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

出版时间:2008-08   出版时间:花城出版社   作者:洪三泰   页数:337  
封面图片

野性
内容概要

  《野性》主要内容:在泯江淘金沙得到自己第一桶金的山狗,带着大山里的野性和巨资,来到了广州的百步街,雄心勃勃地要将这里变成自己的独立王国。然而一个商业成熟的大都会,能轻易为他让出这方风水宝地吗?在山狗编织着自己的梦想时,李焕芝以外商身份同时投资百步街,这个来自香港的女人,内心并不像外表一样柔弱。百步街折射着南方都市商战搏击的刀光剑影,大都会的男女上演着全新的爱恨情仇。令李焕芝震惊的是,自己的女儿会在危急关头作出最后抉择,投靠对手。以山狗为首的新一代,在商战的磨练中,学会靠智慧、魄力和献身精神掌握自己的命运。他们是本土商界精英的代表,带着根深蒂固的弱点,也带着光芒四射的激情,而在他们周围,是改革开放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广东人。作品直接切入中国当代的改革开放,是一部人物性格突出、极富内涵和现实意义的社会百态以及浓郁的广州风味的长篇力作。
作者简介

洪三泰,著名作家,1945年生,广东省遂溪县人。广东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洪三泰从20世纪70年代开始发表文学作品;先后在遂溪县委、广州军区生产建设兵团政治部、湛江农垦局从事新闻和秘书工作。1979年中国作协恢复,成为首届中国作协会员,并调入中国作家协会广东分会文学院当专业作家,曾任省作家协会党组成员、副秘书长、文学院副院长、中共高要县委常委。洪三泰主要著作长篇小说:《闹市》《女海盗》《野情》《野性》《又见风花雪月》等;电影:《女人街》;散文集《心海没有落日》《祝福珠江》《珠江诗雨》等;诗集:《天涯花》《孔雀泉》《野性的太阳》《悬念》《洪三泰短诗选》《洪三泰世纪诗选》等;长篇报告文学:《魅力在东方》《中国高第街》《金鹏岁月》《知音王国》《体坛神笔》等。

章节摘录

第一章金三角酒店,在广州百步街头可谓鹤立鸡群。
这是个静静的猩红的深夜。
那些红木台椅,在珍珠灯链的映照下,更带有血性,让人倍感在此地的神秘莫测。
钟声敲响了两点。
离收款台只有数步远的圆桌旁,坐着两个女人。
吊灯五颜六色,照着圆台的两个高脚酒杯时,酒杯里的“马爹里”立即辉煌起来。
桌上的牛扒、凤爪、马蹄糕之类似乎还原封未动。
确切地说,这是两位年轻的小姐。
只见她们在轻声细语地谈论什么。
靠左边的约莫二十二岁,吹一束鹤立黑发,描眉精致,面部淡妆,颈项的金链坠落,不偏不倚地挂在颇深的胸沟上。
低胸新式意大利晚装呈咖啡色。
她叫许艳婷。
她不时玩着那只高脚酒杯却没喝一口,仿佛酒里有什么神秘物似的,她要细看多遍,直到发现奥秘为止。
靠右边的叫许艳娥,看去更年轻一些,十八岁的样子。
她穿着简单,短袖(其实短成背心状)衫很白,百褶裙猩红,体态苗条,面庞白嫩美丽,眼睛乌黑闪亮。
她似乎对圆桌上的酒物不感兴趣,只是望着碟子上的刀叉发愣。
两人不时低语几句,像在等待什么人。
两人同父异母,长相也不一样。
姐妹俩在百步街是绝无仅有的美神。
本来同在华美服装店做着婚纱、礼服和最新流行服装生意,后来因趣味各异,少不了口角,许艳娥不想被姐姐调遣,自创首饰店。
分开后倒好了,两人毕竟还有手足情,眼看生意都有起色,都成了小店老板,便都显得高雅大方起来,平素问寒问暖,自然得体地寒暄。
夜深同时关门,便同时进入金三角酒店消夜。
今夜酒店人不多,也没有卡拉OK震耳欲聋。
她俩几乎固定占了这个圆桌,总是下半夜三点才肯离去。
这时,酒店里的东西两角的圆桌旁,坐的多是艳妆女人,脂粉香水味充斥其间,每个女人旁边都偎依着一个举止很不庄重的男人。
他们彼此无话可谈,却在揽头揽尾,有失雅观。
侍者一色孔雀石旗袍,勤快地穿行其间,低声细气,彬彬有礼。
对于那见不得人的动作,她们已熟视无睹。
金三角酒店,多是个体店主和被称为“鸡”的女人后半夜光顾的场所。
经过一天的争夺战之后,这些个体店主必定来喝夜茶,尝西餐。
卡拉OK早已收场,劣等歌手的歌当然也听不到了。
他们喜欢来这装修高雅的金三角享受一下夜的宁静。
偏偏有那些彻夜浓妆烈香女人混进来,真可谓鱼目混珠,雅俗共赏了。
后半夜,冷气关了。
金三角酒店差不多已经很冷落了。
许艳婷终于呷了一口“马爹里”,打了个呵欠,对许艳娥说:“我想睡了。
你那白马王子总是不守信用。
都快三点半了,还不见他的影子。
我就看他不是正经人,说不定又去找别的女人了。
”艳娥用刀具敲击着红木圆桌,说:“别乱说。
”她一听姐姐这样说就不高兴,绷起面孔望着酒店的大门口。
酒店总经理高谔听到敲桌声,以为顾客在叫菜,便走过来,微笑着问道:“许小姐,要点什么?”许艳娥瞟了他一眼,摇摇头。
高谔赔了个笑,转身大声唤道:“都睡觉去啦……”穿孔雀石旗袍的姑娘不知从哪里一下子钻出来,站在过道旁,等候总经理训话。
高谔并不训人,回到收款台的高椅上,自斟自饮了一杯“威士忌”。
看来他要陪伴到底了。
“姐姐,要不你先去睡吧。
”艳娥说。
“我现在一点睡意也没有了,倒想看看他是怎样说第一句话的。
”艳婷说着又打了个呵欠。
艳娥抿着嘴,随即把半杯“马爹里”灌到肚里去。
她不轻易这样灌酒。
这半杯酒呛下去呛得太急,她拧着脖子咳了起来。
咳得好凶,正张开嘴巴想说什么,忽然酒店门口一辆豪华摩托车呼啸而至,马达声嘎然而止。
酒店的自动门开后,在灯光里现出一个汉子。
一阵郊野的夜风被忽啦忽啦地带进来,汗液的气味和巴黎浓烈的香水味搅在一起释出大蒜拌五月艾草的特殊味儿,教所有在金三角消夜的人都惊愕,稍后,特殊味儿被高谔再放的强力冷气驱散。
这个新来的汉子把身上那件起油污的名牌劳士衬衫扯将下来,挂在座椅的上沿。
这时,挂在颈脖上那粗麻绳似的金项链便开始不规则地摇晃起来,在七彩吊灯下倍觉耀眼。
左腕那金表和右中指那螃蟹大的戒指相映成两个星座。
金利来皮带的金扣环已有一半嵌进丰满柔软得流油的肚皮里。
这时,高谔在背后猛一拍汉子壮实的肩膀。
来人不理,把随身带来的缸形挂包甩在椅下。
“喂,山狗!”高谔打趣说,“两位小姐已等得不耐烦啦!你却迟迟不来。
”山狗不理会,一屁股坐在花梨椅上,两手叉在膝盖上喊道:“鳄鱼头,有花旗参炖水鱼吗?”“有。
这就来。
”高谔说,“有白斩狗、指天椒,要么?”山狗说:“酒、狗肉和女人都要!”这时,许艳婷猛拉许艳娥的手悄声说:“走!我早说过,你白长了一双水汪眼儿。
这狗嘴能吐出象牙来么?你看他多粗野。
”许艳娥站起来,吃惊地盯着山狗,像盯着一个陌生人似的。
片刻,又坐下去,用恳求的目光瞄了姐姐一眼。
山狗用拳头在花梨圆桌上捶了捶,粗声道:“娥,这是你姐姐吗?她长得更像七仙女哩!坐,坐,坐!”他动手拉许艳婷,“你不是在等我吗?”许艳婷猛甩掉他的手,恼怒道:“还有个规矩没有?动手动脚……”“哎哟,许小姐竟同我讲什么规矩啦?广州满街靓女都不同我讲规矩。
”山狗像被戳了一锥子,倒认真起来,“娥,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规矩过吗?哈哈哈!喂,鳄鱼头,水鱼呢?”热腾腾的大盅水鱼花旗参炖品由高谔亲手送来。
这高谔也不过二十八九岁,弓腰的样子活像个富家的看门老头。
他把炖品放在山狗面前,诡秘地说:“老友记,我特意给你一盅壮阳鸡汤,白送,嘻嘻你需要这玩意儿。
”“喂,山狗,别只顾着吃。
”许艳娥高声说,“我要的东西,拿来没有?”山狗像黄牛喝水似的,只管把脖子伸到炖盅里,嘶啦嘶啦地喝着。
水鱼汤还冒着炙人的热气,他不敢大口大口喝,只是不停地啧尝着。
粗肥脖子和光滑圆滚的脊背天衣无缝地连接着,隆起了疙瘩儿,像荒废的不长草的山包儿。
.他抬起头,眯缝着眼睛望着许艳娥,很坦然地说:“你要的不过是钱嘛,都拿来了,我山狗什么时候骗过人?”他把地下的缸形挂包打开,立即现出崭新的钞票,全是百元面额的。
显然,这是刚从银行里提的款,还有一股芬芳的墨香呢。
“过来,你叫艳婷是吗?服装店生意淡了,是吗?先拿三十万去用用,剩下的二十万给阿娥开第二个金饰店做本钱。
”白花花的票子从缸形挂包里搬出来的时候,金三角酒店的灯盏一下子亮了一倍。
坚持到凌晨的夜鬼们,被这堆崭新票子所发出的光刺痛了眼睛,一个个惊奇地站起来,情不自禁地向这边挪步。
高谔先一愕,发现金三角顿时矮了三尺。
店里的豪华装修和豪华桌、椅、台之类,简直一钱不值了。
连自己每日花一百元去电吹抹烘的头发和身上这价值数千元的西服、上千元的皮鞋都黯然失色了。
如果这红色地毯下有黑洞,他会毫不犹豫地钻下去的。
蓦然,他定了定神,看见山狗光溜溜的脊背,圆胖的腰围和沾着油星子的硬刷胡子,不禁冷笑一声。
随即从台侧的墙上拿过两只香港制造的豪华口袋,以最快的速度抢上前去。
编辑推荐

《野性》由花城出版社出版。

评论、阅读与下载



野性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我已买了野情,又见风花雪月两本书,这次买到野性这一套书买全了,有功夫慢慢欣赏。
  •     虽然折扣很低,但是书却是很好的,超值
  •     内容没看过 光看装帧是挺好的 真便宜啊
  •     以前看过的,是非常精彩的一本小说,野情和风花雪月出了吗,想一起买了!
  •     看了一小段,故事性一般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