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父亲

出版时间:2008-5   出版时间:时代文艺出版社   作者:高鸿   页数:297  
封面图片

农民父亲
内容概要

  《农民父亲》是一部描写农村四十年乡土文化、民间伦理和经济关系巨变的小说。小说讲述了在特殊年代,当自然灾害和历史风浪逼迫他们到死亡边缘时,年少的父亲毅然带着家人逃荒,从胶东半岛到陕北高原,他们几乎横穿整个中国;历史风浪远去之后,父亲带领聚集在一起的逃荒人开荒种地,建立起一个随父亲姓的村落——梁家河;父亲的生活在梁家河逐渐安定下来,当继母和其前夫所生的孩子带着病魔意外来到父亲的生活里以后,父亲为了这个和他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东奔西走,最后献出生命。父亲的一生伴随着和四个女人的纠葛,她们给父亲带来了幸福,却也给父亲带来了无奈,甚至灾难。  该小说在网络上连载以后引起强烈反响,许多读者评该小说“是继《平凡的世界》和《白鹿原》以后,陕西又一部全景式展示农村生活的厚重之作”。
作者简介

  高鸿,男,陕西省工艺美术大师;陕西作家协会会员。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期开始在《延安文学》、《延河》、《黄河文学》、《鹿鸣》、《散文选刊》等期刊上发表作品。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一路呻吟》,中篇小说《女人》、《二姐》、《外婆的爱情》、《那人、那事》等,短篇小说集《雪地上的灵魂》,散文集《我的小屋》等。

章节摘录

  父亲一辈子经历过四个女人。
  第一个女人到家的时候父亲才十五岁。
初冬的一场雪把地面粉饰得很太平,海风硬硬地打在脸上,生疼。
父亲被奶奶从山岗上喊了回来。
奶奶跌跌撞撞的样子很夸张,一双梭子似的小脚捣腾着,双手在胸前使劲地刨拉,划出一波又一波的弧线,像只护雏的母鸡。
奶奶隔着一道岗就喊开了。
奶奶说:“东子啊,快回家啊,你爹怕是熬不过这个冬天了——阎王爷催他上路呢!”父亲扔了肩上的松枝,搁下奶奶就往家里跑。
  父亲从地里回来的时候老远就听见爷爷的声音。
爷爷的声音很有弹性,像一把破旧的三弦琴,嘶啦啦的,扯得人心上硌碜。
屋子里黑魃魃的,空气干燥得很,密封得很,瓷实得很,划根火柴都能点燃了。
爷爷见父亲回来,满是树皮褶子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眼窝里蓄着泪,在昏黄的油灯下一漾一漾地闪。
爷爷蠕动的嘴唇像是要说什么,一阵不要命的咳嗽打乱了他的部署,歇斯底里的,似乎要把胸腔挤破。
爷爷的喉咙隆隆作响。
奶奶说:“东子你往前靠,你爹有话要跟你讲哩。
”爷爷的手瘦骨嶙峋,青筋暴突,颤抖得很厉害,父亲紧紧地攥了,爷爷这才平顺了一些。
奶奶说:“赶明儿我们就把大翠接过来吧?”爷爷不说话,眼睛痴愣愣地盯着父亲,热辣辣的,很有分量。
父亲的眼神有些慌乱,像受了惊吓的鱼四处逃窜,不敢与爷爷对视。
慌乱中父亲与奶奶的目光相遇,奶奶的脸上清汪汪地挂满了泪水,在沟壑纵横的脸颊上潺潺流淌。
奶奶说:“你爹他求你哩。
他想在人土之前看见你们圆房,你明天就把大翠接过来吧!”父亲紧闭了双眼,世界在一瞬间离他远去,脑袋一片空白,什么也没有了。
  大翠是父亲的媳妇,娃娃亲。
爷爷在父亲很小的时候就订了这门亲事。
大翠的父亲和爷爷一同替人家做工,两位难兄难弟气味相投,就做了拜把兄弟,许了儿女亲家。
只是大翠比父亲大三岁,奶奶因此嘟囔了几句,被爷爷一个耳光就校正过来了。
大翠家离父亲家不是很远,但父亲却只见过她两次。
第一次是五年前的秋天,苞米黄了,高粱红了,芋头壮了,花生也能吃了。
大翠娘带着大翠走亲戚,在家里住了几天。
父亲第一眼看见她的时候觉得她彪乎乎的。
奶奶说你媳妇来了,去屋里跟她说说话。
奶奶说这话的时候笑眯眯的,表情很丰富,意味深长。
大翠的脸呼地就变了颜色,像公鸡的冠子。
  大翠说:“你就是梁海东吧?”  父亲没理她。
  大翠说:“俺叫大翠,你叫俺翠翠吧!”  父亲看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头的媳妇,人高马大,壮实得像一堵墙。
父亲突然“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大翠说:“你笑么?俺可能吃苦了。
”  父亲说:“我看你像大洋马——牵到集上一定卖个好价钱!”  大翠说:“俺娘说女人生来就是马,让男人骑的。
”  父亲说:“那你让俺骑吗?”  大翠说:“你那么精瘦,不点儿,俺抱着你走吧。
”说完便一把搂住了父亲,双臂一用力,父亲就双脚离地了。
  大翠抱着比自己小三岁的男人跑得飞快,村里的小孩跟在后面瞎起哄:“羞羞把脸抠,抠个壕壕种豌豆!”父亲羞得满脸通红,强烈抗议,要求把自己放下来。
大翠正疯在兴头上,哪里肯依?父亲恼羞成怒,冲着她的胳膊咬了一口,大翠大叫一声松开了父亲,一屁股坐在沙滩上哭了起来。
  看热闹的人哈哈大笑。
  中午吃饭的时候,一家人围在炕桌前,奶奶不住地给大翠娘俩夹菜,大翠的娘头晌呛了冷风,肚子有些发胀,忍不住便放了个屁。
那屁明显是经过处理的,有些压抑,支离破碎,可惜了。
一桌人面面相觑,场面很尴尬。
大翠娘拿起筷子在女儿的头上敲了一下,意思是这孩子不懂礼貌。
大翠不依了,跳起来跟母亲闹:“你诬陷好人!自己嘎屁都不知道!”大翠娘羞得满脸通红,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
  吃完午饭父亲到地里刨花生。
大翠也要去。
父亲不理她,她就悄悄地跟在后面。
大翠很有力气,一会儿就刨了一大片,被汗水弄湿的头发一绺一绺地贴在脸上,生动得很。
父亲想不到女人所有的特征大翠其实一样不少,要是皮肤再白皙一些就好了。
那时候父亲对媳妇的所有概念就是两个人住在一起,男耕女织,夫唱妇随。
女人喜欢唠叨,男人觉得烦就揍她。
女人其实也很可怜的。
父亲不明白为什么非得要一男一女住在一起。
两个男人或者两个女人住在一起不行吗?自己同伴都是男孩,他们最看不上的就是那些女孩了!  十岁的父亲胡思乱想着,不时侧着脸偷偷地瞄一眼自己的媳妇。
大翠察觉了他的异常,仰起头冲着父亲灿烂地笑,红色的棉袄下胸部急剧地起伏着。
父亲突然产生了一种强烈的冲动,想去摸一摸那胸前鼓起的部位。
小时候经常摸奶奶的乳房,现在大了,奶奶就不让他再摸了。
父亲寻思着大翠的乳房跟奶奶有什么不同?那乳房以后也会喂养孩子吗?大翠会养孩子吗?孩子是怎么养出来的?这些问题其实已经困扰父亲很长时间了,父亲一直找不到答案。
大翠这时已经来到了父亲的跟前,伸出胳膊把父亲揽在怀里,父亲的头正好紧贴在她那鼓胀的胸上,父亲能听见大翠剧烈的心跳。
大翠的胳膊很有力气,父亲被捂得喘不过气来。
大翠的嘴唇紧贴着父亲的耳根,哈出一股既热又麻的气。
大翠说:“嘎小子,想摸就摸吧。
俺娘说了,女孩子的胸部不能让人随便动,除非自己的男人——俺已经是你的人了,摸吧。
”大翠说着一只手就撩起了袄襟,把父亲的手放了进去。
父亲感觉到了那里的热量。
大翠的乳房比奶奶更有弹性,像刚摘下来的猪尿脬,圆润得很,鼓胀得很,滑溜得很。
父亲使劲地揉捏着,感觉手心痒痒的难受,于是就用力拽了一把。
大翠“哎哟”了一声,用手捂了那里。
大翠说:“东子,你弄疼俺了。
”父亲紧咬着下唇,不说话。
大翠说:“东子,你是不是生俺气了?”父亲“嘿嘿”地笑了,笑得很放肆,没心没肺的样子。
大翠说:“东子,俺现在已经是你的人了,让俺也摸摸你吧?”说完便开始拽父亲的裤子。
父亲的脸胀得紫红,双手紧紧地抓着那里,不让大翠动。
大翠说:“那你让俺看看吧?俺现在已经怀了你的孩子了啊!”父亲大吃一惊:女人怀孩子原来这么容易!早知道这样,打死他也不摸大翠的乳房了!这下麻烦了,这么小的年纪就有了孩子,爷爷一定会揍他的!父亲越想越觉得害怕,问题很复杂,后果很严重。
他撒腿就跑,一个人顺着山路往海边狂奔,后面传来大翠夹杂着哭腔的喊叫声。
  大翠第二次到父亲家来的时候是两年前的春天。
站在父亲跟前的大翠像一尊黑塔,黑里透红,红里透紫。
一双粗壮的辫子卧在胸前,像两条蛇一样滑溜,泛着幽幽的光。
姑娘进门不说话,一块手帕堵在嘴上,衔了一角在那里拽。
她倚着炕,一只脚搁在另一只的上面,身子扭动着,不胜娇羞的样子,掩了鼻,偷偷地在指缝里观察,看着父亲嘻嘻地笑……人说不怕天,不怕地,就怕山东妞撒嗲气——山东姑娘大多身材魁梧,飒爽英姿,巾帼不让须眉。
但如果她们撒娇,那模样便出奇的怪了,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
大翠的忸怩作态粉碎了父亲心中对媳妇的所有幻想,十三岁的少年已经朦朦胧胧地懂得了一些男女之间的事情,不像三年前那样傻乎乎的样子了。
编辑推荐

  《农民父亲》是作者高鸿继《沉重的房子》之后,最新力作《农民父亲》,《农民父亲》将告诉您——请理解我们的父亲的真实生活。

评论、阅读与下载



农民父亲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