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山

出版时间:2012-7   出版时间:作家出版社   作者:马继行  
封面图片

远山
内容概要

  《远山》扫描了作者小村多雨的这段生活时,不是就雨而写雨,也不是仅仅局限于人与自然的矛盾里,而是有一个独特的视角——受到自然灾害冲击的人们在这特定人生的一刹那间的独特遭遇和感受,把着力点放在人的内心世界动荡变化上,放在他们彼此之间的性格的撞击、情感的交流、心灵的沟通以至关系的衍变上,而在这一特定的人生一刹那间不断地调整和变换视角,集中几个人的命运和曲折的生活,开掘出人物性格深处蕴藏着的社会现实内容。《远山》是一本中国经典的文学之一。
作者简介

  马继行,1961年生,作家、记者、中国国学家、世界文化艺术研究中心研究员,中共党员,大专毕业,山西平陆县政府县志办副主任,山西省政府《山西政报》平陆工作站站长、山西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国际文学艺术家协会会员。累计在《人民日报》、《农民日报》、《山西日报》等主流媒体发表新闻稿1000余篇、论文100余篇。发表文学作品有:散文《我的母亲》《我的父亲》《采风黄河上》《平陆话题》,小说《远山的风》,中篇小说《多雨的夏天》、《远山的雾》,电影文学剧本《谁是A?》《漂泊女传奇》、《苏武》等。中篇小说《多雨的夏天》荣获第三届“新世纪之声”《共和国颂歌曲》征文小说类一等奖,作为获奖代表,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出席了颁奖大会,受到国家领导人的接见,作品被编入《共和国颂歌获奖作品选》;电影文学剧本《漂泊女传奇》获“2003中国作家世纪论坛”征文大赛“全国作品一等奖”,在国宾馆出席了颁奖大会,被授予“优秀作家”称号,作品被编入《当代作家文粹》;电影剧本《苏武》在全球首届“金麦稻杯”文学作品大赛中获“佳作奖”,2010年12月在“北京民族电影节”获“全国少数民族题材优秀影视文学剧本遴选”入围奖;反腐中篇小说《远山的雾》获“2009’中国作家创作年会”一等奖。山西省作协《山西作家通讯》介绍了马继行的创作经验谈《靠激情创作》。
书籍目录

序远山的风远山的雨远山的雾后
章节摘录

  凤儿一夜无眠。
看着娘精心地一遍又一遍地为她整理嫁妆那疲倦的身影,望着娘亲手纺出来的线织出来的布做成的十床棉被、十床大单、十床褥子、十套新衣,她心里难过。
想着就要离开母亲,就要到那陌生的婆家去生活一辈子,临嫁的头一夜,凤儿就伤心了一夜,那热乎乎的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一样一直散落在枕边。
燕雀在窗外呢喃,天已亮了,从河道里吹来的风却一直未停。
凤儿起来洗完脸,伴娘就喜气洋洋的来了,接着邻舍们一批一批来贺喜,几个孩子挤满了窗户在傻瞧凤儿扮妆。
娘一边张罗着接待客人,一边不时地挤进凤儿的房里,三遍五遍地叮嘱着,不断用手抹着眼泪。
眼前不断地晃动着人影,唯独不见爹的身影。
凤儿急了,拧起的长眼睛紧张地在人丛中搜寻。
远远传来鞭炮声,迎亲的唢呐吹红了整个村庄。
人们纷纷往门外挤,去争先恐后地瞧新郎。
凤儿看不见爹,小巧的鼻尖上沁出汗珠来。
一路扭着腰儿过来的媒婆凑近凤儿唠叨不休起来:“凤儿,从今往后你就要吃香喝辣了,抱个孩子,过着神仙般的光景,可不要忘了我这个大媒人……今天你得先给我开个福头,讨个喜封,就五十元的。
”说着手已伸进凤儿新装的衣兜里。
凤儿烦。
但今天是大喜的日子,她不能恼。
她顺手掏出一个昨夜里娘早就为她备好的红封,眼睛还在紧紧地寻视爹的身影。
媒婆接过红封嘻嘻哈哈刚一走,凤儿就被娘的低低的叫声扯回了视线。
原来娘递过来两只染红的熟鸡蛋,催着她吃。
“快吃,马上就要起轿了。

凤儿一把扯住娘的手,急切地问道:“我爹呢?咋不见爹呢!”
“啊呀,都忙昏了,谁顾得上他?准在大门外招呼客人哩!”娘匆匆一句话便又忙着走开了。
时辰到了,掌事的总管在催促着起轿,随着响声不断的鞭炮,唢呐吹进了,凤儿的小房。
伴娘搀扶着凤儿就要走,募地一个身影扑入凤儿的眼帘:啊,是爹!她兴奋地,久悬的心终于落下。
随着爹拄着拐杖蹒跚地走来的身影,凤儿的眼泪不由自主地夺眶而出。
她挣脱伴娘的手,迎上去扶着老人,一连几个为什么,急切中饱含着疑虑和担心。
松柱老汉笑一下,安慰道:“傻闺女,爹忙得倒把这要紧东西忘了。
这不,我总算找了一块!”说着,递给凤儿一个红布裹着的圆物。
“照妖镜?”凤儿望着爹轻声猜道。
松柱老汉点点头,依依不舍地用粗糙的大手抚摸一下女儿的头,深切地祝愿道:
“大喜的日子。
它会保佑你逢凶化吉,一生平安!”
凤儿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心里却像黄河一样波涛翻滚。
爹是一个苦命的人。
日寇铁蹄践踏到黄河时,他刚和娘结了婚,混在逃难的人群中,将娘涂黑了脸,沿着黄河一直向东山逃命。
飞机在天空轰炸,炸弹激起河水涌起冲天的水柱,沿岸那舞动着优美枝条的翠柳也一排排被拦腰炸断,枝叶和地上的鲜花一起迸飞。
难民四处惊恐乱逃,飞机上的机枪打死了许多无辜百姓。
一堆尸体将奔跑中的爹拌倒,正在这里,一枚炸弹飞落在不远的草丛中爆炸,飞起的弹片击倒了爹眼前晃动的人群。
娘也被冲散了,一直找了一夜,爹才从一个拥挤着四个妇女的沙窝里找到了娘。
解放后,爹和娘辛勤劳动养家糊口,“吃食堂”、“大闹钢铁”,和村里人一样在困难年里苦熬,直到三十岁才生得一女。
“龙男凤女”,就取名“凤儿”,视掌上明珠,心头肉似地疼爱着。
凤儿十五岁那年,人民公社掀起兴修水利热潮。
学校一放秋假,她就随爹娘一起到离家十五里的山里参加修水库大会战,推土方,抬石头,一双瘦小的肩头被石杠磨出了血。
松柱老汉看得心酸,发誓将来也要将女儿嫁到一个远离河道、没有修水库任务的山村去,免得女儿一年又一年的受罪。
凤儿也记得那年秋雨绵绵的一天,她和爹在水库下的河道里挖石头,一身泥水的爹不时在咳嗽,消瘦的脸上到处是蚯蚓似蠕动的青筋。
河槽里遍地是修水库的人,好不容易抢到一块石头,在装运中,石头从平板车上滚滑下来,砸坏了爹的腿。
当时爹那声揪心的惨叫至今还在凤儿的耳边惊起……
一阵鞭炮声将凤儿的记忆拉回。
她慌忙擦把眼泪,方才记起今天是她出嫁的日子。
在一阵催着起轿的叫嚷声中,凤儿被伴娘和媒婆簇拥着,穿过鞭炮弥漫起的青烟,踩着铺了红布的板凳,爬上了婆家迎亲的拖拉机,在唢呐中离开了家。
娘一定在门前哭,舍不得、分不开的心在哭。
凤儿含泪想回头望一眼娘都不行,她违背不了多少辈人沿袭下来的风俗:“娘不送嫁女,新娘一路不能回头看”,否则有灾难,她只好强烈地忍住。
车轮轧着青草和野花沿着黄河在缕缕的晨风中向东山驰去。
苍翠的中条山敞开无边宽大的怀抱,黄河在山崖下翻滚,山鹰在空中盘旋,唢呐吹得满山喜气洋洋,就连树上的小鸟也围在凤儿的头顶欢快地鸣飞。
凤儿想起了女婿山旺。
这是一个再老实不过的山民,十分十分的厚道。
去年也是这春暖花开的季节,他第一次被媒婆带来相亲,一进门见到秀女凤儿,就羞得满脸黑红,气都被弊在肚子里,连路都不会走了,头竟撞在树上。
  ……
评论、阅读与下载

远山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