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小说经典

出版时间:2006-7   出版时间:上海文艺出版社   作者:叶渭渠   页数:318  
封面图片

日本小说经典
内容概要

  日本文学拥有壮实的根干,远古就深深地埋在岛国的土壤里。它于古代与中国文学,近代与西方文学,有着不可切割的联系,已是枝繁叶茂,树木成荫,成为世界文学多彩的一景。这套“日本文学典藏”,分《日本小说经典》、《日本随笔经典》两卷,都是从古代到近代的日本小说、随笔中,取其精华中之精华。各结成一集,作为日本文学典藏,让读者一书在手,可以饱览日本文学不断的成长,尽享丰富的日本文学的快乐。这两集,以中短篇为主,在日本文学史上不可或缺的长篇杰作则选择其精彩的章节,以飨读者。《日本小说经典》为其中之一——《日本小说经典》
书籍目录

丰富的文学典藏(代序)
竹取物语
伊势物语
源氏物语(小紫)
平家物语(第九卷)
好色一代男(第七卷)
锻刀记

大年夜
罗生门
少年的悲哀
哥儿
章节摘录

  好色一代男(第七卷)  井原西鹤  一 容貌如初昔  没有一个男人不思恋岛原昔日的高桥小姐。
与高桥小姐共枕过的某男人说:“她天生具备做太夫的容姿,有令人疼爱之貌:长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腰姿有一种不可名状的诱人风韵。
此外她还有很多优点。
即便不说人们也知道,她那发髻扎结得非常漂亮,言谈举止温柔文雅,为人聪明伶俐,即使今天,在各个方面,这位太夫的风度仍可作为当今妓女们的榜样。
”  某个下雪的早晨,高桥突然为装满新茶的茶罐启封举办茶会。
上林的太夫们也在座,以世之介为主客,用屏风将八文字屋喜右卫门家的妓院二楼围出了做茶室的地方。
在墙上的挂轴之中,有一张装裱好的白纸,让人想到这其中似有某种深刻用意。
喝茶时吃的小点心放在一个女儿节时使用的提盒之中。
天目茶碗或装洗茶碗水的用具上都带有高桥家的家徽,那些只使用一次就扔掉的新茶具也因使用场所不同而有所差异,因而颇具情趣。
  过了一会儿,有人在厨房那边说:“久次郎刚刚从宇治回来。
”人们立刻开始过滤打回来的水。
大概是特意派人打来了宇治桥第三桥墩的上游之水,这实在令人格外高兴。
客人们一到齐,高桥便开始研墨,并说道:“我们大概不能仅仅欣赏这首场雪的美景吧?”说着,请客人们当场写出俳句。
众人在那张仅是一张白纸的挂轴上各自命笔抒怀,从第一句到第五句全部写上去了,而且句句都是特别美妙的佳作。
  客人们用过点心之后,暂时离开了座位。
当响起催促人们重新人席的梆子声时,三弦琴奏出“狮子舞”舞曲,所以,众人又兴致颇浓地走进了茶会会场。
这次仅挂了一只竹筒,却缺了最重要的插花,实在令人莫名其妙。
揣测其用心,因为今天是美丽的太夫们的聚会,大概她觉得没有任何鲜花能胜过太夫容貌之美吧。
  那天,高桥穿的服装是染着红梅的内衣,外面罩一件绣有能乐中戴着黑色假面具老人图案的白缎外衣,外套是葱芽绿色的薄纱短外罩,袖子上绣着两支花串儿,并有长尾鸡飘散着尾羽的图案。
秀发打成蝴蝶髻,用带金箔的丈长纸扎结,妩媚的风姿几乎使人认为是仙女的化身。
上茶的方式之高雅,简直会让人误以为千利休转世。
茶会结束之后,大家无拘无束,不顾及敬酒的顺序,一起畅饮,感到了与往日截然不同的快慰。
世之介借着酒劲儿,从纸袋里倒出了所有的金币银币,用手捧着说道:“喂,太夫,我喝了茶,这个给你吧!”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按规矩,太夫是不能接受钱物的。
那些不太成熟的妓女虽然与此事毫无关系,但是,她们也觉得脸有些发烧。
高桥沉静地笑了,说道:‘那么。
我就当真收下啦?”说着,用身旁的圆盘接过来。
“现在,我当着大家的面接受和偷偷用书信索要是完全相同的。
”边说边把女佣人叫过来,说:“这是非有不可的东西,先收好吧。
”哪个时代能有像高桥这样处理事情如此巧妙的人?  她在茶会上的所作所为无不使人乐趣横生,妓女和客人们都为这颇有感触的一天将如一枕黄粱般转瞬即逝而感到遗憾。
这时,丸屋妓院多次来人催促高桥说:“尾张的客人早就到了!”那位客人偏偏是一位初来嫖客,不好通融。
她眼泪汪汪地说:“为妓女的悲伤就在于身不由己。
我暂且去一下,表示拒绝之后立刻就回来。
暂时冷落世之介先生,那就拜托诸位帮忙了。
”说着,走出门去,但又转回身两三次,吩咐说:“我不在的时候,请用小酒杯给他斟酒。
”她把女佣人留在这里,自己到丸屋妓院去了。
  即便到了丸屋妓院,她也未立刻到房间里去,而是坐在厨房里给世之介写起了长而又长的信。
丸屋的老板和老板娘都好言相劝说:“哪怕是很短的时间也可以,请您到客厅去一下吧。
”对于这些话,她根本不听。
不久,帮闲们过来,多管闲事地说:“菜都摆好了,请上二楼吧。
”“你们如果是真正的帮闲,就该懂得岛原妓女们的气度。
和如此性急的客人相会也没有什么趣味。
”说完,她就返回到喜右卫门那边去了。
无论七左卫门的丸屋妓院怎么来请,她也不去了。
  世之介理解对方渴望相会的感情,便劝说道:“请您无论如何去一趟!”“唯独今天,我向全日本的神佛发誓:决不去!”高桥说道。
世之介说:“你可不要太固执了。
对方未必就此善罢干休。
他如果诉诸武力来抢你,把你截为两段,把带头的一半放在这儿怎么办?”高桥说:“这个决心我下定了!”说着让世之介弹起了三弦琴,她则枕着世之介的膝头,唱起了妓院中流行的情歌:“慨慨叹叹度时光,哎哟哟,虽然活着……”尾张那个挥霍无度的嫖客赶来,他说:“我是无论如何不能默默地忍受下去的!”说着抽出刀就要劈过来。
但是,高桥太夫对此不屑一顾,照样唱她的歌,而且歌声一点儿也没变调。
  人们拦住那怒气冲冲的嫖客,多方表示歉意,但对方无论如何不肯答应。
两方的妓院和地方上身着礼服的官吏正式出面调解。
正当双方申辩声、抗议声乱作一团时,高桥太夫的老板赶来说道:“今天,我们既不陪尾张的客人,也不陪世之介先生。
”说着,揪住高桥的发髻就把她拉走了。
尽管如此,高桥仍向世之介告辞说:“世之介先生,再会!”她真是一位刚强女子,而再次被这样的女子迷上的世之介的确令人羡慕。
  二 帮闲们纵情游乐  和昔日的薰太夫相比,现在的第五代薰更胜一筹,她使她的老板上林家兴旺起来。
尤其是她对服装的兴趣是格外高雅的。
《胜草》一书的作者素仙法师曾说:“好的东西,无论谁都说好。
”秋天的花草最鲜艳,她请狩野守信在白缎子夹衣上画了秋天的原野,并请八位高官为此画各赋和歌一首,写在这件衣服上。
这样的作品即使在当今的传世挂轴中也是不多见之物。
如果毫不在意地把它穿在身上,即便是色压群芳的妓女,这也未免太过分了。
但是,有许多人都来看她的这身打扮,而且得意地说,只有在京都,也只有薰才敢穿这样的服装。
  随着社会的变化,嫖客们也渐渐地奢侈起来。
几乎众人皆知、挥霍无度的嫖客竟然穿深红色的隐条绸衬衣,外衣则在淡黄色绉绸面料上遍饰关系亲密的妓女的家徽,腰系浅灰色仿中国织法的带子,外罩则以黑色粗毛纺织品作面料,以条纹天鹅绒衬里。
町人喜欢的七处有装饰物的大型腰刀,稍向后翘着挂在腰问,靛蓝的鲨鱼皮刀鞘,刀上带有铁制小型古老护手,刀柄显得很长,刀柄两侧各打着两只镀金穿钉,以京都鼠屋的淡紫色合股丝线缠刀把,扁平形的小药盒和彩色革制腰包上均有玛瑙佩物和硬木工艺品坠子。
扇子是十二根骨的,扇面上画的是友禅画师的风俗画。
身上带着最上等的小张卫生纸,穿着里面均为袋状无跟的运斋式袜子,脚踏一双稻穗秆编的细带草屐。
二十多岁的仆从拿着手杖和斗笠。
若有著名帮闲陪伴,即便在黑暗中相遇,也知道这是去嫖妓的。
  “那地方不是日常仅穿一件洗过的日野绉绸衣服,连一条替洗的日野绉绸的兜裆布也没有的男人们去的地方。
”如果认为藤屋的市兵卫说的这话正确,那最好是尽量节约以积攒金钱。
但是,世之介认为市兵卫早已不在人世,人总是要死的,所以,有钱就该花。
有一天世之介包下了澡堂,不准其他人人内,把众多帮闲召集来,说是要痛痛快快地玩一天。
他让所有人都穿上有他家家徽红瞿麦的浴衣,披头散发,不系兜裆布,九个人排成一行,涌上妓院街八文字屋妓院二楼,大肆喧闹。
于是妓院街内的人们都觉得奇怪,立刻鸦雀无声。
人们以为,这准是京都的怪人们凑到了一起,否则,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首先,顾西的弥七把祭神驱邪幡挂在棕榈笤帚上,从小格窗伸了出去,于是,丸屋妓院二楼就挂出了财神像。
见到这个,从柏屋妓院二楼马上挑出了正月悬挂的小鲷鱼,神乐庄左卫门在沙锅上画出翘梢胡子的人头像。
接着,从隔壁的妓院打出天照大神、八幡菩萨、春日明神三个神社的神谕让人叩拜。
于是对面就当作天谴伸出铁锤。
与此相呼应,绰号叫鹦鹉吉兵卫的便点着了吊灯盘里的灯给人看。
紧接着从丸屋妓院又打出了戴头巾的佛像,从柏屋又伸出了捞吊桶的钩子。
因此,八文字屋便伸出切菜板,丸屋妓院伸出一束牛蒡子。
一方让猫佩带大刀和小刀出去给人看,另一方便出示衔了牙签的干鲑鱼。
一方刚一拿出绑了避邪草绳的灭火罐,对面的房子里就伸出了挂在吹火竹筒上的买酱油的帐本。
弥七戴上一顶黑漆帽子把头探出去,从对面房子里就扔出了一个包有十二文钱的小包。
从北面伸出一根缠上棉帽子的研磨杵,于是从南侧的拉窗上便伸出了上写“有最上等的坠胎药,并且有可供临时雇用的接生婆”字样的纸幅。
从妓院街西侧中部的八文字屋妓院二楼一伸出幡、宝盖等葬礼用具,人们就哭泣或大笑。
  ……这一天,正好在妓院街的妓女和嫖客们一个不剩地全跑了出来,一直全神贯注地看着这三家妓院二楼发生的一切。
这简直是古今罕见的游乐。
兴犹未尽的看客们直喊:“再来一个!再来一个!”最后,帮闲们都跑到大路上,彼此即兴地大说俏皮话,没有一个人不笑得前仰后合。
其他的游乐都变得乏味,没人对它感兴趣,只有这种喧闹却无休止地继续下去。
“难道没有办法使这喧闹安静下来吗?”不知是哪个人说了这么一句。
于是,东侧中部的妓院面向道路的栅栏房子里有人说道:“我立刻去让他们停下来给你们看看!”这是一位挥霍无度的嫖客。
他打开钱袋,堆起了足有一步金子的金币,说道:“太夫们,为了取乐,我让他们拾金币供你们观赏!”说着,吩咐小伙计们把金币撒出去。
金币像雨点一样落到地上。
但是,竟然无一人去捡,大家仍然专心地看帮闲们的表演,真不愧是傲慢的京都人的气派。
那位挥霍无度的嫖客见抛出的大量金币无人理睬,因而感到非常扫兴。
他遭到了人们的嘲笑而躲到房间里面去了。
之后,那些钱都被化缘僧和捡废纸的人收拾起来,拿到东三条天部村去了。
  三 贪得无厌的妓女  “喂,喂!请回来一下!”世之介被高岛屋妓院的女佣人叫住。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他回过头来。
女佣人说道:“给您的。
”世之介把女佣人递过来的一封没有写收信人姓名的信塞进怀里,什么也没说便匆匆离去了。
有件事情世之介总是惦记着:很久以前有个男人迷上了高岛屋妓院的太夫泷川,自己便从中说合,并一直在等她的回音。
他心想,大概这就是泷川的回信吧。
世之介等不得回家。
便悄悄来到庆顺街十字路口的路灯下看信上的内容,但有些地方没有读懂,于是又从头仔细读起来。
读完以后,他才明白,这并非泷川对那件事情的回信,而是另一位太夫以甜言蜜语反复表达发自内心深处的对世之介本人的恋慕之情。
略感洋洋得意的世之介对陪伴他的男人说:“瞧这信……有件事尽管我出面劝说也照旧无效,却偏偏有人主动对我表示  恋情。
这封信是一位太夫给我的。
世上有很多年轻男子,她却偏偏看上了我,这大概是我留着厚鬓的缘故。
你最好是仿效我世之介吧!”说着,他洋洋自得地扬了扬那封信。
于是,陪伴他的男人笑着说道:“这,我可不能理解。
”  世之介十分着急,说道:“难道是我说谎吗?你看看这个!”说着将信摆在他面前。
  “啊,用不着看,信不就是那位太夫给你的吗?”“你怎么知道?你给我说!”世之介催促说。
  “不,不!如果是那女人的信,你就用不着这么高兴。
原因是,不仅对于您,就在前不久,她还像给您写信一样给伴太夫的客人和萨摩太夫的客人写了情书。
抢别人的客人是她最近采用的新手段。
她的秉性别提多么令人讨厌了。
这根本不是恋情。
她专对那些每逢节日必逛妓院的挥霍无度的嫖客耍这种手段。
有证据表明,男人的气度如何,她并不在意。
河州有一个村长,是个没鼻子的人,她甚至给这样的人也写了情书,让他偿还了这三年之间因她不去接客而欠下的妓院的帐款和赊购商品的欠款。
她一直闭着眼睛与那位村长睡觉,后来却以‘我不喜欢你这张脸,为借口与他吵架。
那男人气愤地说道:‘你现在才看到我这张脸吗?事先你这个那个地要了我许多东西,现在又这样说,真是太狠毒了。
我没有变心,证据就是你要我给老鸨的小麦。
今天我就把刚打下来的小麦运两草袋来。
以前,你说你父母家需要棉花,我曾让人在四五天之前送去了除掉尘埃的棉花一百多斤。
除此之外,还把芜菁干、瓜和茄子不断地送到遥远的大坂天满去,这都是为了让你称心如意。
今年夏天,仁和寺的淀川大堤决口,我的农田遭水淹没,你以为我的农田减产了,就看不起我了,真是让人太遗憾了!’那男人流着泪回家去了。
当时有很多人在场,并听到了男人说的话。
我看哪,这样的女人,你别搭理她吧!”  世之介听了他的话,说道:“这真是个可恶的女人。
这种人,能白白地饶了她吗?”说完,立刻给她写了一封迎合其心愿的回信,约定要做她的情人偷偷与她相会。
有一天,当那位太夫与丰后的某客人初次相会时,世之介也来到那家妓院。
那位太夫一见到世之介,就立刻写了个“请您绕到后面去”的小纸条交给了他。
世之介想,以后的事暂且不去管它,今晚先会会她。
于是,他躲进放柴的房子里,从隐蔽处偷偷窥视:只见那女人连酒杯也拿不稳了,并且突然说肚子疼,表现出十分痛苦的样子。
这时,丰后那位有钱的嫖客打开小药盒,给了她几样药,太夫假装吃药,却把药扔进了烟灰筒里,起身去院内的厕所。
但是,她让女佣拿着纸捻儿灯在厕所门口等候,自己却偷偷来到后面,紧紧依偎在世之介身旁说道:“这样来相会真让人高兴。
”那位有钱的嫖客还以为女人真是去了厕所,便打开朝向院子的拉门问道:“太夫小姐去了很长时间,肚子还疼吗?”女佣人说:“不久就会回到您那里去的。
”虽然这是女人惯用的手段,但是无论谁都免不了上一次当。
  女人和世之介从木炭包中间站了起来。
将要分手时,她早已为沾在衣服上的灰尘而懊恼了,嘟囔道:“这可太不合算了。
”世之介在旁边看着,她也毫无顾忌,让女佣人用笤帚给她扫背上的尘土。
她并未直接回到房间内,而是坐在佛龛前,就着咸鳕鱼吃起了茶泡豇豆饭。
吃完之后,她又抽开了钱串,心里记着数儿,一文一文地数起来。
一般来说,数钱之类的事情是妓女们不该做的。
那位有钱的嫖客受不了冷漠,实在呆不下去了。
他起身要走的时候,看到女人正在数钱,便说了一句:“看到你能够数钱,我可就放心了。
”他向妓院道了一声谢,便回家去了。
女人满不在乎,把在远处的像是小伙计的人叫过来问道:“如今借金币的利息是多少?”世之介真想把水泼到她脸上去。
这样的女人也当太夫,而且居然走红了,真让人难以置信。
这的确是个令人讨厌的女人。
  后来,世之介又与她暗暗相会了四五次之后,果然不出所料,她写来了索要金钱的信件。
世之介给她写了如下的回信:“拜读了您所需正月花销的信,值此年末繁忙之际,不胜惶恐之至。
如果是出钱嫖妓的话,如您所知,我就不会与深深迷恋着我的太夫们长年保持着亲密关系了。
您曾来信说让我去您那儿免费玩一玩,所以,我虽然忙于与女人的爱情周旋而不得空闲,但出于同情之心偶尔与您相会了。
请您找其他男人去挣钱吧!您如果想借当日偿还的高利贷的话,我愿意给予关照。
因为我非常忙,所以先谈您提出的事情,其他的事情就不提了。
敬复如上。
编辑推荐

  读者可以从本卷中看到日本物语文学的鼻祖《竹取物语》、《伊势物语》的重要译文,还可以欣赏到《源氏物语》中的源氏对小紫那种难以形容的情怀、《平家物语》中战事最激烈的片段及《好色一代男》中好色家的风流与名妓的情趣。
图书标签Tags

日本文学,日本,小说,文学,外国文学,作品集
评论、阅读与下载

日本小说经典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不知道能不能学会呢,一直都喜欢这个系列的所有书
  •     加賀恭一郎、依舊精彩,让读者能看全跨页的图就好了。
  •     书很一般,煽情之泪
  •     我同事托我买得,书不错的哇。。。准备开始看了
  •     但还是需要有老师教授才行,关于日本书法茶道介绍还是不错的
  •     很有感觉的一本书,教我很多美容秘笈
  •     还是渡边的风格,从木下藤吉郎到丰臣秀吉
  •     难度较深,双色的内页加上一些漫画挺好玩的
  •     将本格派的想象与社会派的深刻有机结合,我们中国人有把孔子推上神坛的
  •     适合基础学习,那个伊尔38巡逻机那一页!说着说着全变成图160了!
  •     不愧是绘本大师的作品,令人欲罢不能就是最大的吸引力啊~~~~佳作不解释
  •     无聊时解闷看下~~~~,很值得电子爱好者及设计人员一读!
  •     不是说有头巾藏起光头吗,就开始翻着看。
  •     在京都和大阪的时候参考这个指南还是很有用的,但故事内容本身也许相较第一段故事弱了些。
  •     读一书,经典老照片
  •     这本书的价值就减弱了--北海道去不了了,色铅笔的动物日记
  •     送的书~不过感觉挺好,日本人能够对水浒有这般深刻的理解和阅读
  •     图画精美,比较喜欢开本大的书
  •     期待了很久很久,还是蛮好的
  •     日本的消费和亚洲是紧密联系的,给了新爸爸妈妈们上了一课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