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色蝴蝶

出版时间:2012-6   出版时间:花城出版社   作者:姜玉琴   页数:308   字数:370000  
封面图片

粉色蝴蝶
内容概要

  在我的想象中,有一种蝴蝶是粉色的,这种粉不是由花斑点缀连出来的粉,而是通身都是粉的,粉嫩粉嫩的,就像披了一件梦幻般的粉色纱衣,长长、宽宽、柔柔的,在一望无际的天空中翩翩起舞。
  她的翅膀触及到哪里,哪里就变成一片粉色的海洋。她有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笑起来的时候一眨一眨的,善良、可爱得宛若小女孩怀里抱着的洋娃娃。她美得像花,柔得像水,但绝不怯弱。
  她的头上竖着一对雷达般锐利无比的触角,这是她感应、探知与应对世界的武器。她不是鹰隼,从来都不是。鹰隼的翅膀和利爪是钢铁打造出来的,鹰隼生来就是要征服天空的,铁的颜色就是鹰隼的颜色。
  她生来就是平和、温柔的,从未有过要去征服谁、打败谁的野心。可她的心性是宽广、高远的,她只会往上飞,朝着看不见的上方飞,这是她活着的信念,唯一的信念。因此,翅膀远不如鹰隼坚硬的她,总能飞得比鹰隼还高、还远、还坚定。
作者简介

  姜玉琴,1965年出生于济南大明湖畔、珍珠泉边。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诗歌、散文创作,90年代后开始从事学术研究。出版《肇始与分流:1917到1921的新文学》、《中国古典诗学论稿》等学术专著,发表学术论文70余篇。现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文学研究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书籍目录

引子
第一章 粉巷
第二章 夜校
第三章 南方
第四章 结婚
第五章 “打离婚”
第六章 疏远
第七章 重聚
第八章 戏院
尾声
章节摘录

  我想最多也就是歪着头看她两眼,看她在醺风中摇曳的样子而已,而不会跑过去摘下一朵带回家的。
  初来“粉巷”的日子里,我有些不适应,总觉得像是跟着大人出来走亲戚似的。
走亲戚当然是好事了,没有一个小孩子是不愿走亲戚的,可亲戚走完了也就该打道回府了。
不能老呆在别人的家里--别人的家再好,毕竟是别人的家,也不能老赖着不走呀!可我们这一住下来就没有了要走的样子,妈妈一头扎到厨房里不出来,没费多少时,就把零乱的锅碗瓢盆安排得妥妥当当。
环顾四周,妈妈觉得还少了点什么,就从围裙的口袋里摸出了几块钱交给了巧巧--巧巧是我的姐姐,比我大八岁,让她前往巷子里的杂货铺买些油盐酱醋回来,摆出了一副要正儿八经过日子的样子。
  白天的日子还不算太难熬,可以在巷子里这里游游、那里荡荡的,也没怎么觉得太寂寞。
我还在巷子里与一个叫小雪的女孩子交上了朋友。
  这个小雪与我同龄,也是五岁。
她不是“粉巷”里的人,是跑来这个巷子里玩的。
我见她的那天她穿着一件黑色的裤子,蓝色的套头秋衣,正撅着屁股从一棵老槐树的树洞里往外掏什么东西。
那棵老槐树已经很老了,绝大多数的枝干都已干枯了,树皮也一块块地皲裂开来,突兀、粗大的树根互相缠绕、纠结着从土里裸露了出来。
在靠近树根的树干部位上,不知怎么还留有一个黑糊糊的大洞,也许是被虫子给咬的,妈妈说虫子也会咬树的,特别是那些年老的树,是很容易被虫子糟踏的。
  这个树洞可真大,小雪的整只手和半个胳膊都伸进去了。
她好像是在洞里寻找什么--掏一阵,拿出手来看看,没有;又把手伸进去,再拿出来看看,似乎不是想要的东西,又扔掉了。
  知道她叫小雪是后来的事,不知道她叫小雪的时候对她充满了好奇:这到底是个男孩还是个女孩?好像是男孩,女孩子都是穿花衣服的,我穿的就是花衣、花裤。
有时我的裤子也会是一种颜色的,妈妈说用单色的布料做小孩子的裤子也是很好看的,但我的上衣总是花的,不是蓝色的小碎花,就是一朵朵黄色的小雏菊。
花衣服是女孩子的标记,妈妈常常这样说,每次给我选衣料做衣服的时候,都是这样说的。
这个小孩穿着黑裤、蓝衣,那就应该是男孩子了。
我围着老槐树又绕了一圈,其实还是想再确认一下这个低头掏洞的小孩到底是不是男孩。
这个小孩的脸白白净净的,眼睛挺大,可惜是个单眼皮。
妈妈说单眼皮的小孩不如双眼皮的小孩漂亮,我看倒也未必。
这个小孩的眼睛就挺好看的,柔柔细细的,眼梢还稍稍地有那么一点点的吊。
那股清秀劲倒像是个女孩子,可这小孩的头发短短的,梳的是一个小平头,两个耳朵全都裸露在了外面。
这有可能是一个男孩子了,女孩子都是要用头绳扎辫子的。
  ……
编辑推荐

  小巷女孩细腻透明而又苦涩执着的成长之路,纯真与倔强,友谊与叛逆,婚恋与家事,冥冥之中的悲欢离合和女性不可更改之宿命……
评论、阅读与下载

粉色蝴蝶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