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羊里的西夏

出版时间:2008-10   出版时间:中国文联出版社   作者:党益民   页数:318  
封面图片

石羊里的西夏
内容概要

  《石羊里的西夏》是继《尘埃落定》之后又一部少数民族史诗巨著,第一部全程演绎西夏历史解密西夏覆灭的长篇小说。《石羊里的西夏》紧紧围绕着党项政权西夏王朝的灭亡为中心,重现了党项族蒙古族女真族在争夺北方土地时的历史场景;把羌族的一支——党项羌的文化融入到神话与梦境中,再现了一个古老民族的风情。该书语言直白简洁,掷地有声,充满西北风情;情节紧凑、人物鲜明,宫廷争斗与战争描写同样精彩。党项人原本和羌族同宗,唐代以前一直居住在四川汶川、茂县一带。其后的两宋时期,迁出故地的党项人励精图治,建立起雄踞西北的西夏王朝(1038~1227),先后与两宋、辽、金等政权鼎足而立。1227年,西夏王朝在蒙古铁骑的践踏之下土崩瓦解,人民被屠杀,大量有关资料、文物不知所终。近八百年来,由于史料阙如,这个盛极一时的王朝一直在历史的风烟中若隐若现,没有人能够窥见其庐山真面目。
作者简介

党益民,陕西富平人,1963年生,鲁迅文学奖得住,诉讼法学研究生,武警交通二总队副政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先后40余次进藏,12次立功。出版长篇小说4部,散文集1部,长篇报告文学1部。其中:长篇小说《喧嚣荒塬》获中国作家“大红鹰”文学奖,巴金文学院优秀作品奖;长篇小说《一路格桑花》入选新闻出版总署向全国青少年推荐的“百部优秀图书”;长篇报告文学《用胸膛行走西藏》获第十届全军文艺新作品一等奖,第四届报告文学“正泰杯”大奖,第四届鲁迅文学奖(2004—2006年)全国优秀报告文学奖。

章节摘录

  买下这尊石羊时,我绝对没有想到其中会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二00八年六月十二日早晨,元大都遗址公园跑步。
这是我坚持了多年的习惯。
对于一个党项后裔来说,元大都是一个让我感慨万千的地方。
因为八百多年前,我们党项人的西夏王国被成吉思汗消灭了。
  三天前,我才从汶川地震抢险救援一线回来。
那里的龙门山断裂带,是我们党项人的同宗羌族的聚集地。
西夏立国前的唐代,我们的祖先就生活在那里,西夏灭亡后他们又回到了故地。
那里的汶川、茂县、理县、北川、丹巴的羌寨被誉为“云朵上的村落”,历经千年沧桑的碉楼被称为羌族建筑的“活化石”。
然而,“5.12”大地震却改变了那里的一切,夺去了那里八万同胞的生命,萝卜寨等许多羌寨被夷为平地,北川羌族民俗博物馆中的四百多件羌族文物被毁,许多羌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人也在地震中遇难。
所幸的是,那里最具羌族特色的古碉楼只有三座出现裂缝、楼尖部分垮塌,其他都完好无损。
我在桃坪羌寨亲眼看见,古碉楼背后著名的“鱼脊梁”没有一丝裂缝。
  汶川地震过去整整一个月了,但我还没有完全从悲伤的情绪中走出来。
现在,我正在努力恢复以前的生活状态。
  这天早上,我在元大都跑步时遇到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说,他是地铁十号线工地的民工,地铁就要通了,他要回老家收麦子了。
可是奥运会马上就要开了,现在安全检查可严了,要是带着一件宝贝回家,肯定会在火车站被警察逮住,说不定还得坐牢。
我听他说得玄乎,便起了戒心,怀疑他是我们常见的那种骗子。
但时间尚早,我用不着急着回家,便问他什么宝贝。
他神秘兮兮地从怀里掏出一个东西,说是元朝时期的石羊,一个月前在地铁里施工时挖出来的。
地铁十号线沿元大都遗址绕北三环而行,下个月就要起运通车了;地铁五号线从元大都遗址穿膛而过,早在去年十月就开通了。
男人工服上印着某某集团公司,看上去憨厚老实,不像是骗子。
我半信半疑,蹲下来看他手里的石羊。
  石羊憨态可掬,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我惊奇不已。
再仔细一看,感觉有些似曾相识,但又一时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尽管上面还沾有泥土,但我一眼就认出是块贺兰石。
难道真是元大都地下的文物?如果真是这样,怎么会是一块贺兰石呢?难道这石羊跟遥远的西夏有什么关系?我对与西夏有关的事情一向很敏感,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用八百块钱买下了石羊。
心里想,即便是个假的,摆在屋里欣赏也很不错。
  我问民工:“你是什么时候从地铁里挖出来的?”民工以为我想反悔,下意识地将钱揣进兜里:“一个月前啊,咋啦?”“具体是哪一天?”  民工想了想说:“五月十二号,就是汶川地震那一天。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脚下晃了一下,我不知道咋回事,以为是加班施工太累了,闭上眼休息了一下。
等我再睁开眼睛,就看见了这玩意儿。
后来才知道四川地震了。
”  我心里“咯噔”一下:汶川那边的羌族聚集地一地震,北京这边的元大都遗址下面就发现了可能跟党项羌人有关的石羊,难道真有这么离奇的事情?  我疑疑惑惑地回到家,迫不及待地把石羊仔细刷洗干净。
我嗅到了一股腐朽的羊血的味道,惊奇地发现石羊的肚皮下面有一行字,竟然是西夏文。
我的心一阵狂跳,急忙拿起电话打给夏教授。
接电话的不是教授,而是夏雨。
夏雨听出是我,说你有病呀,这么早打电话。
我说我有急事,找教授。
她说我爸遛弯去了。
我把石羊的事对她说了,她说你下班后拿来让老爷子看看不就得了。
  我一整天都处在极度兴奋之中。
如果石羊真是西夏时期的物件,那它就跟我太有缘了。
小时候常听老人讲,我们的祖先是党项人。
十几年前,我回陕西老家翻修祖屋,在屋梁上发现了我们的《党氏族谱》,那上面清清楚楚记载着我们的祖先是在西夏灭亡后迁徙入陕的党项。
祖先们为了躲避蒙古人的追杀,隐姓埋名,不再使用党项语言,不再穿党项服饰,不再留党项发式,不敢承认自己是党项人,久而久之,党项人就这样从人间“蒸发”了。
很多年后,为了让后代记住自己是党项后裔,才开始姓“党”。
从此,我对党项祖先和他们建立起来的那个神秘的西夏王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西夏王国是一个以党项为主体,包括汉、吐蕃、回鹘在内的多民族地方政权。
西夏立国一百九十年,帝王更替了十代,疆域广阔,包括今天的宁夏全部、甘肃大部、陕西北部、青海东部和内蒙古部分地区。
西夏“点集不逾岁、征战不虚月”,前期与北宋、辽抗衡,仅与北宋就进行了长达一百多年的战争,同时又攻灭甘州回鹘、凉州吐蕃;后期与南宋、金成三足鼎立之势,数十年兵连不解,最后被蒙古人所灭。
这么一个“以武立国”雄霸西北的军事强国,最后为何会被蒙古人消灭?而且蒙古人为何会对西夏进行惨无人道的屠城,使得党项人包括他们的历史、文字几近灭绝?当年元朝人为宋、辽、金三朝修史,为何唯独没有为西夏修史?致使我们今天翻遍了“二十四史”也寻找不到西夏史。
尽管党项人的许多风俗文化在他们的后裔羌族人身上得以传承,但是作为一个独特民族,党项早已从历史的长河中消失了,连同他们创制的奇特文字。
  所以,西夏文在世界上被视为“绝学”、“魔鬼文字”。
所有这一切,都给这个消失在丝绸古道上的王国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
  我想撩开这层神秘的面纱。
在搜集资料研究这个神秘王国的过程中,我结识了夏教授,并很快与他成了忘年交。
夏教授是B大的研究生导师,在研究西夏历史和文字方面很有成就,与当代西夏史学家韩荫晟、李范文、史金波、杜建录、吴峰云、吴天墀、韩小忙等人齐名。
我曾经陪同夏教授多次去过四川的理县、茂县、丹巴美人谷等地考察古老的羌族文化。
听夏雨说,这次汶川地震发生后,夏教授当即捐出二十万元稿费,指定用于修复被毁坏的羌寨和古碉楼。
  夏教授经常推荐一些西夏史学家的书籍给我看,比如,《西夏纪》、《宋西事案》、《西夏战史》、《西夏简史》、《西夏文化》、《西夏与周边民族关系史》、《党项与西夏资料汇编》等等。
其中韩荫晟老先生编撰的《党项与西夏资料汇编》这部书就有四卷九册,而且是竖排版,我都基本读完了,但我知道这还远远不够。
面对神秘的西夏历史,我感到了自己的浅薄,我无法穷尽这段历史,但我可以用自己的方式去亲近它、抚摸它。
  许多时候,我对八百年前的西夏所发生的一切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我就曾经生活在那个时代,那些帝王将相,那些血腥的场面仿佛就发生在眼前。
其中最吸引我的是西夏的最后一个帝王李。
恍惚中,我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李。
我时常有一种强烈的叙述欲望。
好像我来到这个世界上,就是为了告诉人们八百年前曾经发生的那一切。
我想把我所知道的西夏,那个属于我自己的西夏写出来,告诉世人,这是我多年的一个梦想。
  晚上,我抱着石羊去找夏教授。
教授还没回来,夏雨一个人在家。
她穿着一袭宽松的白色棉布睡袍,不知道是刚回家换上的,还是压根儿一天就没出门。
她喜欢穿棉布衣裳,喜欢光着脚丫在木地板上走来走去,有点波希米亚的味道。
她是搞服装设计的,人很漂亮,在服装设计圈里小有名气,她穿着自己设计的服装还上过《时尚》杂志封面呢。
  我问她:“教授呢?”  她说:“开会去了,还没回来呢。
”  “你怎么不出去玩呀,整天猫在家里,都快变成‘物干女’了。
”  “够前卫的啊,还知道‘物干女’?什么‘物干女’,我都快  变成剩女了。
”“圣女好啊,圣女多纯洁啊。
”“纯洁你个头!”她笑着骂我一句,转身进了厨房。
“现在,又变成野蛮女友了。
”  夏雨给我端来一杯咖啡,味道很纯正,我喝了一口说:“条件别太高了,赶紧找个人嫁了得了,免得老让我惦记。
”她笑着说:“惦记什么呀,我干脆嫁给你得了。
我属羊,你属兔,  卦书上说了,属羊的最适合嫁给属兔的了,我们就搭伙过吧。
”我笑着说:“典型的‘结婚狂’,逮谁想嫁谁。
”我们开着玩笑,夏雨打开电视,新闻里说今天的奥运圣火已经传递到了贵阳,明天将传到凯里。
我让夏雨将电视调到新闻频道,想看看汶川地震的最新情况。
白岩松正在神情凝重地直播。
夏雨说,今天是地震整一月,新闻频道一直在直播纪念节目。
新闻里说,前几天因救援灾民失事的直升机的残骸已经找到,五名机组成员和机上的灾民全部遇难。
特级飞行员、机长岳光华是少有的羌族飞行员,是当年周总理亲自选定的第一批少数民族飞行员之一。
他的家乡就在地震重灾区汶川与茂县之间的南兴镇。
救援开始后,还有几个月就要退役的他,每天驾机在家乡的天空飞来飞去,就在他第六十四次执行救援任务时飞机坠毁了,他将自己的生命永远地留在了那片生他养他的古老羌地……  正看着电视,教授回来了。
我对教授说了早上在元大都遇到的事情,并把石羊拿出来给他看。
教授带我走进书房,拧开工作台灯,戴上老花镜仔细端详石羊。
我提醒他说,石羊肚皮上还有西夏文呢。
教授用放大镜一看,惊讶地说:“真是西夏文,而且是难得一见的西夏篆书!”  我问教授:“那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  教授一字一句地念:“白、高、大、夏、国、秘、史。
”夏雨觉得惊奇,凑过来问:“‘白高大夏国’是什么意思?”教授说:“就是西夏的意思。
西夏是宋代时我们汉人的叫法,  而党项人把自己的国家叫‘白高大夏国’。
”  我欣喜若狂:“这么说,真是西夏的物件?”教授点了点头。
“这石羊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真是可爱!”夏雨说着,突然惊叫一声:“呀,这石羊的形状怎么跟我的玉羊一模一样!”  夏雨取下自己脖子上的玉羊,比对了一下,除了不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其他几乎一模一样。
我和教授也感到很吃惊,仔细比对,真是惊人的相似,难怪我早上一看见石羊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和夏雨问教授这是怎么回事。
教授说,夏雨的玉羊是许多年前一个西夏考古学家朋友送给他的,至于朋友从哪里得到的,就不得而知了。
这事简直太神奇了!  夏雨好奇地用手去摸石羊睁着的那只眼睛,那眼睛突然陷了进去,夏雨又是“呀”的一声惊叫。
只听“嘎嘎”几声怪响,石羊的脊背上慢慢裂开了一道缝,转眼间裂成了两瓣,像杀开的西瓜一样摊开在书桌上。
我吃惊地发现,石羊肚子里竟然藏着一个羊皮囊。
教授用镊子小心翼翼地剥开羊皮囊,剥了一层又一层,一共剥了三层,里面露出六册黄褐色的古书。
  夏雨惊讶地说:“太神奇了,有点像指环王!”  教授说:“这是一部《白高大夏国秘史》。
”  我激动得双手直哆嗦:“真没想到,石羊肚子里藏着一部西夏秘史!”  教授坐在椅子上,显得很累,好像打开三层羊皮囊耗尽了他的全部力气。
  我问教授:“蒙古人消灭西夏时,不是烧毁了西夏所有的书籍吗?怎么突然会在元大都遗址下面发现西夏秘史呢?”  教授没有马上回答,仔细翻看着古书,过了一会儿才说:“刚才我怀疑这是《夏国世次》中的一部分,但现在看来不是,这是一部历史上没有过任何记载的奇书。
”  我说:“我以前听您说过,《夏国世次》是罗世昌写的,共有二十卷,在西夏灭亡时被蒙古人烧毁了。
可是,这部秘史是谁写的呢?”  教授说:“书上没有撰写者的名字,但是在书页里有一枚西  夏文印章,上面刻着‘阿默尔’,这个‘阿默尔’很可能就是秘史的撰写者。
这个人历史上没有任何记载,他也许是西夏的一个无名史官,也许是一个被罢了官的大臣,也许是一个与宫廷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在野文人。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是一个党项人,因为只有党项人才称自己为‘白高大夏国’。
我刚才大概看了一下,这部秘史虽然前半部分已经模糊不清,但后半部分却清晰可辨。
这后半部记载的是成吉思汗第一次攻打西夏开始直到西夏灭亡的这段历史。
尽管这段历史在西夏立国的一百九十年中,只占有短短二十二年,但它的分量很重。
这不仅因为成吉思汗灭绝了西夏,而且西夏的十位帝王中有五位在这短短的二十二年内先后更替……”  “可是,蒙古人怎么可能将秘史保存在自己的都城里呢?”  “是呀,我也纳闷,这是一个谜。
”  我翻看着书页,觉得很是惊奇:“教授您看,这书里有时是楷书,有时是草书,有时又用奇怪的符号代替,有个别地方甚至还使用了汉语,这是为什么呢?”  “这又是一个谜。
”教授说,“也许当初写此书的人怕招来杀身之祸,才采取这种奇怪的记述方法,因为这毕竟是一部不可示人的秘史。
”  我们正说着,夏雨突然惊叫一声:“看那羊皮!”  我们扭头一看,刚才剥下来的那堆羊皮在轻轻颤动,像一个受伤的人在那里痉挛,又像是干枯的树叶在烈日下沙沙卷曲,羊皮渐渐变干、变硬,最后“嘎嘣嘣”碎成了粉末。
我们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教授说:“不好,秘史很有可能也会变成粉末。
”  我着急地说:“那怎么办?我们赶快跟文物局联系,他们有保护经验。
”  教授说:“来不及了!现在是晚上,上哪儿去找人?你赶快打开电脑,我口述,你记录。
我们要抢在秘史消失前把它全部整理出来,然后再交文物局。
”  夏雨帮我打开电脑,教授翻开秘史,开始口述。
我坐在电脑前“嗒嗒嗒”地敲击键盘,记录着我们党项民族最后的那段历史。
恍惚中,我仿佛看见了八百年前的自己,那个叫尕娃的男孩。
我也看见了夏雨,那时她不叫夏雨,叫阿朵。
编辑推荐

  骁勇中善战的古老民族——党项,西北190年的强大帝国——西夏,湮没800年后,藉小小石羊里藏匿的密码,再现末世苍凉。  鲁迅文学奖得主党益民最新力作  花费10年时间研究西夏历史  第一部全程演绎西夏历史解密西夏覆灭的长篇小说  鲁迅文学奖得主党益民最新力作。  继《尘埃落定》之后又一部少数民族史诗巨著  语言直白简洁,掷地有声,充满西北风情;  情节紧凑、人物鲜明,宫廷争斗与战争描写同样精彩;  小说紧紧围绕着党项政权西夏王朝的灭亡为中心,重现了党项族蒙古族女真族在争夺北方土地时的历史场景;  把羌族的一支——党项羌的文化融入到神话与梦境中,再现了一个古老民族的风情。  曾经雄霸西北数百年的西夏王国,为何会突然消失在蒙古铁骑之下?强悍无比的党项骑手 和灭绝的西夏文明,给我们留下了怎样的沉痛和感慨?不妨听听一个党项后裔作家撕心裂肺的呼喊!  看倦了大唐大汉大明大清王朝的兴衰,不妨读读西夏王朝的覆灭?  曾经纵横驰骋于长城北的铁蹄,怎么会陷落在中土田园的夕阳里?  身为党项族后裔,作家能带给我们怎样的沉痛和感慨?  西夏王朝的盛极一时与迅疾衰败,使它像划过历史长空的一颗流星。因为遗迹的泯失,史料的阙如,有关它兴废存亡的一切,都成了一个难解的历史谜团。作者在外战与内战、兵虞与心战的立体画卷之中,慨叹着一个民族的勃兴,也悲叹着一个民族的衰亡;作品在西夏秘史的出色文学演绎中,字里行间都回荡着对“和”字的深切呼唤,从而使这份西夏历史的个人想象,具有了今人的深刻反思,具有了现代的启人深意。  ——著名评论家 白烨

图书标签Tags

西夏,历史,小说,历史小说,中国文学,当代文学,文学
评论、阅读与下载



石羊里的西夏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看着质量不错呢,很值得一看的经典好书。
  •     觉得好看,但是蔡骏的小说都好看。
  •     看看中国的诺贝尔作品。,我很羡慕温暖和南弦的爱情
  •     包括这本,故事把我带入到了战国时代
  •     马修这个真实的人,不错 很好看
  •     收藏用的呃,感觉自己和你很像。
  •     当当一如既往的好,孩子特爱
  •     一直很喜欢张悦然,是百看不厌
  •     送人看的,找一套的便宜
  •     很好。儿子也很喜欢,情节叙述还不错
  •     一般的心理学原理,排版不错
  •     这是我最喜欢的作者之一。这是我最喜欢的推理小说系列,it's written.很多事情
  •     书定价贵不说,跟鬼吹灯不一样的感觉
  •     看完使我受益匪浅!,非常very
  •     每个人都是泽泽,但是看起来不错
  •     也会有更多收获,幻王我觉得很不错。。。即使它挂掉了
  •     直追魏晋风度。。。,可增加历史知识。
  •     我眼前一亮。让经典兵法丛书继续传下去吧......,送外甥儿
  •     辛夷坞的书每一本都这么好看,OK!!
  •     但还是蛮新的,好好看一下子就看完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