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西天

出版时间:2005-1   出版时间:中国文联出版社   作者:张恨水   页数:297  
封面图片

小西天
内容概要

  《小西天》1934年8月21日—1936年3月25日,连载于上海《申报》副刊《春秋》,小说以30年代西安大旅社“小西天”为背景,描写了形形色色的各阶层人士,为我们展示了一幅西北风情图。
作者简介

  张恨水(1895—1967),原名张心远。祖籍安徽潜山岭头乡黄岭村人,生于江西。他一生创作了100多部中、长篇小说,其中大多是章回体小说,总字数约2000万。
书籍目录

第一回
鬼载一车关中来远客家徒四壁渡口吊秦人第二回
作贾入民间路回永寿别家来天上人到长安第三回
来解飘零窥门怜少女愿闻困苦惜玉访贫家第四回
杯水见难求寒工护老万金谈可致猾吏联群第五回
谄笑逢迎挑灯照憔悴饥肠驱迫敷粉学风流第六回
贫女不能羞任教平视西宾何足贵空辱虚心第七回
闻语掩啼痕卖身遭苦留心窥请柬投靠情殷第八回
僻地轻官远来强项令华厅盛宴外有可怜虫第九回
不善恭维求人遭叱咤未能归去随客惑夸张第十回
唐突女郎前露财选色觊觎墙隙里为病伤廉第十一回
夜话凄:京生涯原是梦履痕零乱风雨太欺人第十二回
惭愧没衣裳垂帏避客辛勤省膏火拂晓抄书第十三回
作嫁固难卖身怜商品为奴亦乐破产说农家第十四回
别有悟心西人谈建设不无遗憾寒土种相思第十五回
苦口婆心不平空拍案钱声灯影可怜正卖人第十六回
帘幕隐啼痕难逃冷眼衣冠夸幸运曾到权门第十七回
莫问女儿身难言隐痛争看贵人脸共仰高风第十八回
戚党高攀逢迎斥小吏雌威大作嘈杂恼夫人第十九回
人员惜羽毛敲门有术新欢离骨肉探病无由第二十回
挣命看娇孙抱头落泪荒年忆往事种麦招殃第廿一回
婉转依人过庭怜月貌激昂训婿隔室听狮声第廿二回
侠语动脂唇群姝集议虚情惊玉腕苦女逃囚第廿三回
绕室发高谈奋将起诉倾壶联旧好利可忘嫌第廿四回
利重美人轻伧夫割爱志高双足健壮士投荒

章节摘录

  程志前以为他们是感谢带他们出去游历,因而感谢的,也连道这不算什么。
当时说得高兴,尽欢而散。
因为程志前约好了,次日七时出发,所以张李二人到了早上五点钟,就跳下床来。
照着他二人的意思,以为这个时候,必定是很早的。
殊不知他们下床以后,旅馆里人,已经是来往不绝。
张李二人倒吓了一跳,恐怕是起来晚了,程先生已走开。
赶紧走到志前窗外向里面张望着,见他侧了身子,在床上鼾睡未醒,这才算是放了心。
于是两个人静心静意地在屋子里等候着。
始而是听到程志前醒了,后来听到他洗脸喝茶了,后来又听到有茶房引了个人进去回话。
一会儿功夫,他来喊道:“张先生李先生起来了吗?现在我们可以动身了,吴厅长没有来,只派了车子来。
我们这车子是要宽松得多。
”李士廉听到,心想,我们第一天到,第二天就去游周陵,哪有这些闲情逸致?老实说,完全就为的是会会吴厅长。
既是他不去,我也不要去了。
他如此想着,推诿的话,还不曾说出来。
张介夫道:“好极,好极,我们就去罢。
”士廉听介夫已经答应了,自己却也是推诿不得。
因为程志前和吴厅长兄弟相称,主席又请过他吃饭,总以不得罪他为宜。
于是也就委委屈屈的,跟着张程二人上了车子。
及至出了大门的时候,才知道教育厅已经派了一名常秘书奉陪,坐在车上,兀自未下来。
程志前介绍之下,总算又认识了个官场中人,心里才安慰一点。
汽车开出了西门,顺着一条很宽平的公路,向西而行。
  程志前道:“由潼关到西安来,始终是坐在汽车上。
自己是走过了不少的农村,农村究竟是怎么一个样子,可是没有看到。
”常秘书道:“这很容易。
周陵来回,不到二百里路,假使程先生愿意参观农村的话,随时都可以下车。
”这里到咸阳,路很平整,汽车可以快跑。
程志前向大路两边看看,都是莽莽平原,只有麦地里长出来的麦苗,长约六七寸长,这算是青色,有不种麦的所在,便露出整块的黄土地来,光秃秃的直达到老远的地方。
志前便道:“这个地方,到西安省城很近,怎么一棵树也没有?”常秘书道:“原先也不是这样荒凉的。
只因民国十八年起,那一场大旱灾,老百姓把树都砍光了。
就是不砍,请问两年不见雨水,这树木是不是有个半死。
”程志前道:“连树都砍光了,这真是农村破产。
”常秘书道:“比这惨的事,那也就太多了。
要举例的话,举也不胜举。
你看,这些人家,是个什么样子?”志前看时,路边一排人家,约莫有二三十户。
在远处看了,很象是人家,到了近处,这些人家,没有大门,没有窗子,也没有屋顶。
只是四周断断续续的几堵黄土墙。
那黄土墙所圈的地皮,原来自然是房屋。
现在却在这墙圈子里,照样地种了麦。
墙空缝里吹来的风,拂着那麦苗乱摆,越显得这个地方很是荒凉。
在汽车上,对于二三十户人家,自然一瞥就过去了,不能看得十分清楚。
志前道:“看到这里,我倒有些疑心。
大早只管是地里长不出东西来,与房屋并没有什么关系。
何以这个村子,都把屋顶给弄掉了呢?”  常秘书道:“老百姓在地里找不出东西来,不能白白饿死,自然还要由别的方面把东西去换钱,买了粮食来吃。
若论到变钱,乡下人除了衣服农具,还有什么?农具是都市里人不要的,乡下不能种地,大家穷,也没有谁买农具。
衣服呢,这里人,一件衣服可以穿半辈子,卖也无衣可卖。
所以他们只有两条竭泽而渔的路,其一是把牲口卖了,其二是拆下窗户门板,以及屋顶上的屋梁,用车子推了,送到城里去卖。
拆屋梁卖,那是乡下人最后的一着棋,卖了就逃荒去了。
村子里走一家就拆一家。
有的人来不及拆,早走了,事后也有人代办,所以村子里常常变成只有墙没有屋的怪现象。
为了这件事,陕西人对于古书上形容穷人穷到家徒四壁这句话,来了一个莫大的证明。
真正家里只有四堵光壁子了。
”程志前道:“真有这样苦!现在离十八年大旱,也有六七年了,怎么还没有恢复过来?”常秘书道:“谈何容易?”说着,又摇了两下头道:“这也不是三两句话说得尽的。
”张介夫听了,心想,若是这种情形,还是在省城里找一个位置罢,外县恐怕太苦。
李士廉也心想,地方这样穷,老百姓决不吃荤,抽烟吃酒,大概也随便,屠宰税,烟酒税,大概都没有什么出息。
程志前听说农村这样苦,格外注意沿路情形,张李二人也各因触景生情,各有各的心事。
那位奉陪的常秘书,也不便多言,在大家默然无语的当儿,汽车穿过了一个寨子,在这寨子里,也有几家是家徒四壁的。
  但是在李士廉眼里,却有一件特别感兴趣的,就是两处拆了屋顶的人家中间,还存留着黄土墙带木板门的屋子,那木板门上挂了一块牌,正是某省某县某区烟酒征收分处的一块木牌子。
他情不自禁地咦了一声。
他心想,烟酒税尚是大有可为。
可是他这个咦字,已经惊动了全车的人。
程志前道:“李先生有什么感想?”李士廉道:“我觉得在比较热闹的地方,还有这样的人家,他处可知了。
”常秘书道:“别看这里荒凉,据说是秦国的都城附近,几千年前,秦始皇会在这里统一了中国,筑下了万里长城。
说句今不如古,倒也真不是开倒车。
”程志前道:“秦都咸阳。
这就到了咸阳了吗?”常秘书道:“你看,那不是咸阳古渡?”说话时,汽车翻过了一个小坡,走上了黄泥滩上。
前面果然有条河,水色黄黄的。
在河那边西南角上,有半圈子黄土城,在临河的这一面,土墙上撑出两个瘦小的箭亭,一高一矮,一远一近,相映成趣。
汽车一直开到河边,看水流倒是很急。
河岸上,泊了四五只渡船,样子很古怪,没有蓬是平面,上面可以渡车辆骡马。
头和艄,都是方的。
若不是船艄稍微高一点,正象一只加大的方头鞋子。
有只较大的渡船,由那边过来,已靠了岸,船面上停了两辆轿车,还有四五付担子,其中有个十六七岁的姑娘,穿了件直条子蓝布短夹袄,耳上挂了两个银质圈圈,分明是乡下女子,却又剪了头发。
他看到这边这辆汽车,是轿式的,和大路上跑的货客车不同,只管张望。
偶然看到程志前也在打量她,这才低头走了。
  浣花道:“唉!李先生你是饱人不知饿人饥。
像我们这样的人,有人正眼儿看我们两下,已经是了不得,我们又怎敢再和人家谈什么条件?我这也不过哀求贾先生做点好事,顺便把我带回江南去。
我没有什么报效他的,现在赶快就和他作媒。
我想那朱家姑娘,总有他们的委屈之处,不便对男人说。
我去了和她仔细一谈,把她的心事掏了出来,然后就可以知道,要怎样,她才可以心满意足,办的到,我们劝贾先生照办。
办不到的,劝朱家姑娘松松手,这事不就成功了吗?”李士廉道:“你这话倒是不错。
有些话,我们也想到了,可是不便去对女孩子说。
她那个母亲不用提,根本是什么也不知道,那位胡家嫂子呢,她又想从中发上一笔财,丢了别人的事,倒要先说说她的价钱,这事情,不说便罢,越说还是越麻烦。
你的嘴倒是会说,我想,你肯出马,这事准成功。
”浣花笑道:“你怎么见得我的嘴会说呢?”李士廉且不作声,先向隔壁屋子努了一努嘴,这才低声细语道:“这位先生,十二分精明,平常的人,是不容易  说动心的。
可是……”浣花向他连连地摇了几下手,又抿嘴微笑了一笑。
这时,隔壁屋子里,已经有了响动,想必是贾多才已经起来了。
李士廉有求于贾多才的事情,还多着呢,所以他也不便老在这里说话,以至于犯了什么嫌疑,立刻轻步走出屋来,才放重了脚步向贾多才屋子里走去。
随后杨浣花重施了一回脂粉,也向这边走来。
  现在是白天的上午,大家都有朝气,昨晚上回肠荡气,那些凄凉缠绵的事,大概全忘了,大家又计议到朱月英姑娘身上去了。
天上的雨丝,老是不停地向下落着,隔了玻璃窗子外的檐溜,牵着粗绳子也似,垂到地下,始终不断。
便是玻璃上,也让水点打着,起了无数的浪纹。
玻璃上层的水,兀自一行行地向下流着。
贾多才皱了眉道:“在西安这地方,本来也就枯燥得要命。
再加上下雨,大门是一步也不能出。
这样长天日子,怎么混?”李士廉道:“你忙什么?  不是就要去说媒了吗?”贾多才笑道:“你这话可有些不通。
作媒也不过是一种希望,有什么法子可以调剂烦闷。
”浣花瞅了他一眼,笑道:“总可以的,没什么难……”在她说完了这八个字之后,立刻想到自己说的话,太含混,不觉红了脸道:“李先生,你不用笑,我的话没有说完。
我想着我去找那姑娘来,一定可以办到的。
贾先生,你去叫几个菜,来点酒,吃得我高高兴兴地去说媒,好不好?而且,这也是作媒的人应当要求的。
”贾多才听说,这就连声说好。
笑着,就去拿桌上的纸笔,便有要开菜单子的意思,李士廉摇手道:“不忙,让杨小姐去把朱小姐请来了,大家在一块儿痛饮几杯,那不是更好吗?”浣花突然站起来笑道:“好的,我就去,我知道,他们家就在这后头,一个钟头之内,我准回来。
你们看看我的。
”说着,用手指了自己的鼻子尖,然后笑嘻嘻地走出来了。
  可是这西安城里的地质,全是极细的黄土,在下过雨之后,不但是街上,就是人家院子里,也没有不是化烂得像浆糊一样。
小西天前面,屋子外都有走廊,向后面走出后院去,那就要经过了大空阔的院子。
在院子中间,虽也铺了一路砖块,无如这雨落得久而且大,将高处的浮土,冲刷着向低处流,把这行砖块,都也掩盖了,任凭放开脚步在石头上跳着走,可是脚落下去,还是留下很深的两行鞋印子。
浣花手上,又不曾撑着伞,雨正下得牵丝一般,她跳过这个院子,由头上到脚底,已经没有一寸干的。
这个院子里面,还套着一个小院子,便是程志前住的所在。
他也是感到十分无聊,站在廊檐下,由小门里向外看着雨势,他见一个时装女子,这样的在雨地里跳着,很可诧异,就不由得注意起来。
只见她跳到后面屋檐下,并不停住,只顿顿脚,又把透湿的衣襟,牵了两下,继续地走了。
恰好有个茶房穿了套鞋,撑着雨伞,也向后面走去。
志前便道:“前面有个女客,在泥浆的地下走出去了,你何不将伞和她共撑了出去。
”茶房微笑道:“她愿意这样,由她去罢。
”志前道;“她为什么愿意这样?”茶房道:“她抢着要去作媒呢。
其实她和我借伞借鞋,也并不是借不到的,她要这样忙着去抢功,我们只好由她去了。
”程志前道:“作媒,替谁作媒呢?”茶房道:“就是胡小脚家里住的那个小姑娘。
”  志前听了这话,不由得一怔。
心里想着,这一个可怜的女孩子,总想挽救她。
不想跑来跑去,她总跑不脱这群魔鬼的掌握。
说媒,不知说给谁人。
他这样沉吟着,颇有几分钟的犹豫,可是等他清醒过来的时候,那说话的茶房,早已走远了。
志前甚是后悔,没有向茶房问个清楚,究竟是谁人想这女孩子。
自己沉吟了一会子,那雨阵里的斜风,猛然刮了两阵大的,却把那雨丝直向门里面吹了来。
脸上沾了潮气,就打了两个冷颤,只好走回屋去。
在他这房后头,正有一个窗户,对了后座院子。
他对于浣花作媒的这件事,却是有点注意,因之在屋子里踱来踱去,只管向后面窗子外看着。
约莫有半小时之久,那胡小脚撑了雨伞,带着笑容来了。
看那情形,说媒的事,有几分成功的希望。
自己本当走出去,拦住了她,问个究竟。
转念一想,昨天替朱月英介绍佣工,事情没有办妥,人家不免疑心。
踱着步子,心里正考量着。
可是等他考量完毕,胡嫂子已是早到贾多才那里去了,不多久的工夫,胡嫂子又回来了,那风正刮得大,伞已是撑不住,她将伞只撑了半开,举着撑在头上,很快地向后门走去。
风大,雨自然是斜的,把她的衣服打湿不少。
然而她并不介意,从从容容地走了。
  ……

图书标签Tags

张恨水,小说,已购
评论、阅读与下载



小西天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     啼笑姻缘,內容很好
  •     通过此书了解张恨水其人,剧本套路
  •     收藏的。,同事选的赠书
  •     书也不错。,给朋友买的
  •     向大师致敬!,看到最后感觉转折大了点。
  •     但分析得都很泛泛而谈。,就是字有点偏小
  •     却看到了那个改为北平前的北京,蛮有意思的
  •     大赞!!!,也很划算
  •     不过喜欢坐着的蔬菜买的!!,虽然刚开始看的时候有些难以读下去
  •     说出来的全是假的说得真好。我的心都抽动了。,有着红楼的意味
  •     看书看得很累,这本书的字太小了
  •     很好的一本书,好不错
  •     最怕的是有过去的繁华来对照。” ——张恨水,这个假期终于如愿以偿的买到金粉世家啦~书不错!给了个五星!
  •     收藏看看,原著和电视剧很不一样。这个作品的优缺点都很明显。
  •     快递包装太差,真的买精装的了。
  •     所以勾起了读原著的欲望!赞!,纸质可以
  •     哈哈!,好怀念
  •     经济实惠的选择,不错喔
  •     你那句看到的全是错的,书质量还不错
  •     下次介绍你们聊聊,没有过多的关于北京的描写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