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水一方

出版时间:2004-7   出版时间:长江文艺出版社   作者:琼瑶   页数:320  
封面图片

在水一方
内容概要

  长江文艺出版的这套《琼瑶全集》乃迄今为止内地最完整的"琼瑶全集"。  本文集首套的10部小说大都是琼瑶早期作品,其中包括其成名作《窗外》及读者熟悉的《月朦胧,鸟朦胧》、《在水一方》等作品。  从上世纪七十年代风靡东南亚的《窗外》、《六个梦》,到前几年火爆内地的《还珠格格》,不食人间烟火的琼瑶式爱情,至今已整整影响了三代海内外华人读者。更落实了琼瑶"言情教母"的地位。曾有说法"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小说",而在畅销程度上能跟金庸叫板的女作家,只有琼瑶。  琼瑶的爱情故事本来就不是有社会抱负的文学,她反复来回说的是些个人情事。但正因为如此,在鄙视和压制个人情感的社会里,她的突然出现,是独一无二的。即便她的故事平庸,但我们自己仍不解风情,缺乏表达简单情感的能力。
书籍目录

写在2004年“琼瑶全集”出版前
第1章
第2章
第3章
第4章
第5章
第6章
第7章
第8章
第9章
第10章
第11章
第12章
第13章
第14章
第15章
……
尾声
章节摘录

  我永远无法忘怀第一次见到杜小双的那一夜。
虽然已经是那么多年前的事了,虽然这之间发生了许许多多的变故,但是,那夜的种种情景,对我而言,仍然历历在目,清晰得恍如昨日。
那年的冬天特别冷,那年的雨季特别长,那年的杜鹃花开得也特别早。
不过是阳历年以后的几天,小院子里的篱笆边,已开遍了杜鹃花。
雨点从早到晚淅淅沥沥的打在花瓣上,没把花儿打残了,反而把花瓣染艳了。
只是,随着雨季,寒流也跟着而来。
我和奶奶,是家里最怕冷的两个人,从年前起,就在屋里生了个炭钵子。
奶奶口口声声怀念她在大陆的火盆。
在台湾长大的我,可怎么样也闹不明白那火盆的样子:“外面是木头的,里面是铁的,外面是方的,里面是圆的。
”我给奶奶下了结论,她永远无法当画家或作家,因为她毫无形容及描绘的天才。
我们的火钵是绿色的,像个大缸,里面垫着灰,灰上燃着旺旺的木炭。
我常把橘子皮埋在炭灰里,烤得一屋子橘子香。
那夜,我们全体都围在火盆边。
奶奶在给我打一件蓝白相间的格子毛衣,妈妈帮着绕毛线团。
姐姐诗晴和她那位“寸步不离”的未婚夫李谦在下象棋,当然诗晴是从头到尾的赖皮,李谦也从头到尾的装糊涂,左输一盘,右输一盘,已经不知道输了第几盘了。
棋虽然输了,却赢得诗晴一脸甜甜蜜蜜的笑。
男人就有这种装糊涂的本事,知道如何去“骗”女人。
但是,哥哥诗尧不同,诗尧是君子,诗尧是书呆子,诗尧深藏不露,诗尧莫测高深,诗尧心如止水,诗尧不追求女孩子,朱诗尧不是别人,朱诗尧与众不同,朱诗尧就是朱诗尧!现在,我这位哥哥朱诗尧,燃着一支烟,膝上摊着一本刚从美国寄来的“世界民谣选集”,眼睛却直直的看着电视机,那电视的萤光幕上,劳勃韦纳所扮演的“妙贼”又在那儿匪夷所思的偷“世界名画”了。
我百无聊赖的用火钳拨着炉火,心烦意躁的说了句:“哥哥,家里有电视机,并不是就非看不可!电视机上设着开关,开关的意思,就是可开可关也!”  诗尧微锁着眉头,喷了一口烟,对我的话根本没听到,妈妈却接了口:“诗卉,别打扰你哥哥,人家干了这一行,不看也不行呢!”  “干了那一行?小偷吗?”我故意找麻烦。
  “诗卉这小丫头有心事,”奶奶从老花眼镜上面瞅着我:“她是直肠子,心里搁不了事,八成,今天雨农没有给她写情书!”“奶奶!”我恼火的叫:“你又知道了?”  “哈!我怎么不知道!”奶奶一脸得意兮兮的样子:“一个晚上,冒着雨跑到大门口,去翻三次信箱了!”“人家是去看爸爸有没有信来!”我脸上发热,强词夺理。
  “哎哟,”奶奶笑着叫:“世界上的爸爸,就没有这样吃香过!”“妈!”我急了,嚷着说:“你看奶奶尽胡说!”  “诗卉,你糊涂了!”诗晴回过头来:“你在妈妈面前告奶奶的状,难道还要妈去管奶奶吗?”  “反正咱们家,没大没小已经出了名了!”我瞪着诗晴:“等你和李谦结了婚,生下小李谦来,我保管奶奶会和你的小李谦抢糖吃!”“妈!”诗晴红了脸:“你听诗卉说些什么!”  “别叫我,”妈笑着转开头去。
“我不管你们的糊涂帐!”  奶奶捧着毛线针,笑弯了腰,毛线团差点滚到火盆里去。
诗晴转向了李谦:“李谦,你看到了,我们家里,妈妈宠哥哥,奶奶宠诗卉,我是没人要的!”“所以我要你!”李谦一本正经的说。
  这一下,我们可全都大笑起来了,笑得前俯后仰的。
奶奶一边笑,一边直用毛线针敲李谦的肩膀,说他“孺子可教”。
诗尧终于看完了他的妙贼,关上电视,他慢吞吞的站起身来,慢吞吞的转过身子,慢吞吞的说了句:  “你们在闹些什么?我似乎听到奶奶提到信箱,这信箱吗,我今天上班的时候开过的,对了,有封给诗卉的信,我顺手放在口袋里,忘了拿出来了!”  “哥哥!”我大叫。
“还不拿来!”  诗尧慢吞吞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绉绉的信封来,可不是我等了一整天的那封信!雨农从马祖寄来的!我一把抢过来,气呼呼的嚷:“哥哥,别人的信,你干嘛放在你口袋里,你瞧,揉成咸菜干了!”诗尧瞅着我,皱了皱眉,歉然的说:  “我不是有意的,诗卉,只是——心不在焉,希望不会误了你的事,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看到诗尧那一脸的歉意,和他那副郑重的样子,我反而不安了,扭了扭头,我低低说了句:  “也没什么重要性。
”“怎么不重要,”奶奶又接了口:“如果真的不重要,诗尧,你以后尽管把她的信藏起来!”  “奶奶!”我喊着,直揉到奶奶怀里去。
“你专门跟我作对,你最坏,你最捣蛋,你最………”  “哎哟,哎哟,心珮!”奶奶叫着妈妈的名字:“你不管管你女儿,简直没样子!哎哟,闹得我浑身痒酥酥的,心珮!你还不管!你瞧!你瞧你女儿……”  “你们静一静!”妈妈忽然说:“我听到自耕的声音,大概是他从高雄回来了!”我们顿时间都安静了,果然,大门口传来爸爸的声音,不知在对谁说些什么,接着,是门铃的响声,李谦第一个跑出玄关,到院子里去开大门,我们全站在客厅里,伸着脖子望着。
爸爸这次去高雄,足足去了十天,是为他一个老朋友赴丧去的。
本来,我们预料,爸爸三天就会回来了,不知道他怎么会耽搁了这么久。
而且,连封信、电话、电报都没有。
我站在玄关处,引颈翘望,爸爸进来了,李谦手上拿着口小箱子,也进来了,然后,我们大家的视线都被一个瘦瘦的、修长的、浑身黑衣的少女所吸引了。
  她站在那儿,一件纯黑的大衣裹着她身子,黑色的围巾绕着她的脖子,大衣上附带的黑色帽子,罩着她的头和脸颊。
雨珠闪耀在她的帽檐上和睫毛上。
在大门口的灯光底下,我只看到她那里在一团黑色里的面孔,白皙、瘦削。
而那对闪烁着的眼睛,带着一抹难解的冷淡,沉默的、忧郁的、不安的环视着我们每一个。
“进来吧!”爸爸对那少女说。
于是,他们走进了玄关,在爸爸的呵护下,她又轻步的移进了客厅。
爸爸的手压在她小小的肩膀上,爸爸的目光严肃而郑重的掠过奶奶、妈妈、诗尧、诗晴,和我,他静静的说:  “我们家多了一个小妹妹,她的名字叫——杜小双。
以后,她永远是我们家的一分子。
”  妈妈用疑问的眼光看着爸爸,爸爸迎视着妈妈,镇定而坚决的说:“心珮,原谅我没和你商量,敬之死了,我再也没料到他身后萧条到如此地步,当了一辈子教书匠,带走了满腹才华,留下的是满身债务,和一个女儿——小双。
我无法把她留在高雄,敬之的同事们已经凑了不少钱,为敬之付医药费、丧葬费,大家都是穷朋友,尽心而已。
我唯一能做到的,是把小双带回来,她自幼丧母,现在,又失去了父亲。
我想,我们该给她的,是一个真正的家。
”  杜小双站立在灯光下,背脊挺得很直,当爸爸在叙述她那悲惨的身世时,她那半掩在帽檐下的面孔显得相当冷漠,相当孤傲。
好像父亲所说的,是一个与她完全无关的人,她只是一个旁听者。
一时间,大家都被这个“意外”所镇住了。
室内,有一刹那的沉寂。
在几分钟前,这客厅里所充满的欢愉的气息已悄然而逝,这黑色的女孩把冬天带了进来,把寒流也带了进来,把那雨雾和阴暗也都带了进来。
但是,朱家家传的热情不容许哀愁的侵袭。
第一个采取行动的是奶奶,她把毛线针和毛线团都扔在沙发上,立即冲到杜小双的面前,伸出手去,她推开了小双的帽子,大声的说:  “我要看看你的模样儿!”  帽子一卸下去,小双的一头乌黑的长发就披泻了下来,顿时间,我只觉得眼前一亮,她有张好清秀好清秀的脸庞,皮肤白而细致,鼻梁小巧挺直,眉毛如画,而双眸如星。
在电视上,我看多了艳丽的女孩子,杜小双给我第一个印象,就与“美艳”无关,而是清雅孤高。
本来,人类的审美观念就因人而异,我不知道别人对杜小双的看法如何,而我,我是被她所眩惑了。
“哦!”奶奶退后了一步,似乎有些惊讶,她不假思索的说:“好单薄的样儿!”说着,她握住了小双的手,又叫了起来:“怎么小手儿冻得这么冰冰冷的!啊呀,你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接着,奶奶就张开了手臂,不由分说的把小双一把抱进了她的怀里,给了她紧紧的一个拥抱,和热烈的一声允诺:“小双!三个月以内,我包你长得白白胖胖的!”  经过奶奶这样一闹,我们才都回过神来了,妈妈也赶了过去,帮她脱下大衣,诗晴搬了张小椅子在火炉边,强迫她坐下来烤火,李谦忙着搬运她的箱子,我是跑前跑后,忙不迭的对她介绍:“这是奶奶,这是妈妈,这是姐姐诗晴,我是诗卉,这是我未来的姐夫李谦,这是我哥哥……”我一回头,没看到诗尧,我愣了愣,忍不住问:“诗尧呢?”  “他走了!”妈妈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别去管他,他累了,让他先睡吧!”我哼了一声“看妙贼的时候,他可不累呵!”我嘴快的说:“等到要见人的时候,就要犯毛病,难道………”  “诗卉!”妈妈打断了我:“我看,让小双和你睡一间屋子吧,你房里反正是上下铺。
”妈转向小双:“上下铺睡得惯吗?”  小双点了点头。
“你十几岁了?”奶奶问。
  “十八。
”这是小双进房门后说的唯一的一句话。
  “噢!比诗卉还小两岁呢,真是小妹妹了,”奶奶的眼光不住上上下下的打量着她,又摇头,又咂嘴:“不行!不行!太瘦了!太小了!看样子还不到十六岁呢!”  小双低垂着头,凝视着炉火,默然不语。
似乎对自己的胖瘦问题并不关心,事实上,我不觉得她对任何事情关心,她好像永远是个旁观者,而不是个局中人。
  “我看,心珮,你安排小双去休息吧,这些天来,也真够她受了!”爸爸说:“今天又坐了一天火车,她才十几岁,别熬出病来才好!”  于是,家里又一阵忙碌,我、妈妈、奶奶、诗晴,忙成一团,给她铺床,给她迭被,给她找枕头床单,又帮她开箱子、挂衣服、拿睡衣、找浴巾………我们忙得团团转,她却始终呆呆的坐在客厅里,等我把一切布置就绪,到客厅去找她的时候,我才发现她正扬着脸儿,专心的注视着我家客厅里的那架钢琴,好像那钢琴是件很希奇的东西,是她一辈子没见过的东西似的。
“你家有钢琴。
”她简短的说,这是她来我家说的第二句话。
“是的,”我说,高兴她肯开口,就迫不及待的要告诉她许多话了。
“是我哥哥的,我家虽然没有钱,但是,爸爸和妈妈总是想尽办法培植我们的兴趣,哥哥呢,尤其不同,他………唉!”我叹了口气,及时咽下了要说的话。
“将来你就会懂了。
走吧!去洗澡睡觉去!”  她没有多问,也不再开口,只是顺从的站起身来,跟我去浴室。
我们的房子还是日式建筑翻修的,榻榻米改成地板,纸门改成墙壁,浴室只有一间,而且很狭小,必须全家轮流用。
她洗好澡,我带她进了我的卧室,安排她在下铺上睡好,一面笑着告诉她:“我本来和姐姐睡一间,分睡上下铺,后来姐姐有了男朋友,嫌我在旁边妨碍谈话,总是把我赶到屋子外面去。
于是爸爸把屋子翻修了,加了一间卧室给姐姐,让他们好谈情说爱,你瞧,咱们家有多开明!”  小双躺在床上,睁着一对大大的眼睛望着我,仿佛不明白我在说什么。
我忽然觉得一阵扫兴,她是个冷淡的小怪物,她不会成为朱家的一分子,她浑身没有丝毫的热气!我摇摇头,说了声:“好了,你睡吧!”我溜出房间,走到客厅去,爸爸和妈妈正在里面谈话,我刚好听到爸爸在说:“………这孩子也真奇怪,从她父亲开吊、出殡、下葬,她自始至终就没掉过一滴眼泪,我从没看过如此倔强的女孩子!”“我担心………”妈妈在说:“她是个硬心肠的孩子,你瞧,她对我们连称呼都没有喊一句!”  “得了!”奶奶嚷着说:“十七、八岁的孩子,没爹没娘的,够可怜了,别对人家要求太高吧,她还小着呢!”  ……
编辑推荐

  有人说中国的爱情有两种,一种是琼瑶的,一种不是琼瑶的,相信不少男女都曾在琼瑶小说的爱情故事里得到感情的慰也抚平了枯汲的心灵,而在现今诽闻时代里的每个爱情故事都可能成为头条新闻之下,我们不得不相信---- 没有琼瑶,这世界只剩下现实的爱情。
图书标签Tags

琼瑶,小说,台湾,言情,闲书,爱情,当代
评论、阅读与下载

在水一方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第一,表白要趁早.这决不是为了方便而抄袭张爱玲.你看看人家诗尧白白浪费了387天的时间,白白放弃了387个机会,最后终于有勇气说出口了,结果呢?哎,错过了387天就是错过了一生啊!
      
      第二,浪子是可以回头的,只要他是个作家.在我身边,有不少的赌徒,我还没见过有谁象卢友文这样因为离婚而不赌的呢?要知道深陷泥潭的人就象吸上了白粉的人一样,是一旦进去了就出不来的那种.
      
      第三,苦难还真的是能成就一个作家哦!君不见卢友文,因为赌钱弄得妻离子散,居然还能用三年世界憋出一部长篇.到头来不仅是引起了文学界的注目,还换来了与妻子的三个月团聚.酷哦!!!太酷了!!不过我还是不明白,他既然那么有种写出书来,为什么就不能自己出版呢?最后还是要靠妻子才行.自己在病床上哼哼唧唧,连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也要妻子来做,不是男人!
      
      最后,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不食人间烟火.那含义就是,一个秀外慧中,美貌与智慧并重的大美女,物质生活虽然贫乏,精神财富却一大堆。但是在书中周围的人偏偏就说她只是一般PL,却又独树一帜的人。
      
  •       虽然会让人笑话,不过我昨天却用了一天,把琼瑶的电视剧《在水一方》翻出来看。
      我最近本来一直在看《雪山镇》,觉得很好看,然后网上没有翻译全的,我就买了英文字幕的,我突然觉得文字的力量是很历害的,看了英文字幕的版本的,好看的美剧吸引力居然锐减,因为我突然发现我根本不想做翻译工作,特别是在一个周末,一个我想好好躺在床上看碟不动脑子的周末。于是我换了一个片子,《拉字至上》,老无在看这个片子的时候,大呼小叫了好几次,然后我不知道在哪儿看到网上介绍的编剧的意思是,他们只是想编一个好看的故事,也就是,拉拉们都是很漂亮的,未必与真实相符。然后我耐着性子看完了一集,我就把它退出来了,虽然这故事加了不少色情景头,但是一点儿也不诱人,一对拉拉一心想找个能贡献精子的折腾了半天也没有,按美剧的玄念也不好说,也许这问题一集就能解决,也许是三四季以后再解决,我对于同志问题还是比较开放的,可是这一对女人怎么看也不是那码子事,没有啥爱情的感觉.
      然后我选择了看《在水一方》,我一般看碟就是读碟,因为我不喜欢主角在里面说话,说得急死人的,所以我一般选择在*4或者*8的倍速上,我阅读字幕,然后看着角色们晃动,语气都是在我的脑子里闪现的,也许语气其实永远都没出现,然后我居然看完了这个故事。四十集呀.
      事实上,我在看这个剧之前,也用了某一个晚上,把这本书重温了一下,当时还有一段感动得眼睛都湿了。其实看这个碟的时候,也有一段,眼睛也湿了,却与爱情无关。
      我觉得有时候属于一些黄金的时期,往往都不是一个人的奇迹,如果不是琼瑶,可能刘雪华一辈子都不会出头,如果不是有刘雪华这样的演员,也许琼瑶的电视剧时期会早早结束,起码我自己是不能相信,象赵薇林心如这样的女演员能演多久的琼瑶戏。
      也许每个人活着都要做一件事,而每个写作者活着,都有一个一定是属于她来写的故事,而每个演员也是都有一个属于她自己的角色,然后,她就真正活下去了。
      琼瑶的故事被翻拍成电视剧的那个时候,我还只是读初中,我就是觉得那故事应该是很好看的,很吸引人的,我想看的,但是其实我都根本没有什么机会看过,奇怪的是,我们那时候,是能去录像厅里租碟的,租得到电影的,而且琼瑶的电影还多数是由大美人林青霞演的,可是我就不喜欢林青霞演的。
      琼瑶片的电影时期里还有一个女主角叫吕绣菱,那个女人我会更喜欢一些,前一段时间又不知道在哪里翻到了网上的八卦,提起这个从小就会弹几种乐器的女演员,原来还曾经有过很伤心的一段被人批评演技的时光,只是我觉得有些人是不需要会演戏的,因为怎么着看起来,她们就是琼瑶戏里的女主角呀。
      虽然琼瑶一直都颇受争议,近几年来,不少男男女女还很不屑地骂骂她,或者拿着她剧本里的台词说事儿。
      比如,我知道你的感受。
      你怎么知道我的感受,连我都不知道我的感受,你怎么可能知道呢,你倒是说说看,我的感受到底是什么?
      我一边看着一边笑,但是我仍然还是愿意看。
      刘雪华演的杜小双说,“脚跛的人不是残废,思想肮脏,行为不端的人才是残废。”
      我想琼瑶片肯定很难再创出以前的生世,因为再也不可能有赵薇来演小燕子,也不可能有刘雪华这样的可以坚强也可以柔软的女演员了。
      卢友文说,你这样的女孩子应该有人照顾。
      杜小双说,你觉得我很柔弱吗?
      卢友文说,不,你柔中带刚,可是柔弱和刚强都是很脆弱的东西,都是很容易受伤的东西。
      这或者是这么多年来,我一直觉得,我愿意向琼瑶去学习的原因。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我们很少去写台词,因为我们也很少去下结论,对人对事,其实结论很好下,但要下一个让人心服口服的结论很难。
      有时我真的在想,琼瑶一辈子在写自卑、自尊、自信,起码她说服了我去接受她的理论,这并不容易。
      我妈说写电视剧的话,应该写一个大坏人,要不没有人看,我说琼瑶片里就没有大坏人。
      她里面所有的人物,妈妈或者爸爸,或者喜欢人的被人喜欢的,都只是因为爱做错一些事情,误会一些事情,但是却不是坏人。
      我昨天在看这个片子,却刚好留意到了另外一个女演员,叫“徐贵樱”,她在琼瑶片里演了好几次的配角,比如海鸥飞处彩云飞和庭院深深里面,停在我原来的印象里,她是年龄显得有点大的,演戏有点儿老的,她的角色一般来说,原书里面都没有,是编成了电视剧后,再加进来的,但是在这个里面,她却演个朝气勃勃的女学生,后来得了失语症,我才觉得,她还是演得好的……而我说的让我哭的一个镜头,是已经失去了记忆和语言表达能力的她,打开了记忆深处的钥匙,拿出了准备给杜小双的礼物,一对天鹅。
      杜小双说,谁说她失去了表达能力,看,她表达得多好。
      我就哭了,大概是因为不相信,也不可能有这样深厚的友情,但是也因为不可能,所以被感动了,我很少在看什么片子的时候,想到会有人这样对我,但是在这一时刻,我还是觉得我其实是希望有个朋友这样对我,这样喜欢我。看,毕竟这样的台词也是琼瑶写的。
      琼瑶的片子里面,总是在对人说,爱情是可以创造一些奇迹,我已经三十多了,但是我还是觉得我愿意带着微笑来看这样的片子,看的时候,脑子里浅浅地滑过一些这样那样的印象吧,反正好象是为了弥补自己的青春,弥补我觉得我应该看着这些个片子,幻想我将来生活的那些黄金时光,那些时光很珍贵,和我现在没啥幻想的时光一样珍贵,因为过去的我将再得不到,现在的我,以后来看,也仍然是得不到。
      电视剧和书作的改动还是很大的,诗尧在原书中是一个自卑得没有完全自信的小儿麻痹症者,而在电视剧中却是一个有一个喜欢他到无法摆脱的女友的大好青年,我自己其实还是更喜欢原作一些...
      我也喜欢书里说,一个女人治好了两个残废,如果诗尧没有那些自卑复杂的心理,这个人物就已经削掉了一半的灵魂。
      理想主义者卢友文其实是被夸大了,但是我觉得在他身上仍然还是有很多代表性的,有才气有见识但是同时眼高手低的人,只是人这一生到底要怎么样去均衡自己的理想和现实呢?人到底是要如果安于平凡,又珍惜自己的不凡呢?
      我想,我还是喜欢琼瑶的,不仅仅是因为她在写爱情,起码我觉得,比起八十年后的女性代表,比如说,给我感觉就是个木娃娃的刘亦菲,还是明明白白知道自己要什么也不手软的章子怡,我都不会看不起,但是我知道我只尊重他们的运气,他们的努力,却不尊重他们的思想,他们的人,但是我还是尊重琼瑶,因为那是一个女人,站在她自己角度已经尽力在表达,她能关心、可以关心,和关心到的世界。
      女人的世界也许确实很小,但是,我却觉得很实用。
      于是我在某一个周末,用了一天的时间,虽然是快进看的,但是看完了,她的故事,当然,我还是觉得书要更好看些,这电视剧拍得是拖了点。。。不过,我还是觉得享受到了一种回顾和自怜我的年轻岁月的愉悦。
      
      
  •     这样看来,身为女子,是一种福气。
  •     看了LZ这篇评,突然细想起自己喜欢看少女漫画的原因:
    尽管爱情有时让人无奈又辛酸,但漫画里的女孩们,还是义无返顾选择去爱。
    这是种很难用语言表达出的认同感吧,也差不多能在琼瑶的小说里看到。
  •     孩子超喜欢,她非常喜欢恐怖小说。
  •     希望书不要让人失望。包装、字体还不错。,像是旧书。
  •     第一次买莫言的书,但感觉书的纸张有些粗糙。
  •     几个小时就送到了,人的一生何其短暂
  •     目前用不到,应该是正版
  •     老舍的经典,并表示感谢
  •     细腻的刻画了当代农民的心理变化,对现实社会剖析独具一格
  •     但是那种渗透在文字里的伤能够准确无误地刺入读者的内心。,叙述中夹杂着明显的与主人公身份不符的主观评论。
  •     书的装订不好,就想拥有。这次如愿以偿了。
  •     我没看过,就是封面跟图片不一样
  •     书页有点小,有理有据
  •     读这些书总是有些小悸动,好文。
  •     正好把我们要熟悉的文章选到了很好,不过不太喜欢结尾
  •     跟同题材书相比较,虽然还没看懂
  •     适合儿童阅读,一辈子都不会做了
  •     艾米的文字,太棒了。
  •     !!!!!!!!!,我喜欢周国平的文章
  •     不错!,挺有意思的一本书
  •     人家介绍的,喜欢书中的一些话。陆焉识教给我:一些不想看到的人或事就可以视而不见
  •     印刷也不错。去年11月印刷的,非常精彩的一本书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