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奇局

出版时间:2011-6   出版时间:作家   作者:一合   页数:254   字数:253000  
封面图片

黑白奇局
内容概要

  本书是一部力透纸背的现实主义题材的长篇小说。作家一合用敦实详密的文字,以冲破绳墨之规的创作才情,塑造了一位内敛、韬晦的白脸检察官,为同类题材中匠心独运的鼎新之作。作家一合用文学的笔法赫然掀启省检查系统的神秘帷幕,将官员间的舞文弄巧、明争暗斗、群情厉害统统暴晒于灼灼烈日之下,使读者藉此窥见奇谲多诡的政治角逐。检察官沈青对掌握省委要职的夏志宽借“反腐”排除异己的行径洞若观火,并用机警的智谋与其周旋并辗转较量,可谓是伸张正义之妙,不见章法。
  本书中的政治较量,摆脱了因贪色贪财而导致一方失败的简单惯有模式。作家一合站在历史发展的高度,将政治舞台上不断演绎着的膨胀的雄心与野心诸般混杂的博弈淋漓酣畅地尽现出来。玩弄权术之流以牺牲亲情、友情以及良知为代价,他们将此类职业炫技视为“壮举”,小说以此为核心,其间驾驭着智斗的回旋百转,笔力朴素道劲,寄慨遥深。
作者简介

  一合,原名赵义和,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河北玉田县人。河北北京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当过教师、新华社记者、河北省纪委副厅级纪检监察员。长篇报告文学《黑脸》获全国首届鲁迅文学奖和河北文艺振兴奖。报告文学《红与黑》获2002年年度中国作家人红鹰文学奖和河北省十佳作品奖。报告文学《下访》获新世纪北京文学奖。长篇小说《断道》获第四届啄木鸟文学奖。报告文学《凤凰泪》获金盾文学奖,报告文学《灵与肉》获金鼎奖。其中《下访》和《灵与肉》分别荣登2001年和2003年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长篇报告文学《路灯下的SARS》(与陈冲合著)获河北省优秀作品奖。本人于2005年获《中国作家》创刊二十年发表最具影响作品荣誉奖。著有《一合文集》二卷。
书籍目录

第一章
 批示吓人
 才女美丽
 “请”不到的人
 现形镜
 阻止不住的行动
 “哪儿是几句套话所能了的!”
 研究睡觉问题
第二章
 开会
 走出会堂之时
 半夜召见李村长
 鸡毛小店
 检察长接待日
 “行!”
第三章
 “卖官!”
 强薇请求帮助
 公园里的对话
 连接成一片
第四章
 宴请
 接受审查
 接头
 强薇的公司
 海滩上的两个人
第五章
 当权者
 保驾护航
 招投标
 信任
 圈套
第六章
 尤物
 搞调研
 串联
 贵客
 太不像话了
第七章
 引进外资
 整合
 对策
 白发亲娘
 一种婚姻模式
第八章
 合力
 抵制与希望 
 大局为重
 柳暗花明
 碰撞
第九章
 巡视组来了
 一石三鸟
 同船过渡
 黑洞
 告别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批示吓人  沈青很得意,大笔一挥,胸有成竹地写道:“志宽同志:您的讲稿已起草好,请审阅。
”第二天这个件返回来了。
志宽同志作了批示,措词严厉,全盘否定,兴师问罪。
大检察官一看就找不到北了。
怎么会是这样!好似风暴袭来,劈头盖脸,席卷一切,让人猝不及防。
  而且这恰恰发生在中央巡视组就要到来之际。
  二者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吗?被授衔二级大检察官的省检察长有一颗聪明的头脑,蒙了一下之后,立刻恢复理智,判断逐渐清晰起来。
  他知道此刻的自己已经成了志宽同志——怎么形容好呢——排挤、打击、伤害,抑或清洗的对象了。
志宽同志已经在几个不同场合点了检察院的名,当然是批评,预示着对他的正面袭击也要马上开始。
现在果然来了。
  与其正面迎击,青红皂白,争长较短,不如避其锋芒,迂回抵抗,“曲线救国”。
  他的思维永远跟得上趟。
  阳光强烈射人,室内一切于白光下纤毫毕现,无可隐遁。
志宽同志的批示摆在白光之下。
  这阳光使沈检察长想到即将到来的中央巡视组,又想到一句老歌词“北京有个金太阳”。
志宽同志动手的时机选得真好!阳光照到室内的各种器具上,颜色鲜亮,轮廓分明,一清二楚,绝不混淆。
但照到白墙上就不一样了,威力锐减,墙还是那么白,没有显出什么两样,也没有瑕疵暴露出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依然故我,正大光明。
  头脑敏捷的沈青一下子把这种现象捕捉住了。
  白墙,最洁白,又最隐蔽。
  如果自己能有白墙一样的功能,会怎样?对方要利用“金太阳”做掉他,他却以白色相配合,使你无功而返。
  省检察系统要开会,得请省委主要领导同志到会讲话,这个主要领导同志就是夏志宽。
他是省委常务副书记。
现在都是这样,系统召开重要的会议,都要请当地首脑讲话,这样才显得重视,才有力度。
沈青绞尽脑汁为志宽同志起草了一份讲话稿。
  这个讲话稿涉及反腐败的问题。
怎么反大有文章。
因为巡视组就要到来了,这个文章就更有做头。
沈检察长在起草讲话稿时,没有像以往那样措词严厉,锋芒毕露,而是很策略、很温和、很稳妥。
这是揣摩着志宽同志的心思写出来的,绝不能在反腐败问题上给志宽同志施加压力,不能拔出萝卜带出泥,但不强调这个问题又不行,过不了巡视组这一关。
所以沈青就来了个两全其美,那就是既强调加大力度,又要求注意分寸,让志宽同志看了放心,主要是对他沈青放心:我是不会乱查的,我是顾全大局的。
尤其是在巡视组就要到来的时候。
我这样为志宽同志着想,你还要整我吗?沈青同志一厢情愿地想。
  这样的讲话稿,这样的好文章,只有他这秀才出身、当过材料匠的白面书生检察长才能写得出来。
他深谙此道。
这样的讲话稿经夏志宽抑扬顿挫、摇头晃脑地一讲,必然会树立威信,博得人心。
  然而正是这样一份精心设计的讲话稿,呈上去之后,却遭到夏副书记的无情批示。
  志宽同志写道:“要少讲空话、套话、大话、洋话、屁话、吓人的话。
  要学会讲实话、活话、真话、土话、香话、叫人放心的话。
不律己何以正人?司法腐败应该好好地整一整。
讲稿要重新立意,重新来写。
这不是个认识问题,而是一个立场和思想的问题。
我省的检察工作到底要向何处去?请沈青同志慎思之、脱胎换骨,拿出一个像样的讲稿来。
夏志宽×年×月×日。
”在巡视组到来之前夏志宽向他发起了正面攻击。
瞧那批示的用语,多么有威风!多么有力度!沈青突然产生了一种感觉,巡视组的即将到来为志宽同志注入了一种力量,或者说带来了一种灵感,使他迫不及待地要把自己强大起来,要把沈青削弱下去。
上边都提“司法腐败”了,他说你“司法腐败”还有错吗?借力打力,机会难得。
  脱胎换骨?是讲话稿脱胎换骨,还是人脱胎换骨?他一下子感到问题很严重,反复地阅读着、反复地判断着,在阅读中逐渐把字认正确,因为那批示的书法是很特别的,汉字的结构大体上被颠覆了,抻胳膊撂腿,东一榔头,西一棒子,每个字都要你去猜。
字的大小也不一样,一个大字里很可能还包含着一到两个小字,必须注意分辨,分辨的方法主要依靠上下文。
这样一下工夫,不仅脱胎换骨的问题没有想清楚,反倒把那些“空话、套话”之类辨认得更加清楚,更加正确,也更加吓人了。
  原来认不清的,现在认清了。
比如“屁话”,原来认不太清,现在认清了,是“屁话”!这样“香话”才有了根源。
刚才他一直闹不明白,为什么忽然冒出了一个“香话”。
现在清楚了,它是对应“屁话”的。
不过严格地说还对不上,“屁”是名词,“香”是形容词。
不过这个“屁”还真不好对,想出“香”已经很不简单了,对的不是“屁”这个字,而是它的气味。
于是他好像又重重地挨了一板子。
刚才是一种话挨一板子,到屁话这儿,没辨认清,那板子打得也就比较模糊,现在认清了,板子也就特别干脆:“啪!”这一“啪”反而把他打醒了。
屁话,“脱胎换骨”才是屁话呢!谁也脱不了胎,换不了骨。
但稿子可以,我可以给他再搞一个全新的,与此稿截然不同的稿子,让它脱胎换骨,让他满意,这总该可以了吧?看来这个稿子他是毫不欣赏的了,你用那么大的篇幅讲注意政策,把握分寸,他都不买你的账。
他要干什么?他不跟你搞什么交易,他给你来了个下马威。
你不是跟他不一个心儿,不一条线儿吗?那就这样整你一下,看你如何反应。
你如果认罪服输,老老实实,脱胎换骨,那就罢了;你如果敢不服,敢拧着劲儿,敢跳起来,或者虽然不跳起来,但消极对抗,不重新立意修改讲话稿,而是小修小改,换汤不换药,达不到脱胎换骨,就要治你的罪。
当然治你的罪不能凭这件事,讲话稿没起草好算什么事呢?这只是个由头和导火索。
他另外掌握着治沈青罪的事呢。
那样问题就复杂了,就麻烦了。
  在巡视组即将到来的时候或者到来以后,当着裁判的面,借着裁判的哨,把你正大光明地罚出场。
你还有话说吗?你还想辩驳吗?所以大检察官是绝不会中计的,他不跟你争个脸红脖子粗,不跟你意气用事地闹。
他要学那白墙的品格,用平静无瑕的白色化解矛盾。
志宽同志正等着你闹呢,然后罗列罪状,把你拿掉。
欲加之罪,何患无词?不能给他这个机会。
好,先律己,先负荆请罪,先反对“司法腐败”(这也是上边的精神嘛!),绝对不能感情用事搞对立,给对方一个整你的借口。
他不能给这个借口,他要把稿子脱胎换骨地重写一遍。
  不能用秘书代劳了,要亲自动手写。
强调律己,加强自我批评有什么不好?整治司法腐败也是非常应该的嘛!好,先律己,后正人,这总该可以了吧?他打电话把秘书叫来,让他看了领导的批示。
  秘书表现得很冷静。
这让他有点儿失望。
但理智上更加肯定了这个秘书,行,修炼得不错,不仅嘴巴紧,感情也控制得好——或许他没什么感情吧?偷偷瞥了年轻人一眼,从脸上什么也看不出来,喜怒不形于色,太合格了!机关政治部真会选人啊!“对任何人都先不要透露这个批示。
”他嘱咐说,又立刻感到没什么必要,面对这样谨慎的秘书,你就放一百个心吧!然后就跟秘书研究如何重写这个讲话稿。
  ……

评论、阅读与下载



黑白奇局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