孝敬我美食让我帮他做功课,但反正他也不想考科举,那些诗词歌赋不学也罢。
本来,我很开心这样生活,可是前几日陆灿这个小子在陆侯考较兵法的时候表现突出,一时得意忘形泄漏了是我教他兵法的真相,陆侯的目光居然落到了我这个小小的西席身上,几次考问之后,要我进他的幕府做幕僚。
  虽说这是一条青云之路,可如今南楚虽然表面上一片繁华,但隐忧重重,占据中原的大雍如今上有贤王,下有名将,励精图治,厉兵秣马,这几年屡次兵压江夏,而南楚却是文恬武嬉,此消彼长。
我若留在江夏,祸福难测,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想来想去只有托词赴试今年的恩科,才能顺理成章地拒绝陆侯。
毕竟在南楚科举才是文士的正途,陆侯惋惜之余给了我不少金银做盘缠。
摆脱了陆灿那小子的纠缠之后,我终于上了东下的客船。
  但原本一帆风顺的行程就这样被我给搞砸了。
今天中午,客船因为桅杆出了裂缝在岸边临时停驻,我在船上待了几天,早就觉得气闷,于是就上岸走走,谁知道这荒凉的江岸上居然有一个破旧的寺庙,庙中有不少百年以上的壁画和石刻,我一时看得入迷,竟然忘记了船的事情,等我清醒过来,已是日落西山,我被扔在了江岸上。
虽然盘缠还在,可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听说晚上会有野兽和江匪出没,我心惊胆战地看着即将西沉的斜阳,开始考虑在破庙住上一晚。
  突然看见一艘大船远远驶来,我立刻兴奋起来,若是能够搭船就好了,于是我连忙站起身来,挥着两手高声叫喊,虽然我自己都不知道在喊什么。
  那是一艘普普通通的货船,甲板之上除了船夫之外,一个英俊威武的青年负手而立,正在观赏两岸的风光,无意中看到了江岸之上,一个青衫少年正在又蹦又跳,虽然因为江风的缘故听不清楚他的声音,可是只看这个荒凉的所在,就知道那个少年必然是希望搭船。
青年微微一笑,道:“传令,靠岸。
”  站在他身边的一个鼻直口阔、相貌威严的大汉低声道:“公子,恐怕不便让外人上船。
”  那个青年微微一笑,道:“不过是一个落难之人,有什么打紧?再说若是那人有问题,你们还应付不了么?”那个大汉犹豫了一下,道:“公子说得是。
”  很快的,那艘货船停在岸边,两个船夫搭上跳板跳上岸来,一个船夫笑道:“小兄弟,你是怎么了?”  我连忙将事情说了一遍,另外一个船夫哈哈笑道:“原来是被客船撇下了,算你运气,我家主人豪爽好客,要不然你就得在荒郊野外待上一夜了。
来吧,我们带你一程。
”  我看着这两个膀大腰圆的船夫,心中有点忐忑不安,他们若是跟我谈价钱,我倒放心一些,可是他们这样豪爽,我倒有些不安起来。
可是转念一想,现在四下无人,若他们是歹人,我就是不上船也会没命。
于是我便跟着两个船夫上了船,那窄窄的跳板让我心惊胆战,两个船夫一前一后地扶着我登上了货船。
我上船之后,就看到一个青年微笑着说道:“在下李天翔,乃蜀王治下行商,这次运送货物到南楚建业,不知道兄台怎样称呼?”  这个青年虽然穿着便服,可却气势不凡,我怎么看都觉得比陆侯爷还要威严,而且他身上仿佛有一种惊人的魅力,令人如沐春风。
我再看看自己,身材普普通通,相貌虽然还算清秀俊美,可是怎么看都是一个文弱书生,不由有些自惭形秽。
于是长揖到地道:“晚生江哲,字随云,不小心错过了所乘的客船,幸得公子援手,哲感激不尽。
”  李天翔笑道:“想必江公子已经很劳累了,我让人准备了一间客房,就请先去休息吧。
”  我千恩万谢地告辞而去。
这样气度的人物,至少可以断定不会是江匪了。
这是一艘中型货船,每年长江之上来来往往的这种货船不计其数,这种船的底舱都装满了货物,上面的船舱则隔成一些小房间,有时候会接纳一些阔绰的客人。
房间洁净舒适,绝对比那种专用的客船舒服。
我被领入一间小舱房,里面铺盖十分整齐,又有仆人拿了李公子的一套衣衫给我换洗,虽然因为李公子身材俊伟,我穿上他的衣服有些滑稽,可勉强还算可以穿得,饱餐了一顿之后我就昏昏睡去,临睡之前我还想着等我下船的时候得给一些银两作为酬谢。
  一觉醒来,只觉得神清气爽,不免觉得舱房内有些气闷,便起身穿上衣服,决定到甲板上走走。
此时正是子夜时分,江风清冷,两岸景色在月光下朦胧依稀。
看着清寒的明月,寥廓的星空,我不由诗兴大发,想起古人言:“细草微风岸,危樯独夜舟。
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
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
”《旅夜书怀》,杜甫,唐朝。
正当我反复吟诵的时候,只听见身后有人拍掌叫好,我回头望去,却是李天翔在那里鼓掌。
  我抱歉地道:“打扰李公子休息,真是抱歉。
”  那青年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半天,才道:“小兄弟年纪轻轻,才华如此出众,想来若是前去赴试,应该是金榜有望。
”  我笑道:“晚生正是到建业赴试,只是能否考取还要看天命,这科考一事,就是文章锦绣,也未必中得了考官之意。
”  李天翔目中闪过一丝古怪的神色,道:“话虽如此,但是公子才华绝世,就是那些考官口味不同,也不敢埋没公子这等人才,我想江公子此行必能蟾宫折桂。
”  我尴尬地笑了笑,如果不是为了圆谎,我根本不想参加科考,这可是我的经验,若是只顾着说谎不顾着圆谎,迟早是要吃亏的。
不过我有办法避免中举,只要在文章里面写上几个犯忌讳的字,就是文章再好,考官也是不敢取的。
李天翔见我窘迫,也不再说及科考的事情,感慨地道:“唉,这次从蜀中来,看到中原局势紧张,在江夏又几乎遇上战事,现在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了。
前阵子南楚国主下旨增加关税,幸好天蜀国主遣使到南楚谈判,要不然我们的货船就要赔本了!”我脱口道:“其实天蜀国主根本不必费心,南楚、天蜀唇齿相依,只要把这层关系说透,国主一定会降低关税,甚至还会提供通商的优惠呢!”  李天翔微笑着问道:“这怎么说呢?在下可是不明白。
”  或许是情绪有些放松,原本不愿意谈论这些事情的我竟开始侃侃而谈:“这就要从当今天下的局势说起:当今天下,南楚和大雍对峙南北,但这只是表面的事情,不论军力民心,南楚都不及大雍,只能防守,无力进攻。
所谓刚不可久,柔不可守,大家都知道这样下去,南楚迟早必亡,所以当今国主才会向大雍求和,在显德九年去帝号,称国主,以求苟安。
可是现在情势已经不同,天蜀的腹地也就是蜀中在贵国治下,兵精粮足,虽然天蜀因为地理限制,只能是一个偏安的格局,但是对我南楚,却是居高临下的强势。
如果天蜀和大雍联合,大雍猛攻长江,天蜀临江而下,我南楚必然灭亡,但若天蜀严守蜀中,而我南楚和位于大雍北方的北汉联合,一旦雍军攻南楚,北汉从北面和南楚呼应,而大雍面临长江天险,只要南楚守到三月以上,大雍必然退兵。
”  李天翔面色肃然,良久才道:“若是这样,岂不是天下永难一统?只是苦了我们这些老百姓啊。
”  我安慰他道:“我说的不过是理想中的情况,现在南楚君臣有些自大,认为长江天险可恃,危机隐伏。
如果大雍有明智之士,还是有统一的可能的。
”  李天翔似乎有些好奇,问道:“公子刚才不是说大雍难以为继么,怎么又说大雍还有可能一统天下?”  我理了理思路道:“大雍立足关中,占据河洛,上有明君贤臣,下有大军百万。
只要战略正确,二十年内定可一统天下。
现在天下的格局,蜀地才是关键,只是蜀中易守难攻罢了,所以若是想要夺取天下,首先便要结好北汉,安定后方,然后再离间天蜀和南楚。
”  李天翔疑惑地问道:“结好北汉还是有路可循,但蜀楚唇齿相依,如何离间呢?”  “这有什么难的?我在江夏听说近来南楚朝中有人想恢复帝号,如果大雍此刻表现得束手束脚,难以为战,南楚君臣必然迷惑;若是大雍再派遣细作,以甘言厚礼贿赂宠臣,促使南楚恢复帝号,那么南楚和天蜀之间的隔阂必然加重,就连北汉也不免心中疑忌。
到时候大雍暂时承认南楚称帝,两国划江而治,然后再和南楚联手攻打天蜀,南楚君臣短视,必然上当,虽然蜀中难攻,但也难以抵挡两国攻势,到时候天蜀必然痛恨南楚,只要大雍策略得当,必然能够得到蜀中大部,然后大雍两面夹击,必然可以灭掉南楚。
等到这时,就可以养精蓄锐,一举破汉,何愁天下不定。
”  李天翔听得眉飞色舞,道:“看来只要我蜀中和南楚结好,就是大雍再大的本事,也没有办法,幸好江兄你不是大雍的子民,如果你去了大雍得到重用,我们天蜀可就危险了。
”  我懒洋洋地道:“我才不去大雍呢,听说那里以军功为重,像我这种文弱书生,到了那里可是无用武之地。
等过几年,我多挣点银子,到乡下买几亩地,娶个温柔贤惠的妻子,才是人生乐事呢。
”  李天翔笑道:“那我就祝贺阁下如愿了,不过听你的计划,大雍应该不需要二十年的时间吧?”  我已经有了困意,道:“本来是不需要的,如果到攻下南楚为止,有个五六年就差不多了,可是我听说大雍的皇帝陛下春秋已高,太子李安虽然是储君,可是声望军功远不如次子雍王李贽,当初雍帝李援因为次子李贽功高,所以赐他封号雍王,原有立储之意,可之后大雍典章制度一一齐备,李援又根据立嫡立长的制度立了李安为储君,所以萧墙之乱难免因此而起,弄不好大雍因此分崩离析也不一定,我说二十年还是在内乱不会范围太大的前提下呢!”  李天翔微微低下了头,良久道:“是啊!”  我看天色还早,困倦之意又涌了上来,便告辞道:“晚生还想去补眠,这就告辞了。
”  李天翔点头道:“小兄弟去吧,夜风寒冷,若是着了凉可就不能赴试了。
”  看着江哲的背影,李天翔露出了淡淡的笑意,一直隐在暗处的那个大汉走了过来,道:“公子可是有意带此人回去?”  李天翔犹豫了一下,摇头道:“不行啊,你知道的,这一路上我们遇上了多少刺客,如今那人势若疯狂,手段也越来越激烈,所以下船换马之后,我们就需要一路疾驰,这个文弱书生怎能跟得上我们?我恐怕他还会平白送了性命,这件事情也不急于一时,现在就这样吧。
”  那个大汉眼中闪过钦佩之色,道:“属下遵命。
”  那边厢,刚刚走进舱房的我却是愣住了,说起来现在我距离那对主仆足有十丈多远,还隔着舱门,甲板上又是江风飒飒,本来我不应该听到他们的谈话的,可是这就涉及到一个不为人所知的秘密了,那就是我虽然体质不好,不适合学武,可是我却有超出常人的六识。
尤其是我的听力和眼力,就是练了武功的人也不比我好多少。
当然我是没有兴趣去练那不会有什么收获的功夫了,倒是喜欢用我那超越常人的嗅觉和味觉去研究美食和药草。
而我的听力和耳力则是取祸之道,谁也不想被人听到自己私下的谈话,所以我一向严守秘密,除了已经过世的父亲之外,再也没人知道。
  方才我和李天翔在甲板上谈话的时候,就察觉有人隐在暗处,想到可能是李天翔的那个总虎视眈眈的近卫,就没有放在心上,可是当我进入舱门的时候却听到了这番令我心惊胆寒的对话。
我强行平静下来之后,心想:还好,还好,这个李天翔十有八九是别国密谍,幸好不会有什么危险,要不然我可就被他强行掳走了。
我在心里发誓绝对不会再胡说八道,于是我忐忑不安地回舱房休息。
  第二章落魄书生  显德十六年六月,江哲入建业。
八月,金榜出,江哲中一甲头名,赴琼林宴,宴未毕,雍使入朝,求联姻,以示盟好。
  ——《南楚史?江随云传》  显德十六年十二月,雍长乐公主入楚。
显德十七年戊辰元月,太子殿下赵嘉举行大婚,立长乐公主为太子妃。
  长乐公主,年十五,母长孙氏,雍高祖贵妃,素得帝宠,长乐公主生时,逢雍帝誓师,故颇爱宠之。
赐封号长乐公主。
  ——《南楚史?楚炀王传》  这样过了几日,建业遥遥在望。
我如释重负地告别了李天翔。
这位李公子果然为人豪爽,不仅不肯收我的船资,还送了我一些盘缠。
我虽屡次推却,可是他说世事难测,让我还是多带些金银。
后来我见他十分诚恳,也只能恭敬不如从命了。
再说,我还是记着这人身份有些问题的,我若是太过推拒,引起了他的疑心就不好了。
  初到建业,我还是踌躇满志,毕竟囊中丰厚,只要我混过了这次科考,天地就可以任我遨游了。
现在离科考还有大半个月的时间,在一家“高升客栈”住下之后,我就兴致勃勃地四处游玩起来,建业可是一个繁华所在,我玩得十分尽兴。
  这一天我正沿着街道溜达,突然看见前面聚了一堆人,忍不住好奇地钻了进去,原来是一个小孩在卖身葬父,我一下子想起当初父亲去世,我囊空如洗,如果不是有机会进入镇远侯府,怕我也只能卖身葬父了。
于是,我掏出二十两银子给了那个小孩,他清秀的脸上露出感激的神色,恭敬地道:“公子,等小的葬了父亲就去伺候公子,请问公子住在哪里?”我尴尬地笑了笑,看看周围人群中射来的嫉妒眼神,心想“财不露白”的古训我已经犯了,难不成还告诉别人我住在哪里?也没答话,匆匆忙忙地就跑了。
为了迅速回到客栈,我低着头飞快地走着,走到一个巷口的时候,只觉得身后有人靠了上来,我还没来得及回头,就觉得一个尖锐的东西顶住我的腰,于是我老老实实地被带进巷子,然后就觉得后脑勺被打了一闷棍。
等我醒来,已经囊空如洗地躺在地上了,我哭丧着脸回到客栈,万分庆幸当初存了十两银子在柜上,可是这点银子我顶多能住上七八天,谁让我贪图安静,选了这间清静的房间……怎么办,怎么办?我辗转反侧了一个晚上,才想到惟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我认认真真地参加科考,取个名次,然后我就有官俸可以花、有官府给的宅子可以住了。
想来南楚应该不会很快亡国吧,等我赚足了银两,我就可以辞官归隐了,到时候应该没有人和我这个没有官职的人过不去吧?不过现在距离科考还有半个多月,我总不能饿着肚子上科场,看来只有先换一个房间,然后再想法子了。
  像我这种人想要赚钱,急切之间只能卖卖字画,可人有自知之明,我的赏鉴能力虽然不凡,可是我的字画却是拿不上台面的,想必也卖不到钱。
至于代写书信,一封书信几文钱,想要谋生何等困难,所以我灵机一动,剪下发丝做了一副假胡子,然后染白了鬓角,上街摆起卦摊来,想我熟读《易经》,也曾经研究过医卜星相。
现在正逢恩科,到处都是举子,越是读书人越是信命,再说我也不会等到他们日后落榜来找我算账。
就这样,靠着算命我终于挨到了入场之日。
  从会试考场出来,我伸展着四肢,这几天可把我辛苦坏了,那个考棚又窄又小,我又没有银子打点,所以到了第三天,基本上屋子里全是马桶的气味了,如果不是以前跟着爹爹流落他乡,吃了不少苦头,只怕我连饭都吃不下去。
只是还有半个多月才能出榜,我算命所赚的银两也不多,看来还得继续下去。
若是这次不能中进士,只怕我就前途黯淡了。
  接下来我的算命生意更加红火,那些举子出了考场,自然是轻松自在,可是这患得患失之心也越发重了,不免来问个前程。
金银如水流来,我乐得手舞足蹈,有时候甚至想干脆真的去做算命先生好了。
就这样八月十五开榜的那一天,我居然忘记了正事,又跑到夫子庙去摆摊。
这一天去看榜的人很多,生意不免清淡,我有些无聊,又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正犹豫着想要收摊的时候,却突然看到几个书生匆匆走来。
这几个人都是我算过命的举子,我心里一寒,突然想起了今日乃是开榜之日,可是现在跑也来不及了,若是他们来找我算账,我可怎么办?正在我惴惴不安之时,这几个书生走过来拱手道谢,连连说我神机妙算。
我听了半晌才明白,却原来我算得倒是颇准,这几个人名次虽有参差,却是都中了。
我在一片赞誉声中站起身来施了一个罗圈揖,对着一大堆聚过来要我算命的人盘算着是多赚些银子,还是去看看我中了没有呢?
媒体关注与评论

  在官场,权势相争,惊心动魄;于处事,过人智谋,化险为夷。千万点击,百万荐诵,不可不读!江南奇女子,洋洋书写百万言,龙图霸业,跃然纸上。四册蝉联,大制作凸显大智慧,好评如潮,最新上市!本书为第一部。  江哲有着天纵奇才和外柔内刚的个性,但他只想做一个胸无大志、随波逐流的平民。为生计参加科考,却一举夺魁,入朝南楚;为国家谏言亲王,却卷入纷争,成为军师;为报仇归顺大雍,却陷入乱局,不可自拨……
编辑推荐

  《一代军师(第1部)》在官场,权势相争,动心动魄;于处事,过人智谋,化险为夷。千万点击,百万共存,不可不读!江南奇女子,洋洋书写百万言,龙图霸业,跃然纸上。四册蝉联,大制作凸显大智慧,好评如潮,最新上市!
图书标签Tags

架空历史,网络小说,小说,一代军师,随波逐流,武侠,架空,中国
评论、阅读与下载

一代军师(第一部)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而且价格相对便宜呢。。发货速度也不错。是个买书的好地方,短小精悍的一本书
  •     金庸作品集终于收集全了,看过很多奇幻题材的书
  •     最后还是决定买来收藏下呵呵。,这个杂志办得很好
  •     我是个金迷,总体还不错
  •     特精彩。等了好久终于给买到了。哈哈,很喜欢~
  •     感觉比电视剧精彩点,写的很好。值得收藏。
  •     人入其名,故事不错
  •     以前没读过,貌似有提金岳霖老先生很喜欢追这部书的连载。
  •     金庸的武侠小说当作言情来读,值得收藏和阅读
  •     羽的三本我都买了,一直都想买的
  •     男主和男二号都非常讨喜,文字写得好
  •     肯定要收藏的,故事节奏把握的很好
  •     每一本都是我的最爱啊!!!,从高中就开始读凤歌的书
  •     很爱女主和男主啊~~,除了有些折痕外……
  •     大师的风格非常鲜明,喜欢的理由还需说吗?
  •     有的话多买几本。,正是我想要的
  •     非常喜欢凤歌的作品,姑且值得一看吧
  •     这本也不例外,很不错的购书体验
  •     迫不及待要看终结篇。刀刀的书写的很好很温暖。,写得蛮好看的
  •     帮小朋友买的书,。很是好看。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