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戒

出版时间:1970-1   出版时间:北方联合出版传媒 (集团) 股份有限公司 春风文艺出版社   作者:王宗仁   页数:280  
封面图片

婚戒
内容概要

  陆海波和方义武等几位是高中时代的同学,都是年届四十,事业有成的中年人。在一次同学聚会上,陆海波看到了自已高中时代暗恋过的女同学任雨琪。岁月在每个人身上都或多或少都留下了痕迹,但曾经深藏心灵深处的情感却日久弥香,陆海波与任雨琪再见钟情。然而,时世变迁,面对生活中的各种诱惑,少年时的那份纯真情怀在物质与美色面前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作者简介

  王宗仁,山东省安丘市人。1990年12月入伍,2006年12月转业到辽宁省营口市某机关工作。在部队任过师、团职新闻干事,先后在《人民日报》《解放军报》《解放军生活》《中国青年报》《前进报》《辽宁日报》等报纸杂志发表文章700余篇,荣立过一次二等功,两次三等功。

章节摘录

  浸在夜色里的梅平市风姿绰约,火树银花。
  透过夜幕,金凯来大酒店在灯光的装扮下显得格外金碧辉煌,闪烁的霓虹将酒店的轮廓和“金凯来大酒店”6个大字勾勒得分外耀眼。
金凯来大酒店是一家五星级酒店,它背靠梅河,前面是梅平市最大的广场梅河广场。
不论是酒店的位置,还是酒店的档次,在整个梅平市,金凯来大酒店都是首屈一指。
  时针慢慢滑向晚上9点。
已有几分醉意的陆海波和弟弟陆海涛、同学方义武从金凯来大酒店的旋转门鱼贯而出。
陆海波是梅平市交通局局长,今年刚满38岁,在整个梅平市的所有正局级领导干部中,陆海波可以说是年轻有为,前途无量。
  陆海波今天的心情显然不错,只见他用手搓了一把因酒精刺激而涨成猪肝色的脸,手一挥,提着嗓门说:“义武,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听说你的台球有进步了?怎么?去年公安系统举行台球比赛,你还拿了个冠军。
今天是周末,难得这么清闲,走,今个我就跟你摆摆擂台,鲁班门前抡抡大斧。
”  方义武在公安局刑侦大队刑侦二处任副处长,和陆海波是高中同学。
高二那年,方义武响应祖国号召参了军,3年后考上了军校。
后来,方义武从部队转业安排到公安局刑侦处工作。
方义武有个外号叫“三板斧”,枪打得准,台球打得好,篮球打得也不错,在整个公安系统内都小有名气。
听说要打台球,方义武敏感的神经一下被触动起来,兴奋地说:“呵呵,是不是有点不服气,想PK一下?难得老同学这么有兴致,好,那我就好好陪你玩两局,顺便让你开开眼。
”  两人说说笑笑,向泊车位走去。
跟在后面的陆海涛紧走两步,给陆海波和方义武拉开了车门。
陆海波刚要上车,突然发现从金凯来大酒店又走出几个人。
陆海波抬起的脚蓦地停在了空气里。
  令陆海波感到惊讶的是,其中一个穿白色长裙的女士怎么看怎么面熟。
只见她戴着眼镜,脸长得白白净净,一头略带棕色的鬈发,显得温文尔雅,气质不凡。
  是谁?怎么这么面熟?陆海波的脑子里像放电影一样,快速过滤着这副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可就是记不起来。
  “怎么了,哥?”陆海涛已然看出了陆海波的心思,“哥,那个女的是吧,你猜她是谁?说出来能让你大吃一惊。
上周五我到恒天电器办事,正赶上他们集团搞一个欢迎仪式,说是新聘了一位刚从法国留学回来的女博士。
哥,你猜她是谁?”  陆海涛有意卖了个关子,顿了一下:“你想都想不到,哥,她就是你那位从小学一直到大学的同学——任雨琪!”  “谁?任雨琪?”陆海波和方义武几乎异口同声地喊出声来。
  已坐进车内的方义武重新打开车门,探出头来,凝神细看,然后对正跨进车内的陆海波说:“任雨琪?没想到,真没想到。
女大十八变,现在都变得认不出来了。
10多年都没信了,海波,我参军后,你不是和她考上了同一所大学吗?哈哈,我还听说,你们俩还有一段故事呢。
”  方义武的话陆海波一句也没听清。
此刻,他的全部思想和灵魂,被眼前这位神兵天降般突然出现的任雨琪牵引着。
  呆愣了有那么10多秒,陆海波说出的话却出人意料地平静:“物是人非呀……走,开车,去九头鸟。
”  但实际上,陆海波心里像烧开的一锅沸水翻滚着,一种复杂的思绪被搅得如蛛网一般。
  随着车子轻微地震晃,已喝得半醉的方义武靠在车座上打起了鼾。
陆海波也眯着眼睛,头倚在车座靠背上。
不过,陆海波可没有睡着,他还在回想着刚才的场景。
  车子三拐两拐,不一会儿就驶上了新凯路。
新凯路两边几乎布满了歌厅、舞厅、洗浴中心、酒店、大排档等餐饮娱乐场所。
因此,很多老百姓将这条路的名字颠倒了一下,管它叫“开心路”。
  用“整夜无眠”四个字来形容新凯路的繁华与喧嚣最为恰当。
特别是到了晚上,天还未擦黑,新凯路上早已是灯火阑珊,流光溢彩。
各种闪烁的霓虹灯仿佛一双双少女的媚眼,极具风情地勾引着你,让你流连其中,乐不思返。
  车子在九头鸟台球会馆门前戛然而止。
  “这酒还挺有劲的!”方义武双手揉着太阳穴,“迷糊了一会儿,现在好多了。
走,跟你大战三百回合。
”  台球室内亮如白昼。
草绿色的台球桌像一个小小的战场,正在平静地等待着一场厮杀。
  服务生已将台球摆好。
方义武将球杆递给陆海波,说:“老同学,请吧。
”  陆海波将台球杆拿在手里掂了掂,笑着说:“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先开了。
”  说完,陆海波弯腰弓背,左手握杆,两只鹰一样的眼睛瞄准母球。
只见他左手一用力,白色的母球直奔呈三角形的目标球,只听“砰”的一声,角上的两三个球呼啦一下,像受了惊吓的鸟儿四散而逃。
可惜,无一落袋。
  “哈,哈,运气不佳呵!瞧我的!”方义武说着,像一名大战在即、胸有成竹的指挥员在察看地形,神态自若地绕着台球桌转了几圈。
选定目标后,方义武哈下腰来,轻轻推杆,随着一声脆响,红色的3号球像长了眼睛一样落进袋中。
  一杆下来,方义武已进了5个球。
  又轮到陆海波出杆了。
不知怎么,自我感觉良好的陆海波好像不在状态。
一气打进2个球后,不料,当击打6号球时,却破天荒地滑杆了。
  “两军对垒,心神不定乃兵家之大忌,老同学,我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吧,是不是让任雨琪搅的?”方义武摇头笑了笑。
  “哪能呢?这两天局里事太多。
不过,鹿死谁手,这可说不准!”陆海波哈哈一笑。
  “行了行了,别大言不惭。
英雄不乘人之危,改日找个时间,再跟你较量,我还有事,得回局里一趟。
”方义武将球杆递给了服务生。
  “用不用送你?”  “不用了。
”说完,方义武像一只迅捷的灵猫消失在楼梯间。
  车子像利箭一样,沿着梅平市最繁华的大街——胜利大街向前疾驶。
胜利大街是梅平市最繁华的商业街,这里不仅聚集了欧亚商厦、沃尔玛超市、春雷购物广场等大型商贸企业,还云集着数百家大大小小的商铺。
  “哥,你今天打球可没在状态,是不是让任雨琪给搅了局?想当初她家人百般阻拦你们,还不是嫌咱家穷,门不当户不对……”  陆海涛喋喋不休地还要往下说,陆海波有些不耐烦地打断说:“别说了。
”  陆海涛像犯了错误似的咧了一下嘴。
  陆海涛一向对哥哥唯命是从,陆海波的话对自己来说就相当于皇帝的圣旨。
  “现在咱去哪儿?”陆海涛小心翼翼地问。
  “青云居。
”  梅平市依山靠河。
梅河如同一个大写的凹字整整将梅平包围了大半个圈,就像母亲温暖的臂膀将这个城市裹在了怀里。
北面高耸的大青山削弱了来自西北强劲的寒流,因此,梅平的气候比较温和宜人。
青云居就坐落在大青山脚下。
这是新建起的6栋高档住宅楼,能在这里买得起房子的都是手握大权的官员和有钱的生意人。
陆海波也在这里新购了一套越层式的小楼。
心里烦闷或工作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陆海波都是到这里睡觉休息。
媒体关注与评论

  《婚戒》,惊讶之后,我开始侧面了解其人。宗仁连同文学一起转业了,他原是师里的报道干事,在军区新闻界小有名气,这是他第一次写小说,而且出手就是长篇。爱屋及乌,我为宗仁新闻——文学、报道干事——作家的“转业”而喝彩,我为沈阳军区少了-位业余作家而遗憾。  ——沈阳军区文艺创作室副主任 杜守林  家庭与事业,官场与情场,正直与邪恶,追求与欲望,时时、处处在权衡,在交会,在通融,在较量。这是作者对时代、社会的倾情描绘,更是我们身边正在发生着和蜕变着的真实的人生……  ——著名作家、军旅诗人 胡世宗  一部中年人的婚恋志、创业志,以及成长志。这本书告诉我们,中年人也成长。  ——青年作家 薛涛
编辑推荐

  一部铭心刻骨的初恋  一部中年人的怀旧经典  因为家庭和地位的悬殊 最终黯然分手  再次相逢 时世变迁 少年时的那份纯真情怀却早已褪尽本色

评论、阅读与下载



婚戒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