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树岭

出版时间:2009-9   出版时间:作家出版社   作者:陈玉谦,曲晓平 著   页数:306  
封面图片

插树岭
前言

  人,一生下来就开始了生命的远航。人生,永远要漂泊,永远在旅途。所谓“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飘尘”是也。我一次次地被命运捉弄着,命运一次次将我推向奈河桥边,又一次次垂青于我这个生命的跋涉者,让我去尝尽人间的艰辛。这些年来,我不是无鞍无羁“天马行空”,而是一个艰难跋涉的苦行僧,我和晓平妻几乎走遍了中国,拜访了祖国许许多多的名山大川、名胜古迹、人文景观。而最让我钟情,最让我眷恋,最让我百读不厌的还是生我养我的黑土地,嫩江水。我格外喜欢的是江河、草原、森林;北国那钢铁般冷峻的群山万壑,寒意萧萧的冰川,飘飘洒洒的鹅毛大雪,沙涛起伏的旷漠,绿浪叠涌的草地;那像老人满脸皱褶般的丘陵和少女肌肤般的三江平原与松嫩平原;还有成吉思汉古战场上的漫漫风沙,以及那些湮没在历史烟尘中的故事深深埋藏在我心底的存储器中。这一切,都是我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创作源泉。  作家的生活并不都是好听的故事。我曾被错划“右派”,半生坎坷,颠沛奔波。生生死死走过来,真可谓命运多舛。我从少年时期就爱上了文学创作,念小学时就在《好孩子》杂志上发表过寓言故事。20世纪50年代就出版了小说集《来到千金寨》。又以在《新观察》上发表的散文一《我和舅舅》夺得1956年全国青年文学创作奖。为此,参加了全国第一次青年创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就在那次会上,我和同时起步的刘绍棠成为了好朋友。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红卫兵上了街,我家被抄,七麻袋书刊手稿堆放在马路上,狂热的红卫兵要将它付之一炬。大火在燃烧,书在烈焰中呻吟,手稿在燃烧中哭泣,我的心在流血。这些书是我的命根子,那些尚未变成铅字的书稿是我的生命。命根子断了!生命不存在了!我活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意义呢?我纵身跳进大火中。
内容概要

  这位有头脑有追求聪慧俊雅的女人。缘何在穷乡僻壤的山村里将青春年华陪葬若干年?面对着盘根错节的家族势力。扯不断理还乱的情感纠葛。她何去何从?在那些爱与被爱旋涡中挣扎着的男人们,那些缠绵悱恻快乐并痛苦着的女人们面前。她进退两难,举步维艰。三百六十五个日日夜夜,月亮述说着每一扇窗口内的故事,星星记录着每—段揪心的爱。随着故事发展,将解开一个又一个的人生死结……  书中将黑土地上的民风、民情、民俗以及众生群像融于一炉。将人的劣根,人性复苏与农民对土地的热恋浓缩在全书始终。将原汁原昧的农家饭捧到读者面前。据此书拍摄的28集电视连续剧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间播出后。受到广泛赞誉。被评为第26届中国广播影视大奖·电视剧“飞天奖“一等奖;全国第10届“五个一工程奖”特等奖。  这是一部难得的“清明上河图”式的原生态山野农村生活的长画卷。作者夫妇透支健康,透支生命,用心血书写了这方生养自己的土地和守土为金的农民。写了农民为生存、为富庶而上下求索的土地情结。雕塑出一批大变革时代的新式农民……  《插树岭》历时四年,五易其稿。终与读者见面。
作者简介

  陈玉谦、曲晓平双双出生在齐齐哈尔市,双双从医生到作家,双双被接纳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双双被约做客中央电视台“艺术人生”栏目,双双在文学园地上勤奋耕耘。两人共同发表出版六百多万字的文学作品。出版有《矮子屯传奇》、《蛙鸣》、《梦魇》、《拓荒人》、《齐齐哈尔脚步》等十一部长篇;另有《蛙鸣》、《插树岭》等五部电视剧。曾获联合国人口基金“世界50亿人口日奖”国际奖;全国“五个一工程奖”三次;全国少数民族“骏马奖”一等奖一次;黑龙江省文艺精品工程一等奖两次等多项国家级省级大奖。多部作品被译成外文。  陈玉谦现为齐齐哈尔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黑龙江省报告文学创作委员会副主任,齐齐哈尔市政协常委。被齐齐哈尔市评为“德艺双馨”作家,被黑龙江省授予“文艺终生成就奖”,被齐齐哈尔市委、市政府授予“改革开放三十年3啦有突出贡献人物”称号。  陈玉谦年近古稀,曲晓平年逾花甲,夫妻二人文学创作琴瑟合弦,笔耕不辍,连年有佳作,连年获大奖,是我国著名夫妻作家。《岭》剧三部曲第一部电视连续剧《插树岭》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间热插后,在全国引起强烈的反响,多家报刊以《插树岭》挑战“世界杯”为题发表评论。被评为中国广播影视大奖·第26届电视剧“飞天奖”长篇电视剧一等奖,第10届全国“五个一工程奖”特等奖。  长篇报告文学《齐齐哈尔脚步》荣获“中国骄傲·中国时代”优秀作品金奖,夫妇双双被授予“中国骄傲·中国时代”杰出作家称号。

章节摘录

  楔子  流金河北岸有座插树岭,岭下有个插树岭屯。
插树岭的来历还得从牛、马两家搭伴闯关东说起。
清末年间,表兄弟两个一人挑着一副挑子,携家带口从关里一路走到北大荒。
在岭下歇脚时,牛姓表嫂将她从关里拄着过来的一根柞木棍顺手插在地上,就躺在草地上睡着了。
表兄弟爬上山坡,见满山遍岭都是野果子,又饥又渴的妻儿老小们,用酸甜的野果充饥,搭起草窝棚在山角下过夜。
半夜时突然电闪雷鸣,瓢泼大雨下了七天七夜。
一场大雨过后,插在地上的那根柞木棍子却生出芽长出叶了。
牛姓表哥觉着这是老天爷留他们住下来的天意,哥俩商量住不住下时,马姓表弟让牛姓表哥拿主意。
两家老小一路走来已经是人困马乏,又见满山遍野的野果,脚下抓把土能攥出油来的土地,就在这里住了下来。
没几年,插在地上的柞木棍子就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从此插树岭的名子就一代一代地传下来。
牛、马两家的老辈人就把这棵树当成保佑牛马两姓的神树了。
神树没有保佑插树岭村的好日子,外地人管这里叫憋死牛屯。
  插树岭围着牛、马两姓的庄子拐个了胳膊肘弯,拦住了这个屯的西北两面,屯子南是流金河,屯子东头一大片沼泽地,像个大酱缸严严实实地封住了屯子东边的出路。
插树岭屯就像座孤岛被圈在中间。
这座只有几十户的小村庄是个鸡鸣听三县的三不管去处。
芝麻粒破四瓣的官儿,年八辈不来一个。
一是隔江渡水,交通不便,二是没啥公事公案可干,三是吃好吃赖不说,就单看那锅碗瓢盆,公干人员就不想上饭桌。
插树岭屯有这三不便,从前清到民国,到军阀割据,三县推来推去,地界一直没有划定。
  新中国成立之后,这个历史遗留问题还在扯皮。
插树岭屯居住的是汉族,同属炎黄子孙,总不能把他们划到国外去,更不能单立国号。
于是由省里出面,查遍了唐、宋、元、明、清的县志史料,找出根据。
最后划定由流金河南岸的金河县管辖。
插树岭屯的族长自然就领授了官府的头衔,把族长改叫屯长。
后来叫队长、村长时这里也跟着改。
在插树岭屯里叫族长也好,叫村长也罢,反正他就是土皇帝,金口玉牙,他的话就是圣旨,没人敢打拨回。
这块土地上的人们不懂官面上的事,他们就知道填饱肚皮,搂着老婆睡觉,传宗接代……  光阴似箭,目月如梭。
随着乾坤扭转,国运日盛,插树岭村的人也开始关注村里屯中的大事小情了。
这几天有三件事成了屯中人们议论的话题。
一件事是老支书病故后村支书大印由谁来掌管。
二是张立本从大狱放出来了,这小子可不是块好饼、怕是又要引出啥祸端来。
第三件事就是马趴蛋的闺女马春跟牛得水的儿子牛心的婚事。
按说,这三件不挨边不搭界的事不该搅和在一块。
不该搅到一块的事,在插树岭村就得往一块堆搅,七搅八搅地拧成了一团乱麻,扯也扯不断,理也理不清。
扯不断理不清的事村长得管,他不能不理朝政,村长不喜欢旁人干预朝政,他愿意一个人发号施令,家雀扑拉房檐子,老母猪拱菜园子的事都是他职责范围内的事。
  村头,有个当年知识青年住过的大院,这里人们都习惯地管它叫知青点。
这座知青点旧址用土垡子砌的围墙,如今,围墙有几处已经坍塌。
正房是当年村里唯一一座砖瓦结构的房子。
房墙上隐约可见已脱落的毛主席语录。
这排正房空着,有几间房盖上的瓦片已被人揭走,屋顶露天,残缺的瓦缝间长出几堆蒿草在风中摇摆着。
东房山墙处堆着很多粗细不等的圆木,有的圆木背阴处已经长出树耳和青苔。
两间西厢房是当年知青点的食堂,因年久失修,房墙上的泥皮已剥落,房盖上压着芦苇,窗棂上钉着的塑料布被风撕扯得咝咝叫响。
张立本就住在这两间房子里。
  太阳爬到插树岭上空时,张立本手里拿着一个干瓢走出房门,他仰脸望着日头爷,抽抽鼻子,打了个响亮的喷嚏,吓得地上几只找食吃的麻雀叽叽喳喳地飞上树枝。
张立本朝树上看看,又看了一眼地上支起的扣雀箩筐,怨自己这个喷嚏打的不是时候。
他走到箩筐前,从干瓢里抓些碎米子撒在箩筐下。
不远处,有几只鸡朝这边走过来。
张立本不怀好意地看看走过来的鸡就转身进屋了。
炕上卷着行李卷,地上、窗台上到处扔着鸡毛、骨头、空酒瓶子。
张立本点燃一支烟,走到房门前将门推开个缝,看着一只母鸡钻进扣麻雀的箩筐下去啄食,他拉动绳子那只芦花母鸡就成了他的猎物。
张立本从箩筐下抓出老母鸡回到屋里,拿起一把尖刀叼在嘴上,很熟练地将手中的母鸡脖子窝回,拔掉脖颈上的毛,用刀割开鸡喉管,鸡血喷出,他随手将鸡扔在地上。
鸡在地上挣扎地蹦着,抽搐着。
  村路上结着厚厚的积雪,被踩实在人行道上的雪高低不平,牲畜粪便一层一层地冻在上面。
金凤挟着个包袱匆匆地走来。
二歪尾随在金凤后边悄悄跟着,他只顾盯着前边的金凤,马失前蹄被冻粪包绊倒摔了个狗抢屎,他爬起来低声骂了一句脏话,又躲躲闪闪地追赶金凤去了。
  金凤走到场院外,从青年点院墙墙豁进去,走到张立本房子门前,推门进屋,被地上抽搐着的鸡吓了一跳。
张立本在裤子上蹭去刀上的血,朝金凤龇龇牙。
金凤细看地上的鸡,惊叫着:“妈呀!这不是我家的芦花老母鸡吗!?”张立本放下刀说:“哪能呢!一大群鸡在箩筐下吃食,这么巧就该它死!”金凤说:“馋疯啦?!你把老母鸡杀了,顺子咋办?就指望它下蛋吃呢!”张立本说:“这两天,我真有点想那个小杂种了,你咋没抱来给我亲亲?”他拉着金凤的手坐在炕上,觉着这女人的手软乎乎的,连手指头都是酥的,一摸这双手,下边那东西就有些不安分了。
  二歪趴在窗台上,把窗户纸抠了个洞,撅着屁股朝里看着,他见张立本将手伸进金凤的怀里,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唾沫。
金凤推开张立本的手说:“我这两天来事了!”张立本说:“净唬我!”金凤说:“馋样!我告诉你,往后少在马春妹子身上打主意!”张立本说:“你这是啥话!”金凤说:“少跟我嘴硬,一看见马春瞅你那俩眼睛,像二齿钩子似的。
”“别瞎掰了!”张立本又去抱金凤。
金凤推开张立本的手说:“老扁这两天黑脸风似的,他可早就不让我跟你见面了。
”张立本说:“哼!他白捡个儿子,我不能让这小子得着便宜卖着乖!不能白让他占我的便宜!”嘴里说着两只手就急急忙忙解裤腰带。
二歪趴在外窗台上,两条腿夹着裤裆里那东西,屁股左右扭晃着,单眼调线地朝里边瞧着。
  金凤双手迎着张立本,笑着说:“不行,不行,人家来事了,你要害死我呀?!你蚜!一点也不知道心疼人!”她想起他当年扔下她就走的伤心事,低下头眼泪就流了出来。
  金凤父母早亡,扔下她和哥哥两个人过日子。
张立本开始是和金凤偷偷来往,后来哥哥出民工修水库去了,一去就是一年多。
张立本就住在金凤家,两个人就有滋有味地过起日子。
张立本不是个安分人,他脑瓜活鬼点子多,总想出去闯世界。
有一天,传来消息说张立本耍钱犯赌被公安局抓走了。
不久,又传来消息说张立本被判了二年徒刑。
这时,金凤发现自己有身孕了。
大姑娘怀上野种,这在插树岭可是非同小可。
金凤的肚子一天天见大。
担惊受怕的日子一天天地熬着,哥哥回来时她已经挺着六七个月的大肚子了。
哥哥见此情景气了个半死,立刻弄来打胎药,逼着她打掉孩子。
金凤死活不肯,哥哥将她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
一天夜里,金凤偷偷跑出家门,她要去找张立本,跑在林中被树根绊倒,血哗哗地流,人眼看不行了,被割草的老扁发现,把金凤背到卫生院算是救了她一条命。
后来,哥哥嫌怀着孩子的妹妹丢脸,就硬逼着金凤嫁给了老扁。
在孩子降生那天,哥哥得暴病死了。
  在这个只有牛、马两姓的小屯子里,除了逢年过节外,年辈没个啥热闹事,婚丧嫁娶就成屯中的大事了。
牛得水家给儿子牛心娶媳妇,姑娘是马趴蛋的宝贝女儿马春。
  当初,牛得水成家后,女人头胎就生了个儿子,当家人左思右想给儿子起名叫牛心。
他家姓牛有心肝宝贝之意。
大闺女出生后牛得水顺嘴就起名牛肝,接着又生的俩闺女就叫牛肚牛肺了,他家的一男三女占全了牛下水。
牛得水家是一明两暗三间平房,院内东边是仓房,西边是马棚,土垡子院墙,木桩栅栏门。
院中临时搭起了喜灶棚子,灶台已经砌好,四驴子正在用砖砌烟囱,二歪用锹给四驴子端泥。
院中人来人往,来帮工劳忙的也多,有人从院外抬桌子进来,几个妇女抬着装碗筷子的大筐,说说笑笑走进院中。
灶棚外,三五个妇女坐在灶棚旁择菜。
牛得水眉开眼笑地看着牛肺往窗户上贴着大红纸剪的鸳鸯,还有双喜字。
二歪端着一锹泥,他两眼盯着妇女堆中的奚粉莲,锹中的泥水洒落在四驴子脚上。
四驴子瞪着牛眼大吼:“瞎摸糊眼的往哪倒哇?!”二歪嘻皮笑脸地说:“那些娘们真勾人!光顾看她们了!”快嘴喜鹊正在择菜,她站起身朝二歪走来,骂道:“二歪,你再不吣人话,看我不撕烂你的狗嘴!”  二歪这种人总爱朝娘们堆里钻,妇女们有事没事地拿他逗乐寻开心,二歪心里明白,他愿意让娘们搓鼓他,有些疯张地将他摁倒压在身下,那大奶子肉乎乎的很受用。
有些半岁婆子还能朝他胯裆下掏两把,说他那东西还没有猫膝子大。
见快嘴喜鹊发动女人们要动手,二歪嘻皮笑脸地说:“喜鹊,你还是组织娘儿们往我嘴里挤奶吧,我愿意,又解渴又解馋。
”众妇女们听了二歪的话哈哈大笑,那笑声中有煽风点火的味道。
快嘴喜鹊被挑逗得来劲了,她挑动几个娘儿们站起来,张牙舞爪地去抓二歪。
二歪在娘儿们阵前,举起双手,点头哈腰地求饶说:“我投降!我投降!我束手就擒!”快嘴喜鹊揪着二歪的耳朵说这回给他喝的就不是奶了!二歪着腰,咧着嘴跟随着快嘴喜鹊的手转圈,龇牙瞪眼地问:“奶奶!奶奶!是啥呢?”快嘴喜鹊憋不住笑说道:“是尿!”  ……
媒体关注与评论

  精品不是编出来的,是作者用意志蘸着心血一字一字写出来的。作家是将自己最熟悉的生活,最熟悉的人物,最熟悉的故事放进大脑的存储器内,经过无数次内心研磨,无数次灵魂拓印,无数次沙里淘金后,用笔墨蘸着心血浇铸出一个又一个人物形象,再用自己的灵魂赋予他们生命。一个个鲜活生动的人物走出来了,走到我们面前,向我们叙述着喜怒哀乐,在纷繁复杂的事件中演绎着他们的人生……“十年磨一剑”虽然不一定适用每位作家,但“水滴石穿”“铁杵磨成针”却是检验每位作家浮躁与坚忍的试金石。  ——作者
编辑推荐

  三《岭》系列长篇小说第一部  热播电视剧《插树岭》原创小说  中国作家协会重点推荐作品  关于三《岭》系列长篇小说及电视剧三部曲简介  第一部:《插树岭》  第二部:《龙头岭》  这是一部以创建城乡和谐社会为主题的长篇小说(电视剧32集),取材于齐齐哈尔市兴十四村的创业史。是一部以该村党支部书记付华廷为原型,讲述他带领乡亲们艰苦创业的故事。是一部反映“三农”问题弘扬主旋律的力作。作者不是就兴十四村写典型,而是经过高度提炼,更加人性化,将故事放进改革大环境中去构筑故事写人物。  剧中人物华小廷在房无一间,地无一垅的荒漠上,透支健康,透支生命,将龙头岭建成龙江第一村。故事里面有故事,故事里面套故事,环环相扣的故事和剧情,让你同书中剧中人物一起去体验黑土地的丰韵和火辣辣的关东情。  第三部:《丹凤岭》  大学生村官来到了丹凤岭村,村里的男人们都进城打工去了,父母妻儿留守山村,女人们成了顶门杠!她们肩负起家乡致富的重任,忍受着男人不在身边的寂寞。她们咀嚼着艰辛,吞咽着泪水,流淌着血汗,维系着女人的尊严。女人们恋土地思男人上下求索,大学生村官搅进女人圈旋涡之中,演绎着新时代新女性的激情喷发,农村、农业、农民的现实生活将大学生村官引向何方……故事中交织着婆媳闻、妯娌间,夫妻间和三亲六故的情感纠葛。有不该发生的缠绵的爱,有泪眼离别欲罢不能的情,有留守儿童误入歧途断肠悔恨,大学生村官被裹挟其中又生发出哪些是是非非?书中剧中还展现出一朵朵独具特色的关东女人花。村官对事业与爱情的抉择推进着故事的发展。情节千回百转。人物性格突出,故事扣人心弦……

评论、阅读与下载



插树岭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