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

出版时间:2013-1   出版时间: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   作者:老舍   页数:288  
封面图片

离婚
内容概要

  《人文读与收藏·良友文学丛书:离婚》是中国现代著名作家老舍继《老张的哲学》、《赵子曰》、《二马》、《小坡的生日》、《大明湖》和《猫城记》之后的第七部长篇小说,12.2×17.5开本,深绿漆布软精装,1933年8月20日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初版,列为赵家璧编辑的“良友文学丛书”第8种。  书中描写了北京旧时政府机关里一群小职员们的悲欢离合的生活(婚姻生活),张大哥、老李是老舍在本书中着力塑造的主要人物。此书出版后好评如潮,是老舍诸多小说中最好看的一部。著名评论家李长之认为《人文读与收藏·良友文学丛书:离婚》这本小说,“高出于他先前的一切作品者”,赵少侯评之曰《人文读与收藏·良友文学丛书:离婚》的幽默“是真正的幽默”,老舍也最满意这部作品。  此次出版为良友版再版。
作者简介

  老舍(1899-1966),原名舒庆春,字舍予。北京市人。中国现代小说家、著名作家,杰出的语言大师。老舍的代表作有长篇小说《骆驼祥子》、《老张的哲学》、《四世同堂》、《二马》、《离婚》等,剧本《残雾》、《方珍珠》、《面子问题》、《春华秋实》、《龙须沟》、《茶馆》等,报告文学《无名高地有了名》,中篇小说《月牙儿》、《我这一辈子》等,另有短篇小说集《赶集》等。
章节摘录

  第一  一  张大哥是一切人的大哥。
你总以为他的父亲也得管他叫大哥;他的“大哥”味儿就这么足。
  张大哥一生所要完成的神圣使命:作媒人和反对离婚。
在他的眼中,凡为姑娘者必有个相当的丈夫,凡为小伙子者必有个合适的夫人。
这相当的人物都在哪里呢?张大哥的全身整个儿是显微镜兼天平。
在显微镜下发现了一位姑娘,脸上有几个麻子;他立刻就会在人海之中找到一位男人,说话有点结巴,或是眼睛有点近视。
在天平上,麻子与近视眼恰好两相抵销,上等婚姻。
近视眼容易忽略了麻子,而麻小姐当然不肯催促丈夫去配眼镜,马上进行双方——假如有必要——交换像片,只许成功,不准失败。
  自然张大哥的天平不能就这么简单。
年龄,长像,家道,性格,八字,也都须细细测量过的;终身大事岂可马马虎虎!因此,亲友间有不经张大哥为媒而结婚者,他只派张大嫂去道喜,他自己决不去参观婚礼——看着伤心。
这决不是出于嫉妒,而是善意的觉得这样的结婚,即使过得去,也不能是上等婚;在张大哥的天平上是没有半点将就凑合的。
  离婚,据张大哥看,没有别的原因,完全因为媒人的天平不准。
经他介绍而成家的还没有一个闹过离婚的,连提过这个意思的也没有。
小两口打架吵嘴什么的是另一回事。
一夜夫妻百日恩,不打不爱,抓破了鼻子打青了眼,和离婚还差着一万多里地,远得很呢。
  至于自由结婚,哼,和离婚是一件事的两端——根本没上过天平。
这类的喜事,连张大嫂也不去致贺,只派人去送一对喜联——虽然写的与挽联不同,也差不很多。
  介绍婚姻是创造,消灭离婚是艺术批评。
张大哥虽然没这么明说,可是确有这番意思。
媒人的天平不准是离婚的主因,所以打算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必须从新用他的天平估量一回,细细加以分析,然后设法把双方重量不等之处加上些砝码,便能一天云雾散,没事一大堆,家庭免于离散,律师只得干瞪眼——张大哥的朋友中没有挂律师牌子的。
只有创造家配批评艺术,只有真正的媒人会消灭离婚。
张大哥往往是打倒原来的媒人,进而为要到法厅去的夫妇的调停者;及至言归于好之后,夫妻便否认第一次的介绍人,而以张大哥为地道的大媒,一辈子感谢不尽。
这样,他由批评者的地位仍回到创造家的宝座上去。
  大叔和大哥最适宜作媒人。
张大哥与媒人是同一意义。
“张大哥来了,”这一声出去,无论在哪个家庭里,姑娘们便红着脸躲到僻静地方去听自己的心跳。
没儿没女的家庭——除了有丧事——见不着他的足迹。
他来过一次,而在十天之内没有再来,那一家里必会有一半个枕头被哭湿了的。
他的势力是操纵着人们的心灵。
就是家中有四五十岁老姑娘的也欢迎他来,即使婚事无望,可是每来一次,总有人把已发灰的生命略加上些玫瑰色儿。
  二  张大哥是个博学的人,自幼便出经入史,似乎也读过《结婚的爱》。
他必须读书,好证明自己的意见怎样妥当。
他长着一对阴阳眼:左眼的上皮特别长,永远把眼珠囚禁着一半;右眼没有特色,一向是照常办公。
这只左眼便是极细密的小筛子。
右眼所读所见的一切,都要经过这半闭的左目筛过一番——那被囚禁的半个眼珠是向内看着自己的心的。
这样,无论读什么,他自己的意见总是最妥善的;那与他意见不合之处,已随时被左眼给筛下去了。
  这个小筛子是天赐的珍宝。
张大哥只对天生来的优越有点骄傲,此外他是谦卑和蔼的化身。
凡事经小筛子一筛,永不会走到极端上去;走极端是使生命失去平衡,而要平地摔跟头的。
张大哥最不喜欢摔跟头。
他的衣裳,帽子,手套,烟斗,手杖,全是摩登人用过半年多,而顽固老还要再思索三两个月才敢用的时候的样式与风格。
就好比一座社会的骆驼桥,张大哥的服装打扮是叫车马行人一看便放慢些脚步,可又不是完全停住不走。
  “听张大哥的,没错!”凡是张家亲友要办喜事的少有不这么说的。
彩汽车里另放一座小轿,是张大哥的发明。
用彩汽车迎娶,已是公认为可以行得通的事。
不过,大姑娘一辈子没坐过花轿,大小是个缺点。
况且坐汽车须在门外下车,闲杂人等不干不净的都等着看新人,也不合体统,还不提什么吉祥不吉祥。
汽车里另放小轿,没有再好的办法,张大哥的主意。
汽车到了门口,拍,四个人搬出一顶轿屉!闲杂人等只有干瞪眼;除非自己去结婚,无从看见新娘子的面目。
这顺手就是一种爱的教育,一种暗示。
只有一次,在夏天,新娘子是由轿屉倒出来的,因为已经热昏过去。
所以现在就是在秋天,彩汽车上顶总备好两个电扇,还是张大哥的发明;不经一事,不长一智。
  三  假如人人有个满意的妻子,世界上决不会闹“共产”;没有共产自然不会闹共妻。
张大哥深信此理。
革命青年一结婚,便比老鼠还老实,是个事实,张大哥于此点颇有证据。
因此,在他的眼中,凡是未婚的人脸上起了几个小红点,或是已婚的眉头不大舒展,必定与婚事有关,而马上应当设法解决。
不然,非出事不可!  老李这几天眉头不大舒展,一定大有文章。
张大哥嘱咐他先吃一片阿司匹灵,又告诉他吃一丸清瘟解毒。
无效,老李的眉头依然皱着。
张大哥给他定了脉案——婚姻问题。
  老李是乡下人。
据张大哥看,除了北平人都是乡下老。
天津,汉口,上海,连巴黎,伦敦,都算在内,通通是乡下。
张大哥知道的山是西山,对于由北山来的卖果子的都觉得有些神秘不测。
最远的旅行,他出过永定门。
可是他晓得九江出磁,苏杭出绸缎,青岛是在山东,而山东人都在北平开猪肉铺。
他没看见过海,也不希望看。
世界的中心是北平。
所以老李是乡下人,因为他不是生在北平。
张大哥对乡下人特别表同情;有意离婚的多数是乡下人,乡间的媒人,正如山村里的医生,是不会十分高明的。
生在乡下多少是个不幸。
  他们二位都在财政所作事。
老李的学问与资格,凭良心说,都比张大哥强。
可是他们坐在一处,张大哥若是像个伟人,老李还够不上个小书记员。
张大哥要是和各国公使坐在一块儿谈心,一定会说出极动人的言语,而老李见着个女招待便手足无措。
老李是光绪末年那拨子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孩子们中的一位。
说不上来为什么那样不起眼。
张大哥在没剪去发辫的时候,看着几乎像张勋那么有福气;剪发以后,头上稍微抹了点生发油,至不济像个银行经理。
老李,在另一方面,穿上最新式的西服会在身上打转,好像里面絮着二斤滚成蛋的碎棉花。
刚刮净的脸,会仿佛顺着刀子冒槐子水,又涩又暗。
他递给人家带官衔的——财政所第二科科员——名片,人家似乎得思索半天,才敢承认这是事实。
他要是说他学过银行和经济学,人家便更注意他的脸,好像他脸上有什么对不起银行和经济学的地方。
  其实老李并不丑;细高身量,宽眉大眼,嘴稍过大一些,一嘴整齐白健的牙。
但是,他不顺眼。
无论在什么环境之下,他使人觉得不舒服。
他自己似乎也知道这个,所以事事特别小心,结果是更显着慌张。
人家要是给他倒上茶来,他必定要立起来,双手去接,好像只为洒人家一身茶,而且烫了自己的手。
赶紧掏出手绢给人家擦抹,好顺手碰人家鼻子一下。
然后,他一语不发,直到憋急了,抓起帽子就走,一气不定跑到哪里去。
  作起事来,他可是非常的细心。
因此受累是他的事;见上司,出外差,分私钱,升官,一概没有他的份儿。
公事以外,买书看书是他的娱乐。
偶尔也独自去看一回电影。
不过,设若前面或旁边有对摩登男女在黑影中偷偷的接个吻,他能浑身一麻,站起就走,皮鞋的铁掌专找女人的脚尖踩。
  至于张大哥呢,长长的脸,并不驴脸瓜搭,笑意常把脸往扁处纵上些,而且颇有些四五十岁的人当有的肉。
高鼻子,阴阳眼,大耳唇,无论在哪儿也是个富泰的人。
打扮得也体面:藏青哔叽袍,花驼绒里,青素缎坎肩,襟前有个小袋,插着金夹子自来水笔,向来没沾过墨水;有时候拿出来,用白绸子手绢擦擦钢笔尖。
提着潍县漆的金箍手杖,杖尖永没挨过地。
抽着英国银星烟斗,一边吸一边用珐蓝的洋火盒轻轻往下按烟叶。
左手的四指上戴着金戒指,上刻着篆字姓名。
袍子里面不穿小褂,而是一件西装的汗衫,因为最喜欢汗衫袖口那对镶着假宝石的袖扣。
张大嫂给汗衫上钉上四个口袋,于是钱包,图章盒——永远不能离身,好随时往婚书上盖章——金表,全有了安放的地方,而且不易被小绺给扒了去。
放假的日子,肩上有时候带着个小照像匣,可是至今还没开始照像。
  没有张大哥不爱的东西,特别是灵巧的小玩艺。
中原公司,商务印书馆,吴彩霞南绣店,亨得利钟表行等的大减价日期,他比谁也记得准确。
可是,他不买日本货。
不买日货便是尽了一切爱国的责任;谁骂卖国贼,张大哥总有参加一齐骂的资格。
  他的经验是与日用百科全书有同样性质的。
哪一界的事情,他都知道。
哪一部的小官,他都作过。
哪一党的职员,他都认识;可是永不关心党里的宗旨与主义。
无论社会国家有什么样的变动,他老有事作;而且一进到个机关里,马上成为最得人的张大哥。
新同事只须提起一个人,不论是科长,司长,还是书记,他便闭死了左眼,用右眼笑着看烟斗的蓝烟,诚意的听着。
等人家说完,他睁开左眼,低声的说:“他呀,我给他作过媒。
”  ……
编辑推荐

  老舍先生创作的小说中最好看的一部;先生自己最满意的一部;老舍的幽默用得最到位的一部。作者是中国特出的长篇小说家,在独创的风格里,含蓄着丰富的幽默味。《人文读与收藏·良友文学丛书:离婚》都十六万言,作者自己在信上说过:“比猫城记强的多,紧练处更非二马等所能及。”
图书标签Tags

中国,中国文学,小说,文学,老舍
评论、阅读与下载

离婚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有一定提高,之前我还不怎么喜欢看名著
  •     完全不像他的风格。,经典的文字
  •     孩子要买的,望能解决啊!
  •     期待书的内容!,主要是书好看。
  •     很喜欢这本书写了祥子的一生自己从中学会了很多,没得说
  •     老舍先生的文笔那是相当不错!当年他还在世,还没来得及看完
  •     名著当然要收藏,不愧为经典作品。值得一读再读
  •     适合小学生阅读,祥子的蜕变
  •     这真是一件幸事!,老舍先生的经典著作。内容很充实
  •     反映了一个时代的普通劳动百姓,儿子很喜欢书中对祥子做车夫的描写
  •     让人喜出望外,老舍笔下的祥子揭露了社会的黑暗
  •     可以进化心灵,适合高年级的小朋友看的课外读物。
  •     印刷的很好,书的质量不错
  •     非常非常喜欢的一本书,服务不错
  •     送朋友的,印刷质量非常好
  •     版本还是不错,老舍的戏剧
  •     让孩子读读经典,把老舍的一些文字编于这书
  •     拿本精装版看反而没有平装的舒服。,也算让他了解一下历史。
  •     内容类似剧本,对方说还可以挺好的
  •     还会再来。,插图没起啥作用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