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像花儿一样

出版时间:2008-1   出版时间:作家出版社   作者:王宛平   页数:308   字数:320000  
封面图片

幸福像花儿一样
内容概要

小说围绕着文工团舞蹈队里一位令人瞩目的女演员杜娟的情感命运展开,细腻生动地讲述了一个军营中的阳光爱情故事。  近十年的感情纠葛和人生起伏,使所有人都在思考,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爱情是什么,婚姻是什么?幸福是得到还是付出,是一个过程,还是一个无法捕捉的结果……
作者简介

王宛平,军人家庭出身,父母兄弟皆军人;从小跟随父母走南闯北,说不上籍贯是哪里;15岁当兵,复员后当车工。1977年底参加“文革”后第一届高考,考入吉林大学中文系;大学毕业分配到国家机关做公务员。为圆文学梦,考入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读研,毕业后留校,执教至今。 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文学写作,发表过长中短篇小说和散文一百多万字,无甚影响;九十年代末为生计谋,开始写畅销书,其中《婚内婚外》发行量较大,有日文版、法文版及盗版。 正式写电视剧始于本世纪,写过《曼谷雨季》、《天在上》、《我的泪珠儿》、《幸福像花儿一样》、《新上海滩》、《金婚》、《甜蜜蜜》等。 自我评价写比说强很多,最佩服能说会道者,自认当教师是选错职业,从不认为教会过学生什么。 最初想写小说当作家,考入中戏又想做舞台剧编剧,而以结果论能力,似乎更适合电视剧编剧。附:《幸福像花儿一样》获得近两年国内电视剧各主要奖项肯定: 2005年:获第七届全军电视金星奖首届创新开拓奖。 2006年:获23届大众电视金鹰节优秀长篇电视剧提名奖。 2006年:获首届中国影视“学院奖”2005-2006年度影视作品“年度大奖”。 2007年:获第五届“北京市文学艺术奖”。 2007年:获26届电视剧飞天奖长篇电视剧奖。《幸福像花儿一样》、《甜蜜蜜》姐妹篇即将出版。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

章节摘录

  第一章  杜娟二十岁这年,终于要领舞了。
  尽管还没开幕,杜娟已经紧张得有点腿肚子转筋。
通往舞台的过道堆满道具,她一身练功服轻手轻脚走着。
这些道具有时间没用了,人走过时,会扬起细细的灰尘,空气中弥漫着尘埃,混杂着幕布木头干燥陈旧的气息。
杜娟走着,心安静下来,这是她熟悉的气息。
多年后,当她离开舞台很久,会忽然间嗅到这种气息,整个人怔住,不知身在何处。
  她没有换舞鞋,那双军用胶鞋舞动起来,木板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格外刺耳。
她甩掉鞋赤着脚跑来跑去,黑暗中舞台显得空旷陌生。
  杜娟今天的舞蹈是民族舞荷花舞,她扭几下腰肢,轻笑起来。
排练这个舞时她就爱笑,那身傣家小窄裙套在身上,五颜六色的,肩上还扛个小扁担,身体扭成三道弯,S形。
她扭着扭着就忍不住舞动那根扁担,叶团长就会大吼一声:杜娟,那不是红缨枪!  杜娟最喜欢芭蕾舞《红色娘子军》里的吴琼花。
她笑着狂奔几步,身体便腾在空中,一个“倒踢紫金冠”还没完成,人就差点摔倒在地。
她赶紧顺势小跑几步,心怦怦跳着,摔伤了可是大事故,今晚慰问南疆前线英雄演出,军区首长全都会来。
  杜娟可着劲儿地在舞台上折腾,劈里啪啦赤脚拍地的声音听着煞是热闹。
“啪”有人拉动电闸,舞台大灯突然亮了。
雪亮的灯光刺得杜娟连忙捂住眼睛,她身子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不满地嚷嚷着,谁呀,谁呀。
  化好装的大梅身板儿挺得像棵小白杨,瞪着杜娟抱怨,干吗呢?黑灯瞎火在这儿穷折腾,伤着怎么办。
杜娟回瞪着大梅,谁让你乱拉灯的,我这不是在找舞台感觉吗。
  大梅搂过杜娟,一脸揶揄的坏笑:第一次领舞,偷偷臭美呢吧!老实说,是不是紧张得找不着北啦。
  杜娟坦然地点头,当然紧张,你第一次不紧张呀。
大梅挺胸翘臀,曲线优美,玲珑有致,在舞台上转一,得意地笑着说,我紧张什么呀,我的舞台感觉是天生的。
  杜娟玩笑着打击她,你就吹吧,第一次独舞时,吓得差点尿裤子,我还没忘呢。
大梅气得要掐杜娟,两人你追我闪,满台疯跑。
  大梅与杜娟不同,她不光是漂亮,还特别会来事儿,浑身透着股子机灵劲儿。
提干后,她的自信更是满钵满盆儿,走路的姿势比天鹅还优雅。
  大梅喜欢穿冬装,冬装四个兜才能显示干部身份。
她提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照相寄给家里,当然是全身照。
大梅妈妈把照片放大成十二寸,上了色彩,挂在客厅正当间。
大梅家往上数七代就没出过芝麻大官儿,大梅提干让全家人高兴了小半年。
  玩闹出了一身汗,大梅冷不丁狠狠地打了个大喷嚏。
杜娟担心地看着她,感冒还没全好,行吗?大梅眉头皱着,不行也得行,我那个双人舞没人能顶。
  杜娟不服气地说,怎么没人能顶,我就可以啊。
大梅警惕起来,斜着眼睛看杜娟,嗬,还没正式提干呢,就琢磨着抢班夺权啊。
  杜娟打了大梅一下:好赖话都听不懂,人家是关心你。
  大梅走到幕布前,一边拨开条缝往下看,一边说:今晚这么重要的演出,我就是打吊瓶也要参加。
  杜娟吃惊地瞪大了眼睛:哇,觉悟这么高呀!我还以为就是我想见识见识战斗英雄呢。
  大梅满脸不屑,战斗英雄谁没见过呀。
杜娟也走到幕布前往下看,观众席上空无一人。
杜娟好奇地问,那你看什么呢?  大梅口是心非,说不看什么。
她当然在看,她是在看台下有谁能掌控自己的婚姻和前程。
  文工团干事白杨最不喜欢的事儿就是看节目。
  他调军区文工团已经半年,完全不知道自己每天都在干什么,当初他和连长吵架,一怒之下求母亲帮自己调回军区。
半年后他那个军上了南疆前线,他悔得肠子发青,他已经预感到南疆战役将是本世纪中国最后一场战争。
建功立业、名垂军史的机会眼见着就这样白白从手边儿溜走。
  白杨从小就自认是当将军的料儿,他要上前线,他要打仗,可如今他居然进了文工团!他想回老部队已经不可能,父亲是坚决不管他,母亲想帮也帮不了,白杨现在最大的乐趣就是搜集各种前线资讯,在沙盘上布阵,自己跟自己打得不亦乐乎。
  今晚这场慰问前线英雄演出白杨更是毫无心情,那简直是捅他心窝子。
他关注一切有关前线的报道,在他看来,好几场战役如果是他指挥结果肯定不是现在这样,但他现在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别人立功受奖。
  白杨往礼堂外走,作战部白部长最看不得儿子走路的样子,整个人懒洋洋的,走路耸着肩插着兜,鞋子几乎擦着地皮,松松垮垮,没点军人样儿!儿子于是就跟老子吵,你让我上前线,战场上可不管走路什么样!部长老爹给儿子一巴掌,军人时时刻刻都得有军人样!  白杨不服,南疆战斗基本结束,他满腹才华眼看着就要烂在肚子里,他真是不甘心啊!可今晚他必须到场,看着别人戴红花戴军功章唱《血染的风采》。
他的工作就是安排演出,况且还有他那帮没心没肺的哥们儿,死缠着他,要他介绍文工团美女。
  文工团有美女吗?白杨可不知道。
  白杨有三个美女姐姐还有一个曾经是美女的演员妈妈,在他眼里,所有女人都长一个样儿,没啥感觉。
  大幕还没有拉开,杜娟和大梅从幕布后往下看,空旷的观众席给人奇怪的感觉,仿佛现在已经散场。
  杜娟怔着,自语道:我不喜欢这么冷清的礼堂。
  大梅笑嘻嘻问:你还想一辈子站在舞台上啊?  大梅每次说这种话的语调都让杜娟不舒服,杜娟今年二十岁了,舞蹈演员生命有多长,二十岁的杜娟不敢想这个问题。
  大梅却没有时间想这些,大梅只比杜娟大一岁,可老练很多。
大梅已经在想退路,大梅的舞台可不只是眼前这几米长的木板地。
  观众们陆续进入观众席,两个少女看得入迷。
杜娟的心被坐第一排的年轻英雄牵动,大梅却告诉杜娟,她注意的是那些首长夫人。
  大梅对军区每位军级以上首长的家庭情况了如指掌。
  谁也没想到,老实巴交的战斗英雄吴根儿会跟街头小混混打架,还被关进了军区保卫科。
作为他的连长,林彬既生气又心疼。
跟他一起摸爬滚打、经历枪林弹雨的兄弟没几个了,他从心底把吴根儿当成亲弟弟看。
  林彬怒气冲冲走出军区保卫科,回头一看,没有人影,气得大喝一声:吴根儿!  根儿从楼里跑出,在林彬跟前立正站好。
他衣服零乱,没戴领章帽徽,倔头倔脑的。
  林彬瞪着吴根儿:哦,你还瞪眼,不服气呀!打人!没给你处分便宜你了!  吴根儿发着连珠炮:那就是个流氓,不是人民群众。
他侮辱咱,连长,你要在,肯定下命令让我狠狠收拾他!  林彬生气地:你给我闭嘴!刚摘领章帽徽就忘记军人守则了?他没理,你可以讲道理嘛,为什么动手?  吴根儿满腹委屈:连长,你不知道他那话有多难听。
咱们在前线流血牺牲,难道就让这么个小混混侮辱?  林彬一脸严肃:一个军人,这点委屈都受不了,当初就别当兵!  看根儿那委屈样儿,林彬也不忍再责备他什么,今晚是根儿在部队最后一次观看演出。
  红一连连长林彬不是天性暴躁的人,刚入伍时候他是安静的,新兵连一个月他基本没说过话,带他的老班长一度很看不惯他,以为他是知识分子,根本不适合当兵。
  他已经不记得他第一次骂娘是什么时候,在南疆前线,在猫耳洞,他带的那个排战士几乎全部倒下,他抱起机枪疯狂扫射,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喊什么骂什么。
那场战役下来,他们连只剩下一半人,他火线提升,从副排长直升连长,而他那个连最后也只剩下十几个人。
  南疆是林彬一生的噩梦,南疆下来有半年他无法入睡,一闭眼就是战友那血淋淋的面孔,他经常一晚上一晚上地睁着眼睛,默念战友名字,从花名册上第一名念到最后一名。
  他当副排长时带的那个排现在只剩下他和根儿。
  林彬看表:要迟到了,回头再教训你,跑步,走!  他扭头就跑,吴根儿立刻跑步跟上。
  林彬和根儿进礼堂的时候,大梅的舞蹈已经开始。
  林彬天性不喜欢这种热闹场合。
今天这场晚会是为他们这些战场上下来的军人举办的,想到牺牲的战杀手
方知今友,他觉得问心有愧。
工作人员过来问他们哪个单位的,林彬没有出示证件,随意找个空位坐下。
  林彬正要坐下,却发现根儿不见了。
  根儿站在过道上,傻乎乎地看着台上跳舞的大梅发呆,张着大嘴,忘记了合上。
林彬一把拽过根儿,根儿坐下回过头看林彬:连长,这姑娘长得跟仙女似的呀,真想摸摸是不是真人。
  ’  旁边座位有人乐了,林彬回头,见是白杨和他几个哥们儿在笑。
  林彬盯住白杨,白杨不笑了,反盯住林彬。
  两个与杜娟一生幸福息息相关的男人,就是在这个尴尬场合初次相见。
  白杨神情慵懒,军装不系风纪扣,雪白衬衣领露出一截,不戴军帽。
还有那懒散傲慢的眼神,令人一眼便认出其军区干部子弟的身份。
  林彬转过脸,有点后悔坐在这里。
林彬所在的连队也有几名干部子弟,那些人往往在连队干半年就会调走,有的进机关有的上军校,林彬从未真正和干部子弟走近过,他确实不喜欢这些人。
  白杨是不大关注别人反应的,他和大部分军区子弟一样,从幼儿园起就过着集体生活。
他从不缺少哥们儿,走到哪儿都是呼朋引类,并很自然地是那个圈子的中心。
对白杨而言,喜欢和不喜欢一个人,与他的出身无关。
白杨对林彬第一眼就不舒服,那是因为林彬从开始就用敌视的眼光瞪着他,白杨最烦这种眼神,这似乎提醒着他“没有上前线,在文工团里和一帮小姑娘混事儿”。
  林彬和白杨互瞪一眼就谁也不理会谁了,但白杨那些哥们儿却一直没闲着。
  这些纨绔子弟们议论起女演员来夸夸其谈,旁若无人,如果不是根儿看得如此投入,林彬实在不能忍受下去。
  白杨对哥们儿的议论是见怪不怪了,但今天他也感觉到有些议论异常刺耳,也许是因为身边坐着的这个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的军人。
但根儿什么也没听见,他半张着嘴,盯着大梅,忘乎所以。
  根儿不由自主地说出声:连长,我这辈子要能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牺牲了也值呀。
  白杨的几个哥们儿听见,呆了一会儿,相互看看,想笑又不敢笑出声,像鸽子一样叽叽咕咕在嗓子眼儿笑着。
  林彬气得猛地站起,立刻被后边人制止,又坐下,铁青着脸,一句话没有。
  白杨听到根儿的声音也想乐,但林彬在场,他乐不出来,他给赵臣一拳,示意他噤声。
  林彬回身看着根儿,他正痴迷地盯着舞台。
林彬回过脸,闭上眼睛,根儿就要复员回家,他那个村子这辈子不可能看到大军区文工团演出,让他看吧,美美地看吧,林彬什么都能忍,几个纨绔子弟算什么?  第二个舞蹈是杜娟表演的。
白杨不讨厌杜娟,这孩子跟假小子似的,有点愣,什么时候说话语气都挺冲的,白杨心情好的时候愿意逗她玩儿。
但今天,白杨心情恶劣,谁跳舞他也不想看,要不是哥们儿拦着,他真想立马走人。
  但几个哥们儿却盯上了杜娟,议论着这么单纯的女孩好追吗。
  突然一个憨憨的声音响起:连长,这些姑娘个个都这么漂亮,我要能和她们握握手……就幸福死了。
  几个人大笑起来。
  林彬再不能忍受,他腾地一下站起,动作过猛,狠狠撞了一下白杨,他起身就往外走。
根儿虽然舍不得,也只好跟着往外走,边走边回头。
  白杨看着林彬背影,有一阵恍惚。
林彬撞他那瞬间,眼睛里闪过一丝狼一样凶狠的眼神,白杨并不熟悉这种眼神。
这个男人,恨他,这让白杨非常不舒服。
  演出结束了,杜娟忙着卸装,大梅却守着后台,就是不卸装。
直到白杨带着几个哥们儿走进后台,杜娟才恍然,大梅是算准有人要来。
  哥们几点名要白杨引见大梅和杜娟,两个女孩儿都有点爱答不理的。
大梅是有意端着,杜娟则是根本不拿这些人当回事儿。
  白杨和他的哥们儿对待两个女孩态度也不一样,对大梅就像对成熟女性,彬彬有礼;对杜娟则像对小孩儿,有点逗着玩儿。
  几个人瞎贫着,漫不着边,大梅有一句没一句应答着,知道男孩儿喜欢自己,不管什么态度,也不会得罪人。
  杜娟则是凡人不理不睬。
  如果不是白杨母亲黄雅淑和冯处长两位夫人过来,这些男孩儿还不知道要贫到什么时候。
  大梅在两位夫人过来时,已经正好帽子,抻好衣服,却并不做出主动的样子。
她依然有条不紊收拾桌上东西,但脸是偏抬起一点,足以让来人觉察到她的存在。
  黄雅淑果然注意到大梅,问道,这位是大梅吧。
  大梅眼睛亮起来,立刻转过身,立正道:冯阿姨,黄阿姨,我是大梅,入伍九年,已经提干一年。
  冯处长冲大梅不动声色地笑笑,却将注意力投向一边脸上涂得花花搭搭的杜娟。
大梅心里涌起莫名的嫉妒,告诉两位首长夫人,杜娟还小,还没提干呢。
白杨似乎专门和大梅作对,立刻说,杜娟明儿就提干。
  两位夫人注意力一直在杜娟身上,大梅真是生气啊,她就是想不通,自己那么漂亮、气质好、懂事,为什么这么关键的场合,风头却会被不哼不哈的杜娟全抢了去。
白杨一旁看着直乐。
大梅爱拔尖好嫉妒人,杜娟则大大咧咧,两人就算吵了,几天就好。
  后台忽然一阵骚动,人们下意识朝外看去,都有点发愣。
  杜娟回过身,眼睁睁看着林彬大踏步走进后台,那瞬间有种恍惚。
眼前这位年轻军人和她常见的军人们很不一样,既有野战军人的硬朗利索劲,也有一份成熟男性的稳重和洒脱,眉宇间却含着一点淡淡的忧郁。
  他是谁呀?  林彬身后根儿已经找不着东南西北了,他傻乎乎看着那些美若天仙的人儿在那里换装卸装,眼睛也不够使唤,身体也僵着,都不知道怎么就挪进后台。
  几个哥们儿一见林彬和根儿就开始交换鄙夷的眼神,有的窃笑。
  白杨则是没感觉的,他永远懒得关注身边以外的事情。
几个哥们儿好容易逮着和文工团小姑娘瞎贫的机会,贫个没完,白杨却只想赶紧离开。
  林彬旁若无人,径直走向圈中最显眼位置的大梅。
  大梅眼睁睁看着林彬冲自己走来,手里的化妆棉落地。
  杜娟也仰着一张小花睑,看着林彬,她不知道这个看上去山一样稳重的军人要干什么。
编辑推荐

  《幸福像花儿一样》写一个女文工团员的情感心路历程,几个热血军人面对幸福和婚姻痛苦抉择。

图书标签Tags

小说,中国,爱情,电影小说,中国文学
评论、阅读与下载



幸福像花儿一样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喜欢杜鹃的倔强,喜欢白杨的不羁。真挚的爱就这样隐藏其中。看完电视剧觉得不过瘾,于是收藏了这本书。每次读,都有种意犹未尽的感觉。幸福真的像花儿一样,终会绽放
  •     一口气把这本书看完,沉浸在故事当中,无法自拔,杜娟、白杨、林彬,这三个主要人物之间的爱情纠葛,引人入胜,杜娟单纯、白杨看似玩世不恭,其实是一个非常细腻的男人,林彬,始终把爱压在心底,让人看了心痛,最后,杜娟终于明白自己到底爱的是谁,原来幸福就是那么容易,非常喜欢这本书,希望大家不妨看一看,值得珍藏。
  •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幸福,但是幸福是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标准。我喜欢白杨,喜欢他对爱情的专一。
  •     看了电视后决定买书看,因为觉得有书总是比电视要好看,因为有很多细节不是演员能够表现出来的,尤其是内心的,书不错。
  •     像她那么单纯的人也只能在书里找到了
  •     象剧本,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
  •     但孩子和他们班上的同学都很喜欢。,王朔之前写过一本《顽主》
  •     不深奥,各种年龄层都可以读的穿越小说。很荒诞
  •     最珍贵的并不是最大、最闪、切工最好的那颗,挺另类的
  •     胸牌变成了胸罩!,非常不错的书!喜欢琼瑶的作品。但是最爱的版本是花城、长江文艺的
  •      既陶冶了文笔又锻炼了英语,是非常讨好的。
  •     很多小故事,送人必备。
  •     不是自己喜欢的类型,基本都是故事
  •     笛安,情真意切地体会爱吧。
  •     很喜欢占南弦啊,没有那么浓的文艺范。根自然清新
  •     让人回味,这是灰烬留后的灰烬
  •     有一种丽江本土的民族风味儿,先读的冰卷
  •     那个在悠长时光里,好好挑战自己
  •     想要看看这本夜凝夕,挺满意的 让我知道了很多
  •     很喜欢这种短短的小说,内容跟电视剧完全一样!
  •     我只取一瓢!,暖暖风轻写的小说都很好看
  •     一直很喜欢夏茗悠写的青春文学。她写的每本都看过除了这本,并且买了十多本当作礼物送人了。
  •     这本书的质量不错,浪费时间呐~~有那时间不如去做理论力学啊
  •     离婚后其实故事更精彩,觉得更应该看一下书。经典
  •     不错的,也很喜欢文初。。。
  •     几个好好的女孩最后怎么都变成了这样的结局?,蛮轻松的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