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女人

出版时间:2010-5   出版时间:作家   作者:王京   页数:395   字数:390000  
封面图片

官方女人
内容概要

官场小说的突围之作,女人题材的升级版本!看女人如何操盘官场,叹女人如此演绎感情。读不懂女人,就读不懂官场。官场上的女人,不是你想象中的女人。你想象中的女人,不是官场上的女人。没有女人,便没有官场的惊心动魄。有了女人,便有了官场的恩恩怨怨。 好一派风雨官场,漩涡红颜,浪尖红唇;但见那温柔计算,欲海求生,悲欢沉浮,看女人如何成为官场的灵魂……
作者简介

王京,一位深谙官场但看风云的隐逸作家、小说高手。出版作品多部,代表作《官场密语》。作家擅长以身在官场的真切体验,演绎官场厚黑学,披露官场潜规则。
章节摘录

  官方女人  王京  1  吃过晚饭,潘云良又到邻居大婶家串门,她盘起腿坐在旧沙发上。
串门时,这张旧沙发总是潘云良坐。
她跟大婶边闲聊边看电视。
大婶是个爱热闹的人,电视声音调得闹轰轰的,说话时又把嗓门扯得老大老大的,潘云良说话听话都觉得有点吃力。
  大婶说:“听说了吧,上个星期五,还是星期四,西山麻子垅煤矿冒瓦斯,呛死十三个人。
”  潘云良问:“不是说只死了四五个人?”  “矿老板口袋里有钱,随便掏出几把,就塞住了死鬼家人的嘴巴。
这票子好哇,能让人穿金戴银,又能让人吃得油光发亮,还能抵人命。
挖煤的人活着不值钱,钻一个月的窿道,也才挣千把块钱,但死了还是能抵上十几万。
上个月,那个叫黄土楼的矿死了三个,一个十七万。
”  潘云良叹道:“一条命才抵这点点钱,好划不来的。
”  “划不来的还是那些死鬼,他们带走的只是几把纸钱。
”  “西山这一带挖煤的大多是外地人,他们被瓦斯呛死,别说警察查不出他们的来路,恐怕鬼府收容他们也发愁,不知道划归哪个地方管。
到了阴界,他们也是野鬼。
”  “哦,鬼府还比阳间管得规矩?平常真没看见有几个挖煤的掏得出身份证。
派出所来查,听不懂他们一嘴巴叽哩呱啦的土话,也就懒得再查下去。
”大婶给潘云良的杯子加上一点热水。
  潘云良没搭话。
她的眼睛忽地盯住电视。
又像兔子受到什么惊吓一样,连她一双耳朵也竖了起来。
大婶看了潘云良一眼,也把目光移到电视屏幕上。
接着,大婶大叫起来:“唉哟,麻子垅煤矿死人的事上了电视?!”  这时,潘云良的眼睛已经瞪得圆鼓鼓的。
  漂亮的女主播绷紧脸孔说:“……据调查,这是一起严重的安全生产事故,并且存在严重的瞒报问题。
得到举报后,省政府和省安委会高度重视,立即组成
‘3?18’矿难事故调查组赶往青云市。
青云市公安局已经对矿主和股东进行控制。
调查组经过紧张取证,已查实麻子垅煤矿是一个证照不全的非法矿,矿主一年半时间三易其人,安全措施严重不到位。
青云市在三月初的安全检查中责令该矿矿主立即关闭,但矿主一直没有停产关闭,也没有强化安全生产措施。
据调查,相关部门过后并没有跟踪监管。
青云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邓主观在督办会上虽有签字,但没要求相关部门及时督查。
事发后,矿主隐瞒事故,企图用十七至三十万不等补偿金与死者家属进行私了。
这一起严重安全责任事故的发生,说明我们基层领导干部队伍中存在责任不到位,工作不扎实的衙门作风。
在通气会上,‘3?18’矿难调查组组长马多克同志宣布了相关决定。
青云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邓主观停职检查,等待事故责任明确后再作进一步处理……”  大婶嘟囔一句:“这窿道里每次死了人,都喜欢扯上几个当官的垫背。
不知道花多少力气才坐到这把椅子上,窿道里的死鬼手一伸就扯翻了人家,这活人虽然没跟死鬼一起跌到鬼府里去报到,但这辈子又摔回了老百姓这原形。
”  潘云良目光呆呆,说:“我才回家两天,就出这么大的事。
邓常务是个好人,怎么会走这霉运呢?”  “好人?”  “嗯。
”  “这就怪不得,好人总走背时运。
”  “不会这样!”  “怎么不会?这年头的好人,就是一个二百五。
他不知道逼老板拿钱了难,不是二百五,还会是一个聪明人?还记得吧,那个姓白的女老板,她的煤矿有一次就死了七八个人。
要是查起来,那镇长的帽子也保不了。
但镇长的帽子没掉,戴得好好的,过了半年时间还换了一顶更好的帽子,都当镇党委书记了。
这个镇长就敢逼她姓白的老板拿钱,还说,这钱不拿出来,你那些旧事我也要捅出来。
这个邓什么观,只要他敢敲矿老板的钱,就能减少他自己的责任。
死者家属不去上访,没把市政府大门堵住,上面领导也不会被惹怒。
你想想,这矿山哪个月不死人,你看又有几个当官的受处分呢?钱呐,钱铺生路呀!”  潘云良侧过头,跟大婶说:“婶子,我那三千块钱不借给你,把钱现在就还给我。
”  大婶大吃一惊,上上下下扫了潘云良好几眼,说:“你刚刚把钱交给婶子,还没在我口袋里焐热,怎么就想把钱拿回去?早说好了,这钱借我半年。
就半年。
娶媳妇正急着用钱,你婶子才向你开这口。
你怎么突然反悔?唉哟,看上去你云良是个好女孩,怎么也有神经被挑错的时候?”  “我有急事,我急着要用这钱!”  “你坐在这里好模好样的,没看到屋顶上砸下一个什么急事来。
”  “我不知道怎么说,但我真的要钱用。
”  “就缺这点钱?”  “我回去翻箱倒柜,家里哪怕有半毛钱我也会把它找出来。
婶子,求求你,你把钱还给我吧。
”潘云良伸手去掏大婶左边的裤袋。
刚才,她看到大婶接过三千块钱就塞进这个裤袋里。
潘云良的动作让大婶忽地绷紧脸,闷起嗓子说:“你别动手抢!这钱本来就是你的,我又不跟你强讨蛮借。
没想到你云良也撒野。
哼,平常看你还挺温柔的。
”大婶把钱掏出来,用力看了潘云良一眼,把钱拍到她手上。
  潘云良说:“对不起,婶子。
我确实有急事──”  “别说了别说了,你急你的事去吧!”  “我没时间跟婶子说个清楚,我马上到青云城去!”  大婶诧异地:“你不是说在家里多休息几天,再回那个叫什么巫山情的地方上班?”  “我不是赶去上什么班。
”  “都这么晚了,早没有班车了。
”  “我有腿呀!”  “走路?三十好几里,一个女孩怎能走这么远的夜路──”  “大婶子,拜托你帮我看看家门吧。
”  潘云良扔下这句话,匆匆起身离去……  2  懿妃女子休闲会所的二楼贵宾房里,宁紫和杨硕士躺在贵妃椅子上,两个女技师正准备跟她们做脸部保养。
女技师年龄都偏小,恐怕连高中也没念完。
一个脸圆圆的,另一个鼻子高高的。
她俩刚刚一前一后拎着塑料外壳的工具箱走进贵宾房。
  宁紫懒懒地挪了挪身子,朝圆脸技师嘀咕:“生意也太好了吧,弄得我和杨姐姐看了十几分钟电视。
”  圆脸技师陪上笑脸:“两位靓女姐姐,您俩是贵宾,小店怎么敢待慢呢?小妹陪个礼,向两位姐姐鞠个躬吧。
”  圆脸技师起身鞠躬。
  宁紫说:“好了好了,你的手法到位一点就行。
”  “放心,您每次都点我服务,小妹早就受宠若惊了。
”  “受宠若惊?!”杨硕士冷冷接上话说,“受宠若惊倒没关系,怕就怕哪个宠上你,再被人家授精了,我妹妹到时候打灯笼到哪里去找一个像你这般的技师?”  圆脸技师哆嗦一下,连脸色也变白了。
她说:“小女子知错了,不该怠慢两位靓女姐姐。
”  杨硕士鼻翼扇动两下。
  宁紫看到圆脸技师害怕的样子,说:“算了算了,靓姐逗你玩的。
没见过世面!对啦,上个礼拜三听你说过,你们俩到深圳美容院去进修了一趟,怎么也不给这位姐姐介绍介绍什么好的美容护理方法呢?这位靓女姐姐听得高兴了,也算你将功补过吧。
”  “谢谢。
小女子这饭碗本来就是两位姐姐给的,我们要知恩图报。
”圆脸技师内心里由衷感激宁紫。
正跟杨硕士按摩脸部的高鼻子技师也露出一张笑脸,说:“香港和深圳眼前最流行的美容保健方法,还要数卵巢护理和保养。
”  杨硕士眼睛一翻白,说:“这休闲会所也该换店牌了。
”  宁紫奇怪起来:“这店名取得了算不错,几年工夫就成了全城一个品牌。
杨姐姐,您怎么突然觉得它要换店名?”  “不换,就是门口挂个羊头,店里倒卖狗肉!”  高鼻子技师也是一张快嘴:“我们老板平常最闻不得羊肉膻味,她哪能把一只羊头挂在店门口?”  杨硕士忽地撑起身子,大声指责高鼻子技师:“没教养的野丫头,还敢挖苦你姑奶奶?”  高鼻子技师结结巴巴地:“我、我不是挖苦您──”  宁紫侧过身子,笑道:“姐姐呀,不但她没有听懂你的话,我这当妹妹的也被你的话弄得云里雾里。
”  杨硕士说:“宁紫,你别掉身份跟她打什么圆场。
还介绍卵巢保养,这跟女人养颜美容有关系?女子休闲会所?干脆改名叫罗家湾社区计划生育服务站。
这条街叫罗家湾。
我有个表妹夫就在罗家湾社区上班。
”  宁紫眨眨眼,说:“杨姐,你能不能把话再讲明白一点?”  “对了,你还没结婚,女人身上的器官用途不太了解。
这卵巢用来做什么?生儿育女用的。
卵巢排出了卵,才会受孕。
宁紫,这事你还不懂。
但我一听就知道她们故意戏弄人。
她俩对我们刚才的批评不想接受,口服心不服。
来这美容,说高一点,我们当她们的上帝;说低点,我们是她们的饭碗。
店老板赚钱赚晕头,闭起眼睛聘用这种给脸不长脸的技师。
”  高鼻子技师抢着解释:“我们真没骗人。
卵巢保养就是用荷尔蒙多巴胺来刺激脑垂体,多巴胺又是子宫的补品……”  宁紫突然扑哧笑了,接着,摆摆手让高鼻子技师别再往下说下去。
  杨硕士问:“笑什么──”  “我笑呀,杨姐姐用不着发怒。
”  “她们在戏弄人!”  “我突然也相信,这两个技师真的在戏弄我们。
只是被杨姐识破了,她们才又找些话来掩饰。
但有一点你杨姐姐应该高兴。
人家敢信口开河来骗你,稀里哗啦戏弄你,首先是你蒙骗人家,你的姿色骗了人家的眼睛,让她们觉得你也是个女孩,跟我一样,一个没嫁人更没有生过孩子的女性,这说明你很年轻,年轻得让这种黄毛丫头也敢愚弄你。
”  杨硕士怔了怔:“我真那么年轻?”  高鼻子技师心领神会了,知道宁紫在给自己找一个台阶下,立即说:“您应该就是二十岁过一点吧。
”  杨硕士马上冲她一句:“我又没问你,你添什么嘴?”  宁紫说:“小女孩口无遮挡。
我说,杨姐姐的脸面,就是邓常务的门面。
这几年邓常务风风光光,跟你这张脸好看分不开。
有一次人家谈论邓常务时,说邓常务这个年龄该有点点皱纹,但听说你杨姐做他的夫人,人家马上感叹起来,说什么人养花,花也养人。
如果骗了杨姐,我宁紫就是一只小狗。
你年轻漂亮,邓常务才好运当头哟。
”  “你姐姐宁红才叫漂亮。
她才是史副市长的名片。
看到你姐的脸蛋,就知道史副市长过得多滋润。
”  “你俩过去差不多。
这懿妃会所,也是我介绍给你的吧。
才一年时间,你看看你,脱胎换骨了,把你保养得如花似玉,比我姐年轻多了。
闭眼想想看,有哪个小帅哥暗恋着你呢?你上次到丽江去游玩时,还有一个小川哥缠绵你。
这还是你跟我说的事吧。
要有信心,该玩就玩。
我有个朋友说,找一两个小帅哥玩玩也算时尚,不仅可以当宠物,还是我们女人最好的护肤养颜美容品。
男人看美女,延年益寿;女人看帅哥,也养颜护肤哦。
”  “难怪你看中了你姐夫的秘书侯子。
他这个‘猴’人,看上去有点周杰伦的相貌。
换个名字更好,叫‘猴’杰伦。
”  “去你的。
杨姐,我才是一个少女,当前仅处于恋爱阶段,跟你和小帅哥相好两码事。
我想起来了,四川帅哥当时还跟你要电话号码吧。
”  “不是。
他主动给了我一个号码,回来后我用手机拨过这号码。
但就是拨不通。
后来,我才知道是个QQ号码。
QQ又有什么用?我又不会用电脑。
”  “赶快学嘛,五笔,拼音,容易学得很。
”  杨硕士把眼睛又闭上,轻轻说:“不跟你扯这事。
邓主观他知道了,又会骂我没点教养。
”  宁紫笑道:“我知道,你早把邓常务当成小帅哥来供奉。
五观端正,双眼炯炯有神,印堂又发亮,看得出邓常务今生就是一个青云直上三千尺的人物。
”  “什么爬上三千尺?”  “呵,一句诗。
杨姐跟上邓常务,注定要荣华富贵一生一世。
不过,这日子过得越好,这心越容易烦。
等杨姐心烦了,想要结识什么小帅哥,再跟我这个妹妹咬咬耳朵。
嗯,这点资源我还是有的。
晚上,你也可以跑到‘今晚八点半’休闲会所去,记得带上一盒烟,坐到咖啡厅圆桌旁,再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
你不能抽,只是把这根烟放到小圆桌上。
说不定稍等一下,哪个小帅哥就会坐到你身边,再把你摆在圆桌上那根烟叨上,你觉得这人还过得去,便用打火机帮他点烟,好事自然来……”  杨硕士没吭声,好像想着什么事。
宁紫侧头看了一眼,索性也闭目养神起来。
看到她们这般,两个技师相互使了一个眼色,又伸伸舌头。
接着,她俩边做按摩边瞟瞟电视。
  圆脸技师嘀咕一声:“又是青云新闻联播。
这地方的新闻不是听人讲话,就是跟人握手。
”  “鼓掌的也很多,还有一张张好像天天接到大红包的笑脸。
”高鼻子技师小声附和一句。
  过了一会儿,宁紫似乎感觉到技师的手指突然有什么变化,便说:“走什么神?想看韩片就回去当‘家里蹲’。
”  圆脸技师说:“靓女姐姐,你们青云当官的出事了。
”  “出就出吧,不出才怪。
”杨硕士稍稍仰了一下身子,说,“要是你把我这张脸弄出一点什么事来,哼,我决不会轻饶你。
宁紫,这回又是哪个走背时运?下午,主观他还说傍晚有个什么会要开。
我当时就奇怪,开会怎么选个吃饭的时辰,原来是一个要紧的急会。
”  圆脸技师问宁紫:“靓姐姐,这主观是谁──”  杨硕士睁眼嚷道:“喂,主观也是你叫的?”  “两位姐姐,这出事的大官好像也叫主观,姓邓。
叫邓主观。
”  “放狗屁──”杨硕士厉声骂道,但骂声似乎刚刚出嘴,她忽地撑起身子,急巴巴叫道,“快快快,把电视声音给调大点。
快点快点!”  宁紫也睁开眼睛盯上电视屏幕。
  “……马多克同志宣布了相关决定,青云市委常委、常务副市长邓主观立即停职检查,等待事故责任明确后再作进一步处理。
调查组同时要求市政府要认真吸取‘3?18’事故的深刻教训,进一步强化安全生产意识,立即来一次‘回头看’,进行一次‘地毯式’检查,查漏补缺,真抓实干……”  杨硕士坐起来,身子有点发抖,一双脚竟然穿不进高统靴。
高鼻子技师连忙蹲下身子,一边帮她把高统靴穿上,一边问:“小姐上洗手间吗?”  宁紫同样坐起了身子,伸长脖子提醒道:“杨姐,你打个电话先问问邓常务怎么一回事。
”  “还问他干什么?电视都播出来了。
嗯嗯嗯,这是不是青云电视频道?”杨硕士突然想起了什么。
宁紫看看频道台标,说:“青云频道,就这个鸡冠标志。
”  杨硕士起身就走。
  “到哪里去,杨姐?”  “回家回家,我回家。
”  “杨姐,你稍等等。
我让侯子开车来接你。
”  杨硕士没回话,快步离开贵宾房。
高鼻子技师突然发现什么,叫道:“哎哟,她的手提包没拿走!”  高鼻子拿起包匆匆追了出去。
  圆脸技师又跟宁紫解释起来:“靓女姐姐,我们刚才没骗人,卵巢护理真是一种美容方法……”  “一个女人的美丽最终取决于内分泌的情况,包括卵巢的状态。
你这个护理,也不过使用什么‘香熏脐贴’吧,滴上几滴从玫瑰、依兰、天竺葵、鼠尾草提炼出来的什么精油,这东西就是治疗月经失调、痛经这类毛病。
”  宁紫丢下这几句话,挽起自己的小手包快步走出去。
  圆脸技师怔怔地:“她怎么知道卵巢保养?”
图书标签Tags

官场小说,小说,情感小说,想读
评论、阅读与下载

官方女人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朋友推荐的,还没有读过呢,不过很期待书中的内容
  •     第一时间看了这本书,感觉还行,原来我们不知道的事情很多
  •     但其实有很多现实的问题藏在字里行间。,教会女人内心强大的好书!
  •     包装很仔细,有那么些好的篇幅
  •     书也可以。,内容不错
  •     书中的人物都很真实,但是印象并不如书要深刻呢
  •     很遗憾读到的晚了。高建群是一个真正关心民众疾苦的作家。,女人的幸福与她遇到的人有关
  •     爱情是不能隐瞒的,非常适合当做电影剧本的一篇文。。。
    但是书比电影看起来更加细致
  •     挺好看的,看着玩玩
  •     说的很实在,但是还是喜欢看书的感觉。而且觉得这个故事看书更有意思
  •     不知道为什么管静竹最后要那样给焦阳写信,从这本书中领悟到了很多有关职场的心得
  •     很温暖的一本书,比较适合都市白领阅读
  •     值得一看,会使感性的女人们处理问题更理性一些
  •     本身就充满了浪漫的味道。,每一章都有一种
    很贴合香水的主题
    好浪漫
  •     所以努力去遇见优秀的人吧。,诙谐幽默
  •     关于职场、关于婚姻、关于爱情、关于家庭……很多的选择,看完书后
  •     这么相爱的两个人,仿佛是就在身边的故事一样……
  •     内容丰富。是正品哦,期待看电影
  •     先看了电影,有些就像身边的人一样。很有都市感
  •     所以想看看书,什么都不多说
  •     挺有哲学的一本书,很想再去看看这部电影。
  •     书里介绍了好多种花,是一本对人生幸福有益的好书!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