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变

出版时间:2009-10   出版时间:湖北长江出版集团,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泊尔   页数:284  
封面图片

精变
内容概要

  本书具备所有职场小说的刚性元素:忍耐、坚韧、勤奋的成长精神,战胜嫉妒、淘汰落后的丛林法则,勇于表达和善于表现的机敏智慧。但本书超越《杜拉拉升职记》和《浮沉》的是,主人公江雁落成长的背后并不是废墟一片和流长蜚短,而是所有人的敬佩和爱慕。她把真诚和爱化作面对困难和诘难的“嫣然一笑”,使之具备职场“青花瓷”素雅、内敛和自顾自的美丽气质。更为重要的是,江雁落还是一个老板可以托付事业、父母可以托付后半生、丈夫可以托付家庭、男人可以托付感情、可以“给加西亚送信”的人。这使得本书的人文意义和艺术境界交相生辉,周杰伦寄情附丽在《青花瓷》中的古典梦想,在本书的故事中冉冉升起…  看过本书的读者都会在内心呐喊:“给我一个江雁落吧!”
作者简介

  泊尔:女。  计算机专业本科毕业。后出国深造,获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十四年外企工作经历,十一年市场营销岗位管理经验。  热爱读书,喜欢旅行。积极,坚持。自认为既是烂漫的理想主义者,也算脚踏实地的实干派。
书籍目录

楔子 回到从前第一章 初入职场第二章 举步维艰第三章 较量第四章 小红帽与大姐大第五章 意料之中,意料之外第六章 完美男人第七章 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第八章 惨败第九章 曼宝之争第十章 丛林之王第十一章 情殇第十二章 自卫战第十三章 陷阱第十四章 走投无路第十五章 绝地反击第十六章 崭露头角第十七章 新的转机第十八章 借力打力第十九章 借刀杀人第二十章 初战告捷第二十一章 招贤第二十二章 仟仟的爱情第二十三章 结盟与孤立第二十四章 一箭双雕第二十五章 亦升亦降第二十六章 剽窃第二十七章 演技派第二十八章 针锋相对第二十九章 扮猪吃老虎第三十章 一起成长第三十一章 忠实的跟随者第三十二章 雷翰的秘密第三十三章 一只鸟的爱情第三十四章 同盟保卫战第三十五章 一种情思,两样愁第三十六章 鹬蚌相争第三十七章 脱颖而出第三十八章 渐入佳境第三十九章 另一只鸟的爱情第四十章 两个事业部第四十一章 婚姻的背后第四十二章 四面楚歌第四十三章 挫败第四十四章 出卖与背叛第四十五章 迷茫的巅峰第四十六章 意外收获第四十七章 离别尾声 新的开始

章节摘录

  楔子回到从前  雨淅淅沥沥地下了一整天。
  虽然还不到六点钟,南京西路两旁的霓虹灯已经开始闪烁,摩天的写字楼里更是灯火通明。
路上成群结队的汽车一辆紧贴一辆七扭八歪地排成长龙,蜿蜒着看不到头。
撑着伞的行人灵活地穿梭其间,争先恐后地越过马路。
车声、人声、夹杂着尖利刺耳的喇叭声交织成一张繁华、浮躁的网,密密实实地笼罩住城市阴霾晦暗的上空。
  结束了一整天的会,江雁落从密不透气的大会议室里走出来,感到有些疲惫。
乘电梯回到二十一层的办公室后,放下手里的记事簿和文件,拿起桌边的空杯子到茶水间为自己倒了杯冰水。
  端着水杯走回办公室,江雁落踱到窗边,隔着宽大的玻璃窗望出去,忽然记起今天是周五,难怪南京西路上的车比往日又多出不少。
几口冰水喝下去,江雁落觉得头脑清爽了不少,低头看一眼表,差五分六点。
按照时间表的安排,来面试品牌发展总监助理职位的女孩应该已经在三号会议室等她。
江雁落把杯子里剩下的水一饮而尽后,将杯子放回到桌上,拿起整理好的个人简历、面试评估表和记事簿,开门向三号会议室走去……  张蔷面向会议室的门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腰挺得笔直,藏在桌子下的两只手紧紧握在一起,有些急促的心跳犹如擂响的鼓,“咚咚、咚咚”。
作为应届毕业生,毕业后到外资大公司工作一直是张蔷的目标。
而今天的面试对于张蔷而言,可以说是决定性的。
张蔷甚至觉得今天的胜败可能会影响到自己未来整个的职业发展。
这样的想法让张蔷感到更加紧张,以至于冰凉的双手渗出汗来。
  江雁落推开门时,看到一个清秀的长发女孩面对门,坐在椭圆会议桌的中间。
女孩看到她时,脸上露出笑容,令江雁落感到有趣的是,女孩与自己一样也长了单侧的酒窝。
女孩缓缓起身,向江雁落伸出手,“您好,江经理。
”  “你好,张蔷。
”当江雁落微笑着握住女孩掌心黏腻的手时,她知道这个举止落落大方的女孩,其实心里非常紧张,“我叫江雁落,是曼洁利中国的品牌发展总监。
同事们都叫我雁,你也可以叫我雁。
”江雁落自我介绍说。
  轻柔悦耳的声音响在张蔷的耳边,让她记起在曼洁利工作的师姐对江雁落的评价:静水深流,宁静致远。
面对这个美丽的女人,张蔷原本紧张跳动的心忽然平静下来。
  面试依照固定的程序有条不紊地进行。
江雁落一边认真地倾听,一边在面试评估表上做着记录,打着分数。
整个面试中,张蔷思维敏捷,语言条理清楚,时不时还表露出对江雁落的仰慕。
江雁落知道这仰慕有讨好的成分,但从另一个角度讲,也说明她有善于沟通的潜质。
  问到最后一个问题时,张蔷用牙齿咬住下唇,略微思索后,清了清喉咙,回答道:“我认为对于一个员工来说,最重要的是态度。
经验可以学习,不懂的地方可以向其他同事请教,或自学。
但态度是没有办法学习的。
一个员工认真负责、不断努力提高工作业绩的态度将决定她的工作成果。
我虽然没有什么经验,但希望能获得一个跟随您学习的机会。
我会尽最大的努力做好,希望有一天可以做到像您一样好。
”  江雁落望着眼前的女孩,看着她发亮的眸、微微泛红的双颊,恍然间仿佛时光倒流,回到七年前那个风和日丽的五月的早晨。
人影交叠,隔桌而坐的女孩已不再是张蔷,换做了梳着一条长马尾,闪着一双灵动大眼睛的江雁落。
当时,面对那个被员工偷偷唤作“母夜叉”的香港市场总监艾米莉,江雁落也是这样发表了一通关于“员工态度”的大论……  第一章初入职场  站在职场的起点,每个人对未来都曾满怀憧憬  艾米莉的中文名叫李熙媛,四十八岁,加拿大籍香港人。
三个月前被亚太总部派到上海,任曼洁利中国的市场总监,丈夫和两个儿子仍留居加拿大。
虽然到上海公司的时间不长,但暴躁的性格已经让艾米莉声名远扬。
她常常会为一点小事对员工大发脾气,尖细高亢的声音从三楼一直传到一楼。
于是,到艾米莉的办公室汇报成了员工最恐怖的事情,大家背后偷偷给她起了个绰号——“母夜叉”。
因为自身能力强,再加上又是个完美主义者,艾米莉对助理的要求近乎苛刻,在短短三个月里已经换掉了五个助理。
  坐在曼洁利宽大的会议室里,江雁落虽然紧张,却也充满期待。
作为一个非重点院校的应届毕业生,曼洁利在江雁落的眼里是高高在上的,甚至有点遥不可及。
江雁落没把握能进入这个著名的全球五百强公司,获得市场总监助理这个职位。
她原本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投了份简历,没想到竟然顺利地通过一次笔试和两轮面试。
今天,公司通知她来作最后一次面试,与市场总监艾米莉见面。
  招聘主管李屏离开会议室时打开了冷气。
江雁落很快被空调吹得手脚冰凉,却没敢起身关掉。
时间一秒钟一秒钟地过去,她悄悄掀起衣袖,低头看了眼表,从被李屏带进会议室到现在已经过去足足四十分钟了。
原本说马上就会来面试的艾米莉仍然迟迟未曾露面。
将近中午十二点时,外面忽然传来高跟鞋敲击地面的“嗒嗒”声,随后门被人猛地推开,一阵浓烈的香水味扑面而入,江雁落的心跳随之加快!  一个四十多岁、身着黑色套装、体型微胖、中等身材的卷发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皮肤白皙,长着一张比萨脸,双眼外凸,眼皮上涂着淡淡的蓝色眼影,看人的时候白眼球多,黑眼球少。
  女人一进来,江雁落马上起身,因为无法确认进来的人是不是艾米莉,她只能微笑着,隔了桌子礼貌地伸出手说:“您好,我是江雁落。
”  “坐。
”艾米莉瞟一眼江雁落,没理会她伸出的手,一屁股坐到江雁落对面的椅子上,没作自我介绍,直接命令道。
江雁落红着脸尴尬地缩回手,重新坐下。
  “我没时间看你的简历,你就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艾米莉尖细的嗓音响起,听起来有点儿刺耳,说话时的样子让江雁落觉得她希望早些结束这场面试。
江雁落感到很难堪,在心里默念:没关系,就当是下一次面试前的演练。
让自己镇静下来后,江雁落故意放缓了语速,开始作简短的自我介绍。
她知道:缓慢的语速可以为自己赢取更多时间思考,也会让对方感觉自己成熟稳重。
  “你觉得大陆学生在学校学的那些东西,对工作有用吗?”江雁落介绍到自己的专业时,艾米莉不耐烦地打断她。
  望着艾米莉自始至终不带一丝笑容的脸和毫不掩饰的傲慢神情,江雁落顿了一下,放在桌下的双手相互握紧,努力保持脸上的微笑道:“我觉得……在大陆,学校的教育其实不是技能教育,而是素质教育。
我们学的很多理论知识可能并不实用,有些甚至已经落后了。
但四年的大学生活培养了我学习的习惯。
学习不是一时的,而应该是终生的。
而这种不断学习和提高的态度对我日后的工作非常有价值。
因为知识和技能公司是可以培训的,而态度是无法通过公司培训改变的。
”听完江雁落的回答,艾米莉不置可否地挑了挑眉毛。
  面试总共持续了三十来分钟,其中包括十多分钟的英语对话时间。
在面试结束前,艾米莉问了江雁落最后一个问题:“你对薪金的期望是多少?”  这个问题,江雁落与妈妈讨论过。
妈妈说:“妈妈都干了一辈子,每个月才挣一千五。
虽说现在大学生在外企的工资高,但再高也不会高过一千五吧。
”当江雁落小心翼翼地说出一千五百元这个数字时,她在艾米莉的脸上没有找到任何表情变化。
因为心里没底儿,江雁落马上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作为刚毕业的学生,薪水对我不是最重要的,只要能学到东西,我可以接受比一千五百元低的薪水。
”  听完江雁落的表白,艾米莉的脸上仍旧淡淡的,她一边在面试评估表上划拉着,一边道:“我的问题都问完了。
人力资源部会在一周内通知你我最后的决定。
你可以先回去了。
”说完,艾米莉收拾起桌上的东西,起身离开,走的时候甚至没有与江雁落道别。
  站起身,目送艾米莉走出会议室,江雁落的心里有些失落。
她深吸了口气,心想:怕是没希望了!不然艾米莉对自己怎么会如此冷淡无礼呢?但离开曼洁利时,江雁落还是礼貌地跑去和李屏打了个招呼才走。
  就在江雁落决定放弃进入曼洁利打算的第三天,她却意外地接到了人力资源部的电话:“江雁落吗?我是曼洁利的招聘主管李屏,公司已经决定聘用你为市场总监助理。
你下周一可以来公司办理入职手续吗?”听到这个意外的好消息,江雁落异常激动,毫不迟疑地一口答应下来。
放下电话,江雁落用手按住仍在狂跳不止的胸口,做了个深呼吸,马上又拿起电话,通知爸妈和两个好友。
  周一,按照李屏说的地点,江雁落早早地到达班车站。
站在路边等了会儿,周围三三两两慢慢汇聚起更多的人。
一个高高瘦瘦、脸上长满青春痘的男孩站在不远处悄悄打量江雁落,看了会儿,走上前搭讪:“在等曼洁利的班车?”江雁落不习惯在路上与陌生异性讲话,但此刻因为怕是同事,得罪了不好,就点点头。
  “你是艾米莉的新助理吧?”男孩继续问道。
被男孩一语道中,江雁落有点儿意外,同时确认了男孩的同事身份。
  不等江雁落回答,男孩自我介绍说:“我叫邵鹏。
在人力资源部做薪酬的。
我看过你的简历,你和照片上看起来一模一样。
刚收到你简历的时候,部门里的人还在猜你的照片是不是被修过呢。
嘿嘿。
”  听邵鹏讲完一大串,江雁落笑着说:“你好,邵……”  当江雁落还在考虑如何称呼邵鹏的时候,邵鹏接口道:“你叫我小邵好了。
你是叫江雁落吧?”  “是。
”江雁落脸上的笑容加深了,露出左颊的酒窝。
小邵还想开口,班车到了,两个人随着其他人一起上了班车。
  乘班车抵达公司后,江雁落先到人力资源部办理入职手续。
办妥手续,李屏告诉江雁落:“因为你现在没正式毕业,所以公司还不能和你签劳动合同。
毕业前这段时间的工作,仍算实习。
按照公司的薪酬体系,你的月薪是两千,实习期也会按这个数额支付。
除此以外,在正式签订合同后公司会为你上各种社保;从第二年开始,你还能享受一年十天的带薪年假和五天的带薪病假,但病假必须有医生证明。
这是一本员工手册,你自己读读吧。
”从李屏手里接过员工手册,江雁落心里感慨:大公司真是不一样!什么都有完善的规章制度,自己要一千五,居然能拿到两千!要是告诉妈妈,她一定会说:看来,资本家也挺有人情味儿嘛!想到这里,江雁落忍不住露出笑容。
  “这周艾米莉去香港出差了,下周一才回。
我看你就利用这段时间熟悉一下工作环境和其他部门的同事吧。
”李屏的话打断了江雁落的思绪,听说艾米莉今天不在,她又松了口气。
  拿了刚刚领来的文具,江雁落被李屏带到一间办公室。
办公室不大,与里面的另一间大办公室相通。
看着墙上的牌子——总经理室,江雁落愣了一下。
李屏注意到江雁落盯着牌子看,解释说:“上一任总经理被调回美国去了,在新一任总经理上任前,艾米莉和你先在这里办公。
”  江雁落听了李屏的解释,还是觉得有点蹊跷。
但她没再追问,点了点头说:“我需要和谁作工作交接吗?”  李屏不易察觉地轻叹口气,道:“艾米莉前一任助理在你来之前就离职了,所以没有人同你作正式交接。
我会先帮你安排入职前培训的。
等艾米莉回来后,由她和你谈具体工作。
”  听说没有人和自己交接,江雁落不由得有些担心,但还是点头应道:“好的呀。
”  “那你就自己收拾吧。
如果还有什么需要,过来找我。
午餐卡我吃饭前给你送过来。
”李屏交代说。
  “好,谢谢。
”江雁落笑着道谢。
李屏点下头,转身往门口走。
  江雁落刚把手里的东西放到桌上,已经走到门口的李屏想了想,又返回来,低声嘱咐江雁落道:“没事时尽量别离开办公室,艾米莉有时候喜欢打电话查勤。
”  李屏的话让江雁落感到又一阵紧张,忙点头回道:“我知道了,谢谢。
”  不知为什么,江雁落对艾米莉有着说不出的畏惧。
李屏深深看了眼江雁落,心里有些不忍。
这个漂亮、单纯又彬彬有礼的女孩给她留下的印象不错。
虽然李屏不清楚艾米莉为什么会放弃另一个有八年助理经验的应聘者而选择毫无经验的江雁落,但李屏预感到等待江雁落的可不会是什么好事!  李屏走后,江雁落忐忑不安地在位子上坐了一会儿,最后决定先从阅读以前的文件着手了解自己的工作和公司的情况。
因为除此之外,今天似乎没有人准备向她介绍什么了。
  中午快十二点时,江雁落已经饥肠辘辘。
因为第一天上班太兴奋,早餐只喝了杯牛奶。
江雁落心里盘算着:再等一会儿就去找李屏拿午餐卡,然后和她一起去员工餐厅。
  “江雁落。
”一个清脆的男声从门外传进来。
江雁落从文件堆里抬起头,一眼看到走进来的小邵:“李屏让我把午餐卡给你送过来。
”小邵将手里的一张磁卡递给江雁落道,“一起吃饭去呀,再过会儿,餐厅里的人就太多了。
”  江雁落站起身,接过磁卡,笑着点头道:“好的。
我先去洗下手,很快回来。
”  江雁落洗过手回到办公室,小邵正坐在江雁落的椅子上等。
看江雁落回来,马上站起身:“走吧。
”  “嗯。
”江雁落点头答应。
两个人并肩出了办公室。
  “总经办还真忙,你才来就得看这么多文件!”小邵一边下楼,一边对跟在身后的江雁落说。
  “这些文件是我自己找出来看的。
我的前任已经离开了,没人和我交接。
我想在艾米莉出差回来前,先看看以前的文件,大致了解些公司和工作的情况。
等艾米莉回来请人帮我详细介绍时,能明白得快些。
”江雁落解释道。
  “她?!”小邵和江雁落此时已经走出大楼的侧门,站在办公楼和员工餐厅之间的空地上。
小邵看了江雁落一会儿,欲言又止。
江雁落被小邵的反应搞得有点儿莫名其妙,站在阳光下,眯起眼睛望着他,等他把话说完。
  “嗯哼,”小邵清了下喉咙,改口道,“你要是想了解公司的情况,也可以问我。
我虽不是公司的元老,但也在这儿工作四年多了,多少知道些。
”  江雁落隐约觉得小邵的话只讲了一半儿,似乎有所保留,却不便追问,于是笑着说:“那太好了!”  小邵领江雁落进了员工餐厅。
一进门,江雁落就闻到浓重的消毒水味儿。
餐厅非常宽敞明亮,餐桌和椅子擦得一尘不染。
提供的食物从中餐到西餐一应俱全地摆在餐车上,卖相诱人。
穿着雪白制服、戴着一次性手套的餐厅服务员动作利落地往餐盘里装着菜肴。
餐车前此时已经排了一长溜儿的人,江雁落跟在小邵后面站到了队尾。
  “小邵,午餐卡送过去了?”前面忽然传来李屏的声音。
江雁落微微向外探出身子,越过小邵的身侧,看到不远处的李屏。
李屏刚好也发现了江雁落,于是眼光望向她,开玩笑道:“你不知道,小邵今天给你送午餐卡时多积极呢!”说完,略带玩皮地眨了眨眼睛,再意味深长地看向小邵。
  “李姐,快别拿我寻开心了!您让我做的事,我什么时候不积极了?”小邵的脸上泛起可疑的红晕,连青春痘也格外明显起来。
江雁落听出李屏玩笑里的含义,脸上也一红,假装没听懂,只不自然地往两边牵动了下嘴角。
李屏见两个人脸皮儿薄,“嘿嘿”笑着,扭回头去,不再言语。
  站在队伍里,江雁落静静地环顾四周衣着时尚靓丽的年轻人。
在他们青春的面庞上无一例外都流露出自信和骄傲。
李屏曾跟江雁落提到过:曼洁利员工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六岁。
也就是说,正是这样一群朝气蓬勃、跃跃欲试的年轻人支撑起曼洁利这个响当当的名字,成为每年大学校园招聘时,毕业生梦寐以求的目标。
此刻,站在这里,江雁落不由得有些激动,想着:从今而后,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了!她仿佛看到一条锦途在脚下展开,一路延伸着,通向远方:一个未知的,却金光灿烂的地方……  第二章举步维艰  这是个艰难的开始,它改变了江雁落最初对职场的认识  江雁落在欣喜与期待中度过了她职场生涯的第一天。
回到家后,兴奋地给爸爸、妈妈详细地描述了曼洁利的种种,张口闭口“我们公司”。
晚上,躺到床上,江雁落不由自主地开始畅想自己在曼洁利的美好未来。
直至昏沉沉地坠入梦乡,嘴角依然挂着微笑。
  从上班的第一天起,江雁落几乎所有时间都紧张兮兮地守在办公桌前,即便去洗手间都是小跑着快去快回,以防艾米莉真会像李屏预计的那样打电话查勤。
但奇怪的是她始终未接到艾米莉的电话。
从周一到周四,除了阅读和整理前任留下来的文件,江雁落还先后结识了到总经办送文件的财务总监助理丽莉和生产厂长助理劳拉。
小邵在认识江雁落后,天天往总经办跑,每天至少报到一两次。
周五,小邵十二点钟准时出现在总经办的门口。
  “美女,别用功了。
吃饭吧。
”  江雁落正蹲在文件柜前,聚精会神地整理最下面一层抽屉里的文件。
被小邵的声音吓了一跳,扭头往上看,发现小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她身后,忙推上抽屉,笑着站起身,说:“好的呀,还真有点儿饿呢!”  等江雁落关好总经办的门,两个人一起下楼,往员工餐厅走。
小邵一边走,一边问:“怎么样,第一周上班,感想如何?”  “曼洁利真是个大公司!”江雁落感慨道。
  “哼。
”小邵从鼻子里哼出一声,用过来人的口吻,语重心长地说,“不能光从表面看!”  顿了一下后,继续道:“表面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的,其实里面可能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哦?”听了小邵的话,江雁落愣了一下,在餐厅门口站住,专注地看着小邵。
  小邵已经在曼洁利人事部待了四年,懂得言多必失的道理。
可偏偏江雁落是个让他一见面就产生了好感的女孩,又不幸沦落到艾米莉这个女魔头手下谋生,望着江雁落清澈的眼睛,一股子怜惜油然而生,想着好歹给她提个醒吧,就说:“我们先打饭,坐下来慢慢说。
”  端着餐盘,江雁落随小邵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下。
把餐盘放好,小邵又去买了两杯可乐,把其中一杯递给江雁落,问道:“你对艾米莉的印象如何?”  江雁落放下手里的可乐,想了想说:“我只在面试时见过她,时间加起来没超过四十分钟,而且一直是她问,我答。
时间太短,我说不好。
”  面对眼前单纯的女孩,小邵不由自主地泛滥起同情。
“艾米莉这个人不太好相处。
有人在背后给她起了个绰号叫——母夜叉。
从这个外号,你就可想而知了。
”小邵停下来,注意到江雁落脸上惊愕的表情,跟着提醒了一句,“你可小心别传到艾米莉的耳朵里,不然要倒霉的!”江雁落点了点头,微蹙起眉头,下意识地用牙齿咬住下唇。
  觉察到江雁落的担忧,小邵马上安慰道:“咳!不过,你也别太担心。
打工嘛,干得高兴就干,干不高兴还可以换嘛!你前面的五个不就都辞职了!”小邵的话非但没有安慰到江雁落,反而让她更加忧心忡忡起来。
几天来萌发出的热情和对未来的憧憬犹如关不住的烟,从她的身体里一缕缕抽丝般地钻出来,钻进空气里,四散开来。
  小邵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很不恰当,起了反作用,马上更正道:“其实,我的意思是:我们和老板的关系仅限于办公室的这八个小时,又不是生活的全部,别把它看得太重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听了小邵的话,江雁落忽然觉得不饿了。
“你知道新任的总经理什么时候会到吗?”江雁落不想再谈艾米莉,于是随便找了个话题问小邵。
  “不知道。
”小邵摇了摇头。
“自从我进了曼洁利,四年里总经理换了好几任,走马灯似的。
每次换人,都要发生一系列的人员变动,搞得人心惶惶。
就像现在,公司管理层正在进行新一轮的大换血。
艾米莉是三个月前来的,她的头衔是市场总监,但在总经理来之前,行使‘代总经理’的职权,乱吧!”小邵加了句评论后,继续说,“财务总监尼克也是香港人,四个月前才到任;生产厂长是亚裔美国人,半年前被派到上海;销售总监还没到。
”说到这,小邵忽然压低了嗓音,“据说人是艾米莉推荐的,所以应该同属‘叉(母夜叉)党’。
”江雁落没马上反应过来“叉党”是什么意思,等明白过来忍不住“扑哧”笑出声。
  第一周的时间就在翻看旧文件中很快度过了。
江雁落对于即将到来的周一很是紧张,丑媳妇总是要见公婆的,只是这天来得太快了些。
  周一上班,一到三楼,江雁落就感觉与上周不同,整个楼道异常安静,没了往日上班前的喧哗,空气里仿佛都弥漫着紧张。
当江雁落一步步接近总经理办公室时,感觉心跳都加快了。
  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踏进办公室。
通向里间办公室的门敞开着,江雁落看到室内空无一人,总算暂时松了口气。
当江雁落整理完需要签字的文件,正准备打开邮箱查看电子邮件时,艾米莉踩着高跟鞋“嗒嗒”地来到了办公室门口。
看到她,江雁落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微笑着打招呼:“早。
”  艾米莉瞄了江雁落一眼,没说话,直接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微笑僵在江雁落的脸上,她尴尬地坐回到椅子上。
整理好的文件还放在桌子上,江雁落一时拿不定主意是否应该马上送进去。
里面传来“乒乒乓乓”开关柜门的声音。
响了一会儿后,停下来。
  “小江。
”艾米莉特有的尖利声音从门的另一边传过来。
  “来了。
”江雁落拿起桌上的文件,深吸口气,走了进去。
艾米莉背对着窗子坐在桌子后面,她看着江雁落,并没有请她坐的意思。
  “以后在我到之前,要先给我煮好咖啡,放在桌上。
”艾米莉的话让江雁落有些诧异,心里嘀咕:给老板煮咖啡也是助理的工作吗?这么想着,她没吱声。
  “你会煮咖啡吗?”艾米莉开口问。
  “不会。
”江雁落小声地回答。
  “这个也不会?!”艾米莉的肿眼泡儿猛地向上翻了两翻,语调不耐烦地说,“唉!算了,算了!茶水间里有咖啡壶,不会煮去找小李教你!”  江雁落猜想小李应该是招聘主管李屏吧,据说公司的咖啡都是她负责买的。
“好。
”  虽然觉得给老板煮咖啡不是助理的工作,但江雁落并没有拒绝,她安慰自己说:把艾米莉当成长辈吧,给长辈倒杯咖啡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见艾米莉不再说话,江雁落把手里的文件递到艾米莉面前:“有些文件需要您签字。
”  艾米莉接过去,低头翻看,没有应声。
  “那我先出去了,有事您再叫我。
”  江雁落自说自话后,便走出艾米莉的办公室,她知道艾米莉是不会回应她的。
  回到座位上,江雁落搓了搓冰冷的双手,直觉告诉她:艾米莉并不喜欢,甚至可能有些讨厌自己,那么为什么还要聘用自己呢?江雁落越想越觉得奇怪!  整个上午艾米莉的办公室里都很安静,江雁落猜艾米莉应该是在处理各种文件吧,仅她早上送进去的一大叠就够艾米莉读上一阵子了。
  午饭时间,小邵像往常一样十二点钟准时来找江雁落,不过这次他没有进来,也没像以往那样大声叫江雁落,而是在门口打着手势,示意江雁落一起去吃午餐。
江雁落指了指里面的办公室,做手势让小邵等一下,起身走到里间办公室门口。
  “艾米莉,该吃午饭了。
”江雁落对坐在办公桌前的艾米莉提醒道。
如江雁落所料,艾米莉只抬头白了她一眼,又低下头去看文件。
“那……”江雁落踌躇着,艾米莉的反应让她觉得:老板还没动,自己就先去吃饭有种罪恶感。
但想到等在门外的小邵,只好硬着头皮说:“我先去了,你也早些吃饭吧。
”艾米莉像没听见似的,连头都没抬。
  江雁落走出办公室,对小邵说:“我们走吧。
”  “叉小姐没为难你吧?”小邵叫“叉小姐”时,做了个夸张的表情逗江雁落。
  “还好。
”江雁落勉强笑笑,心事重重地答道。
  “没事儿!她这人就那样儿。
被她开走的助理都可以组成一个部门了,其实大部分是人家不愿意伺候她了。
”  “谢谢,我没事的。
”小邵的安慰虽然并不解决实际问题,但江雁落心里还是舒服了很多。
她想:即使有一天她也被开掉,应该没有人会觉得奇怪吧!  打好饭,在餐厅里又遇到了丽莉和劳拉,于是加上小邵,四个人凑成一桌,有说有笑地吃起来。
直到江雁落吃好午饭,要回办公室时,艾米莉仍没在餐厅出现。
小邵告诉她:艾米莉有时会叫餐厅把她点的菜送到办公室去,当然这也是她身为“代总经理”所享受的特权。
  回到办公室后,江雁落发现:如小邵所说,艾米莉的确是在办公室内用餐的。
而且,用完后的餐具是由江雁落送回餐厅的。
送完餐具回来,江雁落马上陷入了一场打文件、送文件、发文件的战斗,手忙脚乱到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
  “小江。
”艾米莉的声音如同魔音般从里面传出来。
  江雁落正低头努力辨认着纸上艾米莉龙飞凤舞的英文,听到艾米莉的叫声,忙站起来走到艾米莉办公室的门口,轻声问:“有事吗?”  “当然有事啦,不然叫你干吗?”艾米莉没好气地丢了个白眼儿给江雁落,用下巴指了指左手边的一张A4纸说:“把这份FAX(传真)打好,四点前发出去。
”  “好的。
”江雁落答应着走过去,从桌上拿起文件。
  正准备转身离开,艾米莉的声音再次响起:“去给我倒杯白水,要冰的。
”江雁落在心里轻轻叹口气,转回身,拿起艾米莉带着咖啡滓的杯子走出去。
  在茶水间洗着杯子,江雁落觉得一阵委屈。
虽然她不是个娇生惯养的孩子,但艾米莉呼来唤去和不时甩给她的脸色还是令江雁落受到了伤害。
  把水送进艾米莉的办公室,江雁落回到座位上继续打字。
艾米莉的字迹很潦草,江雁落一边猜,一边打。
为了减少打扰艾米莉的次数,她先勉强把整篇文件看得清的地方全部打好,然后一次性地问清楚所有看不清的地方。
这样,每份文件只需要问一次就可以了。
但几份文件下来,江雁落还是吃了艾米莉若干白眼,看了诸多脸色。
到后来,江雁落每次走进艾米莉的办公室都觉得发怵。
  快下班的时候,忙乱终于告一段落,只剩下等一个传真回复了。
江雁落觉得口干,才想起整个下午她都没来得及喝过一口水,正准备起身去倒杯水……  “小江。
”艾米莉尖细的声音穿透墙壁传过来。
  江雁落忙放下手里的空杯子走进去,没敢再问“有事吗”,而是倍加小心地改口道:“艾米莉,需要我做什么?”  坐在办公桌后的艾米莉用白胖的右手拎起一条金光闪闪的手链,歪头斜眼瞄着江雁落命令道:“站在那里干吗?!还不快过来,把链子给我戴上。
”看着艾米莉手中前后晃动的链子,江雁落迟疑了,心里有种想要拒绝的冲动,但深吸一口气后,还是走过去,接过手链,弯下身……  班车眼看就要离开,等的传真还没有发过来。
公司因为离市区远,天一晚要打出租都难。
江雁落几次从椅子上站起身,犹豫着想进去问问艾米莉:她可不可以先回家,明天一早再来处理这份传真。
但一想到艾米莉的白眼和拉长的脸,江雁落好不容易才鼓起的勇气立即荡然无存,又沮丧地坐回到椅子上。
苦等了一小时后,传真终于发回来了。
江雁落把传真送进艾米莉的办公室。
等她写好回复,输入电脑,打印出来,由艾米莉签了字后,再回传过去。
总算可以下班了!  江雁落走出办公楼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公司大门外就是空旷的公路。
路上不见行人,偶尔有辆卡车疾驰着呼啸而过。
朦胧的月亮像是草纸上滴落的一滴暗黄的颜料,淡淡地向四周晕开,看不清轮廓。
公路的两边是道沟,沟里种着树,风一吹,树顶上的叶子抖动着在微弱的月光里摇曳,给阴森森的树影加入“呼啦啦、呼啦啦”的伴奏。
  等着一小时一班的郊区公交,江雁落觉得又累、又饿、又怕。
三十分钟后还不见公交车出现。
这时,公司的电动金属栅栏门忽然“哗啦啦”响着徐徐打开,江雁落看到艾米莉的车缓缓驶出来,心里升起希望,期待着艾米莉会请司机停下来,让她搭个便车。
哪怕到了市内就把她放下来换公交也好。
可是,艾米莉的车经过江雁落身边的时候,没有停,“呼”的一声绝尘而去!  站在汽车排出的尾气和卷起的尘土中,江雁落忽然感到一阵心酸,她轻声问自己:这就是自己职业生涯的开始吗?!明天还要不要来上班?  第三章较量  把每个困难都当成是一次挑战,战胜它就会进步  回到家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半了。
吃过饭,江雁落很委屈地把一天的经历连同自己想要辞职的想法告诉爸妈。
  妈妈心疼女儿,气愤地说:“这么欺负人,我们不干了!”  江雁落望向爸爸,期望也能得到爸爸的支持。
从小到大,爸爸一直是江雁落心目中的智者。
爸爸看着江雁落,说:“你心里委屈是自然的。
如果真的坚持不下去了想离开,爸爸能理解。
但雁落,在社会上任何人都会受委屈,是不是每一次都放弃或逃避呢?如果你辞去这份工作,是不是下一份工作就一定会让你事事满意呢?如果不是,你怎么办呢?”爸爸说到这里,停下来。
江雁落嘟着嘴低下头,目光停留在拖鞋的前端,静静地听着。
“雁落,”爸爸叫了一声雁落后,继续说,“其实,爸爸觉得你不应该怕你的老板,既然你连辞职这个最坏的打算都作了,为什么不敢把你合理的要求提出来呢?比如说能不能请老板把字写得再工整些,这样不仅提高了你的效率,而且节省了她的时间。
雁落,要把困难看成是挑战,如果你战胜它,你自己就进步了。
如果你愿意,爸爸和你打个赌,看看我家雁落能不能打破纪录,成为第一个可以长时间和叉小姐一起工作的助理。
”当爸爸模仿江雁落叫“叉小姐”的时候,江雁落抿着嘴用力点了点头。
  一觉醒来,江雁落发现昨天忍无可忍、走投无路的感觉已经没有那么强烈了。
于是,她决定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在班车站,江雁落遇到小邵。
两个人一起上车,小邵把外面的座位让给江雁落,自己坐进里面靠窗的位子,问道:“昨天下班在车上没找见你,怎么?被叉小姐抓壮丁了?”  江雁落点点头。
  “别生气!大家都在说叉小姐就是南霸天,可怜小江这么好的女孩被她摧残。
要是你都受不了她离职了,那我们人力资源部就再找不到人给她做助理了。
瞧,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小邵的安慰令江雁落很感激。
但她不习惯在背后道人长短,所以只笑了笑,说:“谢谢。
”一路上,小邵搜肠刮肚地不停讲着笑话,逗江雁落开心。
江雁落虽然情绪不高,仍努力配合着,时不时笑上两声。
  艾米莉到公司的时间总是比大家晚一些。
江雁落放下背包后,就跑去请李屏教她煮咖啡。
当江雁落把煮好的咖啡放在艾米莉的桌上时,身着绛红色套装的艾米莉走了进来。
  “早。
”江雁落微笑着和艾米莉打招呼。
预料到艾米莉不会回应自己的问候,江雁落继续说:“咖啡煮好了,因为不知道您喜欢放多少糖,我没有在您的咖啡里加糖。
糖放在托盘上。
”  “以后加一块糖就可以了。
”艾米莉一边坐到椅子上,一边说。
  “好,我记住了。
”江雁落转身走出艾米莉的办公室。
从艾米莉的脸色判断,江雁落觉得她今天的心情不错。
  一边等电脑启动,江雁落一边把需要艾米莉处理的文件分好类,放入几个双页夹里。
然后拿起文件走进艾米莉的办公室,把文件交到她手上,说:“我把所有的文件按照紧急和重要性分了类,而且在有回复时间限制的文件上作了标注,我想这样可以方便您处理。
我是第一次做,也不太了解您的工作习惯,如果有什么地方需要改进,请您告诉我。
外面办公室文件柜里的文件在您出差时我也整理过了。
我在每个抽屉的外面贴了一张表,列清楚抽屉里放的所有文件大类。
抽屉里每个大类的文件都放在一个吊夹里,吊夹里同一个议题或项目的文件用燕尾夹夹在一起,是按时间顺序从后向前排列的。
”江雁落一鼓作气地把所有想讲的话说完,没有打算给艾米莉留任何插话的余地,因为她怕一旦被艾米莉打断,自己就再没有勇气把话讲完。
江雁落希望艾米莉可以看到她有能力做好这份工作,至少能比以前的助理做得好。
尽管她是职场新人,但从以前文件归档的混乱程度看,她也有这份信心。
倒不是江雁落认为自己的能力比前人高,她只是觉得很多工作需要的其实是一份认真的态度,而不是能力。
  艾米莉这次很给江雁落面子,没有中途打断她,反而静静地等她把话说完才开口道:“好,我知道了。
”江雁落走出艾米莉的办公室,深深地吐出口气,如释重负!她觉得这是自己赢得的第一场胜利,非常开心。
“加油,江雁落!你会做得越来越好的!”她给自己打气。
  几个星期下来,江雁落发现只要把心态摆好,与艾米莉相处其实并不像她最初想象的那么可怕和困难,就像爸爸说的:不要去抱怨艾米莉有意或无意制造的困难,而是把它当成提高自己能力的挑战。
  “小江,”艾米莉端着咖啡从里间的办公室踱出来,走到江雁落的桌前。
江雁落忙放下刚刚拿起的电话听筒,抬头看着艾米莉。
“打个电话给丽莎,说我明天下午四点钟和她开会。
”  江雁落拿起笔,在本子上迅速记下丽莎的名字和会议时间,同时脑子飞快地转动起来,想着艾米莉说的是哪一个丽莎?自从江雁落任艾米莉的助理以来,艾米莉总是随口叫出一个个江雁落从没有听说过的名字,让她打电话联系,或发电子邮件和传真,很少告诉江雁落他们是谁,在哪个公司、哪个部门,更不用说电话或传真号码了。
除非是江雁落问,当然问多了就会被骂“笨!”或是吃一个个白眼。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江雁落一方面努力战胜自己的胆怯,只要是没听过的名字即使挨骂也要先问清楚再做,以免出现更大的失误;另一方面,她养成了随手记录的习惯,艾米莉说一遍她就马上记下来,绝不问第二遍;并且一有时间,她就翻看艾米莉和以前助理留下的名片册以及公司员工联系表,甚至包括亚太和美国总部的人员名单。
考虑到艾米莉这两天正和媒体经理雪莉讨论一个电视广告的创意,江雁落推测这个丽莎应该是唯美广告的客户总监沈丽莎吧。
  为了证实这个推测,江雁落问道:“那是请沈经理到我们公司来呢,还是您去他们在淮海路的总部呢?”  “我和雪莉去她在淮海路的公司。
”艾米莉回答,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帮江雁落确认约见对象。
  “好的。
”江雁落微笑起来,心里暗暗赞了自己一下。
  “哦,还有……”已经走到门口的艾米莉忽然又回过头来说,“告诉那个市调公司的客户经理约翰,他的报告我打不开。
让他再发一遍。
”  “您说的是顶点调研的客户总监谢查理吗?他上周递交过新产品定量调研的方案。
”江雁落知道艾米莉记错了名字,不动声色地提醒。
  艾米莉望着江雁落,停顿了一会儿,说:“小江真是越来越聪明了嘛!”  艾米莉说话的语气很正常,不带讽刺的味道,江雁落欢喜地想:这一次艾米莉真的是在夸奖自己吧。
这样的想法让江雁落非常有成就感,毕竟艾米莉是极少夸奖下属的。
与艾米莉的“战斗”虽然耗神费力,但江雁落却变得越来越有信心!  艾米莉对助理的百般刁难事出有因。
艾米莉以前的助理跟了她很多年,是一个非常得力的助手。
当总公司决定派她到上海工作的时候,艾米莉曾提出要带上原先的助理。
但这个要求被总公司拒绝了,理由是助理不是高级管理职位,可以在本地找。
  艾米莉很不开心,助理虽然不是高级管理职位,却往往是老板的心腹,甚至可能会涉及事关艾米莉的一些很隐秘的事情,特别是在总经理职位待定的这个关键时刻。
艾米莉离开香港前,曾被暗示有可能会被提为曼洁利中国总经理。
这个机会艾米莉是一定要争取的。
正因为如此,她更需要一个可靠的助手。
“如果找不到合适的人呢?”艾米莉从来都不是一个会放弃为自己争取利益的人。
“找不到时,再说。
”老板像以往一样打起太极,但这句话还是让艾米莉看到了一线希望。
  第一次看到江雁落时,艾米莉想:眼前这个漂亮的大眼睛女孩分明就是个娇娇弱弱的小红帽嘛!她应该坚持不了一个月就会哭哭啼啼地打包回家了。
所以,当人力资源部让艾米莉从江雁落和另一个有八年助理经验的应聘者之间作个选择时,艾米莉选择了江雁落,而且准备在打发走她后,再次要求把自己以前的助理调来上海。
  可事与愿违,这个小红帽表面柔弱,骨子里却很倔强。
而且,好像还和艾米莉铆上了劲。
艾米莉越是压她,她反倒做得越好。
最不可思议的是,她总是笑眯眯的,好像从来不会为艾米莉骂她生气,反而会和声细语地说:“好,我知道了。
您说得有道理,我以后这样做……您看好吗?”对于这样意想不到的结果,艾米莉感到有点儿无奈,看来挤对江雁落主动辞职这一招怕是要落空了!
媒体关注与评论

  《精变》是一部好小说,是盘大餐。可麻辣,成影视大戏;可生煎,在网络蹿红;如果将主人公江雁落择巴出来,可委托她理财和管理公司,肯定放心……。  ——刘震云  团结、诚实、信仰、人生目标等等,一直是我们SOHO企业文化中最提倡的部分。很欣赏《精变》小说中主人公有此精神,职场中最后的胜利者不是单纯追求物质成功的人,而是利润与心灵的平衡者。  ——潘石屹  《精变》中主人公江雁落的奋斗成功,基本上不具备戏剧性和传奇色彩,是那种扎扎实实但比较笨的职场人生。之所以感动人,恰恰是这种“笨”中释放出来的真诚和善良。  ——石康  为什么一定要百炼成精?顺风而变也是一道风景。江雁落最后的急流勇退,就是职场当中难得的境界。  ——曾子墨  尽管本书的职场背景让人获益匪浅,但我还是愿意把它当成纯粹的小说。因为书中的主人公充满人性的完美和艺术的韵味。  ——安波舜
编辑推荐

  职场小说的故事情节往往大同小异,从失败到成功,从优秀到卓越,从被动到主动,从被欺到欺人。《精变》实际上也大抵如此,五百强企业,本科女拼搏八年,从小助理升至市场总监,但其中俯拾即是的点滴智慧却足以让人为所谓的“厚黑”和“薄白”汗颜。  在貌似艰难的职场生存中,我们真的可以像故事的主人公江雁落那样,于无闻中赫然崛起,以四两敌过千斤。  《精变》可说是一部可以促人内修功夫,外营人脉之道的“精”典作品。

图书标签Tags

职场,职场小说,小说,励志,女性,爱情
评论、阅读与下载



精变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适合女孩子看!
    讲了很多女孩子或者女人为人处世的生活哲理!!!,被我慧眼识中。赞一个!
  •     作者广泛猎取与各位女子有关的书籍并进行整合再创作,我们的生活是富有还是光族
  •     不想象的那样,她的文字总能正如她的微笑一样总能让人温暖
  •     女人请在感情的风暴中保持清醒,女人必须学会
  •     娜姐写的书,还未读完
  •     现在我们这些非哲学系的接受的意识形态教育也就只有马克思了,发现你的优势
  •     这样一本充满了异域感觉的书,选择款式搭配很有借鉴意义
  •     片段,很不错!这本书内容很有可读性
  •     很难把。还是喜欢传记类的~,其他的内容就很一般了不是特别值得买的书
  •     买的就是这样的书。,很适合自主学习的童鞋
  •     就从现在开始选对食品吧、,有很多养颜的方法
  •     介绍了丽江不为人知的一个群里,很适合新手学习。
  •     应该是作者生活经历,下次有时间再看一次
  •     好喜欢,稀饭赵赵的文笔
  •     值得认真去领悟!,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     内容比较小儿科啊。,幼教专家推荐我买的
  •     这本书让我认识什么是气场,值得研读
  •     这书需要你有很坚定的立场,让女性真正掌控自己的身体、命运和生活的方向
  •     深度剖析男人,步骤太烦琐了些。
  •     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这是最吸引我的书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