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属心

出版时间:2011-1   出版时间:作家出版社   作者:哲贵   页数:217  
封面图片

金属心
前言

  中国现代文学发轫于本世纪初叶,同我们多灾多难的民族共命运,在内忧外患,雷电风霜,刀兵血火中写下完全不同于过去的崭新篇章。现代文学继承了具有五千年文明的民族悠长丰厚的文学遗产,顺乎20世纪的历史潮流和时代需要,以全新的生命,全新的内涵和全新的文体(无论是小说、散文、诗歌、剧本以至评论)建立起全新的文学。将近一百年来,经由几代作家挥洒心血,胼手胝足,前赴后继,披荆斩棘,以艰难的实践辛勤浇灌、耕耘、开拓、奉献,文学的万里苍穹中繁星熠熠,云蒸霞蔚,名家辈出,佳作如潮,构成前所未有的世纪辉煌,并且跻身于世界文学之林。80年代以来,以改革开放为主要标志的历史新时期,推动文学又一次春潮汹涌,骏马奔腾。一大批中青年作家以自己色彩斑斓的新作,为20世纪的中国文学画廊最后增添了浓笔重彩的画卷。当此即将告别本世纪跨入新世纪之时,回首百年,不免五味杂陈,万感交集,却也从内心涌起一阵阵欣喜和自豪。我们的文学事业在历经风雨坎坷之后,终于进入呈露无限生机、无穷希望的天地,尽管它的前途未必全是铺满鲜花的康庄大道。  绿茵茵的新苗破土而出,带着满身朝露的新人崭露头角,自然是我们希冀而且高兴的景象。然而,我们也看到,由于种种未曾预料、而且主要并非来自作者本身的因由,还有为数不少的年轻作者不一定都有顺利地脱颖而出的机缘。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乃是为出书艰难所阻滞。出版渠道不顺,文化市场不善,使他们失去许多机遇。尽管他们发表过引人注目的作品。有的还获了奖,显示了自己的文学才能和创作潜力,却仍然无缘出第一本书。也许这是市场经济发展和体制转换期中不可避免的暂时缺陷。却也不能不对文学事业的健康发展产生一定程度的消极影响,因而也不能不使许多关怀文学的有志之士为之扼腕叹息,焦虑不安。固然,出第一本书时间的迟早,对一位青年作家的成长不会也不应该成为关键的或决定性的一步,大器晚成的现象也屡见不鲜,但是我们为什么不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尽力及早地跨过这一步呢?  于是,遂有这套“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的设想和举措。  中华文学基金会有志于发展文学事业、为青年作者服务,已有多时。如今幸有热心人士赞助,得以圆了这个梦。瞻望21世纪,漫漫长途,上下求索,路还得一步一步地走。“21世纪文学之星丛书”,也许可以看作是文学上的“希望工程”。但它与教育方面的“希望工程”有所不同,它不是扶贫济困,也并非照顾“老少边穷”地区,而是着眼于为取得优异成绩的青年文学作者搭桥铺路,有助于他们顺利前行,在未来的岁月中写出更多的好作品,我们想起本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期间,鲁迅先生先后编印《未名丛刊》和“奴隶丛书”,扶携一些青年小说家和翻译家登上文坛;巴金先生主持的《文学丛刊》,更是不间断地连续出了一百余本,其中相当一部分是当时青年作家的处女作,而他们在其后数十年中都成为文学大军中的中坚人物;茅盾、叶圣陶等先生,都曾为青年作者的出现和成长花费心血,不遗余力。前辈们关怀培育文坛新人为促进现代文学的繁荣所作出的业绩,是永远不能抹煞的。当年得到过他们雨露恩泽的后辈作家,直到鬓发苍苍,还深深铭记着难忘的隆情厚谊。六十年后,我们今天依然以他们为光辉的楷模,努力遵循他们的脚印往前走去。  开始为丛书定名的时候,我们再三斟酌过。我们明确地认识到这项文学事业的“希望工程”是属于未来世纪的。它也许还显稚嫩,却是前程无限。但是不是称之为“文学之星”,且是“21世纪文学之星”?不免有些踌躇。近些年来,明星太多太滥,影星、歌星、舞星、球星、棋星……无一不可称星。星光闪烁,五彩缤纷,变幻莫测,目不暇接。星空中自然不乏真星,任凭风翻云卷,光芒依旧;但也有为时不久,便黯然失色,一闪即逝,或许原本就不是星,硬是被捧起来、炒出来的。在人们心目中,明星渐渐跌价,以至成为嘲讽调侃的对象。我们这项严肃认真的事业是否还要挤进繁杂的星空去占一席之地?或者,这一批青年作家,他们真能成为名副其实的星吗?  当我们陆续读完一大批由各地作协及其他方面推荐的新人作品,反复阅读、酝酿、评议、争论,最后从中慎重遴选出丛书入选作品之后,忐忑的心终于为欣喜慰藉之情所取代,油然浮起轻快愉悦之感。“他们真能成为名副其实的星吗?”能的!我们可以肯定地、并不夸张地回答:这些作者,尽管有的目前还处在走向成熟的阶段,但他们完全可以接受文学之星的称号而无愧色。他们有的来自市井,有的来自乡村,有的来自边陲山野,有的来自城市底层。他们的笔下,荡漾着多姿多彩、云谲波诡的现实浪潮,涌动着新时期芸芸众生的喜怒哀伤,也流淌着作者自己的心灵悸动、幻梦、烦恼和憧憬。他们都不曾出过书,但是他们的生活底蕴、文学才华和写作功力,可以媲美当年“奴隶丛书”的年轻小说家和《文学丛刊》的不少青年作者,更未必在当今某些已经出书成名甚至出了不止一本两本的作者以下。  是的,他们是文学之星。这一批青年作家,同当代不少杰出的青年作家一样,都可能成为21世纪文学的启明星,升起在世纪之初。启明星,也就是金星,黎明之前在东方天空出现时,人们称它为启明星,黄昏时候在西方天空出现时,人们称它为长庚星。两者都是好名字。世人对遥远的天体赋予美好的传说,寄托绮思遐想,但对现实中的星,却是完全可以预期洞见的。本丛书将一年一套地出下去,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五十年之后,一批又一批、一代又一代作家如长江潮涌,奔流不息。其中出现赶上并且超过前人的文学巨星,不也是必然的吗?  岁月悠悠,银河灿灿。仰望星空,心绪难平!  1994年初秋
内容概要

  哲贵写的是一个特殊人群的故事:一群成功者,他们在中国过去三十年急剧的经济发展中积聚起财富,因此备受羡慕、备遭疑忌。在公众眼中,他们在天堂也在地狱:某些世俗价值的天堂和道德的地狱。  哲贵的小说世界有奇异的安稳和温厚,那里的人们成功也好,困顿也罢,似乎从来不曾想起在更广大的社会结构中分析和看待自己,虽看得不远,却看得具体、实在。他的小说展开叙事的方式于是几乎都是寓言性的,都必须也不得不借助于一个简明的、使得问题与他所写的世界的狭窄相匹配的寓言模式。  《金属心》主要收录了《陈列室》、《刻字店》、《决不饶恕》、《安慰》、《责任人》等作品,供读者朋友们欣赏。
作者简介

  哲贵,男,1973年生,浙江温州人。现为媒体从业者。  已在《人民文学》、《收获》、《当代》、《十月》、《山花》等文学刊物发表中短小说数十万字.作品曾被多类选刊转载,并入选多种年度选本。  2008年获温州市人民政府文艺创作银鹿奖。
书籍目录

总序:序:限度中的力量陈列室刻字店决不饶恕安慰金属心责任人住酒店的人

章节摘录

  在信河街这一带,魏松是属于第二批下海的人。
  第一批要比魏松早四五个年头,他们原来都在各种杂七杂八的单位上班。
什么剪刀厂啊!造纸厂啊!毛巾厂啊!自来火厂啊!拉链厂啊!鞋厂啊!冷冻厂啊!樟脑丸厂啊!都有。
这一批下海的人,有许多是魏松的朋友,像许大游,两个人就是从小一起玩大的。
许大游原来是剪刀厂的技工,辞职后,自己办了一家医疗器械厂,租了一个旧仓库,购买了两台机器,去乡下招了几个小工,就干开了。
只过了两年,许大游就有发达的迹象,具体的表现是开上了摩托车,而且是“本田王”。
那时候,“本田王”的级别相当于现在的“奔驰”,一般的人只有咬牙切齿的份儿。
骑上“本田王”不久,许大游顺利地骑到一个女人身上了。
这个女人许大游想念了很久,但她却没怎么把许大游放在眼里。
许大游约她出来,她只是在鼻孔里不置可否地“哼”了一下。
可是,许大游有了“本田王”之后,情况立马改观,她看见许大游时,脸上就熠熠生辉了。
许大游请她出去玩,她把头一点,壮烈地说,“好”。
许大游把她约出去的头一个晚上,就毫不手软地把她办了。
此后不久,许大游就跟那个女人结了婚。
婚后的一段时间里,许大游总是无限踌躇地对魏松说,自己的人生已经驶上高速公路了,白天开摩托车开到屁股痛,夜里骑老婆骑到腿抽筋。
想停都停不下来啊!  魏松的单位是塑料袋厂,他是个车工。
魏松的父母志存高远,觉得魏松不应该呆在塑料袋厂里当个普通车工。
他们曾经委婉地劝过魏松,说年轻人就应该像许大游一样,出去弄点东西“骑骑”,呆在工厂里有什么事业呢?而且,他们说魏松做生意的条件比许大游他们要好得多。
魏松的三个叔叔都在国外做大生意。
随便拉一把都能成就一番事业。
魏松理解他父母的意思,他们根本就没有把许大游的“本田王”放在眼里,那能算什么事业呢?魏松也理解自己的父母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因为魏松的三个叔叔跟他们家不是一般的关系,魏松的爷爷过世很早,三个叔叔都是魏松父亲一手带大的。
长大以后出国闯荡,都做出了成绩,他们都很感激魏松的父亲,总觉得应该为魏松的父亲做点什么事情,要不心里很难受。
但魏松的父亲就是什么事情也不让他们做,就是要让他们难受。
所以,魏松的三个叔叔都有点憋坏了。
很想在魏松这里找一个突破口,扶他一把。
这个意图他们也再三向魏松提过。
但魏松跟他的父亲一条心,也要让他们很难受。
  在塑料袋厂里,魏松认识了林小叶。
  林小叶是许大游的表妹。
那天是许大游用“本田王”把她驮到车间来的。
她刚到塑料袋厂来当会计。
许大游对魏松说,林小叶全家人都移民加拿大,如果她在工厂里被人欺负了,就是海外侨胞被欺负了,这样的问题就是国际问题,他就找魏松算账。
许大游还说,林小叶现在跟他父母住在信河街的老房子里,上下班跟魏松是同路。
魏松正好带她。
  林小叶是个高个子。
她的特别之处是两条腿特别长,跟鹭鸶一样,看起来相当清爽。
许大游在介绍时,她眯着小眼睛看了魏松一眼。
她的小眼睛是单眼皮的,但看起来跟她的长腿一样清爽。
  许大游交代魏松带林小叶去参观一下新单位。
  许大游离开后,魏松突然闻到林小叶身上有一股牛奶的气味,这股气味甜甜的,松松的,魏松一闻到这股气味,身上突然出汗了,喘气很困难。
魏松不敢多想,低头赶紧走。
一路走,一路管自己说,这是车间,这是办公楼,这是更衣室,这是浴室,这是食堂。
走过厕所时,魏松终于犹豫了一下,到底要不要告诉林小叶呢?最后魏松还是告诉了林小叶,因为工厂里的男厕所和女厕所没有明显的标志,新来的人很容易走错。
走完了一圈,魏松赶紧把林小叶送到人事科。
  下了班后,魏松就用自行车把林小叶驮回去。
在回家的路上,魏松闻着林小叶身上甜甜的牛奶味,觉得全身都湿透了,喘气很困难很很困难。
但他这时出奇地有力气,自行车骑得飞快。
  魏松跟林小叶很快就熟了。
每天到了下班的时间,林小叶就会站在大门口等他。
魏松把自行车在她的身边停下来,一只脚踮在地上,屁股还是坐在坐垫上。
两只眼睛炯炯地看着前方。
林小叶抓住坐垫下面的弹簧。
她的鹭鸶腿这时发挥了作用,只把屁股轻轻一歪,人就坐到自行车的后座上了。
一路回信河街去。
  这样的日子大约过了半年,有一天早上,魏松去接林小叶。
他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等到林小叶。
进屋问许大游的母亲。
许大游母亲告诉他,林小叶去上海办事了,要十天以后才能够回来。
  ……

评论、阅读与下载



金属心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