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情歌

出版时间:1970-1   出版时间:北岳文艺出版社   作者:珍尔 编   页数:298  
封面图片

永远的情歌
内容概要

  说到爱情。人们自然会认为是城里人和小资才享有的专利。农民被屏蔽于爱情之外。农民有爱情吗?答案是肯定的。农民的爱情不乏浪漫与温暖。还实实在在多了踏实的成分。农民的爱情就是锅碗瓢盆、柴米油盐。虽说平淡,却也不可或缺。  随着现代化的进程和市场经济大潮的兴起。乡村的精神生活也在急剧地发生着变化。物质化、世俗化。极大地冲击着人们传统的世界观和价值观。人们在情感和审美方式上的变化也令人震惊。
书籍目录

明惠的圣诞农家少女肖明惠,高考落榜后进城打工,幻想着攒了钱在城里买房子、结婚,成为一个城里人。这个淳朴的少女,放弃了贞操和自尊,成了一个精神麻木的影子式人物。当她和城里人李羊群同居后,发现自己尽管已过上了城里人的物质生活,却将永远是一个游离于城市之外的“异乡人”。过完圣诞夜之后,她服药自尽了……下水一对农村夫妻,为了供儿子上大学,悄悄来到北京打工挣钱,却又怕“丢儿子的脸”始终不敢去学校看他。他们租了狭小的房子,每天靠洗牛和羊的下水来为儿子赚取学费。相濡以沫的他们,为了躲避冬天的寒冷,只能将地下的暖气道当作居所……哑炮矿工宋春来和妻子乔新枝、儿子小火炭组成了一个温馨的家庭。同乡江水君暗恋乔新枝。一次井下作业,江水君发现了哑炮,却没有告诉宋春来,宋春来被哑炮炸死了。江水君终于如愿娶了乔新枝。二十年过去了,江水君一直不敢对乔新枝说出真相,但内心深处总是在受着良心的谴责。江水君得了尘肺病,临终之际,终于说出了真相,引爆了埋在心底多年的那枚精神“哑炮”……百雀林小没自幼丧母,长大后不顾养父母的反对,爱上了有过婚史还有一个孩子的文秋。婚后,家庭的种种不如意使小没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终于,他与文秋离婚了,他又回到了百雀林中那片孤独与宁静的童年世界。前夫一位山西农民靠承包煤矿富起来后,去看望十几年前被拐卖成为自己妻子、后来又逃跑回去的四川女人。他们如今已各自成了家。这样的会面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他们的内心将荡起怎样的波澜?故事充满了人性中的温暖和高贵。李大筐的脚和李小筐的爱情刘奎山家的羊吃了李大筐家的麦苗,李大筐的儿子李小筐正和刘奎山的女儿刘凤梅约会谈恋爱,而村长家儿子也想娶刘凤梅。李大筐想找刘家算账,却不小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不料这一砸竟然挽救了儿子李小筐差点失去的爱情……滑稽的细节逗人发笑。体温表一支体温表成了一个特殊的情感纪念物,串起了赤脚医生赵成印与右派之女姬小娜的情感纠葛,讲述了一个特定年代别有意味的爱情故事,幽默风趣。婚殇穷光棍汉皮桶花钱买来了一个姓何的四川女娃做媳妇。何四川先是逃跑,后是愤怒告发,被公安解救后回到了家乡。没想到后来她竟又主动跑回来找皮桶了。她为什么会回来?回来后为什么又再次离去?曲折的故事,写出了善良的人性和温情对人的感化,揭示了小人物内心中人性的光辉。嫁死四川女人米香带着傻儿子来到豫西的小煤矿,嫁给了丑陋而有残疾的矿工王驼子。米香总盼着丈夫在矿难中死去,以便得到一笔可观的抚恤金。然而,王驼子对米香母子“掏心掏肺”的一片真情感动了米香,她不想让王驼子死了,想和他将日子好好过下去。但这时王驼子却发现自己得了绝症,他没有告诉米香,而是有意死在了井下,真的给米香母子留下了一笔赔偿金……但米香为什么却一分也不要就走了?小说讲了一个人性救赎的故事。遍地庄稼以四个植物为名的四个爱情小故事。有因为彩礼闹出人命的;有先私奔而后破罐子破摔,在高粱地里勾引男人的;有村治保主任为泄私愤捉奸不成反害了自己的;还有那个戴着“地主”帽子在批斗会上给村里人唱酸曲的……小人物的故事真实而又耐人寻味。麦子的盖头一个叫麦子的乡村妇女,被村长不断骚扰。在煤矿上班的丈夫马豆根不敢惹怒村长,只好迁怒于妻子。马豆根咽不下这口气,离家出走,却在赌博中将妻子输给了老于。陌生男人老于将麦子骗到自己家才说明真相,麦子很愤怒。她偷跑出去找自己的丈夫……后来她终于和丈夫见面了,但麦子却为什么又要回去找老于?一个曲折离奇的故事,充满人性的温暖和令人深思的细节。傻女香香乡下女孩香香很想做一个城里人。她想通过嫁给城里的老男人来达到这个目的。香香费尽心思讨得了刘德民的欢心,当她终于达到了即将和刘德民办结婚登记的目的时,刘德民的儿子的归来,却使香香突然意识到了自己命运的悲凉,香香哭了……小说揭示了那些像寄居蟹一样生活在城里城外的夹缝之中的下层女性微妙而又虚空的精神世界。

章节摘录

  明惠是实在咽不下那口窝囊气才去找桃子的。
桃子从城里回来已经七天了,明惠在徐二翠连绵不绝的骂声里数这个日子数得好艰难。
七天,她每一分钟都计算着桃子会随时推门进来。
  明惠每天都仔细地洗脸,找出像样点的衣服穿好。
徐二翠若是出去了,她就手忙脚乱地把屋子收拾一下。
心里明明是毛烘烘地躁着,却要强迫自己不断找件活计拿在手里。
有时是拆一只旧手套,有时是翻看一本《妇女生活》。
好像只有手里拿了点儿东西才让她心里更踏实。
桃子来找她从来不敲门。
桃子如果不敲门就进来,明惠就得一边做自己的事情一边漫不经心地责怪她。
你这个人就是没教养,跟你说一百遍都不行,什么时候学会敲敲门再进来!  明惠在家里等桃子等了七天,她把手里的活计摔得满屋子翻跟斗。
徐二翠的骂声越来越凶恶。
徐二翠很凶恶地骂猪骂鸡骂狗骂她明惠的时候,明惠一声都不吭,她已经听习惯了,从她大学落榜回来的那一天起徐二翠就不断地这样变着花样儿骂。
徐二翠的骂声底气十足地回荡在她们家那宽大的房间里,在新油漆过的门后不疾不徐地余音缭绕。
拉开门,那徐二翠就完全是另外一副嘴脸了。
要么是满脸堆笑点头哈腰,要么是面无表情居高临下。
有时候徐二翠骂得太不堪,肖正方就会和她对骂。
比如徐二翠骂,老娘我省吃俭用啊,我白白供了你十几年啊,我还不如养只鸡养只猪啊!养只鸡还会给我下只蛋,养头猪还能卖些钱。
编辑推荐

  关注乡村现实 反映农民生活 抒写民风民俗 诠释文化变迁

评论、阅读与下载



永远的情歌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