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姨

出版时间:2008-7   出版时间:上海译文出版社   作者:[法]巴尔扎克   页数:473   字数:292000   译者:许钧  
封面图片

贝姨
内容概要

本书是法国著名作家巴尔扎克的代表作之一,小说以19世纪中叶法国巴黎上层社会生活为背景,以洛男爵的命运为主线,描写了主人公贝姨在巴黎各时期度过的不同日子,反映了贵族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没落以及新的社会形势的到来使得人们无所适从,说明了资产阶级的本性跟以往的统治者一样,人们的生活只能靠自己。形形色色的人物,错综复杂的情节,灵与肉、情与仇、善与恶之间惊心动魄的搏斗,构成了一幕淋漓尽致的人间悲喜剧,一部五光十色的风化史,一曲上流社会必然崩溃的无尽的挽歌。
作者简介

  巴尔扎克,(1799-1850)法国十九世纪文豪,《贝姨》是他的重要作品。
书籍目录

情归何处两亲家若赛花化妆品商顿起恻隐之心如何才能把没有家财但漂亮的女儿嫁出去上尉吃了败仗美好的女人生活奥丹丝老处女的性格贝特的心上人老姑娘和年轻姑娘之间艾克托尔·于洛·德·埃尔维男爵先生卢浮宫美妇遇色鬼,傻瓜迎骗子玛纳弗夫妇艺术家的小阁楼一个流亡者的历史一只蜘蛛的冒险经历:
网里有一只太大的漂亮苍蝇风月场上如何了却旧情一失一得姑娘的罗曼史任年轻姑娘自由行事会面奇缘出真情,好景不长在玛纳弗的策略极度不慎最知心的话贝姨的变化克勒维尔的生活与观点克勒维尔其人凯列班对爱丽儿的最后一着报仇失败婚约大多是怎样缔结的忠实信徒的绝妙典型过分真实、相当浪漫、极端道德的故事中插进了庸俗小说的结局新婚夫妇对不道德的道德思考由此可见克勒维尔高论的影响美男子于洛的穷途末日巴黎的七祸之一贝姨可望得到的遗产好色之徒将妻子置于何种死地悲惨之家晚餐一个财大气粗的幽灵有钱的男人多大年纪才有妒心女人精彩表演的第一幕不愧是在门房发生的一幕女人精彩表演的第二幕克勒维尔在复仇克勒维尔老爷的小公馆伟大行会中的两位同道两个真正疯狂的酒徒一对合法夫妻的别样场景造就伟大艺术家的一切蜜月对艺术的影响关于雕塑由此可见贫困,这一强大的社会腐蚀剂的力量对假痣的看法漂亮登场一般的波兰人和特殊的斯坦勃克对达莉拉历史的一番评说要他扮演何种角色,俊男,艺术家,还是波兰人?回到家中第一刀夫妻之间的第一次口角痛苦之后往往是猜疑一个捡来的孩子玛纳弗房室的第二位父亲母女之间的差异玛纳弗房室的第三位父亲玛纳弗教堂的五位神父不择手段的父亲可悲的幸福玛纳弗太太之流给别人的家庭造成的巨大不幸宠妃的历史缩影五位父亲中有一位胆大包天别的警告闭门羹惊醒麸皮、二罗面粉和三罗面粉外科手术道德思考一切全落到了陆军部部长头上另一灾难别样的梳妆一个高尚的淫妇克勒维尔的宏论假荡妇重显圣女相另一把六弦琴于洛元帅的特点之一亲王的一顿斥责于洛·德·福兹海姆伯爵元帅与科坦·德·维森堡亲王元帅即德·奥尔法诺公爵陆军部长大人之间的短暂决斗报界之说家兄严训入土为安浪父离家若赛花重又登场牵线搭桥元帅遗赠大为改观达摩克利斯之剑于洛男爵的朋友恶行与美德图尔一比茹家的终结天使和魔鬼结伴而行另一个魔鬼警察局图尔老头变成了托尔艾克老头家庭一幕家庭的另一幕讹诈奏效孔巴布斯交际花们的一次聚餐努里松太太尽显本领一八四。年的一间小屋女主角的最后一场滑稽戏复仇之箭落在了瓦莱莉头上募捐的修士医生的一番话上帝的手指和巴西人的手指瓦莱莉的最后一句话克勒维尔的最后一番话投机诸方面的一面为何铁炉匠都是意大利人一样野蛮却不一样虔诚的新阿塔拉阿塔拉的下文一份感激之情阿塔拉的最后一句话浪父回头遗忘的赞歌残酷、实在而真实的结局

章节摘录

  1
情归何处  一八三八年七月的月中,一辆四轮双座轻便马车行驶在大学街,这种车子是新近在巴黎街头时兴的,人称“爵爷车”,车
载着一位男子,此人中等个子,身体肥胖,身着国民
卫军上尉军服。
  都说巴黎人风雅至极,可他们中竟还有人以为身着军装比便服要神气得多,心想女人们趣味都相当怪,一见到高顶饰羽军帽和一身戎装,准会为之心动,顿生好感。
  这位第二军团上尉
脸上,流露出一副志满意得的神态,红通通的肤色和胖乎乎的脸膛愈
显得神采奕奕。
仅靠做买卖发的财投在歇业老板额头上的那圈金光,人们便可猜到这准是个巴黎飞黄腾达的红人,至少当过本区的区长助理。
不用说,在他像普鲁士人般傲然高挺的胸间,自然少不了荣誉勋位的那条绶带。
  这位身佩勋饰的男子傲气十足地坐在爵爷车的一角,朝行人投去游离的目光,在巴黎,行人们常能捡到可人的媚笑,可那是献给不在身旁的美人儿的。
  爵爷车行至贝尔夏斯街和布尔高涅街中间的一段,停在一座大宅前,这座房子是在
家旧府邸的院子里新建的。
旧府邸附有花园,原初的布局丝毫未动,坐落在被占去了一半的院子深处。
  单凭上尉下车时受车夫伺候的模样,一眼便可看出此人已经年过半百。
明显笨手笨脚的举
就像出生证一样,泄露了人的年龄  上尉又把黄手套戴上右手,没有向门房打听一声,便径自朝府邸底层的台阶走去,那神气仿佛在说:“她是我的!”  巴黎的门房都有非凡的眼力,只要是佩带勋饰、身着蓝色制服、步履沉稳的人,他们从不阻挡;反正,凡是有钱人,他们都辨认
出。
  府邸的整个底
着于洛?德?埃尔维男爵老爷一家,在共和时代,男爵曾任军费审核官,也当过军需总监,如今是陆军部一个最重要的部门的头儿,又是国务参事,获得荣誉团二等勋位……  于洛男爵以自己的出生地德?埃尔维为姓氏,以示与他兄弟的区别,其兄是赫赫有名的于洛将军,
任帝国禁卫军掷弹兵上校,一八0九年那场战役后,被皇帝封为德?
兹海姆伯爵。
  后被封为伯爵的长兄有义务照顾弟弟,他似父亲一般存有远虑,早早将其弟安插进一个军事机构,由于兄弟俩共同效力,最终男爵得
了拿破仑皇上的恩宠,不过,他对此也问心无愧。
早在一八0七年,于洛男爵便当上了远征西班牙大军的军需总监。
  国民自卫军上尉按过门铃,身上的制服被鼓得像只梨子似的大肚子绷扯得前翻后卷,他费尽力气,想把衣服整理服帖。
一个身着号衣的仆人一见到他,立即请他入府,于是,这位神气活现、威风凛凛的男子便随着仆人往里走,仆人一边打开客
大门,一边通报道:“克勒维尔先生到!”  这名字跟主人的模样实在般配,令人叫绝克勒维尔的法文为“Crevel”,与“crevé”音相近,“crevé”有“胖得要命”的意思。
——译注,一听到这个名字,一个高身材,金头发,
养有方的女子像是受了电击一般,猛地站起身来。
  “奥丹丝,我的小天使,跟你的贝姨到花园去吧。
”那女子急忙朝在她身旁几步远的地方刺绣的女儿,说道。
  奥丹丝?于洛小姐仪态优雅地给上尉行
礼,领着一个干瘪瘪的老姑娘从落地窗走出客厅,老姑娘看去比男爵夫人还苍老,虽说实际年龄要小五岁。
  “事关你的婚姻大事。
”贝姨凑近小外甥女奥丹丝的耳朵说道,看她的样子,对男爵夫人刚才根本不把她当一回事,随便
她们俩打发出门,好像并不生气。
  贝姨的穿着,也许可以说明她何以受到如此随意的对待。
  老姑娘身着一条美利奴羊毛裙,子呈科林斯葡萄干的颜色,老掉牙的款式和镶绦都是王政时代的,一条绣花布领恐怕只值三个法郎,一顶缝着蓝缎结的草帽,四周镶着草缏,在中央菜市场卖菜女的头顶也常可看到。
一双山羊皮鞋,看那式样,准是出自末流的皮匠之手,一个外人见了确实会有顾虑,不敢把贝姨当作主人的亲眷给她行礼,因为她活脱脱一个做散活的女裁缝模样。
不过,老姑娘出门时,还是很亲热地跟克勒维尔先生打了个招呼,克勒维尔先生会心地点了点头。
  “费希小姐,您明天一定会来的,是吧?”他问道。
  “府上没有别的客人?”贝姨反问了一声。
  “就我的几个孩子,还有您。
”克勒维尔先生答道。
  “好,我一定去。
”她回话说。
  “行了,太太,
在听您吩咐。
”自卫军上尉又给于洛男爵夫人行了个礼,说道。
  说罢,他朝于洛太太瞟了一眼,活像伪君子塔丢夫朝爱弥尔飞去的眼风,在普瓦提埃或吉坦斯城,外省的戏子演这个角色时,总觉得非这样瞟一眼,才能表现出角色的内心。
  “请跟我来,先生,在那儿谈事比在客厅要方便得多。
”于洛太太一边指了指隔壁的房间,一边说道,按房子的布局,那准是间打牌用的小客厅。
  大小客厅只隔了薄薄的一层板壁,小客厅的窗户正对花园。
于洛太太让克勒维尔先生稍等片刻,觉得应该先把小客厅的门和窗户关严,以免有人在那儿听到什么。
她甚至还多了个心眼,把大客厅的落地窗也关上了,一边朝女儿和贝姨望了望,只见她们俩一起坐在花园深处的一间旧亭子里。
她走回小客厅,顺手把小客厅的门打开,这样,若有人进来,可以听见大客厅开门的声响。
  男爵夫人就这样出出进进,没有旁人留意她,任自己的整个心思都挂在脸上;若有人看见她这副焦躁不安的样子,恐怕会大吃一惊。
不过,当她关上大客厅的门回打牌用的小客厅时,脸上马上蒙起一道持重的面纱,显得神秘莫测,凡是女人,哪怕是最直露的,好像随时都可换上这副面孔。
  男爵夫人就这样忙乱了一番,至少让人觉得有点奇怪,国民自卫军上尉独自呆在小客厅里,打量着里面的陈设。
  丝绸窗帘原本是红色的,给阳光照得已经发紫,窗帘用的年代已经很久,连褶裥都磨破了;一块地毯褪得不见了颜色,几件家具金漆剥落,上面铺的大理石花纹丝绸面子污迹斑斑,有的地方也已磨得一丝一丝,一看到这一切,上尉那张发迹的老板庸俗乏味的脸遂不加掩饰地流露出高傲、自得,继又充满希望的神色。
  一个帝政时代式样的座钟上方有面镜子,上尉照着镜子,着实自我端详了一番,这时,传来一阵丝裙的声,向他通报男爵夫人就要进门。
  他连忙摆好了姿态。
  男爵夫人进屋坐在了一张双人沙发上,沙发小巧玲珑,在一八0九年那阵子,当然还是很漂亮的,她指了指一把椅子,让克勒维尔坐下,椅子的扶手尽头饰着斯芬克斯头像,上面青铜色的油漆一块块剥落,有的地方已经露出了里面的白木。
  “太太,您这样小心提防,像是个好兆头,是在接待……”  “接待情人。
”男爵夫人张口打断了自卫军上尉的话。
  “这个词还不够劲,”他说道,一边把右手放在心口,转动着两只眼睛,这副表情,要是哪位女人冷眼看了,十有八九会见笑的。
“情人!情人!说的是神魂颠倒的情人吧?”  2
两亲家  “听着,克勒维尔先生,”男爵夫人正经有余,哪能笑得出声,她继续说道,“您今年五十,比于洛先生小十岁,这我知道;可到了我这个年纪,一个女人再要发疯,总得有点理由,比如对方英俊,年轻,有名望,有功绩,有点什么辉煌的东西,能一时迷住了我们,让我们忘了一切,甚至记不得自己有多大年纪。
虽然您每年都有五万利弗尔的入账,可您的年纪把您的财富给抵消了;说到底,一个女人要求有的,您可是一件也没有……”  “可爱情呢?”自卫军上尉站起身子,走上前去说道,“爱得都……”  “不,先生,那是一厢情愿!”男爵夫人连忙打断了他的话,想结束这个荒唐的场面。
  “对,是一厢情愿,也是爱,”他继续说道,“不过,也有更强的东西,我有权利……”  “权利?”于洛太太嚷了起来,一脸鄙夷、蔑视、愤慨的神态。
“哼,这种口气,我们永远也没个完,”她继续说道,“我让您到这儿来,可不是为了谈过去的那件事,想当年,尽管我们是亲家,为了那事,您可是不得再登我家门的……”  “我以为……”  “又来了!”她说道,“先生,什么情人,什么爱情,所有那些对一个女人来说再也麻烦不过的事情,您看我提起时那副轻松、超脱的样子,难道就不明白我是真个儿铁了心,永远做一个守德的女人吗?我什么也不怕,我关着门,跟您在一起,也不在乎别人怀疑什么。
这种操行,难道一个软弱女子会有吗?您完全清楚我为什么请您来!……”  “不,太太。
”克勒维尔摆出一副冷冷的面孔,答道。
  他抿紧了嘴唇,摆好了平常的姿势。
  “那好!我说几句话就完,免得我们俩都遭罪,”于洛男爵夫人看着克勒维尔说。
  克勒维尔行了个礼,充满了讽刺意味,要是内行看了,准能认出那是一个旧跑街的姿态。
  “我们家的儿子娶了你们家的女儿……”  “要是能反悔就好了!……”克勒维尔说。
  “这门亲事放在现在,恐怕就办不成了。
”男爵夫人接过话说道,“不过,您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
我儿子不仅是巴黎一个第一流的律师,而且一年前还当上了议员,在国民议会的头开得相当精彩,可以推测,不久就可当个部长。
维克托朗已经先后两次被任命为重要法案的报告人,若他愿意,现在就可当上高等法院的代理检察长。
要是您还跟我说什么您女婿一没有财产……”  “一个我不得不接济的女婿,”克勒维尔说道,“这在我看来更糟糕,夫人。
给我女儿的五十万法郎的陪嫁中,有二十万已经没了,天知道都用到哪儿去了!……拿去还您公子的债了,花钱把屋子装修成那种怪样子,一座房子花了五十万法郎,可一年勉强只有一万五千法郎的收入,因为屋子最漂亮的那部分他留着自己住了,如今还欠二十六万……收入差不多只能抵消债务的利息。
今年,我已经给了我女儿两万法郎,好让她把日子将就着过下去。
至于我女婿,据说他在法院有三万法郎的收入,可他却要为国会而看轻法院……”  “这嘛,克勒维尔先生,又是节外生枝,跟我们谈的话题扯远了。
不过,还是把话说完吧,要是我儿子当上部长,授给您荣誉团二级勋位,任命您为巴黎市参议员,您这个原来做化妆品生意的,该不会再有什么抱怨的吧……”  “啊!说到这事,太太。
我是个卖杂货的,开过铺子,卖过杏仁膏,葡萄牙香水,还有头油,别人肯定会觉得我很荣幸,能给我的独生女攀上于洛?德?埃尔维男爵老爷的公子,我女儿日后可是男爵夫人呀。
这可是摄政王,是路易十五,是王家的派头!好极了……我喜欢塞莱斯蒂娜,对独养女,谁都是这样喜欢的,我太喜欢她了,都没有想给她添一个兄弟姐妹,在巴黎,鳏居可不容易(而且还正当壮年,太太!),那苦头我也忍了,可是,您要清楚,尽管我对女儿爱得发疯,我也决不会为您儿子动我的财产,在我这个以前做过买卖的人看来,他的花销可是不明不白……”  “先生,此时在商业部,您就能见到博比诺先生,那个原来在隆巴尔街开药铺的。
”  “那是我朋友,太太!……”歇业的化妆品商说道,“因为本人,塞莱斯坦?克勒维尔,曾是塞撒?比洛托老爹的大伙计,我后来买下了比洛托的整个营业资产,那人就是博比诺的岳夫,当时博比诺在店里是个普通伙计,这事还是他跟我说起的,他这个人呀(得说句公道话),对那些办事规矩,每年有六十万法郎进账的人,并不是那么傲气十足。
”  “哎呀!先生,您刚才说什么摄政王派头,用这个词形容的观念已经不入时了吧?如今可是以个人的价值来论人的。
您当初把女儿嫁给我儿子,走的就是这一着……”  “您才不知道那门亲事是怎么定下的!……”克勒维尔高声道,“啊!该死的单身汉生活!要不是我一时越了轨,我的塞莱斯蒂娜如今早是博比诺子爵夫人了!”  “不过,我再说一遍,早就成了的事,我们就别再挑剔了。
”男爵夫人口气坚决地说,“还是谈谈您干的缺德事吧,您不近人情把我给气死了。
我女儿奥丹丝的婚事本来能成的,那完全取决于您,我一直以为您这人宽宏大量,对一个心里头只挂念着她丈夫的女人,我想您一定会公正对待。
一个有可能损害她名誉的男人,她实在不能接待,她不得不这样做,我想您也会明白,我还以为看在亲家的份上,您会热心地促成奥丹丝跟勒巴参议员的婚事……而您呢,先生,您却存心毁了这门亲事……”  “太太,”老化妆品商回答道,“我那样做,纯粹是个正派人。
他们来向我打听,问准备给奥丹丝小姐的二十万法郎陪嫁会不会兑现。
我回答的原话是这样的:‘我不能担保。
于洛家让我女婿出那笔嫁妆,可他自己都背了一身债,我觉得要是于洛?德?埃尔维先生明天离世,他的寡妇就没有吃的了。
’就这话,美丽的夫人。
”  “要是我为了您而失了妇道,先生,您还会说那种话吗?……”于洛太太双眼紧盯着克勒维尔,问道。
  “那我也许就没有权利那样说了,亲爱的阿德丽娜,”怪里怪气的情人打断了男爵夫人的话,高声说道,“因为那样一来,就能在我的钱袋里得到那份陪嫁了……”  肥胖的克勒维尔话必有据,他说着跪倒在地,亲吻了于洛太太的手,见她默不作声,还以为她心里犹豫不决呢,可这是被他那番话气的。
  “为了买我女儿的幸福,代价是……啊!起来,先生,要不我按铃了。
”  老化妆品商费了很大劲才站起身。
这种场面使他怒火中烧,他连忙又摆好了架势。
凡是男人,大都会拿架子,自以为可以借此突出自然赋予他们的各种优势。
克勒维尔的所谓架势,就是像拿破仑那样双臂一叉,脑袋侧过四分之三,如画家给拿破仑画像时安排的那样,把目光投向天边。
  “守德,”他装出很气愤的样子,说道,“守德,为了一个放荡的……”  “是为了丈夫,先生,一个值得我这样做的丈夫,”于洛太太连忙打断克勒维尔的话,不让他把那个她不愿听到的词说出口。
  “听着,太太,您写信让我来,您想要知道我那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看您这副皇后的神气,
这副傲慢,蔑……蔑视的架子,把我逼得无路可走!莫不是说我是个黑鬼吧?我再给您说一遍,请相信我,我有权向您……向您求爱……因为……噢,不,我太爱您了,不能不说……”  “说吧,先生,再过几天我就四十八岁了,我还不至于傻到假正经的地步,什么话我都可以听……”  “那么,您能否以您作为一个正派女人的名义来保证……唉,对我来说真不幸,您确实是个正派的女人,您能否保证绝不说出我的名字,说是我告诉您这个秘密?……”  “若这是道出秘密的条件,那我发誓,等会儿您告诉我的,哪怕是天大的事,我也绝不对任何人,包括对我丈夫,说出是从谁那儿听来的。
”  “我相信,因为这事关您和他……”  于洛太太脸色刷地发白。
  “啊!要是您还爱着于洛,那您就要受苦了!您想我还是不说?……”  “说吧,先生,因为在您看来,事关重大,是要向我表白您为什么对我说那番离奇的鬼话,又为什么死缠着要折磨一个像我这把年纪的女人,折磨一个只想把女儿嫁出去,就……就可安心死去的女人!”  “您瞧,您是不幸吧……”  “我,先生?”  “对,漂亮而又高贵的人儿啊!”克勒维尔高声道,“你是太苦了……。
编辑推荐

  《译文名著文库143:贝姨》是《人间喜剧》的一部分,故事围绕于洛男爵一家的命运展开。贝姨是小说穿针引线的人物,她因为嫉妒从小在心中埋下了复仇的种子。于洛男爵在疯狂的情欲的驱使下,一步步破坏家庭名誉,最终身败名裂。他的情敌克勒维尔依靠金钱虽然与玛纳弗太太结了婚,但最终和她一起“烂死”在病床上。小说折射了整个上流社会的道德腐败,是一个家庭悲剧,更是一个社会悲剧。 是《人间喜剧》的一部分,故事围绕于洛男爵一家的命运展开。贝姨是小说穿针引线的人物,她因为嫉妒从小在心中埋下了复仇的种子。于洛男爵在疯狂的情欲的驱使下,一步步破坏家庭名誉,最终身败名裂。他的情敌克勒维尔依靠金钱虽然与玛纳弗太太结了婚,但最终和她一起“烂死”在病床上。小说折射了整个上流社会的道德腐败,是一个家庭悲剧,更是一个社会悲剧。

图书标签Tags

巴尔扎克,外国文学,法国文学,小说,上海译文出版社,法国,名著
评论、阅读与下载



贝姨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读后感觉很有思想,纸张不错,翻译的也很到位,人物描写有血有肉,语言精辟,引人深思!
  •     以前看过,因为喜欢,所以这次有了,就敢紧买
  •     首先,这本书的题材结构很有意思。短短的一章。犹如一幕一幕鲜活的话剧。描写多以对话主。曲折生动层出不穷。对于大多数不再热心阅读大部头名著的现代人来说,这样的形式,比较容易看得进去。漫长的生活画卷,巴尔扎克犹如抽丝剥见,慢条斯理,精确的从王公贵族客厅里一块毯,一副银器给你讲起。看似庞杂喧闹的巴黎上层社会,纷纷扰扰,他让读者看清楚那喧闹之中的萧条与败落,那掩饰起来的落寞和孤独。
    贝姨的特殊身份在整部戏里做串联再好不过。这个乡村来的老姑娘,骨子里的偏执传统最初与这座大都会格格不入。这样一个人。他的成长就是一个普通人在巴黎上层阶级的发展和成长。各样的人总会有别人可以加之利用的性格,在于洛男爵是好色,在贝姨就是报复。假如没有从小被冷落的仇恨,没有对财富美丽的深刻妒忌,那她最多只能是个规规矩矩的平凡女人。不可能进入交际花的生活圈子,也不可能在一次次的报复之中任由自己的私欲慢慢膨胀。
    读这样一本书,我时常感到绝望。如果马纳弗对于男人是个永恒的陷阱,那要多么坚强的人才抵挡得住这样的诱惑?夸夸其谈的艺术家掉进去了,好色的人掉进去了,贪慕虚荣的人掉进去了,自卑的人也要追随她。甚至于洛男爵和老化妆品商要在短暂的清醒之后再一次勇敢的跳入这样一个泥潭。情愿享受的虚幻的华丽和爱情到死都不愿醒来。这样的男人,有什么能改变他们的信仰啊?看见人人都有犯下不可救药的错误的可能,了解诱惑的无尽和强大,总是能让人感到绝望。基督教的教义就说我们生来有罪,要为我们的原罪忏悔。一个刚刚出生的孩子,他有什么罪呢?基督教的原罪就是一个人心的恶念,就可能犯罪的可能。我们不禁要为做了事忏悔也要为可能会做的事忏悔。也许这真的是赎罪和不再犯罪的唯一做法吧。
    看到贪得无厌的男爵,就算我希望他能尽快的死去,消失。但我心里要明白,每个善良的不可选择的要接受这样的事实。谋杀和厌弃一样的不道德。以前看一篇小说,两个孩子杀死了自己久病在床的母亲,制止对真个家庭无尽的连累。活人总要活下去,如果有这样一个人在我身边,我要怎么面对呢?像男爵夫人一样怀着宗教无止尽的宽容?并告诉所有人忘记曾经的伤害?还是把不可救药的人驱逐出去,然后独自忍受良心的谴责?
    贝姨到死也没有明白自己的一生都没有得到过真正的幸福和爱情。她在妒忌和仇恨中抹杀了所有可能真实存在的自己。在众人的眼泪中感到些许的满足依然没有忘记对男爵夫人的恨。就想克勒维尔到死也爱着他的娼妓,活在欺骗的迷雾里。小于洛还不禁思考:难道愚昧和虚荣和真正伟大的灵魂拥有一样的力量吗?因为他死的想英雄一样的勇敢。人性啊,就是难解的谜题。
    你就不知道男爵夫人一味的宽容是伟大还是愚忠。孔子说,如果以善报恶那我们又用什么来报善呢?也许这就是信仰的区别吧!基督教说,你的德行只有依赖上帝的赞许。世人的肯定怎么能比得上天上的荣耀?而我们的宗教是现世的。孔子不知道基督。
    若赛花比较马弗纳,奥丹斯相对于男爵夫人,元帅之于男爵。俨然看到改变和善与恶的对比总是让人欣喜的。罪恶不因它是罪恶而让我们痛恨。对于恶的掩饰和否认更让人厌恶。解开遮掩的丑恶只有在真正的善良面前才更明显了他的陪衬作用。让伟大的更伟大。
    无尽的悲剧并不可悲。社会的也好,家庭的也好。只要人存在着。较量就不可能停止。世世代代的我们不正是在砾石堆挑拣着珠宝吗?
  •     贝姨和娜娜有很多相似之处不过写的更为细腻写得更加好~
  •     上海译文的翻译当然值得信赖,看世界名著原版最佳,但是不懂原文翻译就一定要好了。
    失望的是这次的书有点脏,好像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抵达~以前没出现过这种问题啊
  •     总体来说不错!值得一看
  •     就是太大了 携带可能不太方便,质量不错
  •     比较靠近现代的美国小说,不过书很好
  •     准备假期好好看,看着纸张还行
  •     发货很快,一部描写面对纸醉金迷
  •     还是很有用的~~~,收录还比较齐全
  •     课后习题也没有答案。,我猜
  •     非常有帮助。,变形不够多。有的词没有。
  •     不太难,很实用的好书
  •     下册没来得及看,只有答案解析
  •     把王小波震住的短篇,帮朋友买的
  •     发货速度快!,我是初学翻译的
  •     帮媳妇买的,这本里包括拉
  •     幽默而又不失风度,适合我们初学者用
  •     挺方便的,平时要是自己积累一下就更好了。质量好
  •     才拿到手,但是没有中级的和高级的。我也想买这本书的中级和高级。
  •     很有意思。高中时候就看过了(那时在图书馆),适合自己学习做题
  •     印刷很好,比较有用的小字典
  •     看完之后印象不深。,道理说得很好。但是很大习语是我不熟悉没听过的。呵呵
  •     值得精读,对学习德语很有帮助
  •     其他都是我所需要的,译文出品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