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舟

出版时间:2012-11   出版时间:新星出版社   作者:[日]村田沙耶香   页数:195   字数:104000   译者:竺家荣  
封面图片

方舟
内容概要

  对自身的女性感觉不协调的里帆,通过男装和去自习室来寻找自己的感觉。里帆因从自身寻找不到“女性”而烦恼,知佳子因从自身寻找不到“人性”而烦恼,而既拥有“女性”也拥有“人性”的椿仍然有着她自己的烦恼。本书进行了更根源性的思考——困扰女性的所谓“女人味”究竟该如何去面对?
作者简介

  村田沙耶香,1979年出生于日本千叶县。毕业于玉川大学文学部艺术学科。
  2003年,获得第46届群像新人文学奖。
  2009年,获得第31届野间文艺新人奖,并获三岛由纪夫文学奖提名。
  2012年,再获三岛由纪夫文学奖提名。
  村田沙耶香迄今在日本出版小说十余篇,其中《星辰啜露 》被译为中文,并广受中国读者喜爱。
书籍目录

里帆·1
知佳子·1
里帆·2
知佳子·2
里帆·3
知佳子·3
章节摘录

里帆·1男人硬邦邦的手朝着里帆慢慢地伸了下来。
里帆感觉自己刚刚还在膨胀的欲望,被静静地碾碎了。
乳房被男人抚摸时,只有红色的乳头有点刺痛的感觉,如果把这叫做敏感度的话,为什么它必然连接着快乐呢?里帆完全理解不了,抓住了男人的T恤衫下摆。
此时,她胸部中央血管清晰可见的皮肤被男人更用力地一揪,疼得她咬住了下嘴唇。
“不用忍着,想叫就叫出来吧。
”听到他慈爱的声音,紧咬着牙的里帆给下巴加了点力,微微张开了嘴唇。
可就在这时,血管清晰可见的红色乳头又被用力一揪,一股冷气刷地流过身体,里帆忍不住发出嘶哑的呻吟声。
“有感觉?”他似乎将这声音理解成了非同寻常的呻吟,盯着紧咬槽牙、满脸通红的里帆,欣喜地问道。
他的手沿着里帆起了鸡皮疙瘩的腹部往下摸去,潜入她的内裤里,继续向纵深前进。
每当受到这样的爱抚时,里帆都会感到窒息。
赶快把精液弄出来吧。
里帆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还闪烁着微弱的光。
快点呀!赶快想办法弄出来呀!只要把那些白色液体弄出来,就全部结束,可以穿衣服了。
……他慢慢抚摸着里帆的头发。
里帆终于松了口气,自己不用再赤身裸体了。
里帆穿好了内衣和衬衫,闭着眼睛靠近了他。
要是因为和讨厌的人做爱而感到不快,那该多好啊,里帆想。
可现在,里帆是终于和自己一直喜欢的男人合为一体的时候啊。
而且,如果只是和他做爱,才这么难受的话,还可以用不协调来解释,但一向只和自己喜欢的男人做爱的里帆,一旦皮肤被对方触摸,性交瞬间就变成了拷打,这样的感觉已经重复多次了。
里帆一边感受着他的手指梳拢自己的头发带来的酥痒感觉,一边想,为什么自己这么喜欢他,却感觉性交是在受罪呢?既然这么受罪,恋人关系就很难维持下去了。
和他也必须分手了。
“你怎么了?没事吧?”耳畔响起低沉的声音,里帆含糊地点点头。
就连这低沉的声音,她都会感到本能的厌恶,她想在这种感觉产生之前,尽量多听他说几句。
“怎么才来呀,里帆,干什么哪?”“抱歉。
你不是也老迟到吗?”里帆一边在玄关脱掉黑色运动鞋,一边回嘴道。
走进房间一看,居然人都到齐了,这些家伙可是向来不遵守时间的。
其实,不过是聚在这么个肮脏的房间里喝喝烧酒和啤酒,大家之所以这么来劲,是因为和里帆在家庭餐厅干活的两个女孩子今天第一次参加。
以往这个房间乱得就跟饭馆似的,今天,房间主人只说了一句“今天有女孩子来,打扫打扫”,房间里就收拾得让人不认识了。
“喂,里帆,刚才干什么啦?”“我说里帆,你当真和芽衣一样在餐厅里干活呀。
别忘了女服务生可是咱们家庭餐厅的招牌啊。
我看你还到后厨来吧,这边才适合你呢。
”“你烦不烦哪。
”里帆反击道,心里却松了口气。
被后厨的男人们当做男孩子对待时,里帆感觉很舒服,就像束缚自己的紧身衣被放松了似的。
“芽衣,你们没有男朋友吗?”后厨的一个男人对芽衣盘问道,芽衣羞涩地摇了摇头。
“真的?那些男的怎么会放过你呢?没说实话吧?”“不是那样的,根本没有。
”里帆抄起旁边的一本漫画杂志,朝着凑近芽衣、死皮赖脸地追问她的男人摔了过去。
“你还有完没完。
没看见人家都快哭了吗?你这人真够讨厌的。
”“疼死啦。
多管闲事,又没问你。
”男人嘴上这么说,可一点也没有生气,笑嘻嘻地捡起杂志,站起身来,从芽衣身边走开了。
“谢谢里帆姐。
”“不用怕,这帮家伙都是笨蛋。
”里帆对微微低头致谢的芽衣说道。
这时,旁边一个叫冈崎的大学生插嘴道:“你说谁是笨蛋哪?”他一边说,一边从里帆背后伸出胳膊,揽住她的脖子。
“憋死了,冈崎!”不管里帆怎么反抗,冈崎也不松手,于是,里帆用胳膊肘使劲一顶,那条粗胳膊才松开了她的脖子。
好容易喘过气来后,里帆拿起扔在房间里的一袋薯条,一边吃,一边朝坐在最里面的烫着蓬松鬈发的芽衣望去。
小巧玲珑的芽衣正和旁边的女孩子一边说笑一边喝着橘子汁儿。
她抱着腿坐在床旁边,露着圆滑膝盖的浅粉色短裙,被雪白而柔软的腿肚子夹着,这个坐姿可以避免走光。
芽衣的小腿肚子虽然被挤扁了,但她那纤细的腿型非常好看。
“里帆姐,你没有男朋友吗?”里帆正入神地瞧着芽衣的脚脖子,芽衣旁边一直在玩手机的女孩子突然扭头问她。
“看你休息时间总是在发短信,好像男朋友特多。
所以,猜你肯定有。
”“开玩笑。
我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
因为我压根就没有那种魅力。
”里帆故意哈哈大笑着,伸手拿了一罐啤酒。
“这家伙,怎么可能有男人啊。
这么一对儿,打死我都不愿意看见。
”听见冈崎的哄笑声,里帆轻松地喝起啤酒来。
里帆没有对家庭餐厅的任何人说过自己前不久有过男朋友的事。
芽衣看了一眼衬托出她那优美手腕的手镯式粉红色金表,拍了拍旁边女孩子的肩膀,两人对视了一眼,捂着裙子站了起来。
“那个,我们怕家里人担心,先回去了。
”“啊,那怕什么呀?再待一会儿吧。
”“对不起。
我家里很严的。
”“那好,我送你回家吧。
送到你房间里也没问题哈。
”里帆轻轻拍了一下嬉皮笑脸的男人的脑袋,对芽衣说:“我来送你吧?你们不认识路吧。
我陪你们走到大马路。
”“可以吗?”芽衣微笑地瞧着里帆。
“当然可以。
”“可是,这么晚了,里帆姐也很危险哪。
”冈崎哈哈大笑着,叼着烟坐在床上,说:“放心,放心,这家伙又不是女的。
”“嗯,我没事。
走吧。
”里帆说着站起身来。
虽然芽衣进店才两个月,但已经成了后厨男人们的公主,他们死乞白赖地让里帆问了芽衣的电话号码,邀请她出席聚会。
芽衣对此类事情似乎早已习以为常,表现得很自然,对于追求自己的男人们,她总是能够应付自如。
如此出色地扮演了“女孩子”这一点,让里帆对芽衣很着迷。
把二人送到大马路后,里帆沿着小路走回房间,听到有人提议“女孩子们不在了,咱们看AV吧”,里帆定睛一看,房间的主人正在架子上找DVD呢。
“里帆,你能看吗?”一个男的一边吸烟一边笑嘻嘻地瞅着里帆。
“没什么,你们随便看。
”里帆回答,顺手从地上拿起一个烟盒。
“谁的烟哪?我抽一根啊。
”说完,从烟盒里拿出一支烟,叼在嘴里,也不点着,翻开了漫画杂志。
在这个房间里,里帆一个人混在一帮男人堆里喝酒时,总是这样的流程。
一般都是先喝一通酒后,开始玩电脑游戏,要是有人提议“好啦,开始放录像吧!”便开始欣赏AV了。
之后的两个小时里,里帆大多是在一边自己看漫画,等他们的AV欣赏会结束。
看完录像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有人一张罗“玩儿几盘扑克吧”,便又开始了扑克比赛。
里帆一边看漫画,一边斜着眼睛看了一眼AV,一个女孩子正在回答记者采访。
“真可爱。
”里帆也来了兴致,可是,女孩子一旦开始脱衣服,和男人做爱,她就觉得恐怖,立刻埋下头看漫画。
里帆偶尔一抬头,见冈崎正瞧着自己。
“什么事?冈崎?”“没什么事啊。
”里帆为了防备万一,
一边往门边移动,一边确认房间的门没有上锁,然后,盘腿坐在靠近门的地方,点着了烟。
女人的身体就是不方便啊,她这么想着,抽着没有抽惯的烟。
他们就这样没完没了地用喝酒、玩游戏来消磨时间,里帆回家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她打开家门,穿过起居室兼餐厅,正要往自己的房间走,做早饭的妈妈看见她,说道:“哟,回来啦。
真行啊,又玩了一夜。
”“和以前一样,只是在朋友家喝喝酒。
”“我知道。
不过,也该打个电话呀,你还未成年呢。
”“知道。
知道。
下次打电话。
”“一定想着啊。
当然了,有好朋友是件好事。
”虽然嘴上说得严厉,但妈妈总是显得漫不经心。
妈妈要是知道自己那些朋友是男人的话,肯定会狠狠训斥自己一顿的。
里帆一直告诉妈妈自己是和打工餐馆的女孩子们一起玩,没敢说自己一个女孩子和一帮男人喝一夜酒。
“老是在人家家里过夜,不用表示一下感谢吗?”“不用不用,她也是一个人生活,不用那么客气。
”应付了妈妈几句后,里帆回到自己房间里,躺在了床上。
望着天花板,她突然想起了大约三个月前的性交,呼吸变得急促起来。
里帆清晰地回想起每当受到对方爱抚,就被渐渐压瘪的自己的身体时,不由得抓住了床单。
她的额头冒出了油汗。
因无法忍受氧气稀薄而深呼吸时,她突然间闻到了一股甜香。
这是芽衣身上的香水味儿。
她回味着昨天晚上,在小路上一边走一边轻轻触碰的芽衣那稚嫩的肩膀。
由于芽衣受到男孩子们的欢迎,所以钟点工欧巴桑们都说芽衣的坏话。
不过,芽衣来上班的时候,里帆总是喜欢看芽衣。
里帆追寻着香水味儿,去闻自己的T恤衫,这时她忽然意识到,莫非自己对芽衣怀有情欲?和男友分手后,里帆觉得今后自己无论喜欢上什么人,都不过是痛苦的重复而已,就在她怅然若失的时候,来了个新的钟点工芽衣。
第一次见到芽衣,里帆只是觉得她很可爱。
但是在Backroom一起干活说话时,看到她那细细的脖颈和茶色透亮的头发,里帆有时候会不由自主地想摸一摸。
或许自己喜欢女孩子吧。
性交时感觉那么痛苦,可能是这个缘故吧。
她真想搂抱一下芽衣柔软娇小的身体,哪怕一次也好,抓着床单的手不由得增添了力量。
不是因为对方不好,而是因为对方的性别不好吧,这个念头占据了里帆的内心。
说不定,自己原本就是个男人吧。
这么一想,她感觉呼吸顺畅了一些。
里帆擦着脑门上的油汗,坐了起来,看见镜子里有个头发半长不短的、穿着短裤和T恤的自己。
里帆和镜子中的自己对视着,开始脱衣服。
她把内衣扔在床上,赤条条地瞧着镜子。
为寻找不协调感,她用手抚摸着鼓鼓的乳房和屁股。
然而无论怎样抚摸,里帆对自己的身体也不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里帆一边跟人打招呼,一边走进店里,关上Backroom一角的狭小的单人更衣室的门,换上女服务生的制服和长筒袜。
与此同时,她仿佛感到自己是女人这个念头裹住了自己的肉体。
换上这身衣服之前,自己到底是什么性别呢?瞅着门内侧挂着的被指纹弄得脏兮兮的小镜子,里帆茫然地想着。
即便肉体上没有不协调感,这紧巴巴的制服也穿着不舒服。
可一想到自己说不定是个男孩子,里帆就觉得这种让人烦恼的感觉特别难得了。
“里帆,不好意思,帮我给四号桌的客人送杯咖啡可以吗?”里帆一进店,正给烤薄饼着色的钟点工欧巴桑就对她说道。
“我马上送去。
还是那个人吧?”“是的。
混合咖啡。
”里帆赶紧倒了杯新咖啡。
虽然美式咖啡也可以直接续杯,但混合咖啡必须每次更换新的杯子。
里帆将新沏的咖啡放在托盘上,走近四号桌一看,还是那个女子。
三十岁出头的样子,OL打扮。
虽说不是每天都来,却是个经常来的客人。
里帆八点来上班时,她就已经一边喝餐后咖啡,一边看笔记本了。
听早班的钟点工欧巴桑们说,她来得特别早,一边吃早餐,一边看书学习。
好像是赶着去上班,一过八点,喝完了第二杯咖啡后,她便立刻把笔记本放进包里,离开咖啡店。
尽管一大早就来,她却总是穿戴得很利落,也不知她到底是几点起床。
今天也是,一头黑发打理得很有型,脖子上和手腕上都戴着闪闪发光的首饰。
“您要的咖啡。
”“谢谢!”女子抬起头,微微一笑。
偏粉的茶色口红唇线有些模糊。
杯子边沿也微微沾了点口红。
里帆看着留在杯子边沿的茶色口红,把杯子撤下来,刚要离开,“等一下。
”女子叫住了她。
“你的丝袜,开线了。
”女子用手里的自动铅笔示意里帆的小腿肚。
“啊,是的。
我也知道,可是没有换的。
”“那,给你这个,把它粘上吧。
”女子打开包,从化妆包里拿出了一瓶指甲油。
“不用了。
没事。
”“没关系。
很便宜的。
反正也快用完了,你帮我用了得了。
”“啊,谢谢您了。
”里帆慌忙鞠躬致谢,接了过来,塞进围裙兜里。
回到吧台里,芽衣正在挖准备放在烤薄饼上的冰激凌。
“里帆姐,这个,特别硬,怎么办哪?”“把勺子给我,我帮你弄。
”冰激凌确实很瓷实。
里帆探出身子,绷起胳膊上的肌肉,用了好大力气,总算挖了一勺出来。
“给你。
”里帆把一勺冰激凌递给芽衣,芽衣高兴地接了过来。
“谢谢你。
”“不用不用。
凡是力气活,你就找我。
”“里帆姐,真帅啊。
”里帆不禁凝视着芽衣那戴着美瞳的又大又黑的眼睛。
“是吗?”“有些女人看似大大咧咧的,其实很可能是因为对自己缺少自信,才装成那样的吧。
那样的人总是特别讨厌我。
她们的内心可肮脏呢,特别可怕。
不过,里帆姐跟她们完全不一样,我喜欢你。
真像个男孩子,特酷。
”“哪里,我的力气跟男人可没法比呀。
”里帆虽然嘴上这样回答,但被人看做男孩子,心里别提多得意了。
芽衣回到烤薄饼的地方,低着头开始给烤薄饼着色,里帆出神地看着芽衣那垂着的长睫毛时,听见钟点工欧巴桑叫她。
“啊,里帆,去取些干净的杯子来,好吗?快没有了。
”“好的。
知道了。
”里帆赶忙跑到洗碗处去,说了句“我拿走了”,便去端装满洗干净的杯子的塑料箱。
忽然,她看见了映在不锈钢架子上的自己的脸。
虽说店里规定必须化淡妆,里帆却只涂了唇膏。
她觉得自己的脸和制服很不协调,看来自己还是适合在后厨干活啊。
围裙的口袋里,还装着刚才那位女子送给她的指甲油呢。
下班后,里帆从家庭餐厅走出来,用手机检索了“男装”。
然后,把蓝色自行车放在店里,上了地铁,转了几条商店街,买了所有她能够想到的男装饰品。
进家门之前,里帆想要把这些东西塞进包里,可是塞不进去,没办法,她只好夹在腋下,一边小声说着“我回来了”,一边穿过客厅,为了不被父母和弟弟看见,迅速溜进自己的房间,关上了拉门。
她深深换了口气,打开了纸袋。
首先拿出了放在浅紫色盒子里的假发。
她将半长发团起来塞进假发的网套里,一边看着盒子上的说明一边像鞠躬似的将假发戴到头上,然后站直了身子,把头发塞进去。
她走到镜子前一看,跟预想的不一样,一看就是个女人。
由于变成了短发,她甚至感觉,脸庞的肉和脖子一带的女性线条反而被突出了。
她稍稍绷起了脸,又拿出了一件用于裹胸的弹性很强的黑色背心,这是今天买的东西里最贵的。
这是上高中时,一个嗜好COSPLAY的女同学教给她的,后来她一直对此抱有兴趣。
她想,说不定从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就具有那种潜在的欲望了。
里帆展开专门去秋叶原的COSPLAY专卖店买来的这件背心,打算从头上套进去,可是怎么也穿不上。
脱下牛仔裤,从下面穿,还是太紧了,穿不了。
会不会是尺寸搞错了?她一边咂吧着舌头,一边拿出说明书看了起来。
然后摘掉假发,再次从头上往下套,就像在套特别紧的长筒袜似的,胳膊都弄疼了,才终于穿了进去。
一旦穿上后,反而一点也不觉得紧了,黑色的布料紧紧地绷着她的身体。
捡起假发时,一看镜子,里帆不由得停下了动作,出神地瞧着镜子里的自己。
她吃惊地摸了摸自己的胸部,颇像个胸脯厚实的男生,甚至有种男人味儿。
里帆原本胸部就不算大,B杯内衣穿起来都松松的,却没想到消失得这么彻底,她目不转睛地看着镜子。
然后,她慌忙戴上假发,又从袋子里拿出比较大号的千野裤,系上皮带后一看镜子,里面有个怪模怪样的自己。
只有穿了背心和千野裤的部分像男人,而露在外面的线条却散发着无法掩饰的女人味儿。
里帆呆呆地看着镜子,渐渐觉得自己原本就是这种生物。
男人和女人在她的皮肤上混合在一起。
由此出发的话,或许能够改变第二性征。
她要以自己的意志重塑第二性征,选择自己喜欢的性别,不要自然成熟的性别。
于是,她感觉镜子里的男女混合了的自己,与从小学低年级开始,性别意识还不清楚的时候,和男孩子在同一个教室里,换上体育课的衣服时的自己重合了。
她的眼睛落在了千野裤上,凝视着拉链黑亮的金属色。
那里面的自己的性器,里帆一次也没有好好看过。
里帆对女性性器并不厌恶,只是感觉其深不可测,十分害怕,所以不能直视它。
自己还不能够接受自己的性器。
性交痛苦也可能是由于这个缘故吧,她想。
为什么自己一直没有意识到呢?其实自己不见得是个女人。
这么一想,镜子里的自己仿佛变成了非常轻松的存在,可以这样子跑到任何一个地方去。
这个样子到外面去,一点点弄清楚自己到底是男孩子,还是女孩子。
刚想到这儿,她又犹豫起来,穿成这个模样,到底能不能外出呢?她知道有那种肉体是女人,心是男人的人们聚集的酒吧或咖啡馆,可自己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情况是不能去的。
她觉得那些地方应该是性别确定了的人才去的。
不能自己确切地把握Coming
Out的内容的话,是找不到朋友的。
里帆琢磨起有没有穿成这个样子可去的地方呢?而且得是没有认识的人,可以经常去的地方。
最好是只有在那里,才能够保持像是第二性征发育前的自己的这个装扮,不必和别人交谈,也没有人问自己为什么穿这身衣服,各人干各人的,互相之间几乎没有什么交流的地方。
也就是说,不和别人发生关联,然而人很多的地方。
她摘下有些闷热的假发,坐在电脑前,上网查了半天,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地方。
悄声说话也让她心烦,所以最好是禁止说话的地方。
由于没有找到自己所期望的去处,便输入了“学习、身体”。
她觉得反正也不可能出现自己希望的结果,正打算避开那些下流的网页,输入其他词语时,画面最边上的“自习室”进入了她的眼帘。
这并非检索的结果,而是对于“学习”这个词引出的广告网站。
里帆忍不住点击了它。
她仔细阅读了有关“自习室”这个没怎么听说过的场所的说明。
这地方就像图书馆那样,大家都在埋头看书,会员之间没有什么交流,不是那种朋友们一起去的热闹场所。
据说是每个人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学习。
由于自己这身打扮,没有与人交流的自信的里帆,一下子被吸引了,于是在参观申请的登录表里输入了自己的名字。
她觉得,在埋头学习的人们的后背之间的话,是有可能让自己曝光的。
里帆沿着走廊往前走,路过自习室,走进了狭小的女厕所。
她是五点打完工后,骑着自行车直接来这儿的。
她在网上申请的是离家不太近,不大可能遇见熟人的场所。
经过简单的参观,她便确定了自己的座位,当时就付了现金。
每个月不到两万元。
尽管有些心疼,但并非花不起。
而且一个月能够结束“第二性征”的话,花费也就到此为止了。
为了这个也必须抓紧练习,这么想着,她叉开腿站在蹲式便器上,把包挂在门上的挂钩上。
她深吸了一口气,脱下了汗津津的T恤,皮肤一接触温热的空气,又冒出了汗。
她很熟练地穿戴起背心和假发来。
丰满的胳膊曲线令她担心,就又套了一件薄薄的派克衫,要是穿衬衫的话,男女纽扣的位置不一样,所以才选择了这种没法区别性别的衣服。
换完衣服,里帆再次来到走廊上,来到一扇白色的门跟前。
写着“自习室little
bird”几个小字的门旁边有个识别器,她摁了按钮后,将手指放上去。
申请的时候,给了每人一个号码,并登录了指纹。
识别了里帆的指纹后,机械发出“滴滴”声,开了锁。
里帆慢慢走进了屋里。
也许是这个时间人多的关系,她觉得房间比参观的时候显得狭窄。
从付费存储柜穿过去,有一个放着米饼和糖果的小桌台,上面写有“请随意品尝”的小字。
由于参观的时候没有看房间里面,只是听取了简要介绍后,立刻选了一个便宜的座位,所以,里帆小心翼翼地环顾了房间一圈。
最里面只有一台电脑。
参观时说可以随意使用,但现在被一个上班族模样的男人霸占着。
见男人扭头朝她看,她赶紧拐进了右边的狭窄通道。
穿过摆着休息用的椅子的通道,她打开了最里面的贴着“自习室(不可使用电脑·计算器)”的门,门上贴着“由此往前,不许说话”几个大字。
刚一跨进鸦雀无声的房间里,里帆就感到地板晃动了一下。
她不由得看了看周围,原来只是自己突然有点头晕。
她叹了口气,朝自己的座位走去。
也许是刚才头晕的关系,她想起了曾经去过一次的横滨的冰川丸。
她忍受着未完全消退的晕眩感觉,继续往前走。
只见四处贴着“不要发出声音!”“走路要轻”“咳嗽不止的时候,请离开自习室”等等手写的注意事项。
里面有一排比孩子用的桌子更小的木桌子,桌子前面配有书架。
里帆低着头,按照那些注意事项的要求,小心翼翼地走过通道。
虽然屏住呼吸,抓着自己的派克衫前胸,其实担心是多余的,并没有人扭头看她。
那排桌子前有三分之一的座位坐着人。
一般的自习室,都是报名者每次随意选择座位,但这里可以得到专用的桌子,自己不来的时候,也不会有人使用,所以,自己的东西可以放在里面,不用带走,无论什么时候来,座位都是空着的。
因此,即便没有人坐的座位,也放着很多该座位主人的参考书啦,厚厚的资料啦,以及纸巾、牙刷之类,什么都有。
里帆来参观的时候由于是白天,所以不知道会员都是些什么人,现在一看,成年人——比里帆年长的公司职员模样的男男女女——似乎很多。
只要看一下桌子上放的东西,就知道主人在学习什么了。
有的桌子上堆着满满的行政书,或建筑方面的参考书,有的桌子上摆着好多资料夹。
也有很多人,并非为了考什么资格,只是单纯来看书的。
里帆原以为复习考大学的学生会很多,没想到这样平静。
里帆往左拐去,终于到达了最里面的小桌子。
和自己手里的“64号”一对,她松了口气,摸了摸桌子。
这就是里帆的专用桌。
里帆低着头,赶忙坐下来。
到现在为止,几乎所有人都埋头看自己的,没有人看她。
但是坐下以后,两边或后面座位的人,朝自己这边张望的时候,就会发现里帆的中性打扮吧。
周围的人会怎么看自己呢?想到这儿,里帆不觉紧张起来。
在认真学习的人们中间,她觉得自己显得格格不入。
里帆从书包里拿出了几本有关性别不协调方面的书。
她把包了书皮的这些书放在桌子上。
还有一些从网上下载的资料。
她觉得这么一来,自己就可以好好学点东西了。
她打开本子,正准备认真做笔记的时候,胳膊碰到了书包,铅笔盒哗啦一声掉在了地上,她慌忙捡起来时,斜后方的女人瞅了她一眼。
看到那女人的脸,里帆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此人正是几天前在家庭餐馆送给自己指甲油的女子。
女子看了她一会儿,便移开了目光,继续看书了。
……
编辑推荐

日本新锐小说作家大胆展现恋爱少女的细腻心绪窥视女性内心深处的隐秘世界
图书标签Tags

小说,日本,日本文学,女性,自我,外国文学
评论、阅读与下载

方舟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也挺好看的.
  •     日本人的思想和生活,还真不能体会
  •     内容真是好啊
  •     这本书想看很久了,好的sd卡法律是否暗示法安康
  •     我们一起天马行空好咯,看了加贺的第一案
  •     关于日本本土的传说只有几个也,泪崩!
  •     虽然我点了有用,听一个很有水平的老师推荐的。买回来读
  •     本来就喜欢猫,非常的喜欢
  •     喜欢小说、文学、写作的要看看,送货员的态度很好很强大。。。。书也不错。。五折
  •     等续集,简单又吸引人的故事
  •     内容就不多做评论了。,作为现在的学生应该读一读日本的历史和文化
  •     一直想看岩井俊二的书~这本是同学推荐的,这书今天刚收到
  •     没什么好说的,我们家儿子很喜欢
  •     她看的书都很有思想和灵魂的。,了解京都的变迁
  •     属于有阅读快感,宫部雪美的火车非常好看
  •     让多少爱情肝肠寸断,很让人受益匪浅。
  •     殿堂级导演的独白,人类所有的进步都来自于学习
  •     这本书是一个很特别的存在,觉得挺好的
  •     还蛮有趣的,十二段珍贵的经历好像勾画出了昔日的温暖和爱。
  •     觉得很有种心酸,读读大师写的书
  •     看LZ的介绍,刚买就降价了挺遗憾。
  •     让人反思有没有做到跟狗狗的约定,学日语
  •     一般性的文字。,就是附录的《泉镜花年谱》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