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木马

出版时间:2009-9   出版时间:作家出版社   作者:翁新华   页数:258  
封面图片

城市木马
内容概要

  这是一部融文学与哲学、民俗学、社会学于一炉颇具黑色幽默的社会政治小说,作者试图演绎进取与堕落、暴露与遮蔽、性欲与爱情、凌辱与尊严、迷惘及救赎的可能。
作者简介

  翁新华,当代作家。湖南岳阳梅溪人,1988年加入中国作协,省作协理事,省长篇小说创作委员会委员,岳阳市文联副主席,市作协副主席,文学创作一级。  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淫羊藿》、《女人的麦哲伦航线》、《滕子京谪守巴陵郡》(与人合作)等16种。《女人的麦哲伦航线》入选《中国解放60年以来长篇500部》。
书籍目录

急开锁遗人玫瑰牛百石同志癫子艺术家大田顺栽杨柳倒拔葱组阁参政议政巡视馈赠走麦城乐极生悲反省旗帜飘飘反动派若即若离智取生辰纲拒贿汉奸执拗柳暗花明集结号和谐秀墨攻诈死韬光养晦未雨绸缪天下无贼诺曼底登陆幸福像花儿一样三盈三虚陈琳骂曹偷袭回马枪游龙戏凤欲擒故纵羞涩卧底虚拟故乡失语投桃报李杯酒释兵权门头花絮慰安妇锣槌麻醉枪祭奠似水年华暗渡陈仓绿色视频补偿晒心撕裂对台戏家珍丰收锣鼓迷幻威尼斯之梦邂逅爱情军令状九百九十九朵玫瑰蛇蜕花妖调虎离山温情旧船票壁虎传奇双规北京来信美丽古堡还乡盘歌

章节摘录

  1 急开锁  简元小名三脚猫,诨名急开锁,个头小巧,眉清目秀,天生一副铁齿钢牙,三岁死爹,牵着瞎眼老娘外出要饭。
牛百石同志把他们母子从异乡找回来,禾坪里掏心剖肺发句话:“一窝雀雀一窝亲,牛家组也就两姓氏,牛、简不分家。
简家遭了难,等于牛家遭了难。
每人省一口,撑死一只狗!”  乡亲们勒紧裤带扶贫帮困,送他读到初中。
他贪玩,常偷去城里泡网吧,段考三门不及格。
班主任骂他“气死老师,笑死同学,怄死父母,丑死乡亲”。
他一气之下不再上学,去城里开的士,还真把一台红色小奥拓开回了村。
时间稍长,被几个坐车不掏钱的小混混揍过几次,丢下开车,改行急开锁。
急开锁就是丢了钥匙,或者忘了带钥匙,立马打电话把人叫来,三两下给你把门打开。
带点撬门拔锁做盗贼的性质。
  急开锁没去公安备案,被派出所逮住课以五千元罚款。
他振振有词:“每个公民都有劳动的权利。
我是个失地农民,凭劳动吃饭,按行隋收费,你请我愿,你们凭什么罚款,而且狮子大开口?我辛苦劳动一年,也赚不到五千元。
你们这是敲诈。
诚实的劳动,是—个人的价值体现,理应得到尊重。
还有,锁的发明,原本属于自私,属于人性的堕落,急开锁无异于挑战自私——这是有哲学依据的……”  派出所长不懂哲学,瞪着—对尿泡眼,骂声“小偷哲学”,给了他—记响亮的耳光。
  他一个趔趄荡开五尺远,恍若太空人腾云驾雾,眼前金星飞迸,天旋地转,头疼欲裂……  ——完成了—个愚氓到政治家的涅槃。
  五分钟后醒过神来,他揉着滴血的鼻子,踉踉跄跄离开派出所,摸摸口袋,单面一百五十元被人民警察掏了包。
  思考了五秒种,得出结论:倘若返回去索讨这笔钱,等于天下最大的傻瓜。
于是,仰天向世界宣告:“急开锁无疑会成为珞川市的精英!”  他睡得迟,常常深更半夜窗子亮着灯。
支书、村长怀疑他偷着练法轮功,密报乡政府搞一次突击清查,原来趴存桌卜研读《怎样赢得上司欢心》。
  从此,他对支书、村长心怀鄙夷,不择场合宣称他们纯属混世魔王。
每逢党员大会和村民大会选举,他挨家逐户串联,把混世魔王吃喝玩乐嫖赌逍遥的劣迹四处张扬。
无奈混世魔王擅长倒腾土地,善于上下打点,而且出手大方,臭名昭著也、还是支书村长。
  他杂书读得更勤了,诸如《上下五千年》、《三十六计》、《孙子兵法》、《从政秘笈》、《中南海的日子》、《邓小平著作》、《江泽民文选》、《三国演义》、《演讲与口才》、《厚黑学》、《曾国藩传》、《唐诗三百首》、《古文观止详析》、《资治通鉴新译》之类。
  什么样的书,他一读就瞳,—懂就有颖悟。
比方,刘备卖草鞋出身,张翼德当过屠夫,韩信受过胯下之辱,越王勾践替吴王夫差牵过马,刘邦原是个流氓,贺龙两把菜刀起家,比尔·盖茨没上大学,孔老一是个只会读书不会做官的迂夫子,市长、市委书记硕士文凭基本卜是水货……  退休老师谭暮秋宣称,古往今来,百石村书读得最活的学生是简元,脑子最灵敏的学生是简元,最不守规矩的学生是简元,最有出息的学生是简元。
  ——这个判断很准,三年不到,也就是这部长篇收尾时,他已荣升洛川市委常委、市政府秘书长。
  简元人仕,与王省吾有关。
  2 遗人玫瑰  王省吾少年得志,大学毕业一年就当了乡长、市人大代表。
人不坏,缺点是懒,好打牌。
没有牌局邀约,很少来。
来了除了打牌,很少力实事。
  那天,区人大马主任搞突然袭击,一车梭到乡政府,搭上王省五省吾开到百石村视察。
简元恰好在村部闲逛,大胆迎了上去。
他城里混得久,一些处级、厅级大干部夫人都找过他急开锁,他不怕小轿车,何况区区桑塔纳,级别也高不到哪里去。
  王乡长问:“你是什么人?”  “不巧。
你要找的牛支书和赵村长进城休闲去了。
不信,你打他们手机。
”  人大主任说:“晴天白日,又不是节假日,休什么闲?”  “基层干部清苦,改善一下生活。
”  “怎么改善?”  “洗洗鸳鸯浴,搞搞推油按摩。
牛支书和赵村长说,城里小姐乖巧,含花吹箫全活,用的美国进口液体安全套,滋味不同于穿着袜子洗脚。
”  “可是实情?”  “路边的老黄牛都能作证。
选支书,每个党员送只高档诺基亚手机,现金一千;选村长,每个人头送条大中华,村民组长坐飞机逛趟北京;选村委,每个人头现金一百,吃餐酒饭。
牛家组组长牛辛卯原本三个女儿,当外人说只有,少送—条大中华,硬是上门讨回了—条……我手里有本明细账,可以当场验证。
”  “这一大笔钱从哪里来?”  “羊毛出在羊身上。
土地被几届村委折腾光了。
”  “你叫什么名字?”  “没挂帅印的韩信。
”  “你在这儿干什么?”  “等萧何。
”  “萧是知天文识地理晓百事的呀!我问你,百石村哪个小组最富裕?”  “王乡长的联系点。
”  “哪儿?”  “栖凤组。
”  人大主任对王乡长说:“去看看你的联系点吧。
”  王省吾有些着急:“改日吧?”  简元说:“乡长漾虚。
我当向导。
”  小车往山里开。
一路上竹篱茅合,破烂不堪,土泥路凹凸不平。
土墙上留有许多过时的石灰标语:横下一条心,割断两根筋!你敢育女生郎,我敢牵猪抬床!……见不到社会丰义新农村气象。
  人大丰任皱紧眉头:“今夕是何年!这就是你的联系点?麻将点吧!”  简元说:“不是。
还往里走五华里。
”  小车继续往前开。
  拐进一个偏僻山沟,几乎看不见田地,山上没有树木,生态资源十分贫乏。
奇怪的是,山粱卜汶儿那儿,立着清—色三层小楼房,楼顶架着电视天线盘,墙上贴着白晃晃的瓷砖,铝合金玻璃窗在日头下耀眼。
每户都有铁栅栏围住,小院里种些花花草草。
门口大都停部摩托,有几户还停着奥拓轿车。
  人大主任顿觉神情气爽:“这是什么地方?莫非新加坡搬这儿来了?”  “王乡长的GDP。
”  人大主任拍了王乡长肩膀一下:“山内山外,天壤之别!王省吾,你还真有两刷子!”  王乡长脸上有了喜色:“想弄个致富示范组,但效果不明显,马主任批评指正。
还想加大招商引资力度,在村部办个百石商贸中心。
力争一年摘掉贫困村帽子!”  人大主任说:“我倒想问问,你是如何让栖凤坡致富的?自然条件很差嘛。
”  简元说:“王乡长思路不同于—般领导,打的科技致富牌。
科技含量低的项目看不卜眼,专门引进高科技。
”  “什么高科技?”  “家家户户制调羹。
像温州农村家家家户户力作坊。
”  “什么调羹?”  “喝肉汤的调羹。
”  “什么喝肉汤的调羹?”  “王乡长引进江西景德镇采纳科技大学新发明的调羹制造技术,产品都销到广州、深圳、香港、澳门七八个大城市了。
每年寄回的汇票超过一百五十万,差不多家家盖了小洋楼,二成有小车。
”  “好!好!这高科技好!”  王省吾不知道简元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但人大主任高兴就是好事。
人大主任高兴,年终述职就能顺利过关,而日提拔有望。
  人大主任说:“去现场参观一户吧?”  “不行!”简元说,“高科技,采纳大学有专利保护。
谁敢泄密吃官司。
这是上了合同书的。
您没见家家户户门窗紧闭?省长、市长来了都不许进呢。
”  “原来如此。
小王,厉害!”  返回乡政府,吃了饭,人大主任高高兴兴回去了。
  王乡长把简元叫到—边:“狗日的简元。
调羹什么意思?”  简元说:“栖凤坡有四十多个年轻姑娘媳妇,凡是相貌过得去的,都去广州、深圳、香港、澳门宾馆三陪了。
那赚钱的高科技,不就调羹大的地盘么?”  “痞子!”王省吾哭笑不得。
  “乡长啊,都穷成这个样子了,你就不能来一点戈尔巴乔夫的新思维?——我不是让你砍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面旗,但弄个屁股干净一点的支书村长还是办得到的吧。
长此以往,你的政绩又如何体现呢?”  王省吾沉吟半晌,说:“你能拐个弯子批评我,证明你有良知。
你果然会急开锁。
责任意识应当比那两个混世魔王强……”  不久,简元人常当了村长,—年后转正兼了支书。
  ……
编辑推荐

  这是一部融文学与哲学、民俗学、社会学于一炉颇具黑色幽默的社会政治小说,作者试图演绎进取与堕落、暴露与遮蔽、性欲与爱情、凌辱与尊严、迷惘及救赎的可能。   15岁农村小青年简元,父亲早亡、母亲眼瞎,由乡亲邻里救助送读至初中,因贪玩泡网,不堪老师非人性化管教,弃学进城瞎混,做过零工,开过的士,干过急开锁,挨过城管打骂,受过派出所罚款,五味杂陈的生活使之掌握了一门生活技能——雄辩和随机应变,也颖悟了官场诸多潜规则,立志从政以改变生活现状……

评论、阅读与下载



城市木马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