汾水长流

出版时间:2009-1   出版时间:山西出版集团,山西人民出版社   作者:胡正   页数:403  
封面图片

汾水长流
内容概要

  《汾水长流》主要内容包括了1954年,晋中平原汾河沿岸的杏园堡农业社遇到灾害。在年轻的党支部书记郭春海带领下,群众齐心协力克服困难渡过灾难。副社长刘元禄一心想发财,对抗灾多方阻扰。富农兼商人赵玉昌乘机伙同已被拉下水的刘元禄一起倒卖粮食,鼓动社员闹退社。郭春海依靠贫下中农克服干扰,及时提出了抗旱办法,以互助互借解决了群众的缺粮困难。后来,农业社战胜了天灾人祸,生产获得了大丰收。在党支部多次帮助下,刘元禄仍执迷不悟,他竟与赵玉昌合谋,给贫农积极分子王连生栽赃,破坏生产,企图借此打击郭春海,搞垮农业社,但他们的阴谋被揭穿,副社长刘元禄被撤职,赵玉昌被逮捕法办,王连生受到群众拥戴,并被选为副社长……
作者简介

  胡正,原名胡振邦,曾用笔名胡令天。一九二四年农历十月二十五日生于山西省灵石县城内。少年时在县城高小读书。一九三八年九月,参加晋西南牺牲救国同盟会吕梁剧社。一九四0年夏编入山西新军青年抗敌决死队二纵队吕梁剧社。一九四0年冬,随吕梁剧社到延安鲁迅艺术文学院部队艺术干部训练班学习,半年后转入延安部队艺术学校学习。一九四二年夏到八路军一二0师政治部战斗剧社任编辑股干事。一九四三年一月回到晋西北抗日救国联合会文化部文艺工作团。一九四三年二月到静乐县二区任抗联文化部长,同时参加武装工作队工作。一九四三年五月二十三日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第一篇短篇小说《碑》,一九九五年由中国作协、中国文联等单位联合推荐列为抗战文学名作百篇之一,收入作家出版社《中国抗日战争短篇精粹》。一九四三年十月十四日在延安《解放日报》发表了《民兵夏收》,一九八一年收入人民文学出版社《中国现代短篇小说选》第六卷。一九四四年二月编人七月剧社第三队参加整风。一九四五年一月到新民主主义实验学校文艺工作团。一九四五年冬到晋西北文联。一九四六年春到《晋绥日报》任副刊编辑。一九四九年二月到《晋南日报》任记者。一九四九年十月随军南下,任重庆《新华日报》副刊组副组长。一九五0年十二月到北京中央文学研究所学习,毕业后于一九五三年夏到山西省文联,随即到榆次县张庆村生活一年多。一九五五年任《山西文艺》主编,一九五六年任山西省文联秘书长。一九五四年四月发表的短篇小说《摘南瓜》,收入一九五六年中国青年出版社《青年文学创作选集》。《两个巧媳妇》收入作家出版社《一九五七年短篇小说选》。《七月古庙会》收入人民文学出版社《短篇小说选一九四九一一九七九》(二)和上海文艺出版社《中国新文学大系》第四辑。一九六二年出版了长篇小说《汾水长流》,曾改编为同名电影、话剧、戏曲。“文化大革命”中带着全家被下放到灵石县山村插队落户。一九七二年调回山西省文化局创作组。一九八0年后历任山西省文联秘书长、副主席,山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党组书记,中国作家协会第四届理事、第五届名誉委员,山西省政协第四、五届委员,山西省对外友好协会理事。一九八八年为山西省作家协会顾问,一九九八年为山西省作家协会名誉主席。
书籍目录

第一章第二章第三章第四章第五章第六章第七章第八章第九章第十章第十一章第十二章第十三章第十四章第十五章第十六章第十七章第十八章第十九章第二十章第二十一章第二十二章第二十三章第二十四章第二十五章第二十六章第二十七章第二十八章
章节摘录

  姜玉牛说:“不是我撑不住,实在是看不起啦!你想,从眼下到收夏还有几个月,公家不给粮,社里又不出外头跑闹,咱有多少粮食吧,能吃住人家没底子互借?收了夏呢,穷户们七手八脚的,轮到咱名下,又能分多少。
因此上,当着副社长的面,我得把话说在前头:实在不能在了,我可就要退社了。
”  赵玉昌听见姜玉牛要退社,心里自是乐滋滋的。
又见刘元禄一时为难不好开口,便对姜玉牛说:  “玉牛哥,你不要让元禄作难嘛,有意见就向当家作主的郭春海说去。
依我看,农业社是非借粮不可的。
不借粮,当下就稳不住那些缺粮户。
你们没听见刚才孙茂良说的那些话?”  姜玉牛说:“是啊,孙茂良倒是个炮筒子,可就是嘴上少个笼头。
”  刘元禄听说姜玉牛要退社,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心里却暗自高兴,他倒要看看按郭春海的办法会闹出什么结果来。
但他听了一会之后,又害怕万一让党支部或社干部们知道了,说他和这些人在一起商量着闹退社不好,倒不如离开这里,让他们商量着办好了。
于是,他连着喝完他的一壶酒,说了声:“你们坐着,我再到会上去看看。
”便站起来走了。
  刘元禄走后,姜玉牛可就发开愁了。
姜玉牛是杏园堡村里的富裕户,也是一个小心谨慎、老奸巨猾的人。
遇事,他不肯强扭,也不愿意出头。
他只怕“出头的椽子先烂”,他只想顺风扯帆、顺水行船。
去年冬天办社时,就是因为他在的那个互助组全体入社,他的左邻右舍也都人了社,他的一双儿女又闹着人社,这才勉强随大流跟进来。
可是眼下呢?他怎样才能逃过借粮,退出农业社?他虽愿意退社,可又怕单是他一个人孤孤地退社,那么怎样才能够使用那不牢靠的炮筒子,让那酒鬼茂良为自己开路退社呢?  周有富看着姜玉牛犯愁的样子,心里竟高兴起来。
因为以前他们虽是两个好朋友,但自从去年冬天姜玉牛入社以后,他们就很少来往了。
特别是在农业社成立大会上,县委李书记讲话当中,还提到姜玉牛入社,并带着几分鼓励的口气,而姜玉牛也乐呵呵地上台说了几句话。
这以后,周有富心里竟有些嫉恨他了。
  现在,周有富倒要看看这老鬼找什么梯子,怎么下台了!于是,他就高举酒杯,对着姜玉牛嘲弄地劝酒道:  “喝啊,老弟,愁什么啊,喝吧,酒能解愁啊!”  “喝,你喝!”  姜玉牛愁得连酒杯也举不动了。
只是用他那长指甲搔着他那秃了顶的光脑壳。
  周有富一见姜玉牛这样子,心里更乐了。
他看见别人忧愁就觉得心里快活;看见别人倒楣就觉得心里高兴。
伺况他又看到农业社遇到天旱和缺粮的困难呢!看周有富现时是多么神气!而姜玉牛又是多么犯愁!他本来就长得高大的身子,现在更挺直了胸脯,而矮小的姜玉牛却无精打采地弯着腰坐在那里。
浓眉黑脸的周有富,由于喝了几盅酒,竟满脸红光,而长了满脸皱纹和几根稀疏的胡须,又掉了几颗门牙的姜玉牛,竟显得这样苍老无神。
一个好比粪堆上的椿树,一个又似泥坑边的老蒿。
周有富拿着一根玉石嘴子、乌木杆子烟袋,津津有味地抽着他家自制的“小兰花”烟叶,就连那喷出来的烟雾,也是那么得意地飘摇直上。
姜玉牛呢,他的短小的铜烟袋好像被烟火烧疼似的,咝咝咝地呻吟着,他吐出来的烟雾也好像没有力气似的,在他的脸前画了几个半圆的圈圈,然后又像一层愁云似的缠绕在他的头顶。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赵玉昌,一面手里玩着两颗核桃,一面眼睁睁地看着他俩,见他俩老也不说话,心里竟有些发急了。
因为他听说姜玉牛要退社,心里是多么高兴啊!不过他和周有富的幸灾乐祸不同,他是想着如何利用这一个大好的机会。
但等了好一会工夫,只见姜玉牛老是喝闷酒,吐愁云,周有富也不帮着他出点主意,就忍不住了:  “玉牛哥,单发愁也没用,有富哥也该帮着玉牛哥想点办法啊!有富哥见多识广,心高志大,自己站在河岸上,总不能看着玉牛老哥掉到河里不管吧!来,再喝一壶,这一壶算老弟请你们二位!”  周有富听到赵玉昌夸奖自己,心里自是高兴,但听到说“自己站在河岸上”这句话,又猛然想到:他自己屁股底下的屎也还没有擦净呢!他的互助组里这几天也有人嚷吵着缺粮、借粮的事。
于是,当他看着赵玉昌又去打酒时,就突然问了一声:  “赵掌柜,还有油吧,给咱灌上二斤。
”  赵玉昌一面打酒,一面就顺口说道:  “要酒有,要油可是没有了。
前几天我进城办货,跑了好几家也没有灌到一两油。
听人们说,是叫‘灯塔’耗干了,你想,那‘灯塔’要能把全中国都照亮的话,该有多高多大,该要耗费多少油啊!”  ……
编辑推荐

  《汾水长流》是一部农村题材的长篇小说。1954年,在党的过渡时期总路线公布以后。农业社在全国农业合作化运动中,像雨后春笋一样纷纷诞生。在晋中平原,一个位于汾河岸边的村庄里,刚刚诞生不久的杏园堡农业社,一开始就遇到了严重的困难:霜冻、天旱、春荒缺粮……在年轻的党支部书记郭春海带领下,群众齐心协力克服困难渡过灾难。副社长刘元禄一心想发财,对抗灾多方阻扰……
评论、阅读与下载

汾水长流下载



相关评论与评分
 

免费文库网 @ 2017