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意思的故事

出版时间:2010-5   出版时间:中国文联出版社   作者:李国文   页数:322  
封面图片

没意思的故事
内容概要

本书为李国文自选插图本短篇小说卷,主要收录了《喷嚏》、《幸福》、《紧邻》、《微澜》、《天问》、《春游》、《没戏》、《烦恼》、《懊悔》、《当令》等数十篇作品。这些作品内容丰富,构思精巧,文笔精妙,从不同的角度反映了作者的思想感情,充分显示了深厚的文字功底及其独到的写作风格,具有较高的艺术性及可读性,非常值得欣赏。
作者简介

李国文,小说家,散文随笔作家。男,1930年生于上海,祖籍江苏盐城。1947年就读于南京国立戏剧专科学校,1949年到北京,先进华北人民大学三部学习。后到中央戏剧学院研究部工作。1952年参加抗美援朝。1954年回国,在中国铁路总工会宣传部任文艺编辑,1986年后,到中国作家协
书籍目录

喷嚏别扭梦想幸福孤独怅惘紧邻逝情好人微澜变异丑事小事四季膏药天问钥匙春游游春烦恼没戏没劲没法失望圈套懊悔钓鱼心病邂逅快乐痛苦病友当令见鬼亲友棋篓黄昏骆驼端阳
章节摘录

  喷嚏  他喜欢拳击。
  他的对手也喜欢拳击。
  他说:“拳击运动太具有刺激性了。
”他的对手也说:“相对地讲,足球场上从来不是自始至终都惊心动魄的,还是看拳击过瘾!”  他说:“我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不提倡这项运动,可能认为拳击野蛮、粗暴、残忍吧?”  他的对手打了个喷嚏后接着说,“好像有点开禁了!”  他笑了笑:“也许,压根儿原来就不曾禁过,只不过我们同胞有种自己先禁起来的优良品德,便自觉地禁了。
”  在边缘所,某省科学院专门研究一种叫做边缘科学的研究所里,无独有偶,江斌和张晓(大家叫他阿弟)是拳击迷。
有时候,他们两个还比划两下,挺像回事的。
虽然他俩是对手,但并不会真打的。
  请放心,知识分子属于君子一类,君子动口不动手。
  “其实,”江斌说,“拳击并不野蛮,相反,我认为很文明。
在大庭广众之中,被对手公开地打倒在地,或公开地把对手打倒在地,总比两个人拥抱在一起,亲亲热热,结果腰里却被捅了一刀,或捅对方腰里一刀,要光明磊落得多。
”  他当然是有感而发,他这番话是抛给阿弟的。
  阿弟不傻,张开嘴又打了个喷嚏,算了,他没有必要计较。
  大家觉得他不在意好,这样比较费厄泼赖些。
因为阿弟当上了所长。
江斌没当上。
而在这以前,边缘所每个人也包括阿弟,都认准了江斌唾手可得这个位置,所以现在说两句带刺的话,理属正常。
  他笑笑。
他也笑笑。
  在拳击问题上,他俩观点一致。
  江斌未能如愿登上所长宝座,相当憋火。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他应该当所长。
阿弟不应该当。
但新来的省科学院院长,硬是改变了老所长的决定,气得他真想和阿弟拳击一番,打得他死去活来才解恨。
可实际上,宣布任命那天,江斌还是很绅士风度地向胜利者表示祝贺。
张晓患有过敏性鼻炎,一个响亮的喷嚏,解除了彼此的尴尬心态,很好,大家一笑了之。
  然而又不能“了”,第一个是夏老——前所长,边缘科学的奠基人之一,老前辈,长者,某种程度上的活菩萨。
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这个院长,跟他过不去?  三年前,夏老在他遗嘱里就写了,万一他如何如何,接替他任所长的最佳人选,舍江斌莫属。
无论领导才干,组织能力,治学态度,待人接物,都是一流的。
这些方面,阿弟也承认自己要略逊一筹。
他说,很坦率:“江斌确实比我能干。
但领导上要我当这所长,焉知我就干得不会比他强呢?”阿弟有他的拗劲,他认为做所长比作论文容易。
因为不需要真正的学问。
  夏老就看不上阿弟这不谦虚。
他不了解院长为什么相中这种人?其实他一说再说,从这位昏君(院里人背后都这样称呼)到任起,他就推荐他得意门生江斌。
怕还不够分量,在遗嘱里先把这接班人身份肯定下来。
用心良苦,连江斌也感激万分。
但夏老这几年总不病危,因此,遗嘱总没法拿出来。
子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虽然,这写在遗嘱上的话,多少有皇位继承权的诏书味道,但老人家不到咽气那一刻。
估计昏君决不会心动的。
  江斌才不愿因此咒老师早死,他心不那么恶毒。
在边缘所,甚至在整个省科学院,都知道,早早晚晚的事,他当所长,没有第二个竞争者。
  阿弟?阿弟是谁?阿弟就是张晓,那么张晓是谁?谁都不曾听说,省科学院里出来一匹黑马。
公布各研究所领导班子名单时,全院上下都怔住了。
  夏老有些后悔。
关键时刻要坐镇在院里就好了。
  偏偏这个夏季,老人家身体出奇的健康,竟不用拄手杖,扶着他关门弟子,一位女研究生那嫩白如藕的裸臂到海滨避暑去了。
小丁,就是这位女弟子,是要攻博士学位的,然后到威斯康星去。
“走吧,走吧,夏老,省城太热,去洗洗海水澡吧!”  “好好!”夏老欣然同意,“等我作完这次学术报告。
”  学术报告会本来定在上午,昏君打电话来说有会,改在下午。
其实。
作哪门子报告呢?又何必非让院领导来听呢?很清楚,这是夏老的天鹅之歌,以后他不当所长了,这种学术例会的讲坛便没有他的份了。
江斌知道恩师的心理,让他作一次告别演说,也让院领导来听听他对于边缘科学的伟大贡献。
江斌负责张罗,“下午行吗,老师?”  “下午就下午!”  “说定了院领导都来!”  “来就好!”  夏天,下午两三点钟容易犯困,夏老自己讲着讲着也没了精神,就别说会场里的听众了。
其实边缘科学是饶有兴味的,夏老也深入浅出地举出了不少例子,也有照顾像昏君这类门外汉的意思。
但人们眼皮还是直打架,只不过顾及这位名人的面子,包括昏君在内,都在硬挺着和困意挣扎,没有退席。
阿弟对学问倒很潜心,满以为夏老会讲出一些真谛,谁知听了听,却是一次科普讲座。
他便有些不耐烦,不耐烦便不再听,不再听时耳边便有嗡嗡之声,挺催眠的。
他坐在前排,怕睡着失态,连忙揉眼睛,不想触着鼻子,竞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主持会场的江斌也不客气,认为他大不敬,斥责地叫了一声:“张晓……”  阿弟有他的拗,既然没啥听头,站起来退出会场。
  夏老愈讲愈没劲,草草收兵,大家礼貌地鼓掌,一点也不热烈。
当天晚上。
小丁陪他去海滨城市了。
  老人家以为万无一失的,所里民意测验的票数,江斌名列榜首。
他对干部处处长老周叮嘱再三:“别人我是不放心的,边缘所是省科学院的强项,出成果的单位。
三年前我就把担子卸给江斌,年轻人要多看看为好,我冷眼旁观这几年,此人堪称德才兼备,是好苗子。
”  老周同意:“所里再挑不出别人!”  他怕不牢靠,临上火车前,由小丁陪着,去见了那位昏君。
院长以为他来征求对学术报告的意见,连忙封他的嘴:“讲得好,好!”  “不行了,老了。
”他索性开门见山,不绕圈子,无论按年龄,按资历,他绝对可以倚老卖老。
“是这么回事……”他讲明了来意。
编辑推荐

  李国文,小说家,散文随笔作家。曾任中国作家协会理事,主席团委员,《小说选刊》主编。  本书收录了他近年来所创作的中短篇小说共三十九篇,主要包括《别扭》、《幸福》、《逝情》、《丑事》、《天问》、《游春》、《懊悔》、《病友》、《见鬼》、《骆驼》等,供读者朋友们欣赏。
评论、阅读与下载

没意思的故事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