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的时候带上我

出版时间:2009-5   出版时间:云南人民出版社   作者:岩竹 著   页数:265  
封面图片

走的时候带上我
内容概要

  《走的时候,带上我》讲述生活对某些人来说,并不全是颜色,主人翁水竹影和耘语深深相爱,可是,命运总是开些玩笑,当他们排除万难准备团聚时,耘语突遇车祸失踪。  这时,水竹影发现自己怀有身孕,她被迫结婚。  多次寻找耘语未果,五年后,命运安排他们又一次重逢,面对各自组合的家庭,他们挣扎、逃避。  水竹影一再经受着家庭暴力,最终她用死来面对丈夫谷雨的要挟。  离婚后的水竹影面对耘语太太罗萌无辜的表白,她选择了离开。水竹影历尽艰辛创业,面临商场上的尔虞我诈,亲人的离去,一贫如洗的水竹影仍不改初衷,她用坚强的意志不断寻找新的出路,用爱感化着身边的每一个人,她始终坚信爱胜过一切。  竹影走后,耘语开始了寻找……功夫不负有心人,2003年非典期间,他们在生死路上重逢,经过生死相依,他们明白了人的一生太短暂,剩余的时间应是相聚而不是逃避和分离,他们终携手走在一起。  正当大家皆大欢喜时,病魔突然袭击……  当耘语知道自己的病好不了时,他作出了决定……  没有了爱的水竹影面临众多创伤,终经不住心性的诱惑,她滑向堕落!  不久,沉迷于网络世界纵欲无限的水竹影又遭受到一次严重的打击,女儿晓晓车祸身亡。万念俱灰的竹影选择了天津青峰庵出家,她相信随着时间,尘世的一切慢慢就会忘掉。  可是,三年后,当水竹影奉师太异瑞之命下山,得知耘语已不在人世时,那份刻骨地伤痛终叫人难以平静,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作者简介

  岩竹,真名:张岩竹,网名:竹林雨霏霏,祖籍湖北襄樊谷城,曾用名张国红。女,1971年11月出生。现任湖北某电视台记者。有百万字文章发表,善古词。发表有长篇小说《墓地》、出版有文集《竹林听雨》。
书籍目录

  第一章 告别  第二章 邂逅  第三章 甜美的时光  第四章 生活  第五章 重逢  第六章 脱离桎梏  第七章 无法承受之重  第八章 尘埃落定  后记

章节摘录

  二十四个小时的行程终于结束。
雨停停下下。
青年少妇和小女孩已在中途下车,临下车时,她们留给我一把雨伞,一如多年前一个遥远的记忆。
  杭州车站还是和三年前一样,行人和车辆混杂。
天阴沉沉地,下午四点,天已经黑了下来。
我随人流走出车站,辨认方向。
杭州这个城市,我居住了近十年。
  帘外雨潺潺。
  在这个暮秋的午后,我买了一束百合花来到公墓,在“爱女晓晓之墓·母水竹影泣立”碑前轻轻把百合放下。
墓碑上的照片很清晰,没有灰尘。
三年了,从离开我就没再来过。
  女儿,想妈妈吗?我抚摸着遗照上女儿小小的圆脸,泪水控制不住刷地流了下来。
  雨又开始降落,我擦干泪,打开伞,提着箱子正准备离开,余光扫见“耘语”两字。
“耘语。
”我心一动,放下旅行箱。
  耘语之墓!友泣立。
  耘语!我脑门一阵旋晕,伞飘落在坟前,扶着墓碑,呆了半饷。
雨点打在脸上,早已没有了知觉。
  没有妻子和儿子名字,没镶照片也没有墓志铭。
  同名同姓人多的是,我一边安慰着自己,一边忐忑不安的离开。
  雨,一直下着,越来越大。
我在山脚下居民楼前用一元钱,拨通了青怡家电话。
  没人接听!以前几个朋友的手机号码全都不复存在。
  三年了,在科技发达的今天,换手机就像换口味一样随便。
  我打车向市第一人民医院奔去。
  离医院还有一段路程,在车上,我心急如焚,突然想起临走前一天,异瑞师父交给我的那个小木盒。
  我颤栗着打开行旅箱,启开木盒,抽出开头的一张纸:  网弥驼佛!  妙因弟子:  请饶恕为师之过,愿得到佛主宽恕!  两年前,有一位名叫何枫的施主,先后来找过你二次,带来一封书信和一本日记,求我准你下山。
他说你有未了之事。
佛家弟子,清六根,断尘缘。
庵规甚严!所以,至今没有告诉你这件事,近日,我总是为这件事惴惴不安……  两年前,何枫找过我?我的心开始下坠。
  到了市第一医院,青怡没上班,通过出家前的同事,我拨通了她的手机。
  “竹影,竹,你是竹影?”青怡有些激动,声音逐渐提高。
当被证实后,她沉默了许久,最后,我听见了压抑的哭声。
  半小时后,我在医院值班室见到了青怡,她较之从前稳重了许多,见到我,她没有奔上来拥抱,只是努力控制着情绪,眼里含着泪,飞快地提起我的旅行箱,拉着我的手走出医院大门。
  我躺在床上,迷糊着。
  耘语,当一切证实后,我没有哭,只是迷糊。
  竹影,竹影……  迷迷糊糊地感觉青怡夫妇在床头拼命喊,我慢慢清醒过来。
何枫不知何时从北京赶了过来,三年多了,他的面貌变化不大,像多年前一样,他的眼里满是担忧。
  当房间只剩下我一个人时,我翻开木盒里的那封信:  竹影:  今天是阳春三月,我很想见你,可是永远见不着了。
这几天我心情很沉重,我就是在这样的心情下给你写这封信的。
我在世的时日已经屈指可数了;我不能再瞒你。
现实毕竟是现实,人必须要面对现实,虽然它很残酷。
  有时候我想把自己藏起来,有时候我又想把自己打开,我既想独守我剩下的时光,却又想与你分享我的冷暖。
你可知道我有多么热爱孤独又害怕孤独。
我把我的心情写出来,除了你,我不想让别人听到。
就像一个孩子除了自己,舍不得与别人分享他心爱的玩具。
如此迷恋而自私。
  我们终究都太过善良,所以才会有如此多的遗憾和悲伤。
倘若绝情,又何必如此多情。
我能体会你的不舍与难过,就好像我能体会自己一样。
本是一个平凡的人,我无法优雅地笑对生活。
  也许,最美的东西往往最易调谢,当然,我是唯一的例外。
因为完美太遥远,所以人们总在歌唱残缺?悲剧更能让我们刻骨铭心!我已经平静得如一泓秋水,不足够坚强,但已经能坦然面对。
  影,请原谅我的语无伦次吧!我该如何让你知道我的心情?就当这是一个白日做梦者的呓语,灵魂出窍在对你诉说。
  其实我们该有此命,我就象一只刺猬,小心翼翼地保护自己也在伤害别人。
而现在我却要收集你的一些片段,搜索尽所有存储你的信息,以慰藉我剩下的日子。
  我最想给你说的一句话是,在我离去后,你要坚强,不要太悲痛。
生命短暂,你我都无法抗拒。
我的灵魂不想看见你心碎。
  目前我的状况很糟,已是一个星期换一次血了。
我知道,属于我的时间已经是倒记时了。
  回想起我的一生,在这个世界上,觉得什么都是虚的,唯有一个“情”字才是人生的全部。
记得多年前,我们一起在江岸上散步,你拉着我的手说:“语,我觉得人活着,如果没了“情’就如行尸走肉一般,活着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
”是的,竹影,我当时只认为你说的没错,直到今天,我才更懂了这句话的内涵。
虽然我现在脑中除了你以外,其他一切都是一片空白。
  几夜难眠,脑子里全是幻觉。
许多天来,我一直都这样,无法从幻觉中走出来。
似乎每一天都极无聊枯燥,唯有幻觉可以使黯淡的心情染上一点色彩。
只有自己知道,我的表情比身边任何一个人都要冷漠。
情愿或者不情愿,我都正在扮演大家不喜欢的角色。
可我为何还要充满鄙夷地去嘲笑人们?  是因为不久就会成为这钢筋水泥中的一具行尸走肉?多雨的季节揉杂着各种气息袭来,我焦躁的心能有多大的忍耐?该进入那一扇门?我是一个迷途者。
一颗无法安宁的心,却偏爱一个人独处。
害怕繁华过后,会有一种难以抑制的寂寞。
人生既短暂,也无常。
珍惜,人们总爱说珍惜,然而珍惜从来不曾存在,它永远是虚拟的。
正如我们说的享受健康。
  只有病人才会知道健康是什么!  健康的人可能偶尔意识到健康的美好与珍贵,但没过一分钟,就会忘记。
甚至,所有健康着的人都在破坏与毁灭着健康。
竹影,一定要时时刻刻保重自己。
切记!  病前,我还常异想天开,感到你我青春已逝,一生美好的时光不存在了,所剩下的时间应是相聚,而不是相思。
以前,我不知道疼爱和珍惜是什么,只知道责任。
爱一个人可以为他生、为他死,当我明白过来,想和你长相厮守时,一切都太迟了。
最终的路还是注定要一个人走完。
  从此以后,你就可以不再牵挂我的事。
在艰难的日子里,想想我,爱在我离去的那一刻变成了永恒。
  竹影,一想到自己在你面前的无理取闹和残酷就如刀般刺疼着我的心。
想到你一生所受的磨难,我责备自己。
我不能,我无奈!我不能把真实情况告诉你。
我希望你恨我,那样,随着时间你就会淡忘一切。
  另外,我早就知道晓晓是我的女儿。
但是,我和你一样,不忍心破坏属于孩子的完美。
因为我的自私,在你面前装着糊涂,没能保护好你和女儿。
我是个懦夫!  现在,想起你思念女儿的痛,想起因我的无情,你绝望的心,我的内心比病痛更让人牵心。
  竹影,好想亲口对你说声好好照顾自己,我们的时光一去不复返了。
下辈子,会有下辈子吗?呵!多想让命运安排我们重新相遇。
还记得吗?一年前,在别墅里,你躺在我怀里说:“我们永远在一起,不分开该多好!”你说完,我眼眶湿润了。
还记得吗?我们一起依偎着看江水,看行船,看日落,看星星。
还记得吗?……  此情谁人能解!没想到,那次别墅的相拥就决定着一切的结束。
  好死不如赖活,活着真好。
这个想法,也只有人在得了绝症后才更加领悟得出。
人活着,总是很好,虽然一天天的日子是这样难挨。
天天难过天天过,你放心,我会支撑到最后。
  很遗憾!想最后为你吹首曲子,想与你单独共诉衷肠。
这样的日子,今生不再拥有,假如有来生,假如有转世,能让我再一次认识你,那该多好!  如果命里早注定要分手,无需为我假意挽留,如果情是永恒不朽,怎会分手!  以后让我倚在深秋,回忆逝去的爱在心头,回忆在记忆中的我,今天曾泪流。
  请抬头抹去旧事,不必有我,不必有你,爱是可发不可收,你是可爱到永远,我是真心舍不得你走。
有日让你倚在深秋,回忆别去的我在心头,回忆在这一刻的你,也曾泪流。

评论、阅读与下载



走的时候带上我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