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奴

出版时间:2010-9-1   出版时间:北方妇女儿童出版社   作者:唐韵乔   页数:307   字数:249000  
封面图片

孩奴
前言

  她是善良的女人,也被看做是懦弱的女人。她有很多缺点很多不足,她有着平凡人的聪明一世糊涂一时。  她是一个孩子的年轻妈妈,4年前,为了孩子她选择做全职妈妈,4年后,为了孩子,她又跌跌撞撞重返职场。  她用最笨的为人之道,一个为人母的人性情怀,投入到弱肉强食的职场竞争中。  从最初的被人蔑视算计,到最终的……,她能否迎来属于自己的那片蓝天呢?
内容概要

曾经声名雀跃的IT揭黑记者王一芳在失踪4年之后,迫于生活压力,重现媒体江湖。4年的职场空档期,令她重返职场充满艰辛。工作第一天始,即开始遭遇一系列的办公室软暴力、及公司政治的打压排挤,甚至被人利用,成为职场交易中无辜的炮灰……  工作上的手忙脚乱,让王一芳无暇顾及家庭,遂请来农村婆婆帮忙料理家务。婆婆的到来,令问题重重的家庭矛盾再度升温,一场猝不及防的婚姻大战由此展开……
作者简介

曾经的“新概念作文”获奖者,现三张女一枚。
  长期潜伏媒体圈,工作时间看财报写硬文,工作之外相夫教子小女人。"
书籍目录

1…………………………………………………………P1面试官:“你看我们的招聘条件了么?”王一芳:“看了。”面试官:“你觉得自己符合吗?”王一芳被问得心里发慌,只好承认:“年龄上不太符合,我过30岁了。不过……只过了一天,我昨天过的30岁生日,不信您可以看……”。2……………………………………………………………P12你打我,然后我打你,这是他们这些年的日子能继续过下去的一种平衡模式。你说王一芳是真打,真报复,其实也不是,她就是觉得肚子里有一股怨气,非得撒陈浩明身上,才算顺出来。这次陈浩明打得重了点,王一芳不想在报复的时候,也打重一些。什么事都得适可而止,要按“一报还一报”的原理,陈浩明打她脸抓她脖子,她也打他脸抓他脖子吗?3……………………………………………………………P15你说这公立幼儿园和私立幼儿园有区别吗?陈浩明眼粗,看不出来,但要是让王一芳说,能说出一万个不同来。什么别看公立幼儿园这几万那几万的,但学费低,每月才1000块多一点,附近的私立幼儿园没有2000能进去?公立幼儿园老师素质好,素质好的老师教出来的孩子素质也坏不到哪里去,王一芳为此能举出好几个眼见为实的例子来说服你。另外,公立幼儿园的伙食好,一日多餐,孩子进去不用担心饿肚子,总之软的、硬的,看哪里都好。4……………………………………………………………P19王一芳生了次孩子就像度了一次佛,开了一次光,原来的欲心杂念全没了,甚至有那么一阵子,她讨厌他贴过来的身体,讨厌他下面硬邦邦的像立个大柱子,特别是奶着孩子,逗孩子玩的时候。在王一芳心里孩子很神圣,很纯洁,容不得有半点男女不洁之事。5……………………………………………………………P25HR经理一看简历,说你都三十了啊?搞错了,我们不需要你这个岁数的。王一芳忍不住反问一句:我很老吗?对方说:以相当的能力,我们考虑更年轻的。6……………………………………………………………P33晚上俩人都没走,拥抱着在酒店过了一夜。睡梦中迷迷糊糊又做了几次。早上起来在淋浴房陈小南又摁着潘美凤爽了一把,潘美凤一边暗爽,一边明着大骂陈小南:说你他妈的就是一铁臂阿童木。7……………………………………………………………P38潘美凤变得很饥渴,
基本上每天都想要。一天不做,就觉得浑身痒痒的,不舒服。临睡觉前做了一次,半夜里醒来对性的渴求居然变得更强烈了,还得文永生服务一次,等天亮上班前,欲望又翻腾上来了。对她来说,一天做三次才刚刚好的样子。8……………………………………………………………P49深圳还钱多呢,那是属于你的吗?不是。你顶多就是一个看客,看人家消费,人家享乐……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对孩子有好处吗?等将来长大了,孩子问你怎么这么穷,你要说年轻那会儿把时间都花在照顾你了。那孩子肯定得骂你傻逼。赚钱要紧啊!9……………………………………………………………P56王一芳拿眼睛去看陈浩明,陈浩明拉了一张报纸过来,说给老太太垫脚下。老太太不让,说西瓜籽不脏。还说吃完西瓜她就去扫地,一扫不就干净了,真是的,多读了几年书,就多了这么些穷讲究。10…………………………………………………………P67她也不知道自己委屈什么,有什么可委屈的。想当年她大学毕业第一次参加工作,也没遇到这么多的挫折。那时压根就没有挫折,意气风发,才华横溢,都是她给别人挫败感,怎么会轮到她受挫折呢。11……………………………………………………………P75这之后,王一芳在单位的处境可想而知,不是糟糕,而是糟糕得不能再糟糕了。每天和同事之间的交往要么是打哑谜,要么就需要脑筋急转弯,每个人跟你说的话,问你的事,你都要快速在脑子里过一遍,想好了怎么回答最稳妥。费脑费神到崩溃边缘。12……………………………………………………………P78王一芳当初答应让婆婆过来时,就做好了包容谦让和平兴邦的思想准备。过来的性质和目的不一样,要说是来这里逛逛旅游享清福的,那就不必有太多的顾及,但现在不一样了,婆婆是带着帮忙的任务来的。这里边就有了“请”的意思。请过来,自然以礼待之了。13……………………………………………………………P83不知为什么,自从上次会议室欢愉后,陈小南脑海里想的不是潘美凤,而是王小四。这种感觉尤其强烈,就像真的一样。后来严重到一看见王小四,就变硬,而且迫不及待想找个女人做爱。要是好久见不到王小四,他就浑身瘙痒难受,就像性欲一直憋着压着出不来的那种感觉。14……………………………………………………………P9011月份的北京几天前刚下过雪,天很冷,这次蹲守就得她一人去,儿子又成了个棘手的问题。王一芳临时想了个法子,晚上和儿子玩,一直玩,反正就是不让小家伙睡觉,玩到凌晨5点的时候,儿子终于支持不住,睡下了。按照小家伙的作息时间表,睡一上午应该没问题。15……………………………………………………………P98陈小南说他们公司要裁员了,他很害怕。小四说男人也害怕啊,我以为这种事情只有女人才害怕呢。陈小南说你知道网上都传疯了的帖子是谁发的么?小四说不知道。陈小南说是我。陈小南还说,他们不是要偷偷地裁么?我就先把风声非传出去,看他们还敢不敢裁了。16…………………………………………………………P112很多人都把王一芳在食堂的这顿饭当成她最后的午餐来吃了,本来王一芳没觉得什么,她也没想着离开,但自从稿件门发生后,大家都挺同情王一芳的,吃饭的时候,大家都围过来,和她一起吃。边吃还边安慰她,什么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经常来玩啊、你很有才你走是报社的损失等等,反正说得王一芳也觉得马上要跟大家诀别了似的。17…………………………………………………………P125文永生就多了个心眼,专拣高级进口的买,这次戴,下次就不戴,把戴与不戴搞得真真假假,扑朔迷离。有一次潘美凤起了疑心,说怎么流这么多,不会是你的吧。文永生打趣说,怎么可能。18…………………………………………………………P129反正基本上王一芳一提过去,陈浩明就发笑。就跟“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差不多,人类本来就崇拜上帝,上帝发笑人类也没话说,但王一芳和陈浩明不一样。所以,王一芳既气馁,又愤慨,当然,也更抑郁了。王一芳过去的辉煌,在陈浩明看来,确实不值一提。19…………………………………………………………P138这种情感王一芳未曾经历过,她没有资格评判好或者不好,她只是觉得震撼。她的震撼还在于卡卡一直不露声色地和她曾经这么爱的男人,和平共处同事这么多年。要是换做她,她早疯掉了,真的。所以从这一点看,卡卡的情感掌控力是怎样的了得。20…………………………………………………………P150她老师老师的喊,他很反感,说我有这么老么?她跟他说没地方住了。他说靠,没地方住也找我啊?然后他就把自己那套莲花二村的房子让出来给她住了。有一次加班到很晚,潘美凤闹情绪,不给开门。他就去了莲花二村,和她稀里糊涂地睡在了一起。21…………………………………………………………P162过去很多孩子是老人保姆来接的,现在都改成父母亲自来接,或者干脆全家齐上阵,爷爷奶奶保姆爸爸妈妈,浩浩荡荡的一大家子护着一个孩子,出园门时宝宝走中间,前后左右都护着人,那真是人肉铸成的铜墙铁壁啊,相当壮观。很多没买车的家长,为了接送孩子的安全性考虑,也开始买车了。22…………………………………………………………P173他可以让这对狗男女来一次触觉大冲击,比如他像个女人一样破口大骂,撕自己老婆的嘴巴,再去撕那个小白脸的脸,不,他不会这么干。他是个大男人,即便老婆把他做男人的尊严给毁了给破了,他也得在言行上严格爱护好自己的这个破尊严。23…………………………………………………………P182潘美凤过去也一直自诩于自身的心理素质。可经过这么一系列事情之后,她终于承认,她还是个小女人,在职场和婚姻方面纵然比普通同龄女性经历的多得多,那又怎么样,看似强了、硬了、淡定了、从容了、波澜不惊了、高高在上了,结果呢?24…………………………………………………………P192在深圳过年,有了孩子和没有孩子的,区别很大。没孩子那会儿,一群小年轻聚在一起,吃吃年夜饭,玩乐一番,感觉挺好。但自从王一芳有了孩子后,就不敢在春节期间,组织和参加这会那会的了。带着孩子去,人家就得派红包。对方有孩子的还好说,互派嘛,谁亏谁赚不好说,但这种互动至少达成了表面上的平衡。没孩子的派给莫莫红包,给少了人家不好意思,给多给少王一芳都不好意思,心里愧疚。25…………………………………………………………P200小东西被胞衣包着,很有肉感,像个足月的孩子。它没有死。还能发出细微的哭声,那声音王一芳觉得应该比喻成猫叫比较贴切。这时候医生护士进来了,医生看了一眼床上的污浊,开始发脾气:“怎么生这里了,赶紧起来起来,到产室去。”然后医生拿出了一根细针管,在小东西的头部扎了一下,那猫叫声很快就断了,没了。26…………………………………………………………P211这么多的奴隶身份,最沉重的是孩奴,最快乐的也是孩奴。为什么呢?孩奴责任重大,但在做孩奴的过程中,你又体验了其他奴性身份所体验不到的快乐。大家见过不少在痛苦中受尽煎熬的房奴、上班奴,但你见过这样的孩奴么?没有。27…………………………………………………………P217陈小南是从最高的那幢顶楼跳下去的,对面正好对着公司食堂,所有赶去公司食堂吃午饭的员工,都亲眼目睹了他跳下去的那一幕,真他妈的太惨了,五脏六腑都迸出来了,可以说是当场毙命。28…………………………………………………………P223王一芳坐在那里,脑子里嗡嗡的,内幕调查一,二,每一篇扔出来,就像扔重型炸弹似的,她不知道这个叫黑天使的人,口袋里还有几个定时炸弹没扔出来,还能再扔几个炸弹出来。她想好好地把调查二从头到尾看一遍,可没办法集中精力,脑子嗡嗡的。29…………………………………………………………P226卡卡在去医院引产的那一刻起,她的目的就是丢掉包袱,为了将来的轻装上阵。抑或者可以这样考虑,她是个未婚妈妈,在职场中,一个孤独女子若想获得成功她就要更悲壮更壮烈更残忍更需要勇气的付出吧。30…………………………………………………………P230车子经过水湾科技集团时,王一芳看见公司门口集结了黑压压的人群,有挑横幅的,有喊口号的。据说又有人跳楼了,而且好几跳了。那些一贯的弱势者,终于团结起来,抗议了。
章节摘录

  1    今天,王一芳连赶两家公司面试。
坐在回家的公车上,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显示日期,才知道今天是自己的三十岁生日。
王一芳把家里厨房都翻遍了,没找到能做长寿面的材料,只好拿方便面凑合了一下。
不过吃得还挺香,出门的时候一直憋着没吃东西,现在肚子很迫切地需要装点什么进去。
这个生日过得有些失落,老妈没来电话,陈浩明显然也忘记了。
    她也没打算让陈浩明多么大张旗鼓地给她过,生日餐可省略,生日蛋糕也可不吃,但至少语言上有所表示吧!一天了,陈浩明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快到5点的时候,打了个电话,说他去接儿子。
然后就挂了,多一句都不提。
    说起来今天面试,王一芳本来不打算去,一天两家,时间上太拥挤,跟赶场似的。
不想去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这两家公司都太小,所招聘的职位也不是她的特长,可王一芳还是去了。
刚开始她只去中意的,可是中意的人家不一定愿意给你机会,后来就改变了策略,不太中意的也去试试,说不准有意外之喜;再到后来,有公司打电话她就去,不管什么职位。
    还有一个目的,明天有一个比较重要的面试。
为了更好地把握这次机会,王一芳一周前就进入了备战状态。
昨天和今天甚至说这一周内的面试经历,都可以说是明天的热身。
    是什么面试机会让王一芳这么看重?著名纸媒财报创办以来,首次面向社会公开招募,这条新闻是她从报纸上看到的。
王一芳过去是做记者的,现在还想在记者这一行当里继续干下去。
可她差不多4年没工作了。
面试上,特意提及年龄限制在30岁以下,今天是王一芳的30岁生日,也就是说如果幸运的话,她还可以打一下擦边球。
    接下来的时间王一芳完全可以这么支配,继续为明天的机遇备战或什么都不做地等着爷儿俩回来,然后提议一家三口出去吃。
儿子最喜欢下馆子,一听这个准拍着小手雀跃一番,这种情况下陈浩明不赞成都不行。
若是这样安排,这一天也算过得不赖。
但王一芳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也可以这么认为,她想为明天来一次崭新的开始,
反正她突然就想给房子来一次大扫除。
    就是这次大扫除把这一整天的平静给打破了,甚至让陈浩明对自己大打出手。
这房子早该来一次大扫除了。
家里多一个小孩,房间就乱得快脏得快,刚收拾好转眼就又面目全非了,小孩子把什么都当成玩具,地板上沙发下到处扔到处摆。
父子俩回来的时候,王一芳还没打扫彻底,正在收尾。
所有窗户对开着,过堂风呼呼的,水泥地板上水渍眼看着就被吹干了。
    为了重视和维护老婆的劳动成果,陈浩明很识趣地把鞋子脱掉,把儿子抱进来。
王一芳正在擦阳台边的一张桌子。
这是一张曾经给王一芳带来耻辱的桌子,这张桌子本来是邻居淘汰掉扔在垃圾筒旁的,陈浩明碰巧遇到,就没心没肺地捡回来。
陈浩明喜欢二手家具,家里的摆设几乎都是他在旧家具店淘来的,王一芳看着满屋子的二手家具就来气,这些来路不明的家具,沾满了三教九流人的气场,晦气。
别说花钱买,就是白送,王一芳看都不看一眼。
    这不仅是晦气的问题,还涉及人格和尊严,桌子被陈浩明搬回来后,王一芳骂骂咧咧了几句,就拿它没办法似的给它找了个靠阳台的地方待着,为了障眼法,王一芳还特意扯了一块和阳台窗帘一样的布盖上。
但还是让邻居看到了。
孩子来串门,眼力见儿熟,进来就直奔这桌子而来,大人也跟着去了阳台,然后就看到了那张桌子。
邻居没说什么,但是王一芳心里别扭。
现在看到这张桌子耻辱感又来了,正好陈浩明也在,王一芳就开始骂骂咧咧,说全屋子都是破家具,整个一破烂之家。
某些人没脸没皮也就算了,搞得一家人跟着没脸没皮,往后还怎么出去见人。
    说实话,陈浩明挺喜欢王一芳头上戴着卫生帽,腰里扎着围裙,撅着屁股拖地擦桌子的样子,这个样子的王一芳才像个贤妻良母、持家女人嘛。
所以进门那刻起,他都是抱着一种欣赏还有感激的心情来看老婆忙碌,要不是怀里有个儿子,他甚至准备加入到这场热火朝天的大扫除运动中去。
    王一芳骂骂咧咧的时候,陈浩明保持十分的冷静。
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发脾气,也不想发脾气。
王一芳没有停下来的打算,她甚至把骂陈浩明和打扫卫生形成了某种形式上的统一,这种相辅相成、手口并用的劳作似乎让她挺受用。
陈浩明开始有些不耐烦了,他决定先把儿子放到书房里去,然后再确定王一芳是不是个贱骨头。
    没错,她就是个贱骨头,总在自己辛苦付出的同时,在别人为她的付出感恩戴德、击掌欢呼的时候发飙!    搞得陈浩明很为难,参与不是,旁观也不是。
男人再怎么包容,也是有限度的,这时候的王一芳开始蹬鼻子上脸,侮辱人格了。
她说简直怀疑你是不是男人,赚不到钱就算了,别把脸也丢尽了。
    男人最恨的就是被怀疑男人的身份,用得着怀疑么?当然不用。
但女人嘴毒的时候通常喜欢这么说。
我是赚钱不多,工作没前途,你干吗跟着我?说我不像个男人,那你像个女人么?你丫就是个恶妇!连泼妇都不如!陈浩明终于忍无可忍,他连书房的门都没顾得上关严实,就冲上去了,对着女人的脑袋就是一拳,紧接着又卡住了对方的脖子。
    【孩奴家庭的矛盾,99.9%是因为孩子。
如果没有孩子,他们就不需要住这么大的房子,如果没有孩子,房间就不会这么乱。
当然,如果没有孩子,他们也许不会结婚。
没错,王一芳和陈浩明属于奉子成婚,想想真是他妈的可悲。
一个孩子让他们在度过了6年的恋爱纪念日之后,得以继续在一起。
】    即便到了这个时候,陈浩明也没打算用大力气,毕竟王一芳在为这个家搞大扫除,都说劳动最光荣,他不想让一个刚刚还处在劳动光环里的女人一转眼就失去了体面。
王一芳还能发出声音,她的嘴巴里又骂了一句很粗劣的话。
好像是:日你妈!    接下来就像电视里的动作片,陈浩明一手卡住对方的脖子,一手摁脑袋,像拎着一只老母鸡一样,对着后面的白墙壁就是一阵子撞击。
王一芳一点声音都没有。
直到疲倦感上来,他才停下来。
两只手同时松开,王一芳一下子就空降到地板上。
陈浩明做完这些就带儿子出门去了。
临出门之前,他甚至还对着客厅环顾一遍,对自己在这个时间段打老婆还挺满意。
整个房子已经差不多进入大扫除尾声,具体说来就剩下那张惹事的桌子没擦。
    王一芳的整张脸都肿起来了,大了一圈,这是第二天发现的。
被打的那个晚上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的。
趴在地板上,浑浑噩噩的,家里突然就安静下来了,应该是陈浩明带着儿子出去了。
出去也好,刚才的大打出手来得有些突然。
让她觉得像是做了一场梦。
    王一芳内心非常矛盾,她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干些什么,那种因被打而带来的屈辱、愤懑,甚至绝望的情绪开始在身体里膨胀沸腾。
此时此刻,脑子的另一半反而异常清醒地在思索,自己应该做点什么来抵消一下或扯平掉一些这沸腾的情绪。
要不,这屈辱就一直待在身体里、情绪里、思维里,搞得她坐卧不安,筋疲力尽,她想到了死。
    怎么个死法呢?用来对付死的工具,应有尽有。
比如说跳楼,阳台窗户一开,从7楼跳到1楼,肯定脉筋俱断,应该是一种很彻底的死吧;安眠药,家里也有,但不多。
蟑螂药、老鼠药倒是不少,用在那些小动物身上效果尤其的好,但不知人吃了会怎样?比来比去,王一芳觉得煤气中毒不错。
门窗一关,煤气打开,人死就像睡着了一样,悄无声息的多体面多干净啊。
    王一芳站起来准备去厨房的时候,来自身体的疼痛和轻飘感让她改变了主意。
她觉得有必要改变策略,为什么老想着体面呢?陈浩明对自己大打出手的时候,他顾及到体面了么?他把邻居家的垃圾桌子往自己家搬的时候,顾及到体面了么?没有,通通没有。
王一芳觉得既然你不给我体面,不给这个家体面。
我为什么要给你体面呢?    王一芳同时还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白白死掉。
这样悄无声息地死掉太便宜他陈浩明了。
王一芳觉得自己有必要报复自己的丈夫一把。
很快,王一芳想到了外遇。
一时间这个念头比死还强烈……事实上,王一芳什么都没做,她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做什么都不合适。
    她站起来后又重新躺倒在水泥地板上,躺了很久很久。
室内的光线一点点暗下来,对面楼层开始亮起灯来,晚饭的香味从四面八方飘过来。
夜晚到来了,王一芳想着自己应该出去做点什么。
她爬起来,在洗澡间把全身冲洗了一遍,在冲洗的时候,她触到了后脑勺的那块高高鼓起的疙瘩,有一块血痂凝固在头发嘬里了,王一芳扬手处理的时候,泪又流出来一些。
这个时刻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悲惨的女人,一个被丈夫打得脑袋出血的女人,不是悲惨是什么?后来索性赤着身子坐在马桶上,为自己的悲惨又流了好一会儿泪。
    王一芳出了门,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里。
这个城市她的朋友挺多,工作上的,生活中的。
在以往的交往中,个个都表现出足够的真诚和热情。
但王一芳不想去打搅他们,这个明月皎洁的夜晚,适合他们干的事情太多了,和客户喝酒、泡酒吧、和情人约会、抑或哪里都不去,坐在自己的客厅里看肥皂剧……唯独不适合陪一个可怜的女人抹眼泪。
    沿着红荔路走,路上的行人来去匆匆,没人注意到这个故作悠闲的女人,其实很无助很落魄。
王一芳走了一会儿,顺着莲花山的正门就进去了。
王一芳对莲花山太熟悉了,莫莫小的时候,她经常带他来这里。
这两年,莫莫就像她出门必备的手提袋,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没有儿子,反而让她觉得不自在,连走的姿态都忘记了,所以有那么一会儿,王一芳走得有些手足无措,别别扭扭。
    【王小四说的没错,一个资深孩奴的标志是,把孩子当成出门必备的手提袋,走到哪儿带到哪儿。
突然有一次没带,连路都不会走了。
】    月光下的花园里,到处是三五一群,两个一对的。
一个人闲逛,更何况一个30岁女人的闲逛,在这个月亮忽明忽暗的夜晚多少显得有些异样。
她担心人家误会自己是溜客的妓女或者精神病人。
她更担心别人看到她红肿的脖子,泪痕的脸。
    就在这时,电话响了,看屏幕显示,小四的。
王一芳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接了。
自己的亲妹妹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让王一芳备感亲切。
    “姐,你在干什么啊,说话方便不?”    “在外面闲逛,说吧,啥事?”    “我们领导想见见你,吃顿便饭,就是我经常提到的那个潘总。
”    “见我,为什么呀?”    “我也不知道。
我们策划部的总监离职了,公司一直没找到合适的人选。
哦对了姐,工作找得怎么样,有合适的么?”    “没有。
”    “要不就见见,好坏就是一顿饭嘛。
”    “那好吧。
”    “你现在有空么?”    “现在?现在不行。
”    “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见人,改天吧。
”    王一芳迅速抓住了小四话里的信息点,她现在一心想着的就是找份工作。
为这事她忙活了两个多月。
面试不下几十回,不是她看不上人家,就是人家看不上她。
用陈浩明的话说是“不上不下的卡壳状态”,她还真没怎么攀高,好歹找份工作先干着。
可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出去见人?别说什么潘总,就是明天财报的面试恐怕也去不了了。
刚才洗澡的时候,王一芳对着镜子看过,脖子和手臂上的掐痕一块一块的。
    “见我还需要状态啊,我是说你现在得空就过来我这里一趟”,小四又催,“姐,你这是在哪儿啊,这么安静?”    “莲花山。
”    “不会吧姐,是不是又和姓陈的打架了?”    “没有的事。
打什么架呢,我幸福着呢!”    “幸福的人不带这样的吧。
过生日一人去散步。
”    王一芳再也没心思在莲花山“散心”了,在公园门口的公交站台那里停下来,开始合计下一步怎么走,想了半天还是决定去小四那里。
谁让小四是自己的亲妹妹呢,偌大一个城市,也只有这么一个亲人可亲。
    王一芳家有四姐妹,按说在那个计划生育执行比较严厉的年代,一口气生四个孩子的几率几乎是万分之一。
可硬让王一芳的老妈赵子荣同志实现了。
因为只准生一胎,王妈妈就憋足了劲准备为王家生个带把儿的,谁知道是个双凤胎。
王妈妈不甘心,顶风作案继续做生儿子的准备,这次做得相当足,用了6年时间,结果又生了双凤胎。
王小四是王家第二拨凤凰胎的产物,大学毕业后,进了名扬天下公关公司。
这两年也多亏王小四牵线搭桥,名扬天下的公关稿差不多都拿给王一芳来写,挣了不少稿费。
    王一芳还没撂下挎包,王小四就咋咋呼呼地跑过来验伤。
王一芳皮肤白、肤质细,容易虚张声势,胳膊腿稍微碰一碰,就青起来一大片。
脖子、胳膊、腿、嘴角有明显淤血,数了数差不多有七八处。
王小四气得跳着脚骂陈家的八辈祖宗,所幸最严重的那块在头顶上,王小四没看到,王一芳也没说。
    小四要找姓陈的混账算账,被王一芳给拦住了。
姐俩争论了一阵子,大部分妹妹说,当姐的听。
这个时候,王一芳连当姐的做派都拿不起来了。
小四的建议无非是赶紧找份工作,翻身做主人,靠他养,永远被动挨打。
      早上7点半,王小四被铃声叫醒,王一芳早起来了,坐在沙发上照镜子。
经过一晚上,昨天那些棒打招致损伤的细胞组织迅速膨胀,脸、脖子和后脑勺肿胀程度相当的壮观。
王小四瞥了一眼,自言自语地说:“得,彻底毁容了。
”王一芳一整晚都没睡,一开始是为第二天去不去面试而痛苦抉择,想啊想啊,后来刚有点困意,白天被打的部位疼痛感就上来了。
    财报的面试机会的确难得。
王一芳左思右想,觉得不能错过。
这两个月找工作,屡屡受挫,别说外人,就是陈浩明动不动就拿这说事,打击她。
王一芳像是受了奇耻大辱一样,越受挫,越想把这种挫败感给扳回来。
好的工作机会,都稍纵即逝,想等下一次那得多少年一轮回呢。
若真的进了财报,成了其中一分子,该是多么引以为傲的事。
王一芳在幸福美好的思路上浮想联翩,差不多像在做梦了。
    人的冲动行为,大多是想法驱动的结果。
  【有句话叫“三思而后行”,是说:人做事不能莽撞,得先经过脑子。
这话也可以反过来理解,人若在某些事上缺乏动力或自信,不妨朝美好的方向“三思”一番。
】  这个法子在别人身上能否奏效,不得而知,反正此时此刻的王一芳心旷神怡,有些坐不住了,她在王小四家找了副墨镜和帽子,对脸部进行了简单的搭配处理后,就出发了。
    小四的家在关外,距离财报报社不近,所幸上班高峰期过了,路上不怎么堵,赶到的时候,报社的一楼大厅已聚满了人。
一个女工作人员正给应聘者发序号,按序号先后排队面试。
轮到号的到3楼面试,据说只安排了一个面试房间,每个人进去少则两分钟多则半小时,不知是话题投机还是考官本人太话唠,面试队伍蜗牛爬行似的,进展缓慢。
    王一芳夹在一大群小朋友堆里,多少显得怪异。
岁月就是这么个东西,走过留痕,捂都捂不住。
同样是素面朝天,人家小朋友是清新淡雅,自己连暗淡无光都算不上,抬头纹、眼角纹、嘴角纹昭然若揭,还真庆幸带来了墨镜和帽子作掩护。
    今天王一芳还特意穿上了小四的高跟鞋,小四的鞋个个跟细尖峭,脚上穿的这双还是最矮个的,
站了一会儿,脚趾开始发疼发硬,恨不能一屁股坐地上缓冲一下脚步的压力。
疼痛难忍之时,恨不得打个电话叫卡卡带把椅子下来。
    卡卡是王一芳的闺蜜,毕业后加入财报,算得上这家报社的资深记者,现在的职位是版面编辑,手下带着一拨俊男美女记者,一呼百应,相当拉风。
    这个时候卡卡肯定在这幢大楼的某个办公间里跟手下的记者们讨论选题或者参加新闻发布会去了。
想起来这些,王一芳有些难过,如果不是因为生养孩子中断了工作,她王一芳也不会落魄到在她人生30岁的时候,跟这些大学应届生争抢饭碗的地步【一个30岁的人还去人才网站、人才市场找工作,只能说明他(她)是个职场失败者。
】王一芳承认自己很失败。
    快到吃午饭时间了,还没面完,估计考官累坏了,工作人员过来说,上午面试到此为止,为了节省时间,余下没面试的,出去找新闻,写一篇千字以内的新闻稿,下午3点前带稿面试。
王一芳采完稿回到报社,已是下午两点半,肚子饿得叽里咕噜。
    说到新闻,都市报天天几十版几十版的呈现,好像满大街都是新闻,但真找起来,才知道这里面的难度。
经济新闻在大街上更找不着了,王一芳决定锁定社会新闻。
王一芳出去找新闻的时候,正是吃午饭的时间,午饭后就是午睡,掐头掐尾,就剩不了多少时间了,她觉得还是得找个就近的。
在街边的报刊亭买了两份当天的报纸,大致翻了一下,最后决定去岗厦碰碰运气。
    岗厦的拆迁工作年底就要启动,掐指算起来没几个月了。
深圳人没人不知道岗厦,它可以说是最接近深圳CBD的城中村,几百万的打工族在那里租房暂居,这一拆迁,得多少人迁离此地。
为节约时间,王一芳给小四打个电话,要她带一部相机过来,拿着小四的相机王一芳就去了。
    动态新闻得碰运气,碰不到就做静态的,能把静态的做好更需要技术,王一芳用相机在岗厦的大街小巷噼噼啪啪拍了一组照片,又去了照相馆把图片洗出来。
这么一折腾时间就不多了,在报社旁边的空地上,她就把新闻稿的文字写在了图片的背面。
    报社的面试官有好几个,图片在他们手里转了个圈,最后落在了坐最中间的那个男面试官手上。
男面试官扫了一眼图片和王一芳递过去的个人简历,问:“你能把墨镜和帽子先摘下来么?”    王一芳这才想起来自己脸上还戴着道具,犹豫着就把墨镜和帽子摘下来了。
旁边的几个面试官又互递了一下眼神,中间的那个又问:“伤疤是怎么回事?”    王一芳没说话,她没想到他们会问这个问题。
要知道会问这个,她说什么也不会把墨镜和帽子摘下来了。
    那个男的又问:“你看我们的招聘条件了么?”    王一芳答:“看了。
”    男的说:“你觉得自己符合吗?”    王一芳被问得心里发慌,只好承认:“年龄上不太符合,我过30岁了。
不过……只过了一天,我昨天过的30岁生日,不信您可以看……”。
    男的摆摆手说:“好了,回去等通知吧。
”    从报社出来,没戴眼镜也没戴帽子,直接就走到大街上去了,任脸上的伤痕曝光于天下。
最在乎的面试官都看见了,还在乎别的人么?【王一芳给小四发短信:为什么那么多公司招聘条件都爱写年龄30岁以下呢?小四是这么回的:一个最科学的解释就是,过了30岁的职场人,一般不会随便去人才市场,人才网站找工作。
】    这不是第一次这样遭人轻视,遭遇多了,应该会麻木,会忽略不计,可她不是,遭遇一百次跟遭遇第一次的时候一样,伤心绝望,眼泪稀里哗啦地往下淌。
      2    对于王一芳的回家,陈浩明一点儿都不感到惊讶,第一句话是:“怎么回来了?”言外之意,好像王一芳不该回来一样。
王一芳说:“我不回来你就开心啦,满意啦,我偏不让你开心。
”    王一芳这句话回答得有失水准,人家陈浩明对她的出走和回来,根本就没多大的情绪反应,一直抱以淡然处之的态度。
按理说,王一芳还可以在小四那里多住几天,可她住不踏实。
眼看着中秋节快到了,中秋节连着教师节。
这几天去幼儿园接送孩子的时候,她瞅见有不少孩子家长都在私下里给老师塞红包和月饼票。
王一芳偷偷问了几个孩子家长,大家都准备这几天给幼儿园的老师意思意思一下。
  ……
编辑推荐

  《孩奴:“80后”新妈妈的职场婚姻重生记》的特点:  1.小说定位精准  写给26岁-35岁女性读者的现实题材作品,文中多角度深度剖析了现代女性的婚姻现状、情感困惑及职场压力问题。在这些问题基础之上的女性生育问题所面临的尴尬与困惑。  2.涉及诸多大众敏感和关注的话题  小说涉及家庭生活中的诸多话题,如家庭暴力、隔代养育、子女教育、孩奴、婆媳关系、性出轨、性回归、裸婚、单身妈妈、房+车奴、不和谐家庭女子的心理重创问题等等。  3.多角度,全景式,特色叙说  与此同时,小说亦从职场角度,借助三个不同女性(王一芳、卡卡、潘美凤)的新妈妈身份之旅,全景式的还原了职场女性在不同孕育阶段(怀孕期、育子期)和不同职位高度(低层、中层、高层)所遭遇的身份尴尬及其与职场前景的冲突问题。  将这些社会问题及元素安插在小说情节中,看似无意实则有意。其目的不仅仅是增强可读性,真实感,更期望让女性读者从中反观自我,引得共鸣,受益一二。  4.揭露行业、社会阴暗面  小说同时对媒体业和公关行业之间的利益勾结、暗箱操作进行了剖析,并简略地提及深圳岗厦拆迁,原住民一夜成千万富翁前后的心理变化及情感物质交易问题。
图书标签Tags

小说,未命名
评论、阅读与下载

孩奴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最喜欢书皮上的一句话:女人为弱者,为母则强。真的,好多时候,女人是有了孩子才真正的成熟起来,坚强起来。成为母亲,是女人生活中万出的最重要,也是转变最大的一步。《孩奴》名字有些心酸,为孩之奴,其实全是盈盈母爱。在对孩子的爱,对事业的追求,对幸福家庭的孜孜不倦地追求中,有很多辛酸,当然也有快乐。《孩奴》里就写出了这分纠结的感觉,也写出一个80后年轻女性花茧为蝶的美丽历程。很喜欢,推荐!!!!
  •     为什么现在的人都追求娱乐化消费

    就连这种题材的小说,也在朝着娱乐化方向来写?

    沉重的社会问题,就要以沉重的笔法来呈现 这是作者的一种责任和义务。

    我喜欢这本书。

    首先我觉得作者是以一种端正的态度来写的,她没有趋炎附势,这个让人敬畏。

    她写出了当下作为孩奴的辛酸。

    在目前的社会现状下,在残酷中呈现残酷,是需要勇气的,因为现在主流是娱乐化。
  •     这是一本不错的小说,真实的反映当今社会上一些诟病,妈妈永远是孩子的榜样,母爱是伟大的。
  •     还没看哦·~~当当的书质量没有问题·~~
  •     很喜欢,很佩服女主角
  •     帮同事带的,她马上要生宝宝了。
  •     给假期储藏的书~,O(∩_∩)O~
  •     结局有些令人难过
  •     朋友推荐此书,赶紧买来看看。因为有相同的职业和经历,希望未来几年之后,自己也能顺利回归职场~
  •     比较客观的反应了现实的问题
  •     很不错的书,同事和我都看了,很喜欢,很现实
  •     收到书的时候还挺高兴的,但打开翻阅时发现书中起码有20页左右纸张有严重破损,翻的时候还甚至望下掉小纸屑,在当当上卖了很多书了,这种情况第一次遇见,发货时没检查吗?看来下次我收书时得好好看看了。内容个人觉得没有《8010妈妈向前冲好看》
  •     其实小说的内容不是很扣题。串起了很多个家庭的故事。结尾有很仓促的感觉,甚至似曾相识。
  •     浅显易懂,实用。
  •     这样的人能出书我想我可以冲击诺贝尔文学奖!,由于当当隐藏差评
  •     非常满意真的,别的还可以
  •     帮朋友买的,内容不太看好。其余ok
  •     怎么都笑不出来,有趣。挺逗
  •     这是我在卓越网上买的最烂的一本书,更喜欢红楼里的这些女孩子~ 很喜欢这本书
  •     关于这些民国的大家,封面不错。整体不错
  •     希望好看!,看看挺有意思的
  •     在报纸看到介绍,听说不错的……
  •     应该还不错,故事曲折动人
  •     对自身帮助很大,葛氏一贯的风格。
  •     这只是一,是不错的。
  •     同学很喜欢,介绍了每个人身上的优点
  •     噫~~~~~刚从图书馆借来,拒绝洗脑……做猫型员工
  •     情商最高的宝钗,还行吧
  •     外表看起来不错,观点新颖。总体还可以
  •     觉得这本书,性灵的启示
  •     并把大道理讲得通透明白!!,但快递的素质有待提高
  •     值得一看的书,作者写的不错
  •     价格优惠,这个书看起来挺旧的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