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

出版时间:2012-09-01   出版时间:冯梦龙 黑龙江美术出版社 (2012-09出版)   作者:(明) 冯梦龙 著   页数:366  
封面图片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
前言

说起最脍炙人口的中国古代短篇小说,当首推“三言”(《喻世明言》、《警世通言》、《醒世恒言》)了。诞生于距今近四百年、收录作品一百二十篇的这三卷奇书,在中国古代短篇小说发展史上堪称一座丰碑,它的编著者冯梦龙的名字理所当然地被镌刻在丰碑之上。 生于明万历初(1574)、卒于清军入关后(1646)的冯梦龙,长洲(今江苏苏州)人,字犹龙,别署龙子犹,自幼聪颖,少有文名。然而一生科场蹭蹬,仕途淹滞,反以文学著称;虽工诗文,但却于小说、戏曲和其他通俗文学的研究、整理和创作方面用力甚勤,成果颇丰。“三言”的编著,是他文学创作上最重要的成就。 在冯梦龙编著“三言”之前,白话长篇小说已经形成繁盛发展的局面,特别是《西游记》、《金瓶梅词话》等巨制自嘉靖’以来相继问世并产生了广泛的影响。此刻白话短篇小说却还是几近荒芜,虽有少量话本小说汇编和刊行,也只是依据传抄原文,未经润饰,仍处于原生态阶段。冯梦龙以敏锐的观察力洞察到这一点,以宏大的魄力开始了这一中国古代小说史上首开先河的宏伟工程。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编著洋洋大观的“三言”,冯梦龙首先把目光投向流传已久的宋元话本和当时流传的明代话本。这是“三言”作品创作的最重要的来源。来源之二是文言小说中的优秀篇章,像《喻世明言》中的《蒋兴哥重会珍珠衫》和《警世通言》中的《杜十娘怒沉百宝箱》,就是分别根据宋懋澄的《九符别集》中的《珠衫》和《九符集》中的《负情侬传》两篇改写而成。“三言”中的另一些篇章则是根据前代笔记小说、传奇、历史故事及社会传闻进行创作。这样,这些不同时代、不同文体的作品和素材,经过冯梦龙或移花接木、或脱胎换骨、或点石成金的重新创作,就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三言”。 由于作家注意从广阔的视角对社会观察提炼,继而以生动、细腻的笔触对新兴市民的风俗场景描摹刻画,“三言”再现了晚明社会丰富的生活图景和多姿的风貌,反映了新兴市民的思想感情和道德观念,使它成为一部广泛流传、深受各阶层人民喜爱的作品。同时,在艺术上也取得了巨大的成就,对后世的白话短篇小说创作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当然,由于时代的局限,它在思想内容上的消极成分和糟粕之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今天,我们把“三言”重新整理出版,呈现在读者面前,主要着眼的是对它产生的那个时代的社会和文学两个方面的认识价值,也是为了使我们丰富的古代文学遗产得到继承和恢弘。
内容概要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喻世明言》所收作品题材广泛,描绘了城市市民生活的真实面貌,体现了市民阶层的思想、愿望和道德标准。其内容大致包括几个部分:一、赞扬忠贞爱情、谴责忘恩负义,如《金玉奴棒打薄情郎》;二、揭露官场黑暗,如《沈小霞相会出师表》;三、反映敌寇入侵和百姓痛苦,如《杨八老越国奇逢》;此外,还有歌颂舍生为友的《羊角哀舍命全交》,以及描写神仙佛道的《粱武帝累修成佛》等。
书籍目录

第一卷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第二卷
陈御史巧勘金钗钿第三卷
新桥市韩五卖春情第四卷
闲云庵阮三偿冤债第五卷
穷马周遭际卖健媪第六卷
葛令公生遣弄珠儿第七卷
羊角哀舍命全交第八卷
吴保安弃家赎友第九卷
裴晋公义还原配第十卷
滕大尹鬼断家私第十一卷
赵伯升茶肆遇仁宗第十二卷
众名姬春风吊柳七第十三卷
张道陵七试赵升第十四卷
陈希夷四辞朝命第十五卷
史弘肇龙虎君臣会第十六卷
范巨卿鸡黍死生交第十七卷
单符郎全州佳偶第十八卷
杨八老越国奇逢第十九卷
杨谦之客舫遇侠僧第二十卷
陈从善梅岭失浑家第二十一卷
临安里钱婆留发迹第二十二卷
木绵庵郑虎臣报冤第二十三卷
张舜美灯宵得丽女第二十四卷
杨思温燕山逢故人第二十五卷
晏平仲二桃杀三士第二十六卷
沈小官一鸟害七命第二十七卷
金玉奴棒打薄情郎第二十八卷
李秀卿义结黄贞女第二十九卷
月明和尚度柳翠第三十卷
明悟禅师赶五戒第三十一卷
闹阴司司马貌断狱第三十二卷
游酆都胡母迪吟诗第三十三卷
张古老种瓜娶文女第三十四卷
李公子救蛇获称心第三十五卷
简帖僧巧骗皇甫妻第三十六卷
宋四公大闹禁魂张第三十七卷
梁武帝累修归极乐第三十八卷
任孝子烈性为神第三十九卷
汪信之一死救全家第四十卷
沈小霞相会出师表

章节摘录

第一卷
蒋兴哥重会珍珠衫
仕至千钟非贵,年过七十常稀。
浮名身后有谁知?万事空花游戏。
休逞少年狂荡,莫贪花酒便宜。
脱离烦恼是和非,随分安闲得意。
这首词,名为《西江月》,是劝人安分守己,随缘作乐,莫为“酒”、“色”、“财”、“气”四字,损却精神,亏了行止。
求快活时非快活,得便宜处失便宜。
说起那四字中,总到不得那“色”字利害。
眼是情媒,心为欲种。
起手时,牵肠挂肚;过后去,丧魄销魂。
假如墙花路柳,偶然适兴,无损于事。
若是生心设计,败俗伤风,只图自己一时欢乐,却不顾他人的百年恩义,——假如你有娇妻爱妾,别人调戏上了,你心下如何?古人有四句道得好:
人心或可昧,天道不差移。
我不淫人妇,人不淫我妻。
看官,则今日听我说《珍珠衫》这套词话,可见果报不爽,好教少年子弟做个榜样。
话中单表一人,姓蒋名德,小字兴哥,乃湖广襄阳府枣阳县人氏。
父亲叫做蒋世泽,从小走熟广东做客买卖。
因为丧了妻房罗氏,止遗下这兴哥,年方九岁,别无男女。
这蒋世泽割舍不下,又绝不得广东的衣食道路,千思百计,无可奈何,只得带那九岁的孩子同行作伴,就教他学些乖巧。
这孩子虽则年小,生得:
眉清目秀,齿白唇红。
行步端庄,言辞敏捷。
聪明赛过读书家,伶俐
不输长大汉。
人人唤做粉孩儿,个个羡他无价宝。
蒋世泽怕人妒忌,一路上不说是嫡亲儿子,只说是内侄罗小官人。
原来罗家也是走广东的,蒋家只走得一代,罗家到走过三代了。
那边客店牙行,都与罗家世代相识,如自己亲眷一般。
这蒋世泽做客,起头也还是丈人罗公领他走起的。
因罗家近来屡次遭了屈官司,家道消乏,好几年不曾走动。
这些客店牙行见了蒋世泽,那一遍不动问罗家消息,好生牵挂!今番见蒋世泽带个孩子到来,问知是罗家小官人,且是生得十分清秀,应对聪明,想着他祖父三辈交情,如今又是第四辈了,那一个不欢喜。
闲话休题。
却说蒋兴哥跟随父亲做客,走了几遍,学得伶俐乖巧,生意行中,百般都会,父亲也喜不自胜。
何期到一十七岁上,父亲一病身亡。
且喜刚在家中,还不做客途之鬼。
兴哥哭了一场,免不得揩干泪眼,整理大事。
殡殓之外,做些功德超度,自不必说。
七七四十九日内,内外宗亲,都来吊孝。
本县有个王公,正是兴哥的新岳丈,也来上门祭奠,少不得蒋门亲戚陪侍叙话。
中间说起:兴哥少年老成,这般大事,亏他独力支持。
因话随话间,就有人撺掇道:“王老亲翁,如今令爱也长成了,何不乘凶完配,教他夫妇作伴,也好过日。
”王公未肯应承,当日相别去了。
众亲戚等安葬事毕,又去撺掇兴哥,兴哥初时也不肯,却被撺掇了几番,自想孤身无伴,只得应允。
央原媒人往王家去说,王公只是推辞,说道:“我家也要备些薄薄妆奁,一时如何来得?况且孝未期年,于礼有碍,便要成亲,且待小祥之后再议。
”媒人回话,兴哥见他说得正理,也不相强。
光阴如箭,不觉周年已到。
兴哥祭过了父亲灵位,换去粗麻衣服,再央媒人王家去说,方才依允。
不隔几日,六礼完备,娶了新妇进门。
有《西江月》为证:
孝幕翻成红幕,色衣换去麻衣。
画楼结彩烛光辉,和卺花筵齐备。
那羡妆奁富盛,难求丽色娇妻。
今宵云雨足欢娱,来日人称恭喜。
说这新妇是王公最幼之女,小名唤做三大儿。
因他是七月七日生的,又唤做三巧儿。
王公先前嫁过的两个女儿,都是出色标致的。
枣阳县中,人人称羡,造出四句口号,道是:
天下妇人多,王家美色寡。
有人娶着他,胜似为驸马。
常言道:“做买卖不着,只一时;讨老婆不着,是一世。
”若干官宦大户人家,单拣门户相当,或是贪他嫁资丰厚,不分皂白,定了亲事。
后来娶下一房奇丑的媳妇,十亲九眷面前,出来相见,做公婆的好没意思。
又且丈夫心下不喜,未免私房走野。
偏是丑妇极会管老公,若是一般见识的,便要反目;若使顾惜体面,让他一两遍,他就做大起来。
有此数般不妙,所以蒋世泽闻知王公惯生得好女儿,从小便送过财礼,定下他幼女与儿子为婚。
今日娶过门来,果然娇姿艳质,说起来,比他两个姐儿加倍标致。
正是:
吴宫西子不如,楚国南威难赛。
若比水月观音,一样烧香礼拜。
蒋兴哥人才本自齐整,又娶得这房美色的浑家,分明是一对玉人,良工琢就,男欢女爱,比别个夫妻更胜十分。
三朝之后,依先换了些浅色衣服,只推制中,不与外事,专在楼上与浑家成双捉对,朝暮取乐。
真个行坐不离,梦魂作伴。
自古苦日难熬,欢时易过。
暑往寒来,早已孝服完满,起灵除孝,不在话下。
兴哥一日间想起父亲存日广东生理,如今担阁三年有馀了,那边还放下许多客帐,不曾取得。
夜间与浑家商议,欲要去走一遭。
浑家初时也答应道“该去”,后来说到许多路程,恩爱夫妻,何忍分离?不觉两泪交流。
兴哥也自割舍不得,两下凄惨一场,又丢开了。
如此已非一次。
光阴荏苒,不觉又捱过了二年。
那时兴哥决意要行,瞒过了浑家,在外面暗暗收拾行李。
拣了个上吉的日期,五日前方对浑家说知,道:“常言‘坐吃山空’。
我夫妻两口,也要成家立业,终不然抛了这行衣食道路?如今这二月天气,不寒不暖,不上路更待何时?”浑家料是留他不住了,只得问道:“丈夫此去几时可回?”兴哥道:“我这番出外,甚不得已,好歹一年便回,宁可第二遍多去几时罢了。
”浑家指着楼前一棵椿树道:“明年此树发芽,便盼着官人回也。
”说罢,泪下如雨。
兴哥把衣袖替他揩拭,不觉自己眼泪也挂下来。
两下里怨离惜别,分外恩情,一言难尽。
到第五日,夫妇两个啼啼哭哭,说了一夜的说话,索性不睡了。
五更时分,兴哥便起身收拾,将祖遗下的珍珠细软,都交付与浑家收管。
自己只带得本钱银两、帐目底本及随身衣服、铺陈之类,又有预备下送礼的人事,都装叠得停当。
原有两房家人,只带一个后生些的去;留一个老成的在家,听浑家使唤,买办日用。
两个婆娘,专管厨下。
又有两个丫头,一个叫晴云,一个叫暖雪,专在楼中伏侍,不许远离。
分付停当了,对浑家说道:“娘子耐心度日。
地方轻薄子弟不少,你又生得美貌,莫在门前窥瞰,招风揽火。
”浑家道:“官人放心,早去早回。
”两下掩泪而别。
正是:
世上万般哀苦事,无非死别与生离。
兴哥上路,心中只想着浑家,整日的不愀不保。
不一日,到了广东地方,下了客店。
这伙旧时相识都来会面,兴哥送了些人事,排家的治酒接风,一连半月二十日,不得空闲。
兴哥在家时,原是淘虚了的身子,一路受些劳碌,到此未免饮食不节,得了个疟疾,一夏不好,秋间转成水痢。
每日请医切脉,服药调治,直延到秋尽,方得安痊。
把买卖都担阁了,眼见得一年回去不成。
正是:
只为蝇头微利,抛却鸳被良缘。
兴哥虽然想家,到得日久,索性把念头放慢了。
不题兴哥做客之事,且说这里浑家王三巧儿,自从那日丈夫分付了,果然数月之内,目不窥户,足不下楼。
光阴似箭,不觉残年将尽,家家户户,闹轰轰的暖火盆、放爆竹、吃合家欢耍子。
三巧儿触景伤情,思想丈夫,这一夜好生凄楚!正合古人的四句诗,道是:
腊尽愁难尽,春归人未归。
P1-3
编辑推荐

《喻世明言》,原名《古今小说》,明代刊行的短篇白话小说集。它同《警世通言》、《醒世恒言》一起,合称“三言”,是冯梦龙经过谨慎的去芜取菁的遴选,编纂的宋元明话本一百二十篇小说总集,历来被誉为中国古典短篇小说的宝库。 《喻世明言》有作品40篇,包括三部分:一是宋元说话人的话本,二是明人的话本和拟话本,三是冯梦龙自己的作品。

评论、阅读与下载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丛书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