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

出版时间:2007-1   出版时间:中国文联   作者:戴·赫·劳伦斯   页数:274  
封面图片

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
前言

  尽管有人断言,在我们所处的这个数字化时代,人的“动感地带”已转到了网络游戏、MP 3和FLAsH漫画等这些纯粹诉诸感官的领域,高雅的“文学”已成为沉睡的过去。但我们仍然看到,为数众多的对人生有了一点切身感悟的年轻人,终于还是徘徊到了中外文学经典的面前,希冀得到某种大智慧的点拨。英国的大剧作家琼森在评论莎士比亚时曾说过,“他并不囿于一代而临照百世。”看来,文学经典就是这样一种“临照百世”的大智慧。  然而,对于由影视和网络媒体哺育长大、只相信“直觉”和“本能”的新新人类来说,要真正进入“文学”的殿堂,他们的面前却有一道难以逾越的障碍。因为“文学”殿堂的“入门”,是需要具备某种特殊的认知和审美判断力的。此言既出,我几乎立刻就感到有人在一旁暗自窃笑:“都什么年头了,还跟我胡诌什么认知和审美的判断力!我只需凭借我的感觉,只要我觉得好看、好听、好玩,那就足够了。”是的,“认知和审美判断”这一套说辞,在今天的许多人看来的确是太迂腐了。但反过来,这岂不又证明,今天要进入“文学”的殿堂,则已成了一件近乎奢侈的享受。因为要获得这样的一种享受,仅仅凭着一个人的直觉和本能,那是远远不够的。它是必须支付可观的一笔学费——即需要经过一定的训练,具备一定的知识的积累之后,才能获得的一种认知和鉴赏的能力。而这种能力,从另一个角度看,不啻又是人逐渐摆脱其生物性的本能、进入文明的一个标志。  那么,也许有人又要说了,即使我有意涉足于“文学”,但现在的图书市场上中外名著经典浩如烟海,我总不能毫无选择地“拾到篮子里就是菜”嘛。的确,人的时间和精力是有限的,这就产生了“好中选优”的必要。我们这套《外国文学名著典藏书系》,就是基于这样的原则一部一部地遴选出来的。当然,编者无意自诩所选的每一部作品都是尽善尽美的名篇名译,但是我们相信,由于所选作品的译者基本上都是对外国文学素有研究的学者,他们的高品位的人文修养,准确而传神的译笔,以及他们提供的与作品内容或成书背景相关的照片、插图和评析性的文字,一定能使有志于深入文学堂奥的青年人“开卷有益”。
内容概要

在二十世纪的世界文坛上,戴•赫•劳伦斯是个打眼的作家。这不仅因为他的重要作品《虹》、《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以及他的画作曾遭查禁,在全世界闹得沸沸扬扬;甚至也并不完全因为他作品中出现的众多的性爱场面的描绘;让劳伦斯长久地吸引全世界读者的,是他作品柔丝般细腻的描写和结构,和他笔下对世界人生、对生存与死刻两性关系的透彻探察。 劳伦斯也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中短篇小说作家,他的中短篇小数点同样涉猎广泛,描摹精细,取得了很高的艺术成主不。其中,中篇小说的代表作《狐》是一篇富含心理内容的作品,作者以一只狐狸作为贯穿全篇的象征,表现人表隐秘的潜在意识。
作者简介

戴•赫•劳伦斯(1885-1930),英国现代著名小说家、诗人。生于诺丁汉郡一个矿工之家,毕业于诺丁汉字大学师范专科。曾做过职员和教师,后专事文学创作。主要的创作年代都在英伦中部和国外漂泊。一生共创作了十部长篇小说,其中《虹》(1915)和《恋爱中的女人》(
书籍目录

春天的阴影玫瑰园中的影子菊花的清香你触膜了我马贩子的女儿两只蓝鸟太阳美妇人狐

章节摘录

  春天的阴影  一  从树林里穿过去,路可以近上一英里。
赛森不假思索地来到铁匠铺旁,打开了林场大门。
铁匠和他的伙计静静地站在那里瞧着这个非法闯入者。
但是赛森的外表完全是个绅士,使他们不愿上前干涉。
他们沉默地看他穿过那片小小的田野,进入树林。
  这个早晨和七八年前那个春光明媚的早晨完全一样。
大门边,几只白色和黄色的鸡在啄食,把地上和田野里扒得遍地是鸡毛和垃圾。
在树篱中的两株粗壮的冬青树丛之间,有一个隐蔽的豁口,从豁口间横着的栅栏上面可以爬过去,进入树林;栅栏的横木上还像过去那样留着护林人靴子磕出的印痕。
他又回到了这个恒久不变的天地。
  赛森心里格外高兴。
他像一个静不下来的幽灵,回到了他的故乡。
他发现故乡毫无变化,正等待着他。
那棵榛树仍然朝下面伸展着它愉快的枝条,在树荫下的茂密草丛中,仍然稀稀拉拉地长着几棵无精打采的风铃草。
  穿过树林的那条小径,有一段路轻松地蜿蜒于一条小山坡的顶上,周围是一片长满细枝条的橡树,它们的叶片刚刚变成金黄色。
而在地面上,到处是香车叶草,成片的山靛和一簇簇的风信子,组成了一块块菱形的图案。
两棵砍倒的树仍然横躺在小路上。
赛森跳跳蹦蹦地奔向一片崎岖不平的陡坡,又来到一片开阔的田野,这片田野朝向北方,仿佛是从树林向外边看的一扇大窗户。
他停了下来,越过小山顶上的平坦田野,注视着在那片光秃的高地上零乱地坐落着的小村庄。
它好像是从飞驰的工业列车上扔下来,遗弃在那里的。
  村里有一座僵直的新式灰色小教堂,还有一幢幢一排排零乱坐落着的红砖住宅;村子背后是闪着亮光的矿井井架和隐约可见的矿山。
一切都毫无遮盖,暴露在露天里,连一棵树都没有!这一切全都没有变。
  赛森满意地转过身去,想走上那条笔直下坡通向树林的小路。
他怀着一种奇妙的兴高采烈的心情,感觉自己又回到了一个地久天长的幻境里。
他猛地一惊,一个护林人正站在他前面几码远的地方,挡住了他的去路。
  “先生,你走这条路要到哪里去?”那人间道。
他的问话带着点挑衅的口气。
赛森用不带成见的敏锐目光注视着他。
这是个二十四五岁的年轻人,面色红润,相貌英俊。
他那双深蓝色的眼睛正咄咄逼人地打量着这个闯进来的人。
他长着一嘴浓密的黑胡须,在一张略显软弱的小嘴唇上方修剪得短短的。
从各方面来讲,这都是个很有男子气概的漂亮小伙子。
他的身材比中等略高一些,胸膛有力地挺出,体魄健壮,背脊笔直,态度逍遥自得,使人觉得他充满了生命活力,仿佛是一股自身具有良好平衡能力的粗大的喷泉。
他站在那里,枪托放在地上,不太有把握地用疑惑的眼光瞧着赛森。
那个擅自闯入者用烦躁不安的目光打量着这人,目光穿透了他的内心,全然不顾他的职务,护林人很困惑,脸上飞起了红晕。
  “内勒在哪里?你接替了他的工作吗?”赛森问道。
  “你不是从主人的宅子那里来的吧,是吗?”护林人问道。
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宅子里的人都不在。
  “不,我不是从宅子里来的。
”另一个人回答,仿佛觉得很有趣。
  “那么我是否可以问问,你要上哪儿去?”护林人问。
他有点恼火了。
  “我上哪儿去?”赛森重复道,“我要上威利沃特农庄去。
”  “你不该走这条路。
”  “我想是的。
沿着这条小路,走过井边,然后出那座白色大门。
”  “可是这条路是不对外开放的。
”  “我知道不对外开放。
内勒在这里的时候,我经常来,所以才忘记了。
顺便问一下,他现在在哪里?”  “他患了风湿病,成了瘸子。
”护林人不太情愿地回答。
  “是吗?”赛森难过地叫起来。
  “那么你又是谁?”护林人用另一种语调问道。
  “约翰?阿德利?赛森。
我过去住在科迪街。
”  “你过去追求过希尔达?米勒希普?”  赛森的眼睛睁大了,露出一丝苦笑。
他点了点头,接着是难堪的沉默。
  “那么你——你又是谁?”赛森问道。
  “阿瑟?皮尔比姆——内勒是我的叔叔。
”另一个答道。
  “你住在纳托尔这里吗?”  “我寄住在叔叔家——内勒家。
”  “哦!”  “你是说,你要到威利沃特去?”护林人问道。
  “不错。
”  沉默了一段时间,护林人突然说道:“我正向希尔达?米勒希普求爱。
”  年轻人用几乎使人怜悯的顽强挑战目光注视着闯入者。
赛森不得不对他另眼相看了。
  “你在向她求爱?”他惊讶地问道。
护林人的脸一下子羞得通红。
  “她已经和我相好啦。
”他说。
  “我倒不知道!”赛森说。
另外那个人不安地等着。
  “那么,事情定下来了吗?”闯入者问道。
  “什么,定下来?”对方绷着脸反问道。
  “你们是不是很快就要结婚了,还有诸如此类的事?”  护林人默默地瞪大眼睛注视了一会儿,显得无可奈何的样子。
  “我想是吧。
”他很不情愿地说。
  “嘿!”赛森仔细地观察着对方。
过了一会儿,他添上了一句,“我已经结婚了。
”  “你已经结婚了?”对方不敢相信地问道。
  赛森露出了闷闷不乐的勉强笑容。
  “我已经结婚十五个月了。
”  护林人惊讶地瞪大眼睛望着他,显然是在回忆什么,并且想把事情弄清楚。
  “怎么,难道你不知道?”赛森问。
  “不。
我不知道。
”对方恼怒地回答。
  又沉默了一会儿。
  “哎,好吧!”赛森说,“我该走啦,我想,我可以走了吧。
”护林人却默默地站在那里和他对峙着。
俩人在开阔的草地上踟蹰不前,四周是一簇簇矮小茁壮的风铃草,这是小山坡顶上的一小块空地。
赛森迟疑地朝前走了几步,就停住了。
  “喂,这儿多美啊!”他喊了起来。
  在他面前展现了整个朝下那块斜坡的景色。
他脚下那条宽宽的小路,像一条河似的流淌出去,除了路中间护林人经常走的地方,是一条蜿蜒的绿色细线以外,这条小路上到处都长满了风铃草。
小路像一条小溪,流到下面的平地上便变成了蔚蓝色的浅滩,长着一洼洼的风铃草,而那条绿色的细线,仍然从其中蜿蜒而过,就像一股细小的冰水流过蔚蓝色的湖泊。
而在灌木丛的紫色枝条下面晃动着的暗淡的蓝色湖水,仿佛是有许多花朵漂浮在林地泛滥的河水上。
  “哎,多美啊!”赛森赞叹道。
这儿就是他的过去,是他抛弃了的故乡,看见它如此美丽,他的心被刺痛了。
斑鸠在头顶上咕咕叫着飞过去,天空里充满了鸟儿欢快的鸣叫声。
  “你既然已经结了婚,为什么还要不断地给她写信,给她寄来诗集和别的东西呢?”护林人问道。
赛森吃惊地瞧着他,露出羞惭的神色。
后来,他开始微笑。
  “好吧,”他说, “我并不知道你们……”  护林人的脸又变得通红。
  “可是,你要是已经结了婚——”他责备道。
  “我是结了婚。
”对方玩世不恭地回答道。
  这时,赛森低头朝那条蓝色的美丽小路望去,不禁为自己感到羞愧。
“我有什么权利缠着她不放呢?”他想到这儿,对自己产生了强烈的轻蔑。
  “她知道我已经结了婚,什么都知道。
”他说。
  “可是你一直在寄书给她。
”护林人责问道。
  赛森无话可说,沉默下来,他带着挖苦的神气,又有点怜悯地看着对方。
后来他转过身去。
  “再见。
”他说完就走了。
现在,这里的一切都使他恼怒了:那两株阔叶柳,一株是金黄色的,充满芳香,发出沙沙的响声;另一株浅绿色,硬直的枝条向上竖起。
看见它们就使他想起,他曾在这里教过她如何授粉。
他真是个大傻瓜!他干的这一切是多么愚蠢啊!  “唉,算了,”他自言自语道, “那个可怜的家伙似乎对我怀恨在心,我却要尽力帮助他。
”他心情恶劣地对自己笑了笑。
  二  那个农庄离树林边上不到一百码。
一排树木构成了四方形院子的一边围墙。
农庄的房子面朝着树林。
赛森怀着复杂的感情注意到,李子花纷纷扬扬落在一片茂盛的、色彩鲜艳的樱草花上。
这片樱草还是他亲手种在这里的。
它们繁殖得多快啊!在李子树底下,长着大丛樱草,有大红的、粉红的、淡紫色的。

图书标签Tags

劳伦斯,中短篇小说,小说,英国文学
评论、阅读与下载



劳伦斯中短篇小说选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众所皆知劳伦斯的恋母情结大多数人把它叫做俄狄浦斯情结,其实这是界定意义上的错误,俄狄浦斯是在不知情的状态下弑父娶母,知情后自刺双目流离失所历尽磨难,荷马所要表现的无非是人们在黑暗中寻求神谕在精神领域里的指引。而劳伦斯和大多数少年一样属于初萌时期对母性的依恋罢了,后学者总是喜爱赋予先哲以迥异性情来彰显其与众异同
    翻开劳伦斯的《中短篇小说选》不难看出作者在深受弗洛伊德心理分析学和托马斯曼表现风格影响的同时也融合和众多希腊神话传说的元素,其小说中揉入众多欧洲绘画所展现的思想。《春天的阴影》希尔达没有消除对阿迪精神上的觊觎之前不会同包括皮尔比姆在内的任何人结婚,劳伦斯之所以选择让旧恋人在春天里相见与波提切利的《春》中表现的新柏拉图似的情感大体相同。“阴影”想必是代表小说中的人物并没有像画中肉体和精神上的一致和谐,而是各自背叛了肉体而煎熬于情感里的不能割舍。《玫瑰园中的影子》开篇男主人对着题为《走投无路的牡鹿》怀有敌意的打量也暗喻了绘画对作品情节和意境上不可缺失的引导性。在劳伦斯的众多作品中各类绘画的影子始终不断显现,这也充分显示了
    遇到了弗丽达时,她已然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但这丝毫没有防碍劳伦斯的情感,青年时代的恋人吉西在肉体上对于懵懂期对女性的认知仅停留在母亲和神话为主题的绘画中的丰盈健硕的女人身体上的劳伦斯没有多少吸引力,弗丽达恰是母性与能激起劳伦斯“性”志(浸透了性)的集合体,这对于劳伦斯来说诱惑是致命的,29岁的劳伦斯在私奔中与大他六岁的弗丽达举行了婚礼。小说《虹》的创作中在精神情感和写作风格上劳伦斯都相当依赖弗丽达,也是他的创作巅峰时期,喜爱绘画的劳伦斯也时常把自己的绘画融入其小说中也给他的文学写作带来了更多的灵感和方向,梅布尔,布雷特,斯特恩等女士都对劳伦斯在作品起到过不可或缺的帮助,多萝西•布雷特绘制的《劳伦斯和他的命运三女神》也恰当的表明了这点,而劳伦斯生命中的女神我想应该是母亲莉迪亚•劳伦斯,妻子弗丽达•冯•里希特霍芬,和女友多萝西•布雷特。
    半生中多数时间在墨西哥,美国,英国,德国之间不断奔波的劳伦斯始终受到流感,支气管病,肺病,疟疾的不断折磨。颠簸流离,痛苦中寻求精神的解脱或多或少于俄狄浦斯境遇相似,与其不同的是劳伦斯不是像俄狄浦斯在无奈中等待神祗的降临而是要求得精神上的纯洁与自由以及生活方式上的乌托邦
    在其闪烁耀目灵光作品中,仿佛有个有一些自恋,又稍许自虐的灵魂在肆无忌惮的游荡
  •     这套外国文学名著典藏,本人觉得编译的非常好,图文链接的形式,比以往传统的纯文字配几套插图的小说形式要新颖很多,而且有助于读者了解当时作家写作的背景,和作家的特点特色,从而对作品能有更深层次的把握。是我读这么多文学名著后唯一觉得没有多买几本是遗憾的书。向喜爱文学和生活的读者推荐哦!
    还有强烈建议当当网尽快进货啊,怎么那么多作者的作品都缺货呀!这很令人遗憾。
  •     很不错,慢慢读
  •     书质量很好,纸张也很好,服务很好,经常在这买书的,下次再来买!
  •     打开一看纸张不错 喜欢喜欢
  •     虽然不现实,我最喜欢的一本网游小说
  •     不喜欢。挺幼稚的书,质量好。
  •     好喜欢!!!,特别适合初入职场的女生看。
  •     就是生死斗,虽然城市很大
  •     虽然未看完,把且试天下看完就看这个。
  •     收获太多。感谢作者!,完全看不进去
  •     主要是一些文章里面摘抄的句子。,孩子很爱看。
  •     从高中到现在,是非常优秀的科幻作品
  •     尽管是短篇,毋庸置疑
  •     正待燎原。一场生死难弃的宿命纠葛,包装严实!
  •     那肯定好。,塞万提斯一辈子的作品
  •     朱迪皮考特极力推荐的书,就深深的被这个小女生给吸引住了
  •     王氏风格,阅读起来没什么
  •     沧月的文一直很爱,特别喜欢这本书!喜欢这个作者
  •     正好活动,终于完了……但总觉得第二本的结尾其实不算结尾……
  •     追看八年终于等来一本精选,他还要后面的几本呢
  •     
    但还是想买,这书很好看呐
  •     读起来很亲切,留着给孩子以后看
  •     很感兴趣。,心目中的江湖
  •     今年看的最好看的一本,东西不错也便宜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