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奴之北地争雄

出版时间:2007-12   出版时间:百花文艺   作者:林政   页数:274  
封面图片

女奴之北地争雄
内容概要

  为了己爱,易不惜发动战争,步步为营,挑战北侯玖。企望通过战胜玖占领琮地,扩大自己在北方的势力,以达到进攻殷商夺回爱人西鸾的目的。  而就在易与北侯双方酣战时,殊不知,自己费尽心思想夺回的爱人西鸾,同样也为了自己和有凤氏族的安危,通过艰难险阻逃离了大殷商,并被她的族人——巨鸾遗族子民救走,拥立为神使女;更出乎意料的是,这支为了复仇而生的部族在易远征在外时对盟城属地——鹿城虎视眈眈,并刺杀了易的心腹重臣拓涓,两族的积久恩怨月来越深……  一个是为了爱人而战的乱世英雄;一个是身负国仇家恨,纠缠于爱恨之间的绝代佳人,在爱恨情仇的纠葛之中,他们将何去何从?  目标读者群:喜欢小说阅读的读者,年龄群体比较广泛。既适合青少年阅读,也适合文化层次较高的群体。
作者简介

  林政,人气网名煮茶。生于辽东边陲小镇,少小好文,乐搜逸事,每以拾获小慧窃喜。十三岁随父母迁居辽西,始知天下之大,世事之繁,远不可被常人掌握,从此怀敬畏之心窥视历史人文。十九岁考入大连理工大学,主修机械,学不甚刻苦,识未求真谛,幸勉强毕业,草草就职,现居大连,以末流工程师自许。年二十四始研读历史、偶有触动,欲窥文史山中景色,故作一二文以示人。
书籍目录

第一章
邪谷第二章
盗宽第三章
废墟第四章
白衣第五章
山峰第六章
芫示第七章
英雄第八章
神使第九章
宝儿第十章
三遇第十一章
拓涓第十二章
修罗附记
章节摘录

  第一章
邪谷  “野有蔓荆,粲乎孤星,皓阳白露,胡不青青……”  网山的女儿们,一边在山溪中肆意戏水,一边伴着乐声而唱。
  曼荆则身处溪水之外,倚着大石,轻轻吹奏陶埙。
那埙声委婉悠扬,如清风过境,酥雨洗尘,听在西鸾心头,果有艳阳暖怀,甜露润喉之感。
  “我们等一会儿回去,你不洗洗身子么?”曼荆见她直愣愣地站着,放下陶埙问道。
  西鸾摇了摇头,赞叹道:“你吹得真好听……”  曼荆灿然一笑,“这是我族中的调子,专配女孩子们游戏时唱的歌谣。
你来自大族,不如给我们吹一首你们的曲子吧……”  西鸾脸上不由一红,“我从没学过吹奏……”
  “那你喜欢唱什么样的歌?我可以为你伴乐……”  西鸾脸红得更厉害,“我很喜欢听,但不会唱……”她突然发现,自己作为女子除了相貌之外,实在没有什么其他值得称道的地方,比起曼荆,简直就像粗枝大叶的乡野村姑。
  斯时,少年女子无论妍媸贵贱,大都略通文艺,长相俏美的姑娘们更是以一身好歌舞作为吸引佳偶的手段。
便是身份低下的女奴,若相貌出众,也会被主人选出调教其技,以供消遣。
西鸾虽然是女奴,然而她在盟城时俨然贵人一般,其他人不敢强令她学习什么,她却也无暇在意这些。
如今看来,恐怕只有她的“好姐姐”,才能和她有得一比。
  西鸾正在自惭,曼荆却感慨道:“你必是个极幸运的女子,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
我一生下来,便被强令学习音律,五岁就要懂得吹奏主人喜欢的曲子……”她指着溪水中的同伴道:“她们也一样,以前都是族中的舞女,披甲的身子原本穿戴着都是轻纱丝绸,挥剑的手原本抚摸的只是埙笛铙琴……”  西鸾微吐了下舌头,颇觉得不可思议。
如曼荆这般性情沉稳,谈吐风雅,她早猜测这大名鼎鼎的妖姬来历不凡,却怎么也没想到她也和自己一样是女奴出身。
  “你……以前是女奴?”  “怎么,奇怪吗?呵呵,你们贵人只怕理解不了我们的痛苦吧……”  西鸾苦笑,她虽然一直都没摆脱女奴的身份,可也从没有被人强制生活过,倒像个公主一样与普通女奴毫无共通之处,这一点曼荆并没有说错。
如此,她反而不好意思向曼荆直承自己的真实身份。
  “你一点都不像女奴……”西鸾感叹道。
她其实由于易的缘故,才有机会成为芫示的弟子,受到良好的教育——但曼荆是如何获得自身修养的呢?  “哪点不像?”  “言谈、举止都和你的同伴们不一样,好像你是女王……”  曼荆微微一笑,道:“人是会慢慢改变的。
我十二岁的时候成为族长的女人,他则决定把我培养得更完美一些……”  西鸾点了一下头,心想:那位族长便是曼荆的“易”吧。
  然而曼荆紧接着道:“可惜他有我的时候,就已经五十多岁了,结果没过几年就死掉了。
”  西鸾张大了嘴巴,暗自苦笑。
有些事就是这么令人意外,却也顺理成章,毕竟不是任何一位红颜都会像她那么好运。
  “那么你……怎么办?”  “老子未完成的事业么,当然由儿子来继承,我便和他的财产、地位一道传给了他的大儿子……”她此时面无表情,言语口气则冷漠至极,仿佛诉说的事情和自己毫不相干。
  “我真的运气很好……”西鸾心中又一次向神明致意。
  “大儿子虽然比老子年轻,不过不太禁活,两年之后也死掉了,我又作为遗产传给了二儿子——为此事,我的新男人把他哥哥的儿子干掉了……”  “那么后来……”西鸾试探性地问道,她预感事情不会这么容易结束,那个
“新男人”未必能陪伴曼荆到现在。
  “哈哈……他的兄弟们觉得他行事暴戾,就联合起来杀了他,于是族长又换了一个。
这回是个温和的男人,待我要比他的哥哥们好得多——然而他天生只会看别人的脸色行事,有几个族中老鬼说我是部族的灾星,是我害得他们相互残杀,害得历任族长不得好死,应烧死我祭祖……那男人竟答应了……”  西鸾听得心惊肉跳,道:“那么接下来怎么样?”  曼荆突然发出魔女般的邪笑,露出森森白牙,“既然被当做‘灾星’,便索性做到底——我稍微使了些手段,先搅得那些男人开始内斗,然后便带了些姐妹将他们全宰了……”  “邪海妖姬”这称谓果然不是胡说,西鸾头一次觉得它如此贴切。
  一个将陶埙吹奏得如此美妙绝伦的女子,竟可以轻松地看待血腥杀戮,仿佛如烧火做饭一般无甚惊奇。
西鸾也杀过人,而且为数不少,但比起曼荆,倒显得不值一提了。
  “你眼睛睁那么大干什么,吓着你了?”  “……不,只是有些惊讶罢了……”西鸾极力掩饰自己的震惊,问道:“那么你们现在的族长是谁?”  “我呀。
”曼荆依旧是一副平淡的语气。
  节选2  网山上的路似乎所剩不多了,透过参天古木之间的缝隙,甚至可以看见远处荡荡的平原。
  西鸾的强盗朋友们想起即将到手的土地和自由,不禁淡忘了连日辛劳,变得活跃起来。
他们有理由开心,待到了凤方,就算没有易王的奖赏,马匹上驮满的战利品也够他们快活好一阵子。
西鸾如今也满心欢喜,然而喜悦之余,瞧着这群对未来流着口水的粗鲁家伙们,不禁又有些担忧。
她突然停下向群盗大声道:“你们要记得,只要一出网山,你们就不再是强盗,不可以再肆意妄为,若做出什么不良之事,休怪我不给你们机会……”  强盗们漫不经心地听着,然后哄笑地答应。
虽然宽是名义上的首领,不过他们都看得出,那个漂亮女人才是队伍的真正领导者——但也正因为她是女人,使得她的命令并不像她的美貌那么令人触动。
很多盗贼甚至认为,宽必是被她伺候舒服了,因此才格外听她的话,处处随她的意思做事。
  宽笑道:“他们都已经随性惯了,受不得约束,如果将来安定下来,慢慢会收起性子来的。
”  西鸾不再多言。
长时间的相处,她自是十分信任宽,然而离凤方越近,离易越近,她越是有意疏远自己同其他男子之间的距离,此时见宽走近,反而隐隐有些不安,忙借故向队伍前方奔去。
  伧鬼见状紧走几步与宽并肩而行,悄悄问道:“宽,你对她到底了解多少?”
  “很多……不过好像也很少……”宽叹了口气,“她是个让人看了一眼就不愿意忘记的女人,很神秘。
你知道吗?不但纪伯庆和北侯玖,就连远方大邑商的殷王她也熟悉,至于凤方的易王似乎更和她关系密切——简直就像是……”他说着说着,突然把话语停顿了下来  “就像是……相好?”伧鬼接口,见宽沉默不语,便问道:“宽,你和她相处了这么长时间,究竟有没有……?”  “什么?哪会……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而已。
”  “哦,是这样……宽,在我看来,这个女子匆忙北行,极有可能是为了见旧情人——也就是凤王。
你应该小心,她多半只是在利用我们,利用你……”  宽微微笑了笑,道:“她要利用我便利用吧,我们并没受到损失。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我自从见了她,便一门心思地想为她好,我也很开心——似乎我的天命就是为她而存在一样。
”  “……千万不要这样想,宽。
人生在世,性命由自己掌握,绝不应该让自己的命运依附在别人身上——更何况是个女人。
你还记得阿雪吗?美貌而有心机的女人都是如此,若一开始得不到她的倾心,无论你对她投入多少情意,终究枉费了心思,甚至可能伤了自身。
你如果真想得到她,莫不如设个局,兄弟们一齐把她制住,到时任由你打破她的山门……”  石桃忽然伸过脑袋来,道:“什么山门?谁是老牛?”  宽笑着将他的脑袋按回去。
“我确实很想得到她,但却不想令她憎恨我……”正说着,忽然头顶一群惊鸟飞过,登时面色一凝,立即停住了脚步俯在地上贴耳倾听。
  “怎么了?”伧鬼惊问道,也迅速贴地静听。
盗贼们久在山中生活,都会意住步。
  “不少人,速度很快,估计就要翻过那座山头了……”宽轻轻道。
  西鸾此时已从队前轻手轻脚赶了回来,闻言不禁大皱眉头,“这么快,不愧是纪方的精锐……”  石桃骂道:“纪伯庆这孙子真会养狗……”  伧鬼站起来沉吟一阵道:“这里靠近凤方,他们应该也不熟悉地形,多半只能沿着这条小路前进,不如我们先埋伏起来等他们……”  双方都是善于伏击的高手,自然是有准备的占得先机。
西鸾点了点头,转身向强盗们喊道:“追兵速度很快,不久就会赶上我们,若要活命就必须先行下手……”群盗应诺。
  她又转向伧鬼道:“他们一样可以通过地听术知道我们的位置,你带几个人赶着马匹快些下山,马蹄声要响,让他们以为我们在逃走。
待到山外先行落脚,等我们会合。
”  伧鬼点头,立即选了几个汉子跟自己赶马先走。
  其余盗贼沿着山路,各选择隐蔽之处藏好,西鸾和宽也一起隐身在树上。
此时繁枝葱葱似墙骨,绿叶茂盛如伞盖,极利于藏身。
不一会儿山道便恢复了宁静,仿佛无人扰动过的世外之地。
  稍后,果有脚步声传来,二十余纪人武士提着铜剑藤牌一路匆匆而行,领头的是一华服少年,边走边四下顾盼。
西鸾心中一动,“怎么竟是他?”她不知这人的名字,却很清楚正是他拐走小瞻,并将纪伯庆引入邪谷,一时新仇旧恨尽数蹦入脑中,双手轻轻挽起小弓。
  节选3  人生匆匆几十年,所经历者不过世事沧海一栗,比如西鸾当属冰雪聪慧之流,然而其阅历仅限十余载而已,如何详知上代的烟云往事?面前这女人无疑是她的至亲,那酷似的面庞可以证明一切。
但这次邂逅真的只是亲人团聚这么简单吗?她在喜悦之余,又隐隐不安,长久以来心底深处的阴影渐渐浮现出来:巨鸾人终究在她的面前出现了。
  望着那棵大树,西鸾唱起母亲的歌谣。
  “彼美童兮,衣锦裘兮,阿母伴兮,无相伤兮。
……”  “彼美童兮,倚云冠兮,大木与兮,永安宁兮。
……”  ……  “就是它……,小的时候,姐姐也在这大树下唱给我听……。
当然,歌词是有少许变化的……”玉白凰双目放出些许光芒,仿佛又回到了昔时的岁月。
  “歌中的‘大木’就是指这树吧……,妈妈也很怀念这里的生活……”  玉白凰点了点头。
“童年是最开心的时刻,可以不去面对你不喜欢面对的事情,可以抛开一切令你难过的烦恼……。
但当你长大了,前代的恩仇,权势的争斗都会一股脑的闯进你的生活,冲击你的心灵,扭曲你的魂魄……,你终究要适应人生的角色,接受你的命运……”  西鸾静静地听着,那语言之外的深意无情地轰击着她的身心,令她汗流浃背。
  她曾无数次推想当巨鸾人出现时自己的反应,想来想去始终只有一种结果。
也许天下所有人都认为她会乐意成为神使女,然而事实上,她本人却对这个嵌入她名字的衰亡部族没有一丁点认同感。
“巨鸾”这个词汇就和盟城的“凤族”一样,无法令她产生丝毫的情愫。
只因在她头脑里,父亲所代表的巨鸾正统印象实在是糟糕透顶。
倘若因为其父的关系,有人突然跳出来要她成为巨鸾的一员,无论求她、逼她、骗她、激她、吓她,只怕都会被毫不犹豫地拒绝。
  可如今麻烦来了。
玉白凰非但不是正统巨鸾人,更是她所依恋的母系至亲,这一缘由使她们之间的联系有着非比寻常的情感基础。
  她苦笑道:“你为什么在我面前出现?你知道吗?我真的……只差一步便回到盟城了……”  “因为上天要你回到我身边来……,帮我拯救那些需要你的亲人……,带领他们躲避盟城的追杀……”玉白凰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不容她有丝毫地回避,“你在盟城的事,我略有所闻——天幸凤人还没有污染了你……”。
  “……你早知道我会从这里经过?”  “也算是吧。
我本来只是打算到此拜祭那些经年的废墟,可突然有人告诉我说:我们的娈儿将会翻越网山,回到她母亲出生的地方……,我便在这里耐心等候了……”  “谁……通知你的?”西鸾惊讶地问道,然而很快问题的答案就跳进了她的脑中,“北侯玖……”玉白凰连北侯有几把宝剑都清楚,这其中的关系岂止一般;更何况也只有玖才有力量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将消息传递到网山的另一侧。
  “我们和琮国本来就有着共同的利益,想生存下去就应该同北侯结盟。
恰巧北侯麾下有我们的族人,所以在其帮助下我见过北侯玖一次——虽然拿不准是不是他本人……”  “管玉……”西鸾想起那日他将自己从商队救出后所说的话语,不禁苦笑:“还说什么
‘先王保佑’、‘命中注定’之类的话……,他本已知道你会在这里等着我……”  玉白凰笑道:“这条返凤之路本是你自己选择的,玉城之墟更是必经之处,难道你不承认这其中蕴藏天意吗?娈儿……,到我身边来吧,回到你的族人身边……”  ……  玉白凰已经离开,只剩下西鸾独自在大树下呆呆站着。
  不知过了多久,她依然难以判断自己究竟该怎么做。
  一个短衣束发的少女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
  “天快黑了,公主请回去吧。
”  西鸾抬头看了看她,“你叫我什么?”  “公主呀……。
你与夫人长得如此相似,我们猜也猜得到你的身份……”她看起来比西鸾年幼一些,大概正是巨鸾灭亡前后出生的。
  西鸾点了点头,“你叫做什么名字?”  “我叫‘蕊妆’……”  “很好听的名字……”  “是吗?”蕊妆开心的笑道:“是夫人给我起的名字,她说很久以前巨鸾的很多女孩子都叫做‘蕊妆’……”  “‘青车白马,富丽荣皇,君子莫忘,玉颜蕊妆’……,想来那时古鸾城的喧街大道上必定有很多美丽的女子吧……”  蕊妆拍着手道:“不错不错,夫人也是这么说的,什么‘车’,什么‘马’,什么‘玉颜蕊妆’……,你们不但长得很像,连唱的歌都一样……”  西鸾笑了笑,从怀中取出一把梳子,递给她看,“这是我母亲的遗物——那首小歌就刻在上边……,现在想来,当年很多人都在传唱吧……”  蕊妆好奇地把玩这把木梳,但不久便失望地将它还给主人,“我不认得字……”  西鸾一愣,这少女所穿衣饰虽谈不上制作讲究,却也属用料上乘,她的身份绝不会低下,却为何不识文字?须知早在弘狩王与琮国通好以前,殷文便早已传入巨鸾,相比后起的盟城凤族,古鸾城的居民在文艺教化方面可是领先许多。
  “族中没有人教你认识文字吗?”  蕊妆摇了摇头,“夫人说:‘学字不如学武’,如果凤人杀来,认识再多的字也没有用处……”  “女子也要习武?”  “是呀……”少女睁大眼睛,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西鸾心中不禁苦笑,“为了复仇,姨母她已经无所顾惜了……”  蕊妆不知她心中所想,又道:“天色很晚了,公主快回去休息吧……”  西鸾点头站起身来,向住处走去。
走着走着,忽然发觉蕊妆仍在身后紧紧跟随,笑道:“谢谢你了,我知道回去的路……”  “夫人命我从今天起要服侍公主,不管公主到哪里,我都要跟在身边。
”  西鸾一愣,一种不祥的登时令她心中难过,“姨母并不信任我,这女孩儿本是来监视我的……”
  ……
编辑推荐

  远古纷争的悲情历史,凄婉壮烈的乱世离歌!  《女奴之北地争雄篇》2007年历史言情恢弘之作,四年锻造倾情奉献的网络人气小说!  绝色女奴引发王族恩怨,乱世风云演绎倾城之恋;呈现远古战场的气势磅礴,群雄逐鹿尽显英难本色。  群相传奇望及金庸,文风潇扬可比古龙!  1.猫扑原创频道2007年历史言情小说类超人气作品,浏览点击累计超过300万。  2.新浪原创频道9月重磅推荐作品,上推一周创下37万点击流量。  为了给夺回爱人西鸾铺平道路,易发动了凤琮大战。就在易与北侯酣战时,西鸾历经艰难险阻,逃离了殷商,却被她的族人——巨鸾遗族救走,并拥立为神使女。不料一心复仇的族人对易虎视眈眈,竟刺杀了易的心腹重臣拓涓。  一个是为爱而战的乱世英雄,一个是纠缠于爱恨之间的绝代佳人,他们将何去何从?
图书标签Tags

小白文,小说,言情
评论、阅读与下载

女奴之北地争雄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什么事都被她一个人给赶上了,非常喜欢~~
    不同于其他的穿越小说
  •     期待已久的。,珍藏
  •     很喜欢桩桩写的书,后来才知道是穿越的
  •     貌似很不错,但也喜欢
  •     每次难过的时候都会看,我很喜欢悠世的这部作品
  •     但是整体不是非常好。,原来世上也有真情在
  •     散文比较好看,不错的小说哦
  •     比其他的三俗文学强很多。值得收藏。,看了一部分
  •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8707fd70100nnem.html,就觉得有意思
  •     奈何很无奈,这本书还蛮虐的
  •     送孩子,故事情切曲折。大爱!!!!
  •     女生的角度看内容一般,来一场旷世绝恋!
  •     对于酒店从业者来说,书纸质很好
  •     喜欢修仙、炼丹故事的读者,看着看着就潸然泪下啊!!推荐!
  •     皮子挺好看,虽然故事老套
  •     感觉一般,和艾米的其他作品相比
  •     海岩的小说改编电视剧都看过,鹅的书
  •     书到手之后就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完。,文章很深邃
  •     不过感觉没第一部精彩。,起码看起来不会很闷~
  •     看完电视又来看书,看了想笑想落泪纠结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