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丁小说选

出版时间:2012-9   出版时间:作家出版社   作者:南丁 著   页数:420   字数:340000  
封面图片

南丁小说选
内容概要

  《南丁小说选》为著名作家何南丁的小说集,精选了其几十年来创作的中短篇小说26篇,如《回村的路上》《科长》《被告》《助理饲养员的喜剧》等。何南丁多关注社会底层的平民百姓,记录了他们在时代变革中的观念转变及喜怒悲欢,并深入挖掘人性中的美与丑、善与恶,提供给我们对时代与人生的深层思考。其语言朴实真挚,具有现实感和历史厚度。
作者简介

  
南丁,原名何南丁,安徽蚌埠人。中共党员。1949年结业于华东新闻学院。历任《河南日报》编辑,河南省文联编辑、专业作家、主席、党组书记。河南省文联、河南省作家协会顾问,河南省文艺家著作权保护委员会主任委员,中国文联第五届全委,河南省第七、八届人大常委。1950年开始发表作品。195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书籍目录

回村的路上
单人宿舍第十八号
这一天夜晚
检验工叶英
图书馆管理员
科长
苦恼
在海上
三门夜话
被告
旗手
搬家
助理饲养员的喜剧
拉车歌

死魂灵
他们两个短促一生的编年史
勘探者的梦
尾巴
山上的小屋
新绿
山中速写二题
亮雨
境界
酒过三巡
第九十九棵是刺槐
作家的忠诚(代跋)
章节摘录

回村的路上在区委开完了重点的负责人汇报会议时,日头已挂在西边。
我看了看表是四点整。
我住的那村子离区上有二十里,冬天天短,赶到家怕早已黑了,我加快脚步走着。
忽然,后面轱轱辘辘来了辆大车,我正要让路,听得后面一声喊:“老何!”回头一看,原来是李明善,这是我住的那村子上数得着的互助组长。
他黑胡子里已长出了不少白须,叫风吹得飘飘洒洒的,头上包着头巾,腰带扎得绷紧,精神抖擞地坐在车上。
我想:他来这干啥?还没来得及答应,他就说:“是回去不是?来,上来吧!”我在车上坐好了后就问他:“李大爷,干啥来啦?”李明善回头看了看我,那眼色好像是说:问的奇怪。
可是他嘴上却说:“到合作社卖粮食来啦。
不多,一千斤麦、五百斤豆、五百斤高粱。
”我一听到这,可高兴了,连说:“好嘛,好嘛,李大爷带了头了!”接着我问起这两天村子里的情况。
他说:“大家都懂得卖粮食是为国家,也为自己,还能有啥说。
可也有难整的,五个指头还不一样齐嘛,我看那也是早通、晚通吧,懂得理,脑筋开了窍就好办了……”他索性坐在左车帮上,和我面对面地谈开了,让牲口拉着车自在地走着。
他简单地说了村子里的情况后,又说到他自己。
他说:“卖这点粮食真不容易呢。
我自己,你知道我,老何,没啥,打头我就走的毛主席的路线,领导互助组干得可欢。
这一回学过总路线劲头就更大了,眼睛忽地亮了许多,知道往哪里走,啥事还不好办?毛主席的话我是一通百通,可就是俺那屋里人难打通。
我这人虽是心里透亮,嘴可笨,有理说不出,唉,听了十成顶多能说出三四成。
有时和她说说,偏偏她好认个死理。
两次不通,我就别开了,心说,和你好说不行,这个家我就当着了,看你怎的!……”这时,拉套的驴却站住吃起路边的草来,驾辕的牛也跟着停住,李明善用鞭杆捣了捣牛屁股,又着实地抽了驴一鞭子,“嘚,嘚”两声,车又走动了。
他接着说:“我把这想头和村主席一说,嘿,他别的没说,批评了我一顿,说我太急躁,太不耐心,得好好打通家里的思想。
——打通思想,我咋去打通思想呢?我又不是没打,打了呀,还是不通,有啥法。
我正在发愁,你猜咋?老何,”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还没等我猜就又说:“嘿,俺那闺女玉兰回门子来了,她婆家就是这徐寨的。
”他用手指了指我们才离开三里多地的区委所在地。
“今年秋天才出门子。
我寻思这闺女一不逢年、二不过节的,不好好在家生产,好生生的回门子来干啥,莫非跟公婆丈夫闹架生气了?可俺家玉兰不是那号人,来时也是笑眯眯的,没一点生气的样。
她娘问她,她说:‘哈!娘家嘛,不是想啥时回来就回来了。
’这闺女原来是来动员卖余粮的。
她可也机灵,知道我是个互助组的头,思想比她娘进步些,就先来问我:‘爹,亏你还是互助组长呢,为啥粮食搁在家里不卖?’我说:‘不能怪我,那都怪你娘……’我还没把她娘不愿卖粮的事说完,她就打岔说:‘爹,你说娘的劲别在哪块?’我说:‘自私自利,光顾个人呗。
’她说:‘你就光会拿大帽子压人,我看你准是没把道理给俺娘讲透。
我去动员动员,娘保准卖。
’我说:‘就数你能,你家卖了吗?’她一翻眼:‘嘿,那头不卖,我就来这了?’你看俺闺女那劲吧……”车该往南拐了,李明善停住了话头,“吁”了一声,又接着说:“她可就是能,一夜就打通了她娘的思想。
今天一早,我是连卖粮食带送闺女到寨上来的。
”停了会儿,他又说:“老何,你看这如今的闺女……”看来,他是很难说出心里的感慨来的,摇了摇头:“也难怪,人家是团员,又是宣传员嘛。
”这时,忽听得后面一声清脆的叫喊:“赶车的!”李明善和我一齐回过头,一看是个姑娘,穿件大红袄,正向我们跑来。
李明善迟疑了一下,可是仍让车慢慢走着。
他向我说:“老何,你看这闺女没老没少的,准定是想搭车,咱逗逗她。
”我看着远远跑来的那姑娘,未置可否地笑了笑。
那姑娘又喊了声:“赶车的!”因为近了,就显得比先前更为响亮。
大车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李明善没答理这女孩子的叫喊。
那姑娘终于赶过了大车,往路当中一站,挡住了车的去路。
李明善只得把车停下。
姑娘的胸部累得一起一伏、呼呼吸吸的,半生着气质问李明善说:“你这老头,耳朵聋了,叫你没听见?”说时还朝我看了一眼。
李明善看着姑娘这样,实在想笑,可他装着一本正经地说:“不中听的话,我就听不见。
我这一大把胡子了,什么赶车的赶车的,这会儿又叫我老头,你这闺女也太没老没少了!”姑娘一听,笑了,连忙说:“噢,这倒是我的错误了,我承认错误。
可也不能怪人家呀,离这么远,谁能看见你长胡子没有,叫错了不就闹笑话了?这回是我的不对,不该叫你老头,那是气话,大爷。
”李明善看姑娘这么爽利,就忍不住笑呵呵地说:“对了嘛,这才是个好闺女。
”那姑娘走近了车辕问:“大爷,这车是往哪儿的?过胡坡不过?”李明善说:“往小李庄,到岔路口你下车,二里地就到胡坡了。
上来吧,上来吧,好闺女。
”那姑娘爬上了车,挨着李明善坐下,喘了一口气,用手理了理披散下来的头发,额头上冒着汗。
她看着我说:“你看这个大爷,原来是爱叫人奉承他!”然后又转过头去对李明善说:“大爷,你有这个脾性不要紧,可叫我累得不轻。
”说得我们都大笑起来。
我仔细地端详了一下这姑娘,剪发头,额头稍高,眼睛眨巴眨巴直闪亮,薄薄的嘴唇,圆圆的脸,皮肤黑里透红,上身穿着大花红袄,下面穿着碎花绿棉裤,脚上是八成新的黑棉鞋。
我想这姑娘大半和李明善的闺女玉兰是一个类型的人物,而且也可能是回娘家动员卖余粮什么的吧。
李明善想的和我一样,却问了出来:“你到胡坡干啥,是回门子的吧?”姑娘又好气又好笑地说:“看你这老头,人家还没有出门子呢,就回门子了?”李明善听她又叫自己老头,就说:“又叫老头了,叫老头你就别搭我的车。
”姑娘看着李明善这个样,笑得直不起腰来,连说:“不敢叫了,不敢叫了!大爷,可你不要说叫我生气的话,我一生气就叫。
”姑娘一上车,这车上就好像不是添了一个人,而是添了一群人似的,显得热闹多了。
我们本来谈得高兴,她一来就更加高兴了。
特别是李明善,我看得出来他非常喜爱这个姑娘,他逗着她说:“你一个大闺女家,不好好在家侍候爹娘,照顾小弟弟小妹妹,烧锅做饭,做针线活,出来瞎跑个什么?”姑娘把头发一甩,说:“嘿,你这一说,我又该生气了。
你说得倒好,瞎跑?人家在县上没明没夜地开了几天宣传员代表会,你倒说人家瞎跑。
哎,这可是大事,比烧锅做饭重要得多。
”李明善向我看了一眼,好像是说:“你看,又是个宣传员。
”然后,他就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姑娘,我约摸着他是从这姑娘身上看出了和自己闺女玉兰一样的一点东西来了。
他老是盯着她看,姑娘给他看得不好意思起来,说:“看什么?还不是一个鼻子两只眼睛。
”李明善把眼睛移开看着我说:“把开会的事讲讲吧。
”姑娘望着他的项背说:“大爷,我一讲,你一准爱听,可我得先问问你,你参加互助组没有?”李明善说:“是个互助组的领头的。
”姑娘说:“嘿!那好,大爷,你算走了正道了,往社会主义走,你算开了个头。
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啥样,你知道不知道?”她好像想用手比划,可实在难以比划得出来,又看李明善是背对着自己的,她就又把抬起的手放下,想了想,说:“那生活简直美透了,县上的图片展览你没看到,真可惜!你要是看到,你就知道了,比咱现在这生活好十倍也不止。
耕地也不用破犁子老牛了,收麦、打场全都用机器。
嘿!到那时,我也不用坐你这老牛车了,咯噔咯噔半天还没到,小汽车嘟的一声可就到家了……”李明善和我都快活地笑起来。
姑娘接着说:“笑什么?这还能是假的?可是,大爷,想到那一天也不容易,有共产党毛主席的领导,还得工人、农民加劲干。
就比如说,用机器犁地收麦,机器打哪儿来的?得工人造。
工人怎么能造这些机器?饿着肚子行不行?我们就得多打粮食,把多余的卖给国家,支援工业。
要是咱们能多打粮食供给他们,到社会主义就快了。
”她讲到这里,停了停,接着又说:“粮食得卖给国家,要是卖给私商,那工人和缺粮的庄稼人就要挨剥削,该吃亏了。
哎,大爷,你卖了没有?”李明善说:“嘿,这还用说。
”姑娘更高兴了:“我说嘛,互助组长嘛,还有不带头的。
”又朝我点头笑了笑。
李明善实在是爱上了这姑娘,像爱自己的闺女玉兰一样。
他看快到岔路口了,禁不住问:“好闺女,你姓啥?”姑娘笑了笑说:“我姓宣。
”李明善又认真地问:“叫啥?”“宣传员。
”这时,李明善才知道这闺女又和自己开起玩笑来了,便也高兴地笑着说:“哈,你这闺女真淘气!”那姑娘说:“好,说正经的,我叫胡秀英,俺爹叫胡大海。
”李明善手摸胡子说:“嘿,我说呢,我说呢。
”这个胡大海我也是知道的,是胡坡农业生产合作社主任,县上有名的劳动模范,这次他们社里卖给国家三万斤粮食。
这会儿,李明善一定是又想起了:怪不得这闺女恁进步,人家劳模的闺女嘛。
……
评论、阅读与下载

南丁小说选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