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锁重楼

出版时间:2008-08   出版时间: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琼瑶   页数:231  
封面图片

烟锁重楼
前言

  今年年初,长江文艺出版社,送来一个企划案,希望能够再次出版我的“全集”。对于这个企划,我当时并没有很大的兴趣。因为,若干年来,我的书已经在内地出版得乱七八糟了。自从1989年起,我也曾两度授权给内地的出版社,出版我的“全集”。随着岁月的流逝,这些出版品纷纷到期。内地的出版情形,一直是我的“痛”。几乎每本我的著作,都有盗版。除了盗版之外,还有许多冒牌的“伪书”。尽管我有合法授权,违法的书籍却照样出版。于是,在书店中,可以看到我的真书、伪书、盗版书……各种版本,大大小小,五花八门,形形色色。其中,让我“最痛”的是那些伪书,看到它们公然用“琼瑶”的名字出版,内容却荒诞不堪,真使我欲哭无泪,投诉无门。  因而,长江文艺出版社提出“全集”计划时,我不禁怀疑的问:  “盗版书早已充斥在市面,正版书还有人买吗?”  对方很肯定的告诉我:  “这就是我们要出全集的原因,总要有一家出版社,把你的全部作品,作完整的、有系统的出版,让正版和盗版优劣立现。而且,有了正式的全集,冒牌书也就无所遁形了。”  长江文艺出版社说服了我,所以,我再次授权给他们,出版这套全集。在出版前夕,我对“长江文艺出版社”,是充满了期盼的。期盼这套书能够印刷精美,设计精良。能够真正遏止住盗版、伪书的歪风。当然,在市场并不缺乏的情形下,长江文艺出版社还有决心要出版这么庞大的一套书,我也对他们的热忱和勇气,充满了敬意。  写这篇短文前,我翻开一本旧著,看看原来的“自序”,这一看,不禁心头一惊。怎么?上次那篇“自序”,居然是1989年写的。距离现在,已经有15年了。  时间到底是什么东西,会这样不知不觉的流逝?忙忙碌碌中,我又送走了许多个朝朝暮暮。日月迁逝,春去秋来。我眼看园中的树木,叶子由绿变黄,又由黄而绿,周而复始。但是,我的头发白了,却无法变黑。时间对人类是很吝啬的。人生,能有多少个15年呢?这15年,我到底做了些什么?检点书名,发现我又写了好多书,从当初的43部,到如今的64部。其中的“还珠格格系列”,长达250万字,可说是我最近的代表作。“梅花烙”、“烟锁重楼”“苍天有泪”都是我自己很喜欢的作品。原来,这15年来,我并没有休息。虽然,每出版一本新书,都像考试,我是一个完全缺乏自信心的人,对成绩常常没有把握。但是,不管成绩单的分数是好是坏,读者对我是褒是贬,我一路走来,不曾松懈。  出版“全集”,总会有些顾忌。曾经有媒体访问我说:  “你出版这套全集,是不是意味着,以后不会再写作了?”  我想,在许多人心目里,都认为“全集”是“身后事”,只有盖棺论定,才知道“全集”共有多少部。偏偏我是一个“诸事不忌”的人。我笑着回答:  “15年前,我已经出版全集了,那时是43部书,之后,我又写了21部。如果上苍对我特别照顾,说不定我还能写21部呢!”  当然,这完全是在说笑话,我也知道,岁月不饶人,写作生涯,并不轻松,劳心劳力又伤神,我的大好时光,早已消磨在一个个的“故事”里。最近,我深受“坐骨神经炎”的折磨,无法再久坐书桌之前,以后再想完成像“还珠格格”那样的作品,是根本不可能了。  但是,在这部“全集”中,我依然希望能有一本新书。是有关我的生活、思想、经历、感觉……的散文集。这本散文集,连书名都有了,腹稿早已打过千千万万次,只欠我去一个字一个字写下来。(你看,写作就是这样,有腹稿,有计划,有书名,都不等于存在,必须真正完成了,它才存在。)出版社问我,是否是要修正改写某些作品?  我真的不曾这样想过,我的作品,在不同的时期和年代,有不同的思想和笔触,不论它是幼稚的还是错误的,它都是我的一部份。我不想改变它,就让它带着我的幼稚和缺点,用“本来面目”和读者们见面吧!只是,在“我的故事”一书中,那篇后记之后,我又添加了后记的后记,补充这15年来的“后续”。  我的作品,一直在叙述一个不变的主题,那就是“爱”字。男女之爱、朋友之爱、手足之爱、父母之爱、国家之爱、民族之爱……写不尽人生的爱。在这些爱的故事中,我难免有重复的对白,或大同小异的情节,这是我的缺点。有些对白,我虽尽力做到流畅,但是由于我的出身,使我的“语言”很“琼瑶”化,(其实,是很“琼瑶家庭”化,在我家里,成语的运用,是普通之至的事。)再加上两岸对白有很大的差异,可能有些内地读者,对我的语言不能适应。这是我无可奈何的事。至于文字,我也有“不够用”的感觉,常常觉得自己写得不好“才尽于此,力不从心”。但愿读者抱着宽容的态度,来看我的作品。  在这漫长的写作岁月中,我也写电视连续剧的剧本,在我心里,剧本的创作和小说的创作是同样重要的。剧本比小说还难写,因为剧本只能用动作和对白来交待剧情,不能大篇幅的作“内心描写”。我的剧本也是我的创作之一,只因为写得比较仓卒,没时间再去校对它,因而不想出版。我在“天上人间”最后一场戏后,写了两句话:  谨将此剧献给全天下  相信人间有爱的朋友  电视剧播出之后,很多媒体访问我,问我为什么要写这样两句话?我回答说:  “你不觉得现在很多人,都失去了爱人和被爱的能力了?在目前的社会形态上,许多人心狠手辣,才能得到一席之地。为了生存竞争而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更是人之常情。逐渐的,大家都不相信人间有爱了,甚至会嘲笑那些还相信的人,觉得他们是幼稚的,不成熟的,不食人间烟火的,只会作梦说梦话的人。不相信人间有爱的人,如何去爱人和被人爱呢?因此,他们失去好多心灵的飨宴,失去了好多痛楚和狂欢。没有痛过,没有爱过。没有哭过,没有爱过。没有笑过,没有爱过。没有爱过,等于没有活过!”  这是我由衷的看法,好希望,人类永远不会失去爱的能力!那么,生命里才有奇迹,活着才有意义。  所以,我把这套全集,献给还相信人间有爱的朋友们!  琼瑶  写于2004年6月23日黄昏。
内容概要

  民国初年,名门之女夏梦嫁纨裤子弟曾靖南,婚后只好哑忍一事无成,只会四处惹祸留情的丈夫,每天唯有以泪洗脸。梦寒与靖南之间的悲剧,看在曾家的义子雨寒眼中,却只有心疼别无他法。而梦寒和雨杭却因增加了解而产生了感情,这段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感情在靖南的意外丧生后却愈见强烈,即使道德的束缚和家人的阴找,也无法阴挡真爱的力量。最后,两人为了真挚的爱情,决定忍爱全村民以木棍、秽物打骂赶离家乡,梦寒的女儿更因目睹这惨痛的一幕而……《琼瑶全集50:烟锁重楼》曾拍成电视剧,由刘雪华、钟镇涛联袂主演,曾风靡两岸三地。
作者简介

  琼瑶,本名陈喆,台湾最著名女作家、影视制作人。著有60多部言情小说,本本畅销,拍成影视,部部卖座,赚尽海内外华人的爱与泪,人称“有华人的地方就有琼瑶”。琼瑶作品感人至深、可读性强,让三代人流尽热泪,成功囊括在世的几乎所有年龄层读者,成为“钻石级”纯爱代言人。其各时期不同风格代表作品均为其拥趸们竞相收藏。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尾声后记

章节摘录

  围观的群众,一见到花轿出现,就更加兴奋了,大家拼命的往前挤,都挤到牌坊下的石板路上来了。
曾家是由曾牧白的义子,一个名叫江雨杭的年轻人,带着上百名家丁和漆树工人,在维持着现场秩序。
江雨杭和工人们,每人手中都拿着一根木棍,分站在道路的两旁。
棍子上都系着红缎带,他们横着木棍,拦住两边的群众。
雨杭不住的对人群拱手为礼,大声的说:  “各位乡亲,得罪得罪,请往后面退一点,别挡着通路!对不起,对不起!”  人群往后面退了一些,可是,棍子一个拦不牢,人群就又蜂拥而上。
常常一大堆人都摔跌到石板路上来,场面简直难以控制。
  梦寒坐在花轿里,眼观鼻鼻观心。
喜帕蒙着头,她正襟危坐,动也不敢动。
轿子摇摇晃晃的,已经摇晃了好几小时了。
天气很热,她那凤冠霞帔下,早已是香汗淋漓。
这一路上,她听着那吹吹打打的鼓乐声,心里是七上八下,思潮澎湃。
这个婚事是哥哥做的主,曾家是这么大的望族,能够联姻,哥哥觉得很有面子。
梦寒父母双亡,哥哥下个月就远调到四川去,所以,婚期等不及到秋凉时再办,冒着暑气,赶着就办了。
要嫁到这样一个名门中来,梦寒实在有些怯场。
不知道新郎的脾气好不好?不知道公公婆婆,还有那个老奶奶会不会喜欢自己?更不知道那些曾家的规矩,自己能不能适应?她就这样想来想去的,一路想到了白沙镇。
然后,她感觉到轿子的速度放慢了,听着轿外的人声鼎沸,她知道,终于到了曾家牌坊。
虽然事先,她在家里就练习过“拜牌坊”,不过是跪着磕几个头而已,应该没有什么好害怕的。
但是,现在,听到这么多的人声,呼叫声,吆喝声,笑声……她竞浑身都紧张起来。
  然后,鼓乐声乍然停止。
  接着,是一个司仪在高唱着:  “停轿!”  轿子被放下了。
梦寒在轿子中冒着汗。
  “请新娘下轿!”司仪再唱。
  轿帘掀开了,白花花的阳光一下子就闪了进来,映着那红色的喜帕,炫耀得梦寒满眼都是亮亮的红。
她的头晕晕的,心脏怦怦怦地跳个不停。
还在怔忡间,慈妈和另一个喜娘已经伸手进来扶着她,把她搀出轿来。
因为坐了太久,双脚都有些发软,走出轿子时,忍不住踉跄了一下。
慈妈慌忙在她耳边说:  “别慌!别慌!慢慢来!我扶着你呢!”  慈妈是她的奶妈,因为舍不得她,而跟着“嫁”了过来。
幸好有慈妈,否则,她更不知道要慌乱成什么样子。
  “新娘子出来了!新娘子出来了……”群众吼着叫着。
  梦寒被搀扶着面对贞节牌坊,已有丫头们在牌坊下摆上了红色的跪垫,司仪用他那特殊的腔调,又开始高唱:  “维辛酉太平年,团圆月,和合日,吉利时,曾氏嗣孙曾靖南,娶夏家长女梦寒为妻,以此吉辰,敢申虔告……”  梦寒就在这唱礼中,盈盈就位。
司仪继续高喊:  “请新娘叩拜贞节牌坊!跪!一叩首!再叩首!三叩首!”  梦寒依着司仪的指令,一一行礼如仪。
围观的群众,有的鼓掌,有的高叫,有的欢呼,有的大笑……情绪都非常激昂。
  终于,她磕完了三个头。
司仪又在高呼:  “起!”  梦寒在慈妈和喜娘的搀扶下,慢慢地站了起来。
奇怪的事情就在此时发生了。
忽然间,一阵风对梦寒迎面吹来,竞把她的喜帕给吹走了。
梦寒大惊之下,直觉地用手一捞,没有捞着,她抬眼一看,那喜帕居然在空中飘然翻飞,飞呀飞的,就落到一个年轻人的肩膀上去了。
群众都抬着头,目瞪口呆的跟那喜帕的方向看去,等到喜帕落定,大家才忍不住哗然大叫起来。
原来那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曾牧白的义子江雨杭。
这喜帕落在他肩上,使他也楞住了。
情不自禁地,就对梦寒看过来。
梦寒在惊怔当中,也对雨杭看过去,就和雨杭的眼光接了个正着。
她不禁心中猛的一跳,好俊朗的一张睑!好深邃的一对眼睛!此时,群众已纷纷大喊了起来:  “看呀!看呀!看新娘子呀!长得好漂亮啊……”  “哇!还没洞房,老天爷就来帮忙掀头盖啊……”  梦寒蓦的惊觉了,急忙低眉敛目。
赶快再眼观鼻鼻观心,同时,慈妈已飞快上前,把手中的一方帕子,遮住了梦寒的脸。
梦寒在被遮住脸的一瞬间,看到前面的靖南回头在嚷着:  “雨杭,你搞什么?还不赶快把头盖给她盖起来?”  “哦!”雨杭顿时醒觉,拿起肩膀上的喜帕,就往梦寒这边走来。
原来他的名字叫雨杭。
梦寒模糊地想着,心里的感觉是乱糟糟的。
但是,雨杭的帕子还来不及交还给梦寒,一件更奇怪的事发生了。
  忽然间,音乐大作。
从牌坊的另一头,丝竹唢呐的声音,呼啸而来,奏的却是出殡时所用的丧乐。
大家惊讶的大叫,纷纷转头去看。
只见一列丧葬的队伍,竞穿过牌坊,迎面走向花轿。
这列丧葬队伍,人数不多,大约只有十几二十个人,却人人披麻带孝,举着白幡白旗,为首有两个年轻的小伙子,一个手里高举火把,另一个高举着一个和真人一般大小,纸糊的假人,假人梳着两条长辫子,画着眉毛眼睛,看得出来是个姑娘。
在这假人的胸前,写着三个大字:“卓秋桐”。
这对小伙子后面,是一对老夫妻,手里捧着有“卓秋桐”三个字的牌位。
再后面,有几个人吹着唢呐,有几个人撒着纸钱。
他们一行人,一面直接扑向花轿,一面惨烈地呼号着:  “曾靖南!卓秋桐尸骨未寒,你敢让新娘子进门吗?”  围观的群众,都忍不住大声惊叹。
简直没看过这么好看的戏,大家更加骚动了,争先恐后的往前挤,个个伸长了脖子,要把情况看清楚。
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图书标签Tags

琼瑶,小说,言情,中国文学
评论、阅读与下载



烟锁重楼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不过适合大一点的孩子阅读的。,所以我要买来看买来收藏
  •     阅读的话不一定要这个版本,杨绛老先生的文章真的很好
  •     卓越网购物真的很卓越,喜欢李咏
  •     海子的经典诗集,努力学习中。
  •     难道被人翻阅过?也不太可能啊。。。,我觉被他的“狠”劲儿给震住了。
  •     嘿嘿~^^,得到了训诂学家郭在贻的肯定。
  •     小孩子读的懂,很不错。
  •     但很能彰显他的水平。当当的书质量很好,就看不懂古文
  •     很受益的一本书,根本是本不完整的书。
  •     还不错~~~,之前看过书和电子版
  •     人在官场太累,一直没它的名气吸引
  •     书非常厚,这套书真心不错
  •     让人受益匪浅的好书,买着自学的
  •     堪比当年浙江文艺的。选辑、版本都不错。,文字中总有淡淡的忧愁。
  •     以前在《读者》、《意林》上读过张抗抗的散文,字还挺大。主要是8、90年代的作品。汪的散文确实有自己的特点。
  •     最近对于季老相关的作品非常感兴趣,但池莉的其他作品大多拜读过。应该不错!
  •     必须仔细的多读几遍。,在饥饿面前
  •     这是一本有用的历史书。,装订特别
  •     就不行了,清新庾开府
  •     以为是那一版呢,注释不详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